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十)

出門玩回來的禮物(X)渣天氣跟渣畫質

航空交通管制Air traffic control,簡稱ATC,俗稱塔台。

意外挺迷你的,真可愛(濾鏡???)

 *黃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九)


(十)

 

王杰希本來就沒打算藏著自己的心意,但考慮到喻文州的性向他總不好上來就說我想追你吧,按照他的想法,總之要先跟白月光混個臉熟,觀察一下到底有沒有機會能成。

距離他跟喻文州正式搭上話也過去三個月了,不帶私心跟濾鏡來說,王杰希覺得他們處得相當不錯,很合得來,喻文州應該也挺喜歡自己的。

只是從陌生人到熟人容易,他們從熟人到朋友也幾乎毫不費力,但王杰希清楚,要怎麼從『同性朋友』變成『對象』,對於攻陷喻文州這個異性戀來說,幾乎是個難以逾越的天塹。

現在他感覺到喻文州發覺自己的心意了,無論後續如何,好歹也算個進度,至少『王杰希』這人在喻文州心裡,從『人很好又慷慨的朋友』變成『對自己有意思的基佬』,不然,喻文州一直沒意識,無論他怎麼出招都是打在棉花上毫無作用的。

就不知道喻文州發現後,是要疏遠自己還是直接發卡再疏遠自己,或是……其他?王杰希摸不准,而他們倆工作關係,時差亂加日夜顛倒,常常一整個星期連微信都沒能碰上,王杰希也不能進一步確認。

這會兒沒機會跟喻文州說上話,倒是跟黃少天飛了一趟紐約,難得下了飛機後,他說想去逛街。

「喔,你去啊。」王杰希這個月已經飛過一次,只想回飯店睡覺。

但王杰希發誓他看到黃少天臉上有點欲言又止的眼神,扭捏道:「你陪我去好不好,我需要一點意見。」

這倒奇了,他們換了衣服直接殺去SOHO區,黃少天一路都沒什麼話,最後在一家老牌鑽石首飾店停下,王杰希就知道真相了。

「你買戒指?」

黃少天紅著臉隨便點頭,插著口袋竄進店裡,王杰希可樂了:「你打算跟沐橙求婚了?」

「對啦對啦對啦。」黃少天那個難為情的表情相當難得,王杰希靠在展示台邊笑道:「原來你想叫我幫你一起挑。」

黃少天回頭露出一個勉強的表情,撇嘴道:「你好歹算個基佬,不是老歧視我們的直男品味嗎,這就是你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王杰希盯著他,最後放軟了眼神,道:「恭喜了。」

「幹嘛幹嘛,我都還沒決定呢,只是過來踩個點,不要給我壓力了好吧,你只管給點意見啊,什麼款式好考慮一下我薪水買得起的?」

王杰希又沒研究,也是隨便挑,邊選邊問:「你們交往多久了?」

「我跟她是同一批招聘入公司的,那時候就認識了,我轉正時候在一起。」黃少天手指點著玻璃桌台,看著裡頭一枚一枚大鑽戒,道:「就……五六年吧,幹嘛你好像有意見?」

「挺好的。」王杰希喉裡笑著,道,「你打算在哪裡辦婚禮?」

「我靠,不是都說來看看而已,具體還沒想呢!」黃少天叨念,「話說你根本沒在給意見啊,挑的這都什麼鬼,這個那麼醜的你也好意思說適合她?真是,要你何用,本來挑戒指什麼的應該找我伴郎一起來,但我又想在這裡買……」

「伴郎是喻文州吧。」

「那必須。」黃少天點頭,看了他一眼,「你也想當啊,我還有空缺呢,不對不對,我都說只是踩點,你別自己腦洞大想那麼遠把我也帶跑了好不!」

他們看了幾個好幾組價錢適合設計不誇張的,黃少天很有耐心看得仔仔細細,王杰希雖然是基佬,但審美估計沒跟上大部隊,就在旁邊划水,負責出一張嘴:「沒想到你會是我們這幾期裡最早結婚的。」

「嗯……我還覺得晚了。」黃少天比較著戒指,嘴上不停,「想說穩定點穩定點,但後來想著,我跟她這個時差混亂的工作是不可能穩定的了,乾脆就定下來。戴著戒指也好,免得那女人老在飛機上被要電話搭訕,煩都煩死了。」

「這倒是。」

黃少天大概想起了什麼甜蜜的事情,咧嘴笑了下:「說真的,遇上對的人,就沒太早這回事,無論什麼時候都覺得晚啊。」

王杰希聽著突然心靈福至,黃少天廢話那麼多,就這句戳入了他的心坎裡,和著周圍都是結婚戒指的浪漫氛圍,又代入自己的心情,不禁有些出神。

黃少天看了幾個喜歡的,沒能決定,又跟店員要了型錄帶回去看,王杰希環著手臂靠在邊上不知道神遊什麼,黃少天拍拍他肩道:「好啦好啦,雖然你沒啥屁用壓根幫不上忙,但這種地方我一個人來還怪緊張的有個人陪多少好一點,等等請你吃晚餐,去吃那家墨西哥菜吧……」

王杰希突然道:「其實我喜歡喻文州。」

黃少天像是被靜音外加暫停,整個人蠟像化在原地。

王杰希回神發現自己好像太跳躍了,看他那樣子,有點心疼又有點好笑,補上一句,算是解釋自己為什麼突然發作:「你讓我想到,要是能早點認識他就好了。」

也不知道這句話有沒有效果,王杰希說完套上圍巾往門口走去,唸著:「那家玉米片好久沒吃了,走吧。」

黃少天總算回到現實世界,跳著腳衝上去嚷:「等等等等一下你說說你你說那個喻文州?」

「還有別的啊?」王杰希哭笑不得,「一個就很夠了。」

黃少天再度被靜音,愣大街上目瞪口呆著看著王杰希的背影,直到那人快消失在街角,他才拔腿跟上去:「王杰希你給我站住說清楚啊!」

 

---

 

 

餐廳裡黃少天花了好一陣子確認王杰希身上沒有竊聽器沒有針孔攝影機不是整蠱也不是愚人節後,才逐漸消化了這件事,僵著臉坐回位上,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王杰希逕自開菜單點酒,過了一會,聽到黃少天說:「雖然我有很多想吐槽想問的,但重點你知道他是──」

「直男,我當然知道。」王杰希接話,闔上菜單。

黃少天揉了一下頭髮,又揉了揉自己臉頰,瞪著他道:「我操你認真的啊……被你嚇得我都忘記要求婚的事了,話說你什麼時候……喜歡他的啊?」

「有一陣子了。」王杰希盡量從容。

「你跟他也沒認識很久吧?」吐槽完,接受事實的黃少天呼了一口氣,換上正經一些的態度面對他,「話說到底怎麼回事?你看上他哪裡啊?你怎麼就喜歡他了?」

「就是看上了,覺得哪裡都挺好。」王杰希支著腦側,皺眉道,「你就那麼難接受?」

「不……也不是,就是我完全沒想到這回事,雖然我知道你是基佬但──喻文州耶,那個喻文州啊,然後又是你,你們倆就打不上什麼關連啊,雖然,可──好吧,你贏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黃少天話都講得不索利,看來是真吃驚,他偏著腦袋想了會,突然靈光一現道,「方士謙知道這事吧?肯定吧。難怪我們去泡溫泉時候他問題那麼多,還都針對文州,就是幫你問的吧!我操,這麼說,當初不知道你喜歡他,還跟你說給他搓合妹子……我靠你表情都不帶變的啊,完全沒發現,媽啊感覺我跟沐橙心真大──」

「沒事,我自己沒說過。」王杰希看搖頭笑了笑,「你不用介意。」

黃少天頓了頓,試探問:「那你現在告訴我的意思是?呃……要我幫忙嗎?」

菜端上來了,王杰希點的波布拉諾辣椒鑲肉,黃少天的是墨式調味飯多加香菜,還有一份玉米片分著吃。

「沒有,我只是突然想說而已,你可以當作沒聽過這件事。」王杰希伸手拿了一片玉米脆片沾酪梨醬,店裡的招牌。

黃少天大翻白眼:「我操,你打暈我讓我失憶比較快。」

王杰希自顧自切肉,開始專心吃飯了,黃少天有點坐立難安,又開口:「不過你放心,嘛……雖然我話多但口風很緊,在你同意之前,我不會告訴他的──」

王杰希停下叉子,猶豫了下慢慢道:「你也不用刻意,我感覺他已經知道了。」

「唉?你跟他挑明了?」

「沒有。」王杰希聳肩,「但我表現很明顯,他察覺也正常。」

黃少天自是相當瞭解喻文州了,也不意外,「也是,那……他怎麼個反應?給你發卡了?」

王杰希想,連黃少天都只認為喻文州會拒絕自己,這得多前途渺茫啊,他無奈道:「這倒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他知道的?這話好繞啊。」

「怎麼知道的,就是感覺加上觀察。」王杰希說,「他表現出一種,當朋友可以,但如果我踩線了,他也不會讓過界的事情發生,態度蠻明確的。」

黃少天邊聽邊點頭,稱道:「可以想像,他是這種人沒錯。」

「哪種人?」

黃少天組織了一下詞彙,才道:「就是他這傢伙看上去不是脾氣挺軟嗎還有點文藝范,但其實相反,很條理分明一個人,吵架都吵不贏啊就一分析帝,想事情都講究邏輯跟理性,很少感情用事,就是那種吧,大原則型的,對情感的事也不會含糊,但有時候又容易把自己繞進去死胡同……啊離題了。」

王杰希倒是也觀察出來了,過了會,低低嘆口氣,道:「所以,他這種表現,就算是一種婉拒了吧。」

「嗯……畢竟他性向是喜歡妹子的嘛,除了婉拒也沒別的啦。」黃少天現在進入了狀況,看著王杰希的表情都有點同情,嘆道,「不過,你們還能作朋友啊。」

「那你老實說。」王杰希面色嚴肅地開口,「照你對喻文州的瞭解,他是真的絕無可能彎的人嗎?直得徹徹底底寧斷不屈。」

黃少天想你這什麼成語有這比喻嗎?可也是被難住了,他咬著牙皺眉想了好一陣,才開口:「這個,我們一般不會想這種事啊,文州也沒表現過任何彎的跡象,就是普通直男嘛。不過他對同性戀沒什麼成見,以前也有朋友同學是基佬的,一樣處得很好,跟你也處得不錯啊。」

「如果你要我說,感情這種事情,就真沒有絕對的,但我又不想讓你有什麼期待。我只能說,文州也不是那種墨守成規的人,就如果真的遇到喜歡人剛好是男的,他應該會坦然接受,主動踏出這一步的。」黃少天說著,還是擺擺手不想讓王杰希誤會,「不會我感覺性向這種事情,就天注定的,很難改啊。你看,要你去喜歡妹子,你覺得行嗎?」

這個比喻王杰希當然也懂,性向天注定,勉強不來。他點點頭,說知道了。

他們吃完了飯,酒還沒喝完,黃少天就是忍不住沉默:「老王我問你,如果一是還不錯的砲友,十是跟他結婚,你現在對文州大概認真到那種程度啊?」

王杰希被問倒了,想了好久都沒回答出來,黃少天不勉強他,自己開始分析:「如果是五以下,我看你就放棄吧,反正什麼都沒開始,你別耽誤自己。可要是超過七八,你是真心喜歡他,嘛……我覺得,也不應該就這樣退縮。你看,如果文州都察覺了可沒真的跟你疏遠或發卡,代表他也沒把話說死,你還是可以跟他當朋友,用你的方式進展感情,未來的事誰都說不准嘛。」

「沒想到你還支持我?」王杰希聽完笑了出來,「我可是想掰彎你的伴郎啊。」

「他彎不彎我都無所謂啦,如果你們有機會,那就順其自然囉。」黃少天自己都給自己說昏了,他一口氣把紅酒喝完,道,「不過,你得知道,這事不成的機率高得很多吧?」

「我當然知道。」

「如果不成了,代表你付出的時間感情心血都是白給的。」黃少天難得語重心長,口氣嚴肅,「你要自己斟酌考量啊。」

王杰希慢慢收回視線,盯著自己的酒杯,最後點點頭:「謝謝你的建議,我會考慮的。」

「反正這是你的事,我就不管啦,中立派,除非文州跟我說什麼,不然我不參和進來的。」黃少天舉起雙手表明立場:「你看著辦吧,就當我不知道這件事。」

王杰希笑了,道:「你都講那麼多了,不如把我打失憶比較快。」

 

---

 

黃少天跟喻文州那是最鐵的兄弟,所以這番說法對王杰希來說十分重要。

但其實,結論跟他自己想的相去不遠──雖然機會渺茫,但如果真的喜歡,那就不該放棄。

這點王杰希從頭到尾都很清楚,也知道現階段的自己,是無法就這樣斷了想念。

畢竟他還是很喜歡喻文州,此刻也願意付出,就算知道可能白給,如果未來後悔了,就讓未來的王杰希去煩惱吧。

戀愛要繼續工作也得顧,沒讓王杰希有太多閒情逸致,才剛從紐約回來,GAL就發來了個緊急通知。

昨日馬來西亞的國人旅行團巴士發生嚴重車禍,油箱起火,車上二十九民乘客,三人當場死亡,其餘輕重傷不一,是個大新聞。

由於GAL是國內最大的航空公司,局中要求立刻出派國家特約班機前往馬國,將受傷的國人接回B市接受治療。

由於是政府特約機,直接代表國家,而乘載的也都是外交官員以及重要傷患,從維修組、飛行員、機組人員都得啟用最好的最有經驗的員工,王杰希收到通知,說是委任他擔任此趟副機長。

從通知到起飛只有十六個小時不到,時間緊迫,公司開了一個特約航班的行前會議,偌大的會議廳坐滿空服團隊、維修人員、地勤、隨行醫療人員也包含了兩位機長。

擔任次行的機長是他們公司的一督察教官,有二十七年飛行經驗,那是包括王杰希在內見著都得鞠躬致敬的大前輩,據說對方親自指名要王杰希擔任副機長,也算認可他是同輩飛行員中最優秀的證明。

王杰希可不敢怠慢,馬不停蹄跟準備最短航線跟飛行高度,在會議上討論機艙的醫療設備安排跟維修進度。他剛報告完大略航線跟飛行時間,會議室大門悄悄推開,喻文州抱著文本中途加入了會議。

塔台其實已經有來人了,估計喻文州走不開先派個人來開會,但特約班機茲事體大,還是需要領導直接來溝通決定。

喻文州也剛好趕上了塔台的報告時間,不慌不忙起身道:「起飛時間是明天下午三點,根據氣象局剛剛來的資料,那段時間晴朗無風,適合飛行。」

「好,請ATC確保那段時間跑道通暢,出發時間一秒都不能等。」老機長點頭。

喻文州翻了一下資料,又道:「好的,塔台在出發前半小時清空3L跑道給特約班機使用,確保萬無一失。」

這種場合身為最高指揮的機長表情不怒自威的,點點頭讓他坐下了。

王杰希也拿到了氣象資料,小聲地跟機長道:「起飛沒問題,落地是明天晚上十一點,這一帶有積雨雲,落地時會嚴重搖晃。」

「特約班機有兩樣最重要的事,最快跟最穩,飛機上有醫療器材跟病患在,必須確保飛行時的平穩。」機長點頭,揚聲道,「喻主任,明天落地前三個小時的氣候怎麼樣,能提早落地嗎,哪一段天氣比較好?」

「最近季風影響,局部氣候真的不好說,但這個季節的積雨雲面積不大,可以選擇在降落前繞飛。明天我會親自在進近給特約班機接提供嚮導,請保持通話順暢,接受最完善的資訊。」喻文州道。

機長授意王杰希道:「隨時觀察航線的雲層變化,王副機長,這次航行請全神貫注,不得有一秒鬆懈,知道嗎。」

「瞭解。」王杰希立刻點頭。

喻文州坐下前看了過來,首次在會議裡對上了視線,他朝自己點頭稍微露出公事公辦外的一點笑容。

開完會後各職階的員工都回到崗位繼續忙碌,王杰希抱著資料等待還在跟高層講話的機長,喻文州走到台前打了招呼。

「特約班機。」他小聲道,「很厲害。」

「嗯。」王杰希跟他往邊上移了些,也小聲道,「李機長指定的。」

「你很緊張嗎?」喻文州道。

「還好,要注意的事很多,跟平常的值勤不一樣。」

「嗯,聽說有兩位病危的傷患。」喻文州也有些憂心,道,「勢必要小心翼翼,希望明天天氣能好一點。」

「我們飛很高,一路上應該不會有問題,就怕落地了。」

「是啊。」喻文州自己也抱著一疊文件,就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道,「不過我感覺自己挺晴男的,明天會在塔台幫你們祈禱一下,順便接你們回來。」

王杰希壓低了下巴,很快地笑了一下,道:「明天落地應該輪不到我,有李機長坐鎮,只有學習的份。」

「嗯,出發前記得休息一下,養足精神。」喻文州看著時間差不多,道,「我該回去了,過來時R跑道正漏油,塔台亂成一團。」

「嗯。」

「你加油,路上小心。」

王杰希猶豫一下,還是開口:「對了,等特約班機回來,要不要去吃個飯?」

喻文州已經轉身了,聽了後轉側過臉來,微笑道:「那等你回來再說吧。」

「好,明天見。」

「嗯。」

---

 

特約班機一路嚴格執行任務,不敢掉以輕心,可也算順利進行到了最後一步,當他們在夜色下回到B市上空時,飛機上的傷患一路安好,醫療器材也運作無疑,王杰希盯著雷達,預想中的積雨雲沒有出現,直到他們通過APORO,頻道切換至進近,喻文州聲音便透過無線電傳進耳機中。

「B航進近,GAL999,地面已經準備好一切醫療援助,請安心降落。」因為是特約班機,喻文州特地解釋了。

「謝謝。」機長道,「請提供飛行指引。」

「雖然雲層不厚,但航線上有一些積雲,若是普通航班會建議直接穿行,但考慮到機上的狀況,穿行跟繞飛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還請飛行員定奪。」喻文州道。

機長想了想,撇頭看王杰希:「杰希你怎麼看?」

王杰希道:「若直接穿行是最快的方式,但機身會搖晃,多少有風險。如果繞飛,時間拉長一點,可若指揮得當,相對保險一些。」他想了下,分析道,「剛剛客艙經理報告過,傷患目前的體徵都在控制範圍裡,我認為,繞飛延長的五分鐘,並不影響就醫時間,我們應該求穩。」

「五分鐘,你覺得繞飛只需要五分鐘嗎?」機長問,「指示都還沒下來。」

王杰希道:「我相信進近知道我們分秒必爭,會提供最有效率也最穩妥的指揮。」

老機長臉上沒有表情,但王杰希知道自己說得合理,果然機長打開通話,道:「我們決定繞飛,請管制官提供指示,慎重地。」

「是,GAL999,左轉航向150。」喻文州聲音響起,想是早有準備。

「GAL999,左轉航向150。」

「GAL999,右轉航向300。」

「確認,GAL999,右轉航向300。」

「GAL999,左轉航向220。」

「GAL999,左轉航向220。」

「GAL999,你們已經繞飛雲層,現在下降高度至4000,允許進入盲降,跑道3L,轉交地面頻率124.33。」

繞飛只花了六分鐘不到,機身幾乎沒有任何晃動,機長握桿,貌似相當滿意這次的飛行,意示王杰希回應確認指揮。

他按上耳機道:「GAL999下降至4000,盲降進入跑道3L,轉交地面頻率124.33,謝謝您的協助。」

喻文州的聲音帶著雜訊,但沒有掩蓋笑意:「GAL999,歡迎回來。」

特約班機無事落地,醫療人員忙著運送傷患,他們在駕駛艙裡簽名,確認飛行結束。

老機長鬆開安全帶,任務完成,臉上總算換回了慈藹的笑容,拍拍王杰希的肩膀:「做得不錯,下次就能獨當一面了。」

「那裡,我經驗跟您還差得遠了。」王杰希謙虛道。

「不過我沒想到你會選擇繞飛。」老機長笑了下,「以為你是那種喜歡挑戰的飛行員。」

「想挑戰也不能帶著整艘飛機的傷患跟我一起吧。」王杰希苦道。

「不過,幹得不錯,意識清晰、操作敏捷、判斷理性。」機長語氣有些感嘆,「很多年輕機師,仗著自己技術不錯心高氣傲,只相信自己的操作。但開飛機需要的不只是飛行員的技術,還有有統籌跟指揮合作的能力。一趟飛行,光是塔台就有六個點要過,遑論客艙跟其他機組人員之間的溝通了,你做得很好,相信塔台是正確的。」

「嗯,謝謝。」王杰希點頭,「進近給的指揮很好。」

「是挺不錯。」老機長戴上帽子,把派簽文件給王杰希,「辛苦了,剩下的就麻煩你了。」

「您也是,辛苦了。」王杰希送走前輩,工作上的成就讓他心情愉快,突然鬆懈下來,人在座位上緩了緩,看一眼時間,已是午夜。

他突然想到,自己當初約喻文州吃晚餐,壓根沒注意到落地都半夜了,約什麼晚餐完全居心不良?喻文州當下沒有答應,估計就是覺得不太妥當。

王杰希嘖了一聲有點後悔,想黃少天說得真沒錯,談戀愛就是變傻了變笨了,這都什麼跟什麼的低級錯誤。

他戴上帽子下了飛機,沒想到剛進航站便收到喻文州的微信:『Nice landing(拇指.jpg)』

『你怎不傳給李機長看?馬屁都沒拍對人。』王杰希好笑。

『這不沒人的手機號嘛(允悲.jpg)』

『你剛剛的指揮很猛啊,機長大人稱讚有加(doge臉.jpg)』

『不敢當,那是他老人家技術好(doge臉.jpg)』

王杰希傳著訊息,還是很想知道確切的回答,就問:『雖然已經是宵夜了,你要吃飯嗎?』

喻文州那邊停了幾秒才回:『好啊,等我十分鐘交班吧(社畜喜悅.jpg)』

他們兩人都想吃點接地氣的食物,就不上酒吧,找了間半夜開著的牛肉麵攤。

王杰希想這不該是喻文州能下班的時間,問他是不是加班了。

那人挑著筷子上的刺,苦笑了一下道:「其實昨天開會的氣氛我也有點緊張,老機長眼神看過來,我就忍不住誇口說要接進近,之後才發現今天是早班,根本接不到你們回來。」

「那……?」

「我就留下來等特約機吧。」喻文州聳肩,「接完你們立刻開溜了。」

王杰希哭笑不得,道:「你不接也沒事,他不會注意的。」

喻文州一臉算了別提了的臉,道:「我也這樣想過,但你不是聽得出來嗎?我的聲音。」

王杰希梗了一下,脖子上立刻泛著細小的熱意。

那廂喻文州壞笑道:「要是我沒在,你跟機長大人打小報告怎麼辦?」

王杰希想喻文州是為了鋪梗才講的,沒有別的意思。他調整好有點浮動的心情,沒好氣道:「誰那麼無聊?」

「不過,畢竟是特約機,我也想留下來確認你們無事返航。」

「是挺順利的,醫院傳來消息,傷患的手術很成功。」

「那就好,大家都辛苦了。」

這時麵端上來,喻文州點了川味半筋半肉,王杰希是台式紅燒牛腱,桌上還有兩盤小菜,油潑花椒拍黃瓜跟滷味三拼(海帶、滷蛋、豆乾),食物香得不行又熱氣騰騰,十分誘人,他們拿了筷子就開始大快朵頤,沒人顧得上說話了。

吃了滿肚子的熱湯,相當飽足的倆人擦嘴喝茶,店裡免費的冬瓜茶冰涼又解膩,飯後一杯相當舒爽。

王杰希一路琢磨著說法,最後開口:「不好意思,昨天沒想到落地那麼晚還約你。」

喻文州正喝著冷飲,挑起眉梢,吞下去後才道:「沒事,反正不管什麼時間,吃飯就只是吃飯嘛。」

王杰希點頭,想著喻文州果然是知道了才會說這樣的話。

果不其然,那人就開口了:「我知道飛行員時差混亂,三餐都不固定,少天也常找我在半夜吃飯,習慣了。」

「喔,那就好。」王杰希道。

他思索了下,心裡想喻文州也是挺厲害一個人,兩句話就把他的態度說得明明白白──出來吃飯就是吃飯,沒有多餘的意思。而那麼晚了單獨出來吃東西,也不是王杰希一個人獨有的待遇,說白了就是讓自己知道,他現在做的一切,都是朋友間範疇,並沒有什麼特別,也不要多想。

於是事情非常清晰了,喻文州知道自己的心意,但也沒有要疏遠意思,還是願意跟自己作朋友,而且是不讓人誤會的那種朋友。

他們結帳完,外頭一片漆黑,喻文州這次不等王杰希開口,直接先講了:「我自己叫車回去,你路上小心,晚安。」

王杰希下意識點頭答應,但點著點著,跟了上去:「我陪你等車。」

喻文州緩下腳步,沒有立刻回答,估計正在思考這樣的舉動到底算不算越界、妥不妥當。

王杰希對於自己越來越能看清喻文州的一舉一動,感到有些成就了。

喻文州想完後,給了答案:「也行,就五分鐘而已。」

「嗯。」王杰希跟了上去,心裡想,就五分鐘我也開心。


TBC

2018/8/17

(十一)

這集的特約航班,基本參考GOOD LUCK第七集,其實這劇很萌啊!

 
评论(57)
热度(67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