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十一)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九) (十)


(十一)


開頭就那麼敏感?

也就導致了王杰希、周澤楷、黃少天三位機長現在的處境。

「我們要起飛之前呢,都必須要聯絡塔台,要怎麼聯絡呢,就是按下這個按鈕,於是你就可以說話了,現在你是我的副機長,你負責跟他們聯絡,報上我們的班機名稱跟出發時間還有目的地就可以了,我們這班是GAL向日葵班,飛往南京……對對,好好你現在可以把手握在桿上了,你這樣太用力了不要那麼粗魯我告訴你這些儀器呢都是要小心翼翼對待的──」黃少天坐在虛擬駕駛艙裡火力全開地對著報名體驗的孩子手把手操作儀器。

「什麼?我沒聽清楚大哥哥你講慢一點好不好啊?」

隔壁的周澤楷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手桿,拉起來……嗯,起飛。」

小朋友:「???」

最旁邊的王杰希:「現在我們要經過V1點,還記得剛剛講過V1是什麼嗎?對,很好,現在是VR了,駕駛員就要把機頭拉起來飛升,要用雙手,繼續拉,你做得很好,現在是V2了,代表我們在這個高度時,要達到一定的數字,所以一定要注意看儀表版,知道嗎?現在Youhave副機長,交給你了。」

「好的!」

「你要講I have。」

這才是正常的畫風。

民航展覽館裡最熱門的就是GAL的駕駛艙體驗營了。

『跟榮耀的機長們一起遨翔天際吧!』這樣的標語打出來,加上宣傳現場的模擬機艙完全等比例重現真實駕駛艙的噱頭,更大手筆讓公司的飛行員一天三個時段輪流過來陪孩子們互動,報名的孩童能以『副機長』的身份跟貨真價實的機師體驗起飛降落能實際操作,名額有限,場場都爆滿,公司不得不緊急多加幾場,讓沒買到票而大失所望的孩子們能有機會參與。

這個活動採自願役,願意來『帶小孩』的飛行員可以補假,『加班』費全捐出去做公益,GAL還挺多機長願意報名的,而周澤楷是上頭發話強制參加的,長得越帥責任越大。

除了最受歡營的駕駛艙體驗,一般客艙、維修導覽、虛擬互動等活動一應俱全,空服員們也是正裝打扮穿梭於場內,氣氛熱絡又吵鬧。

王杰希身為基佬沒想過要有小孩,但倒是很喜歡跟孩子相處,黃少天沒個正經講話又快,周澤楷又不太開口,王杰希的嚴肅態度讓體驗營的孩子十分有臨場感,還成了最受歡迎的了。

休息時間黃少天跟蘇沐橙去吃東西,王杰希跟周澤楷隨意在展館逛逛,迎面而來的是機場跟局中幾位管事大佬還有自家公司的高層,一行人西裝筆挺官僚氣場十足,畫風格格不入地穿梭展區,沒想到在隊伍裡會看到喻文州,他跟在邊上,好像在給同行的外國賓客翻譯。

自家老闆看到兩位當家機長當然不忘攔截下來介紹,王杰希心裡苦,但還好有周澤楷在,分擔了大部分的火力,王大機長便相當沒心沒肺的把後輩丟給那群大叔圍觀握手寒暄客套。

方士謙說得沒錯,談戀愛吧,就要有六親不認的決心,他走到旁邊找喻文州打招呼:「你怎麼跟BOSS們走一塊?」

喻文州今天穿著白襯衫跟西裝外套,沒有領帶,耳朵上還掛著口譯用的耳機,他壓低了聲音苦道:「那邊不是你們家老闆跟機場副理嗎?還有兩位巴黎航展來的VIP,他們剛結束會議要應酬,原本的口譯臨時掛病號,我領導跟副理熟,知道我在這跟開發商會面,就被逮去當外行翻譯了。」饒是喻文州這般神色不撓的人,攤上這種破事也要抱怨,口氣苦哈哈的,「真不走運,連身上的外套都是臨時借的。」

王杰希覺得有趣,裝模作樣嘆口氣幸災樂禍地看著他:「不錯啊,給你未來升官鋪路,你們領導也是有心了。」

喻文州真翻了他一個白眼,擺擺手道:「你行你怎麼不上?就把小周丟入狼群虎口裡,忍心嗎?」

「不忍心啊,都在滴血了。」王杰希面不改色。

「你等等幫我跟少天說,結束後一起去吃飯吧。」喻文州估計那邊就要聊完(周澤楷也快不行了),撇頭道,「說是離這不遠有家火鍋不錯,你也一起來吧,還有小周。」

「好啊。」王杰希答應得很快。

「我回去給BOSS們使喚了,你跟孩子們玩得愉快吧?」

「還行吧,有幾個操作不錯的,大有潛力。」王杰希很是認真。

「你的主意也打太遠了吧?」

「飛行員要從孩子抓起。」

喻文州才被他逗笑那頭大佬就喊人回去了,喻文州變臉倒是很快,朝王杰希皺了下鼻子跟眼睛,立刻用上營業用的睿智微笑回到BOSS們的隊伍中,一行人又浩浩蕩蕩離去。

周澤楷那是飛長途都沒那麼累的表情回來,王杰希偶遇白月光本來挺愉快的,看到他都有點心疼了,那人默默盯著他,無辜俊臉無聲控訴這人剛剛腳底抹油的行徑。

王杰希見色忘友也難免心虛,只能意思意思賠個罪,請後輩喝咖啡了。

今天的最後一場體驗剛結束,三位機長來到小台子前跟孩子們打招呼開放問問題,小孩兒的腦袋自然異想天開的,黃少天跟周澤楷講起話來又是極端的人物,常常弄得全場啼笑皆非各種離題,還真只有王杰希是正經八百的『寓教於樂』了。

「我從十三歲開始就立志當飛行員,二十年後,我站在這邊,想知道在場有人未來也想開飛機嗎?」王杰希身穿制服拿著麥克風,台下舉手踴躍。

「只要有心人人都有機會,飛行員最重要的就是讓身體保持良好的狀態,除了努力學習之外,好好吃飯、保護眼睛、適當的運動與睡眠都是你們現在可以做的,等你們健健康康畢業,歡迎來榮耀航空報考,說不定我們會再見面的,倒時候我會非常嚴苛的指導身為飛行員的你們,請好好期待。」王杰希態度專業又不失親切地開口,台下掌聲熱烈,家長們也都特別捧場,王杰希想這收尾還算不錯,正想結束又有一個孩子提問,特別指定要問他。

王杰希點頭:「好,這就是今天最後一個問題了。」

「那個,王機長叔叔,你的眼睛一大一小,兩邊視力一樣嗎?會不會影響開飛機啊?」小女孩非常認真,黃少天聽完笑得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王杰希沒料到這個,也是哭笑不得:「這個問題很尖銳啊小妹妹,我的回答是,兩邊視力一樣跟不影響,真的,別擔心。感激各位今天的參與,希望未來我們能有機會為你們服務,謝謝。」

掌聲跟笑聲同時響起,王杰希正鬆一口氣,就看到喻文州站在人群邊,眼睛看著自己,臉上掛著笑容,也很捧場地拍手了。

不知道喻文州從哪一段開始看的,王杰希本來都不知道怯場為何物,現在倒有點難為情。

客人散去,喻文州來到台前對王杰希道:「真難為你了。」然後表情複雜地看了一眼周澤楷,又朝黃少天露出嫌棄的眼神。

「那是,倒楣排了兩個豬隊友一起。」王杰希必須跟他一鼻子出氣。

「拜託我也是很努力工作的好不剛剛講那個笑話簡直震撼全場,只有周澤楷這傢伙是花瓶專門划水的吧?」黃少天不服了。

「划水總比添亂好。」王杰希聳肩。

「幹嘛幹嘛幹嘛針對我啊我告訴你們……」

「好了,不是要去吃火鍋?」蘇沐橙制止了黃少天開砲,大家都投以一個感激的眼神,她對喻文州道,「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文州你那邊解決了嗎?跟老大們繞場好威風啊。」

喻文州露出一個莫再提的淒涼表情,直接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比劃了一刀。

「這傢伙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其他人想去拍馬屁都沒這機會呢。」黃少天滴咕。

「他今天估計滿腦子都是火鍋吧。」王杰希道。

喻文州無奈一笑:「我就是這種人設?」

王杰希瞇眼:「深植人心啊。」

就在他們準備要走時,局中大佬經過GAL的場區,看到喻文州就過來打招呼:「唉啊小喻,今天多謝你救場啊,明明不是你的工作還那麼麻煩你,不愧是管制官啊英文真流利。」

「哪裡,我完全比不上專業的,你客氣了,能幫上忙就好。」喻文州微笑。

「真是幫了大忙,啊對了,等等我們副理要招待那幾位貴賓去用晚餐,你也一起來吧,平常沒什麼機會吃鵝肝對吧,還是要預約的呢。」

「那怎麼好意思,我的身份不太好跟你們一起用……」

「哪裡的話,你今天一整日都混臉熟了,別客氣,來就是了。」對方講完壓低聲音跟喻文州說:「餐桌上還要談事呢,你不在場翻譯不行啊。」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一會就過去。」喻文州禮貌點頭致意。不過黃少天跟王杰希都可以感受到那笑容都有點皸裂了,也是慘。

高層一走,喻文州轉頭露出一個死魚臉的表情,又往自己脖子上比了一刀:「不好意思啊,來自地獄的召喚──」

「我懂我懂,你安心上路吧,火鍋呢,我們就幫你吃了。」黃少天搭著他的肩膀相當幸災樂禍,「鵝肝啊多好啊高端大氣上檔次老闆啊領導啊那是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我們呢就只能委屈一下吃吃黃喉牛肚酥肉跟嫩牛肉加上又麻又辣紅通通的火鍋了,你保重。」

喻文州給了他一拐子,又嘆了口氣,無奈地去赴約了。

 

 

--- 

 

火鍋店在一家休閒會館裡,黃少天提議直接開包廂,一邊唱歌一邊吃火鍋多開心,中途又叫來了也剛好在展場的新人管制官,就是上次跟王杰希他們一起吃涮羊肉的盧翰文,他跟黃少天關係似乎也很好。

小孩一進包廂看到王杰希就問小別哥呢他怎麼沒來?王杰希說他今天值勤飛新加坡去了,那廂還有點遺憾。

談到唱歌。

黃少天屬於狀態不穩定的類型,如果他好好發揮還是很不錯的,難在他老人家就彆扭了不愛唱慢歌,盡點些亂七八糟的,什麼小蘋果、鳳凰傳奇、老司機什麼的,除了偶爾爆音外也虧人唱歌技巧不錯,才沒逼瘋王杰希。

蘇沐橙也是發揮良好,聲音甜美唱功也上乘,又是唯一的妹子,簡直是全場良心,讓大家在黃少天的摧殘中能稍微治癒一下耳朵。

然而最大的黑馬竟然是周澤楷,一開始大家很習慣那人的沉默,甚至都沒想遞麥克風給他,誰知道突然來了一首不知道誰點的冷門歌,那人默默起身要走了麥克風,一開口大家都楞了,周澤楷是會唱歌的啊!?

榮耀男神聲音好聽、收放有致,音域偏低偶爾飆升也盡在掌握之中,加上俊美的外型,拿著麥往前面一坐還真有幾分憂鬱深情的氣質,真完美闡釋有演藝圈水平的外型(還加上唱功了),怎麼就來開飛機了?

一首唱完,在場掌聲如雷,周澤楷揉揉鼻子,立刻恢復成平常的模樣,有點難為情地回到位置上。

黃少天說:「你就不要讓公司營銷知道你會唱歌,不然下次宣傳片可有噱頭了。」

周澤楷一聽也是害怕,只能低頭猛吃火鍋壓個驚。

王杰希自認唱歌還行吧,沒周澤楷那麼厲害,但至少不走音技巧不錯,聲音也不差,唱唱流行歌可以,偶爾有超常發揮,總之是聽著舒服的。

就不知道喻文州唱歌怎麼樣,想自己當初注意到他就是因為聲音。不知道別人怎麼評價,但王杰希可以說是相當喜歡喻文州的聲音,他音色低但不會太沉,說起話來收放自如、溫穩有磁性。而且他們G市土生土長的,總給人一種很會唱歌的感覺,估計是粵語歌質量都好造成的刻板映象,看人黃少天就對得起這個地圖砲。

王杰希心裡覺得可惜,想著下次就約他去唱歌吧。

火鍋吃到後半段,酒也開了不少,王杰希去一趟廁所回來,楞是沒想到老天爺怎麼就靈驗了,才剛惦記著喻文州,這人就出現在包廂裡,此刻脫了西裝捲起袖子正在撈火鍋底。

「你怎麼來了?」王杰希問。

「我開溜了。」他笑了笑,「後半段兩邊人都醉醺醺的,也談不成什麼正事,我就找機會離開啦。」

「可以?」周澤楷倒是有點替他擔心。

「不可以也得可以,留在那種都是長輩的場合,所有相親催婚的砲火都衝我一個人來啊。」喻文州一臉無奈,又撈了幾下嘆道,「好餓啊,竟然一片肉都沒有了。」

「你吃好上千元的鵝肝還沒吃飽啊?」王杰希好笑,把菜單遞過去。

「還真沒吃飽,應酬嘛,都不是真正的吃飯。」喻文州看上去是挺能招架這種飯局的人,但果然心裡上還是沒人真正喜歡跟上司應酬,要擱以前,喻文州跟自己不熟的時候,是絕不會露出這種嫌棄表情的。

王杰希感覺自己正一點一滴地瞭解著不同面向的喻文州,說來奇妙,喻文州在自己心裡本來是平面單調但美好的存在,隨著進一步認識,這人逐漸立體起來,有性格、有習性也有除了工作外的神態跟脾氣,這些嚴格說來,不一定都是加分點,有些甚至很尋常,但對王杰希來說,白月光的想像慢慢轉化成喻文州這個人本身的定義,並沒有減緩他對那人的感情,反而越來越喜歡了。

喻文州確認他們都吃飽了,只點了幾道愛吃的菜,用剩下的鍋底給自己煮了份苕粉,裡頭燙了毛肚、血旺、香菜丸子跟雞蛋。

他也不愧自稱正統吃貨,下料的時間都抓得剛剛好,蛋也沒破一顆白裡透紅的蛋包撈上來,本來都吃飽的周澤楷跟盧翰文就坐不住了,喻文州看到他們的眼神,笑著又幫煮了兩碗。

黃少天這時候進來,看到喻文州幹的好事就直嚷嚷:「靠,你這傢伙又在火鍋裡煮雞蛋,有沒有素質啊,還有香菜丸子,說了香菜跟火鍋根本不搭!」

喻文州壓根懶得理他,捧著碗吃得開心,盧翰文跟黃少天鬥嘴,被開小灶的周澤楷也幫腔:「好吃。」

喻文州吃了一半發現王杰希在看他,問:「你也想吃?還有一點苕粉可以幫你下。」

王杰希盯著看的理由自然跟另外兩人不一樣,他收回視線搖搖頭:「沒事我飽了,看你吃就好。」

他這話說得無意,但仔細想想又有哪裡不對,果然喻文州一頓,縮了下脖子道:「你這樣讓我有點難專心啊。」

喻文州口氣是挺打趣的,王杰希心裡一軟,笑了笑道:「好好,不看你,我去唱歌。」

王杰希唱了首《十年》,本來他會的歌就不是很多,剛好喻文州來了才輪到他,只能說所有情歌只有戀愛時才能琢磨出歌詞的意境,王杰希不知不覺代入了心境唱,整首下來發揮異常良好,喻文州還真情實感稱讚了幾句。

喻文州碗空了,王杰希把麥克風跟歌本遞過去:「你也唱吧。」

喻文州點頭,開始翻歌本,王杰希好奇他要唱什麼,還挺期待的,一抬頭就看到黃少天一臉驚悚地瞪過來,那個咬牙切齒的表情彷彿要把自己給刨了,王杰希想這傢伙又沒吃藥,懶得理他。

喻文州很快選好了歌,拿著麥克風過去前面,黃少天趁機用眼神跟唇語攻擊王杰希,好像他讓喻文州唱歌是犯了滔天大罪一樣,王杰希不服,正想懟回去,可音樂的前奏已經下來,他取捨一下,還是選擇聽歌,無視黃少天。

喻文州果然唱粵語,點了首《紅日》,結果那人一開口,王杰希總算明白過來黃少天為什麼反應那麼大了。

喻文州,還真是個,深藏不露的,超級音癡啊。

這歌一上來就是副歌,他一開口就震驚全場,黃少天扶額、蘇沐橙苦笑、盧翰文還咦了一聲、周澤楷嚇得蛋餃都掉碗裡了。

王杰希也是一臉詫異,想著,到底喻文州怎麼辦到十個音有八的都沒對上也是人才。

大概因為唱得太難聽太出乎意料,在場鴉雀無聲直到喻文州唱完了,本人大概也有自知之明,赧著臉道:「唱得不好,對不住了。」

說唱得不好,還真是客氣了。

如果一般唱歌是車禍現場,喻文州這種得是飛機失事啊,黃少天手快地搶走了麥克風並且沉痛地道:「這東西危險,別亂拿好嗎?吃你的火鍋去,那麼多毛肚都堵不上你的嘴。」

「也沒那麼差吧?」喻文州苦笑。

黃少天完完整整給喻文州展示眼白:「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腳踏實地,你呢就是屬於上輩子聲帶折翼的天使,這輩子好好做人不要造孽,放棄唱歌吧。」

喻文州笑了一下也不惱,回到位置上,盧翰文立刻鼓勵道:「雖然很難聽,但至少很有特色嘛!」

「雖然你在安慰我,但我覺得更難過了。」喻文州微笑,聽從黃少天的話,繼續煮火鍋了。

王杰希坐在旁邊,好一下才緩過來愣愣地看著他,喻文州不鹹不淡地道:「被我的歌技震驚到不知今夕是何年了嗎?」

王杰希笑了出來,就算他對喻文州那是毫無原則但也無法違背良心捧殺他,只能道:「真是挺意外的……」

「還蠻常有人這樣說的。」喻文州倒是看得開,歪頭道,「但真那麼難聽?」

王杰希又忍不住笑了,好像被戳到笑點一樣,悶悶笑著停不下來,喻文州無奈轉頭:「王杰希你這樣就太不厚道了吧。」

「不好意思,我就是……」王杰希睨著他,直接坦白了,「本來挺期待的。」

喻文州鬆下眉稍,露出一個遺憾的表情:「讓你失望了?」

「這倒沒有,也挺好的,哈哈哈──」

「那就別笑了,吃你的火鍋。」喻文州學黃少天說話,把筷子塞過去,「那麼多毛肚都堵不上你嘴。」

王杰希笑得更厲害了。

 

---

 

大家唱完吃飽各自結帳,黃少天把王杰希拖得遠遠的,扣著人脖子鬼鬼祟祟問:「怎麼樣,幻滅沒?」

王杰希啼笑皆非,搖頭道:「我覺得還挺可愛的。」

黃少天覺得這人是沒救了。

蘇沐橙明天跟王杰希一起飛羅馬,黃少天把她送上出租車後,一轉頭看到喻文州靠在飯館門口的煙灰桶邊點菸,他皺眉上去瞪著對方不說話。

喻文州依然我行我素,甚至遞了一根過去,黃少天推開他的手,道:「不是說了要戒?」

「真戒了,這包菸是剛剛飯局領導請的,我不好意思拒絕。」喻文州道,一臉凡是盡在掌握中的神情。

別人或許買帳,但黃少天不會:「少來了現在大佬又不在唬誰呢,你可是答應過我要戒的。」

「嗯,就半根,剩下的給你。」喻文州點頭。

黃少天拿他沒輒,嘆口氣道:「你在大佬們的飯局上發生什麼了?」

喻文州環著手:「怎麼這樣問?」

「少來這套,明明航空展場多的是英文溜的人,還特地找你一個塔台的去當翻譯,別說又是飯局,跟你八竿子沒關係的,想也知道不單純好嗎?」黃少天嘖了一聲,一臉別敷衍我的態度,「是不是又提了ICAO的事?不會吧,這都驚動到上頭了,也是拼──」

喻文州鼻子吁出了白煙,也不否認,苦笑了下:「魏主任安排的吧,拿他沒辦法,我明明都拒絕了。」

「老魏真是的,他到底多想腳底抹油把塔台整個丟給你啊。」黃少天沒好氣道,「一點都不體諒你。」

「好啦,他也是出於好意,就是拐彎抹角的。」喻文州淡淡道。

「那也不能逼你嘛,他就是這樣,跟你完全對不上盤。」

「你倒是跟他很合啊。」喻文州瞥了他一眼,把剩下半根菸遞去,「我這次真的拒絕得很明確了,還推薦了幾個不錯的人選給他們,這事就到這了。」

黃少天把菸接過,自己不抽就算了還當著他的面狠狠給攆了,嘀咕:「我下個月體檢。」

「又到了體檢季啊。」

「嗯,話說,你用什麼理由拒絕?」

喻文州笑了下:「說我有難分難捨的未婚妻不想跟她異地?」

黃少天都不知道他跑火車還是認真的,掄拳敲他一把,道:「靠你哪來的對象啊,影都沒有,真張口就來一點都不害臊,他們該問你什麼時候辦婚宴了吧?倒時候看你怎麼辦!」

「這理由其實很好用,連相親都一併推了。」喻文州揉了一下被揍的肩膀,道,「大佬們忙著運籌帷幄,那能記得我這個小螺絲的人生大事,轉頭就忘了。」

黃少天拖長臉鄙視他,自己琢磨了下又問:「你上次說不想談對象的事,是真的?」

「又要談這個?」

「沒沒,不是催你,我只是覺得,你也不用非這樣,說什麼還什麼自己沒準備好的話,我告訴你,如果用你的準備當標準的話,全世界九成的男人都不能結婚啦!你看看我,什麼都沒想就一股腦去挑戒指了,你讓我很心虛啊!」

喻文州一聽忍俊不禁,盯著他道:「少天明明準備充分,我還覺得你跟沐橙拖拖拉拉早該結了呢。」

「你別說我,我可是已經挑戒指的男人跟你這種單身狗一點可比性都沒,簡直拉低我的水平。」

喻文州鬆下眉毛,口氣還無辜了:「至少我單身狗當得也很開心啊。之前那個話是說得有點矯情了,也沒那麼誇張,但現在真的沒心思也沒對象啊。」

說到心思跟對象,黃少天腦中立刻浮出王杰希那個大小眼的臉,簡直反射動作,他一下子咒罵自己,可老實說,黃少天還真想問問喻文州對王杰希到底什麼看法,但他想破腦袋都沒想出能不讓喻文州察覺自己知情的問法,黃大機長心裡抓耳搔腮的,無計可施又好奇得不要不要。

黃少天自己說了不摻和,實際上就是他想摻和也不知道從何下手,還是就讓王杰希自己煩惱唄。

畢竟話是這樣說的,自己看上的直男,跪著也得掰下去。

黃少天瞥了一眼旁邊的人,心裡一個字,難啊。



TBC

2018/8/18修改

(十二)


看到有人說擔心BE,但篇文的氣氛,難道不從頭到尾都是歡樂HE的套路嗎?

放心我要是打虐文,一開始就能聞到便當味了(´▽`)

剛跟鄰居眼飯講了一個特別好的金句

完全總結CTL目前為止的劇情:

王杰希,自娛自樂單戀直男樂趣多

喻文州,要撩不撩沒得攻略特別拖(並沒對仗


總之恭喜老王打通黃少視角新副本

自得其樂的單戀也差不多要邁入下個階段了,希望可以早點打完(吐魂

 
评论(67)
热度(69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