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黃喻王友情]甲蟲先生-1

之前那個幼稚園小鬼頭腦洞,梗是大家集思廣益的XD

沒有CP,三人都是直男(至少黃跟喻都是,老王我不確定???)

不要在意細節,孩子可愛就好

感謝葉修老師友情出鏡


---

甲蟲先生


王杰希跟喻文州常常自稱是跳級生,總把剛認識的人唬得一愣一愣。

但黃少天作為一個知道內情的人,心中有一百萬句鄙視。

但喻王這兩個從小臉皮厚得刊比長城的損友竟然一點也不害臊甚至理所當然地說:「幼稚園的跳也是跳,我們沒說謊啊。」

黃少天比中指。

 

說起這三個人的孽緣,得從五歲的說起。

那時候他們都還是會尿床的小屁孩,剛好在同一間幼稚園,而喻文州跟王杰希呢,大概腦子發育得比較快,中班大班課程都學會了,整天鄙視其他小鬼頭也不是辦法,於是就特別開了一班『特優班』讓葉修這個吃閒飯的看照看照,自成一班。

 

黃少天是轉學進來,算數寫字也都熟練,於是就加入這個只有兩個人的特優班了。

五歲的黃少天滿懷期待要跟小朋友們打鬧一片,沒想到就遇到這輩子兩個最大的孽緣。

 

 

---

 

要說雖然早熟吧到底也是幼稚園,該放風的該玩得也得玩,葉修倒覺得這仨小鬼除了黃少天有點吵,其餘兩隻都很省心。

除了王杰希,他每天都有一百個問題問葉修,就算葉修回答了九十九個,他還是毫不滿足。

「我的小王祖宗啊,你當我是O度嗎?」葉修哀嚎。

「O度不一定對的。」小王杰希很是嚴肅。

「………………好吧你還有什麼問題就問吧。」葉老師躺平任艹生無可戀,「來吧,問我『我是從哪裡來的?』,我已經準備好了。」

小王歪頭一臉嫌棄:「我已經知道了,哼。」

葉修皺眉,這小孩的健康教育也太早了,於是挑眉:「那你說說你是從哪來的?」

「我爸比媽咪從酷比寶貝公司下的訂單,十個月後就收到了包裹,就是我。」小王杰希洋洋得意。

「喔,你好厲害。」葉修棒讀。

 

---

 

喻文州是個好孩子,葉修很欣慰。

他不知道這孩子是腦袋發育太快,明明國字都會寫好幾個了,四肢發展沒跟上似的,動作慢吞吞的還有點遲鈍,走路吃飯甚至穿衣服都比其他人慢,整天除了看故事書就是畫畫,難得出去放風也是坐在地上仰望天空發呆。

但比起王杰希的人小鬼大黃少天的吵鬧,喻文州總是請謝謝不客氣一個不落,相當有禮貌,葉修還是很喜歡他的。

直到有一次葉修趁著午休溜出去抽菸回來,看到喻文州抱著他的小畫本跑來找葉修。

 

「我有圖要送給葉修。」

「哇,老師好開心啊。」葉修試圖不要那麼棒讀。

喻文州翻開第一頁,葉修皺眉,然後試圖猜了一下:「呃……拳擊手套?」

「這是葉修以前的肺。」喻文州道。

「…………」

然後小孩又翻了下一頁,是一個咖啡色的肺,他道:「這是葉修十年後的肺。」

「…………………」

下一頁是全黑的,看上去把黑色的蠟筆塗光似的用力:「這是葉修很久很久以後的肺。」

「呃……」

最後一頁是空白的,喻文州抬頭微笑:「沒有肺了。」

葉修毛骨悚然,喻文州把那幾張連環畫私下來恭敬地呈給葉修,捧著本子慢慢走了。

葉修老師一個下午沒緩過來,直到傍晚看電視時有個公益廣告勸導大家不要吸煙,還把吸煙後的各種駭人器官放上來,並且在最後宣導語上寫:愛他,就告訴他抽煙的危險!

雖然吧這種傻呼呼又沒科學根據的宣導片對葉修這種骨灰級煙槍來說是一點殺傷性都沒有的,可他琢磨了一下,還是決定至少在午休時間不抽了,忍到下班後再說吧。

 

於是葉修帶著煙味上班的次數少了,那年教師節,喻文州用紅色色紙折了一個醜不垃圾的肺送給他還用一種很替葉修自豪的眼神拍拍他的手,葉修只能微笑接下。

 

---

 

 

關於第一次哭

 

這三個蘿蔔頭都事實打實的小惡魔,別說哭了,沒去弄哭其他小孩就很不錯了。

但實際上孩子還是孩子,葉修記憶裡王杰希唯一一次哭,是這樣的。

那年生日禮物拿到了個放大鏡,小王杰希不但沒有失望反而歡天喜地天天帶著放大鏡到處看,例如葉修的鼻毛、黃少天的蛀牙、喻文州找到的腐爛蘋果,而小王杰希熱愛自然熱愛小動物小植物,又逢夏時,整天放風就在附近公園觀察昆蟲。

結果有一天,太陽毒辣,小王杰希也不急躁,滿頭汗水地蹲在地上觀察螞蟻窩,結果不小心放大鏡聚了焦把螞蟻燒死了。

葉修正在樹下長椅納涼,遠遠聽到王杰希的哭聲,以為出大事了立刻衝過去把正在哭孩子抱起來滿頭霧水地安慰,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然後給同樣被哭聲吸引過來的喻黃二人使眼色,黃少天第一次看王杰希哭,連嘲笑都忘記,呆呆地乾瞪著,喻文州左看右看慢慢彎腰把放大鏡撿起來,戳戳王杰希的腿,說:「你的寶貝掉了。」

王杰希踹開他,說:「不要放大鏡了,放大鏡是壞人,討厭他。」

師生三人面面相覷,最後葉修把放大鏡藏起來,還給王媽媽了。

兩大人都啼笑皆非,葉修說,您兒子心性真好,王母笑開了花。

 

 

喻文州哭呢,可以說是黃少天跟王杰希的鍋了。

有一次他們菁英小班三人組(葉修:是闖禍小班三人組吧),趁葉修午睡跑去滾泥巴,說是王杰希提議比賽三個人誰能最快把身上每一吋地方都蹭上泥巴看不出本來的顏色就贏了。

於是葉修醒來獲得了三個還真全身上下都滾成黑人的小蘿蔔頭,他老人家罵也不是笑也不是,問誰贏了。

黃少天很得意地比了比自己,王杰希不屑地說因為黃少天剛剛栽裡面吃了一口土,所以他贏了,心有不甘。

葉修從倉庫摸出塑膠小泳池,在三個泥巴人的嘲諷圍觀鼓勵之下總算把氣打好了,接上水管先把孩子們沖乾淨,讓他們自己把衣服洗一洗晾起來就當懲罰了。

於是三個光屁股的小鬼便開始第二輪搗亂,喻文州倒是喜歡玩水,也是唯一一個記得要洗衣服的人,把三人份的髒衣褲丟進小泳池裡時,黃少天跟王杰希已經玩起了『誰彈到誰的雞雞誰就贏』的遊戲,喻文州喊了兩聲沒人理,王杰希已經追著黃少天圍繞泳池跑第三圈了。

小喻文州沒辦法就挨在池邊伸手進池子洗衣服,池子挺大也挺高,他也洗不出個所以然,結果外邊兩個彈雞雞的玩瘋了,一陣追趕尖叫之下不小心撞到喻文州,直接把人撞翻進池子裡沒人發現。

喻文州那是腦袋往下整個人栽了進去,還沒吱聲,葉修轉頭發現怎麼少一個蘿蔔,這才發現喻文州落水了,他衝上去從池子跟一堆濕衣服中把喻文州拎起來,小孩全身都是水跟泡沫頭頂上還掛著不知道誰的小內褲,八眨八眨眼睛鼻涕兩條被葉修舉著一聲沒吭,葉修想這孩子難道骨骼清奇水性極佳都滅頂了這都不哭?

過了幾秒,嚇到沒發出聲的喻文州這才緩過來,扯開嗓子大哭特哭。

黃少天跟王杰希發現他們幹得好事,光著屁股一臉心虛跑過來關心,葉修一邊安慰小喻文州一邊給他們兩個狠瞪,王杰希不動聲色踹了一把黃少天說他的錯,黃少天給了王杰希一拐子說都是你!然後兩個人洗完了所有的衣服。

然後喻文州就學會游泳了。(?)

 

 

黃少天哭,這個事就比較大了,又是跟王杰希有關。

有一次王杰希蹲在地上看甲蟲,喻文州在鞦韆上發呆,黃少天追蝴蝶,本來是個寧靜的午後,結果黃少天追著追著鞋子掉了人也翻了不小心撞到王杰希,王杰希往前一摔啪唧一聲,把甲蟲壓死了。

這次王杰希沒哭,而是把黃少天按在地上一頓猛揍,比哭還可怕。

喻文州看到那頭狀況不對,急急忙忙從鞦韆上下來結果腿太短還倒栽蔥,過去把兩人分開時,黃王二人已經臉上掛彩打紅了眼,王杰希從黃少天身上起來,說我跟你絕交了,黃少天被揍得很慘又氣又怒又心虛,吼回去說我才不跟你好了!

王杰希不理他,捧著甲蟲屍體走了。

黃少天坐在地上鼓著臉,喻文州等了一下,問他要不要起來,黃少天一陣鼻酸眼淚說掉就掉,邊哭邊說王杰希那個大小眼最討厭了。

 

黃王冷戰了兩天不說話,葉修覺得特別清靜,喻文州很是譴責。

和好是怎麼回事呢,王杰希給甲蟲建了個墳,就在公園邊上的大榕樹下,每天過去祭拜,有一天他放學過來,發現本來的小土堆上那個用樹枝做的十字架貼了一張圖畫紙,上頭用蠟筆畫了一個甲蟲的圖案,王杰希認得這是喻文州畫的,而圖底下那個歪七扭八的國字寫著『甲蟲先生之木(錯字)』就毫無疑問出自黃少天的筆跡了。

 

隔天放學,王杰希默默過來找黃少天,說:「我要去看甲蟲先生,要不要一起。」

黃少天愣著,喻文州在後面頂了他一下,黃少天才喔喔好啊地點頭。

三個小蘿蔔夕陽西下,蹲在樹下給甲蟲哀悼,黃少天把點心的半根香蕉擺上去,說:「葉修告訴我甲蟲喜歡吃香蕉。」

王杰希說:「對啊,希望他在天國有很多香蕉吃。」


喻文州感覺自己做出了貢獻。

 

TBC(還有續嗎這東西!

 

 

 

 

 


 
评论(32)
热度(373)
  1. 耳东水流花開 转载了此文字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