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十二)

Done!

對於一個很鹽又沒創意的我來說,回留言真是比打文還難,下次不幹了(笑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九) (十) (十一)

我回來了!還帶了斷更禮物!


一個比心(毆)

打這章時一直循環的是王菲的《曖昧》

---

(十二)

 

(十二)

 

GAL的年度體檢季慣例在年初執行,於是剛慶祝完元旦不久後,平常總西裝筆挺襯衫燙線一絲不茍的飛行員們,一個個穿著醫檢用浴袍排排坐在候診走廊上的奇景,今年也非常令人津津樂道。

飛行員這類職業,對於身心理健康要求相對嚴苛,GAL又更注重這項規定,一旦體檢的醫生有點疑慮要求額外加驗的,那是絕對停飛沒有二話,飛行員需隔月再做一次體檢或等加驗結果出來,通過後方能復飛。

對飛行員來說,停飛一個月那得損失多少哩數跟飛行時數,加上業內競爭比較的心態很強,那些平常老愛抽菸喝酒的飛行員就必須萬分注意或提早惡補了,每次的體檢週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王杰希不抽菸,喝酒也很自制,生活習慣良好還也注重養生,他一直不太擔心這個。不過自從夏天遇到喻文州以來,為了『泡漢子』,王大機長捨命陪君子各種吃吃吃,上個月自己一量,得,都胖六斤了。

方士謙身為CA,又相對注重外表,對王杰希這種胖了六斤都渾然不覺的行為很是嫌棄,更諷刺說,人都還沒追著這都幸福肥了,也是很厲害。

話是這樣說,實際上王杰希的身材高大結實、修長有力,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是相當健康的,加上他規律鍛鍊行之有年,身型其實都沒什麼變,也難怪他沒注意到。

只是王杰希覺得今年的體檢數字相對去年沒那麼完美了,他就有點不樂意,於是毅然決然在檢查日前幾週加緊努力,把自己身體調整成最佳狀態,期間喻文州約他出來吃過兩次工作便飯,都被他忍痛拒絕了。

「是不是體檢季要到了?」喻文州被拒第二次倒是敏銳地發現了,「不能夠吧,你這樣的身材都不行,GAL難不成用超模標準要求飛行員?」

王杰希聽著忍俊不禁,在電話那頭說等檢查完了去搓一頓大的。

 

「所以你還特地減肥?切,又看不出來,你們基佬就是事多,男人粗壯一點又沒關係,我們直男從來沒有CARE那點體重腰身的事。」黃少天浴袍也不穿好,手臂袖子整個捲了上去,一邊玩手機遊戲頭也不抬地道。

「最近飛機餐只吃魚或素食,外食都要過水的人就有比較直嗎?」王杰希環著胸不鹹不淡地頂了回去。

黃少天給扎到了痛處,連忙辯道:「那是……那是為了健康考量!多吃白肉跟蔬菜少油少鹽本來就是應該的,我是為了養生不是為了外表好嗎,你才是,可樂都開始喝Diet的,那種邪魔歪道的邪惡飲料我可不承認!」

「我只是想把體脂調回去年的狀態,不是無謂的減肥,懂?」

「你是又老了一歲新陳代謝遲緩了這才變胖的,懂不懂?別做無謂掙扎了,你總有一天會有啤酒肚跑出來機長制服扣都扣不住的!」

其實還真不是,但王杰希跟黃少天中間隔著個從剛剛就默不作聲聽他們互懟的周澤楷,他也不好直說是為了喻文州吃胖的,只好斜一眼黃少天,暫時休兵。

 

周澤楷不僅長得好,連體質都受眷顧,連吃一個月王杰希跟黃少天的機上甜點楞是一點也沒變胖,還因為每次值勤都多了一份布丁冰淇淋可以吃,他心情一樂,整個人都閃閃發光的,偶有的笑容可以甜出糖來。

周澤楷看他們不鬥嘴了,才無辜開口:「要坐一起?說話方便。」

「才不要哼。」

「不必。」

黃少天跟王杰希同時開口。

王杰希的體檢自然順利過關,甚至比去年還好,而且他近日健身房跑得勤快,重訓有成效,腹肌還越發明顯了。

出檢查室,王杰希換了衣服心情一好就打給喻文州吃大餐。兩人選了一間新開的日式烤肉,王杰希才坐下來就叫了一杯正常可樂,暌違的氣泡跟糖份讓他舒眉呼了一口氣,很是享受的樣子。

桌對面的喻文州笑了,他道:「有時候覺得你們飛行員還挺幼稚的,跟小孩子一樣,連體檢都要比較。」

「怎麼?」

「少天上個月,酒不喝宵夜也不吃,還非跟著我一起去慢跑,明明以前找他都不去的。」喻文州聳肩,「倒是我,沒人可以約吃飯了,跟你們一起瘦了兩斤呢。」

「那今天多吃一點吧。」王杰希挑眉,掩在菜單裡的嘴角忍不住彎了一下。

那天晚上他們兩人解決三人份上等牛肉拼盤,又加了干貝跟藍蝦,連收尾的茶泡飯跟冰淇淋都不落,飽得不良於行,決定一路散步回去。

王杰希懷疑自己每次跟喻文州出來都吃得那麼撐,是不是因為下意識想跟他一起散步所以身體就很老實地行動了?或是對著白月光的臉就特別容易下飯?

他一邊走,腦袋裡都是些不正經的念頭,過了一會才發現兩人走的路是河畔,過了橋後靠近機場方向的那一側冷清許多,萬家燈火都在對岸閃爍,今晚還有一輪難得露臉盈凸月掛著,可以說是老天相當給面子了。

王杰希想天時地利連『今晚月色那麼美』都湊足了,不人為一下對不起自己。

於是他問喻文州明天要不要看電影。

剛吃飯時得知兩人都休假,烤肉店的電視播了好幾次某部線上電影的預告,隨口聊了幾句導演作品,評價都還不錯,王杰希覺得就算只是一般朋友,也會很自然地邀約的。

王大機長本著,成了是他福利跟機會,而喻文州要認為跟自己去看電影過界了,也不過是個拒絕吧,至少以後知道這人界線在哪,不至於會太失望。

可喻文州聽了沒有直接給答案,而是垂著眼思索了起來,本來沿路隨便聊點垃圾話都能輕鬆來回,這小段路的沉默便有些唐突了。

王杰希想,喻文州那麼一個乾脆的人,好或不好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

難道他還要計較拒絕了會讓自己難受?王杰希不認為喻文州識人的眼色有那麼差,那麼不瞭解自己了。

他知道喻文州肯定是想去看這部電影的,只是就算那人心裡願意,理性上還是得考慮跟一個不知道算暗戀者還是追求者的人單獨去看電影,是不是不太妥當。

可能他以前不常遇到這種事吧,黃少天說喻文州沒太多桃花緣,像自己這樣的角色,這人估計沒什麼應對經驗。

喻文州是可以清楚給出一個態度,但當王杰希試圖做些什麼,有些他沒考慮到的,估計就像在在這樣,沒料到就約電影了,還約那麼水到渠成,沒辦法馬上給出答案,這樣想想喻文州倒也是挺認真的一個人。

王杰希倒是很能冷靜分析自身的感情,還可以順便幫喻文州想到這份上,也是很體貼了。不讓他沉默太久,王杰希又補了一句:「周澤楷好像也喜歡看電影,不如找他一起?」

喻文州怔了一下,順勢點頭,「好啊,就約他吧。」

王杰希不含糊,掏出手機立刻傳訊息,周澤楷的回覆挺快的,王杰希把螢幕給喻文州看,那人回了一個手比OK的表情符號。

喻文州點頭:「那看早場吧,人少,看完中午還可以吃個飯。」

「好。」王杰希點頭,心裡一嘆,組織個約會還挺費勁的,他都有點尷尬了。

喻文州倒是恢復得很快,邊走邊感嘆:「今天難得雲少也沒有風,能見度高,要是值勤的夜班都是這種天氣就好了,還看得到月亮。」

身為飛行員,對於天氣的討論,他當然是認同得不能更認同了。

喻文州一路仰著頭看月亮,過了一會他扭了扭酸痛的脖子,苦笑:「你不覺得今晚月亮很好看嗎?」

喻文州那肯定是無心的,大概就是無心的關係吧,王杰希本來有條不紊冷靜自若的腦袋突然就鈍了,臉還有點燙不知道有沒有紅,這種月光下喻文州看得出來嗎?

他動手整理圍巾,低頭把口鼻埋了些進去,低道:「是很美。」

 

---

 

隔天電影周澤楷又坐在兩人中間,而且他們明明說了不想吃爆米花,周澤楷只給自己加了份焦糖的,大概味道太香或是看電影的下意識動作,放映期間,左右兩隻手時不時往中間周澤楷腿上的爆米花桶小摸小偷的,可以說相當惡劣了。

周澤楷第三次要吃的時候發現喻文州的手擱在裡面,不禁有點委屈。還有一次王杰希跟喻文州同時都要摸爆米花,兩人手在他的桶子裡碰上了,不知道為什麼,從那之後王杰希就再也沒有伸過來,不過這樣也好,周澤楷覺得果然還是自家前輩有良心。

對於吃了大半捅人家的爆米花喻文州也有點不好意思,午餐就讓周澤楷挑,他們榮耀航空當家男神私服帥氣迷人,海軍外套跟流蘇圍巾,大冷天還穿破洞牛仔褲拉風得不行(其實主要看臉),一路上回頭率可高了。帥小伙渾然不覺,轉了一圈漂亮的眼睛,才有點猶豫說想吃鬆餅。

雖然答案有點出乎意料,但王杰希跟喻文州吃人爆米花,沒什麼底氣,爽快答應了。

喻文州效率極高,馬上找了一家網紅店,招牌是限量的珍珠奶茶鬆餅,鬆餅糊是用紅茶取代水調的,一口咬下去伯爵茶清香濃郁,堆了五層的鬆餅裡面夾著滿滿用糖水煮的Q彈珍珠,最後淋上取代楓糖的手工煉奶。人女老闆看周澤楷那麼帥又捧場,還多送了一球香草冰淇淋,整個端上來,真是要多甜有多甜要多膩有多膩,周澤楷吃得特別開心,說老闆是好人。

兩個昨天才大吃烤肉的人實在消受不起,王杰希就要了份附麵包的當日沙拉,喻文州點了佛羅倫斯蛋,倆盤子都是綠油油的,他們還挺有默契拍了食物照傳給各自的小伙伴看。

黃少天回,連你也要吃草減肥這是世界末日了嗎你還那個喻文州嗎?(凱吉扶額.jpg)

方士謙回,GAY裡GAY氣(雪姨抬下巴.jpg)

周澤楷拍下鬆餅傳到朋友圈,附上一個笑臉表情,斬獲了無數女性同事友人粉絲的讚。

吃完午餐,倆直男一個基佬對附近的商圈都沒什麼興趣,周澤楷表示要回家了,王杰希雖也有此打算,喻文州則說要逛書店,王機長又改變了心意,就想陪他。

「你明天大早飛阿姆斯特丹吧。」喻文州這次倒是講得很自然,「我在書店會耗很久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

王杰希心情有點複雜,一方面不管喻文州出於什麼考量都是婉拒了自己,另方面,喻文州還真把他班表記得那麼清楚,是工作習慣或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他們在騎樓邊站著,來往都是人潮,突然一個男人經過他們又折回來,拆下墨鏡就對喻文州笑開了臉,喊道:「州?真是你,差點就沒注意到走過去了!」

喻文州面露訝異與悅色,兩人久別重逢地握手寒暄,喻文州道:「好久不見,你怎麼上來了?」

「來B航出差一週,想明天直接去塔台給你一個驚喜。」

「我看是驚嚇吧。」喻文州一點都不怠慢,立刻介紹朋友,「這是我之前的同事,姓何,也是管制官,這位是……」

「我知道我知道,榮航的門面機長周澤楷嘛。」男人笑得很歡,「本人比影片帥多了。」

喻文州不動聲色給他一拐子,又比了一下王杰希:「這位也是GAL的機師,姓王──」

對方也是搶了話,微笑略有深意地看過去,「是王杰希嗎?」

王杰希挑眉,周澤楷的臉很出名,在機場工作的幾乎都每天能看到他的海報,可自己又不高調,對方才聽個姓氏就能猜中,也是很妙。

「是我,您好。」對方手都伸出來了,王杰希禮貌應對,周澤楷順勢跟進,不想插進話題。

喻文州的朋友是他之前調去X市時的管制官同事,年紀跟他們相仿,長得高大英氣,性格看似也是挺能貧的,握完手立刻仗著身高差拐住喻文州的脖子調侃道:「你這傢伙,上班就算了休假出來還能有兩個帥哥機長作陪,日子過得也太爽了吧?」

王杰希皺眉,周澤楷眨眼,喻文州尷尬一笑,立刻咳了聲:「好了,別發神經。我們正打算分開走,要不就在這邊先散了?」

周澤楷點頭,王杰希也只能說好。

「小州我跟你都碰上了,等等就一起走唄。」對方朝王杰希看了一眼,又笑了,「王機長一起?」

「不了,你們好好敘舊吧,我就先走了。」王杰希道。

那人聳肩,瞥喻文州一眼:「真可惜,那小州你要上哪?」

「要去書店。」

「行吧,反正我沒事亂轉著,第一天上來,順便帶我逛逛吧。」

喻文州沒反對,回頭跟兩位機長道別,「我先走了,你們回去路上小心。」

「下次,吃鬆餅。」周澤楷難得說了句長的。

「好。」喻文州點頭,朝王杰希笑了下,「再見。」

周澤楷大概不把這插曲當一回事,可王杰希挺敏銳的,喻文州這個朋友,估計也是圈內人吧。

身為一個打滾圈子那麼久的基佬,這點雷達還是有的。

 

從荷蘭回來已經是三天後的事,王杰希穿著制服按慣例去機場酒吧喝一杯,今天喻文州是早班,他在那兒的機率頗高的。

果不其然,一進門就看到喻文州坐在吧台的背影,他走到人旁邊的空位,裝模作樣高冷道:「這位先生,我能坐這嗎?」

喻文州抬頭,眼看就要露出慣常的微笑,但他嘴角都還沒完全揚上去,突然就被隔壁的傢伙打斷了,「唉,這不是王機長嗎?」

王杰希斂眉,認出了對方,點頭致意:「何先生。」

「你還記得我啊,真好。小州說你常常來這邊喝酒,沒想到真出現了,我請你喝一杯。」對方說話很快,不給王杰希回應機會立刻喊酒保,「一杯波本可樂,調一比四。」

「這怎麼好意思,你是客人,怎麼樣都不能讓你請。」王杰希對酒保說,「算我的。」

「下一杯給你請。」那人笑了下,「我也喜歡威士忌濃一點的。」

畢竟是喻文州的朋友,王杰希不想場面太尷尬,他還是謝過了對方的好意。喻文州沒表示什麼,跟平常一樣關心了下這趟的飛行狀況,他朋友也是管制官,自然插得上話,更不用說來者別有用心地想對自己示好,要換做平常,王杰希倒是不介意也樂意給人機會,但問題是……王杰希看了一眼全程多是聆聽大於主動插話的喻文州,心裡不是一般地複雜。

中途喻文州說看到個朋友要過去打招呼,帶著酒杯暫時離席了。

喻文州一走,他朋友就坐上他的位置,托著下顎朝王杰希笑,現在直男不在場了,眼神的暗示便呼之欲出了:「小州說你明天不飛,今天晚上還有別的打算嗎?不如我們換一家店繼續喝,就我們倆,那種店小州可不會想去,一直聽這裡的吧很好玩,你帶我一下?」

對方一沒掩飾性向,二也沒有掩飾對自己好感,確實碰到圈內人,看對眼了就不會囉唆太多,可王杰希好一陣子沒出門約會,相反地,花了大把個月跟直男磨磨蹭蹭也沒什麼實質進展,一下子還不習慣這種直接的邀約了。

王杰希心裡苦,別他還沒把喻文州掰彎,自己都被人影響得直不直彎不彎了。

「我今天有點累,不打算玩太晚。」王杰希婉拒。

「不會太晚的,你要不想出去,我就在樓上下榻。」那人湊過去,身上帶著他們圈內特別受喜愛的古龍水味,「來我房裡喝一杯?」

「……我──」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王杰希也不打算裝傻,冷靜地拒絕了:「謝謝你的邀請,但還是不要了吧。」

「唉?難道你有男朋友了,但小州不知道?」那人到絲毫沒有掩飾自己事先看過攻略的行為,王杰希聽著也挺諷刺的,他搖頭:「我沒有,是現在真的沒心情,抱歉。」

對方被拒絕了也不見尷尬或受挫,挑了半邊眉:「是今天沒有,還是對我沒有?老實說我那天看到你特別有感覺,以前就聽過王機長你的名聲,當然是好的那方面,畢竟圈子小嘛,沒想到本人那麼有魅力,今天特地請小州帶我來的。我真完全不是你的菜,一點機會都不給?」

王杰希沒接話。

他心裡明白,喻文州這朋友條件的確不錯,要換做過去,遇到這樣的搭訕,王杰希估計已經跟人開房了吧。

可現在王杰希只是搖頭,「這個時機真的不好,如果你想玩,我可以介紹兩間不錯的店,去了跟酒保報我的名字,他會多關照你的。」

「……所以答案是沒興趣?」那人也嘆氣,王杰希說到這份上,他倒也不繼續糾纏了,就是苦笑,「我剛問小州,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我感覺自己明明正中紅心,本來很有自信呢,看來沒那麼容易,是吧?」

王杰希一聽扯了嘴角,淡道:「喻文州說的?」

「我看你倆挺熟就讓他幫一下囉,不過他們直男嘛,女朋友怎麼哄都不一定清楚,別指望知道我們基佬的偏好了對吧。」那人恢復倒是很快,立刻又調侃了起來。

可偏偏吧,玩笑開錯了地方。王杰希想,別的直男說不準,但對喻文州來說,自己喜歡誰,心裡還會不明白嗎。

王杰希有點唏噓,低頭喝酒不語。

對方貌似想努力一下,不死心問:「那明天呢?會是比較好的時機嗎?我週末才走,不如把你電話給我……」

「抱歉,不方便。」

「連電話都不行?就是聊個天也……」

「好了。」喻文州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扯著那人的領子往後拉,否則他這朋友好像要撲到王杰希位置上了。喻文州無奈道,「王機長都說不方便了,別為難人家,你是喝醉了嗎?」

喻文州說完,又朝王杰希露出一個略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啊,這傢伙就是比較厚臉皮,你不方便的話就別理他了。」

「小州你好壞不要在人面前毀我形象,我這是把握機會主動出擊……」

喻文州回了句,兩人便鬥了下嘴。

王杰希沒仔細聽,他還在想著喻文州的這個抱歉,是可以有很多意思了。

是單純地替自己的朋友賠個不是呢,還是明知自己喜歡的是他本人,但還是若無其事地給朋友製造了機會,連自己習慣喝什麼酒、偏好的對象品味、什麼時候有空都交代了出去。

雖然明白喻文州並不喜歡自己,這些事也合情合理,但王杰希第一次感到心理扎實地痛了起來。

 

---

那天王杰希提早回去了,後來也沒再見到那位來出差的管制官,他又馬不停蹄飛了一次長途回來,這週也就結束了。他拉著行李箱穿梭航站樓大廳,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竟然是喻文州。

王杰希見著他心情是總歸好的,一下子接機大廳都明亮了不少,喻文州背著包看來剛下班,他道:「剛下席前從進程看到你的班機,想說可以在這遇到。」

喻文州是特地等自己的,王杰希心裡高興了兩秒就立刻被理性按了回去,他知道這人不會無緣無故這麼做,於是他點點頭,等對方接話。

果然喻文州開口了:「上次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

「我那個朋友人是不錯的,就是這方面比較……積極。」喻文州斟酌了一下形容詞,繼續道,「他就是挺欣賞你的,後來消極了好幾天呢。其實他今天回去前本來還要約你,想等你這落地一起喝個咖啡再走,但運氣不好,你延遲了一下,沒能如願。」

「何先生人確實不錯。」王杰希沒什麼顧慮地開口,「如果只喝咖啡還是可以的。」

「是嗎,他以為你態度很堅決呢。」喻文州眨了眨眼,說完從口袋摸出一張名片遞過去,「小何走之前想讓我轉交他的電話給你,怎麼說,一切看你的方便跟考量,不需要有壓力,想改變心意隨時可以聯絡他。」

王杰希見著喻文州手中的紙片,頓了一下才伸手去接。

他惦著這張名片不語,喻文州那頭完成了交代事項,也沒什麼特別的表態,只把手插回風衣口袋裡往外看去,喃喃說了句好像要下雪了,真冷啊這般一派從容的模樣,就跟平常無異。

王杰希湧上了一些難以言喻的負面情緒,不僅不開心還讓他很難受。

王杰希沒能忍著,緩緩開口了,「你的朋友很優秀,我不想讓他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所以拒絕他了,我之後也不會聯繫他的。」

喻文州回頭,王杰希還是把名片收進自己的口袋裡了,他淡淡地看著喻文州:「……我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你應該知道的吧。」

喻文州本來的表情是帶著點慣常笑意的,可他的嘴角僵了一下,看著自己說不上話來。

這個表情王杰希看過類似的,例如上次約他看電影、上上次帶著滿箱國外的甜食送他……王杰希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乾,出口的聲音也是,「一直沒問過你,我這樣會讓你覺得困擾嗎?」

喻文州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了,取而代之是一些沒能掩蓋住的忡然不遑,且欲言又止,或是單純地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些細微的狼狽顯現在喻文州臉上時,王杰希竟然有些不忍,但他還是慢慢地把話說完。

「因為就算你不做這些,我也不會誤會你對我的意思的。」

他倆就站在人來人往的航站大廳足足沉默了十秒。

喻文州嘴巴張開又閉上,來回兩次後他總算上前一步有所表示了,猶豫地開口:「我……」

王杰希說完後心裡其實亂得不行,突然就被一雙輕盈的手撲上肩膀,蘇沐橙的笑聲跟她身上清甜的香水一併飄了過來:「杰希大大,嚇到你了嗎?」

「他真的嚇到了,眼睛都變一樣大了哈哈哈,唉你們在這幹嘛呢?話說外面要下雪了乾脆我們去吃火鍋吧?」招牌情侶自然是一塊的,黃少天上前搭著喻文州肩膀嘴上不停,「吃哪家好?喻文州口袋名單拿出來拿出來,這不就是吃貨唯一個用處了。」

喻文州顯然也有點措手不及,他們在招牌情侶的手下對看了幾秒,喻文州率先回神,有些乾巴巴地道:「呃……我不知道。」

「你還有不知道的時候你沒事吧,幹嘛了你們是……」黃少天正想捶他一拳,但腦袋貌似搭對了線,感受到了什麼微妙氣氛,立刻不再追問,很是機敏地接了話,「我知道有一家石頭火鍋的海鮮不錯,就吃那家吧,哇明天看來要積雪,還好我明天不飛……」

「杰希去嗎?」蘇沐橙就沒黃少天那種意識,笑盈盈地看著王杰希。

那頭喻文州已經被黃少天拉走了,王杰希苦笑了下,低低道:「我就不去了。」

喻文州是聽到的,他側過臉似乎想回頭看一下自己,但最後還是沒那麼做就離開了。


TBC

2018/8/19修改

(十三)

我:喻搶爆米花的行徑會不會太讓人詬病啊(擔憂)

眼飯:不過就是個爆米花!

我:小周不服!小周委屈!Q_Q

眼飯:你該擔憂的是斷在這邊人幹事

我:喔

 
评论(128)
热度(688)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