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十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十五)

(十六)


---

(十七)

 

「你能不能別那麼樂呵?」

方士謙一說,王杰希便從照後鏡確認自己的臉,鏡子裡那雙大小眼波瀾不驚,下面的嘴唇楞是動都沒動抿成一條直線,王機長皺眉,感覺有點冤:「我又沒表情。」

「但你心裡已經樂上天粉紅色的小花都飄來我這兒了。」

「你還可以感受到那個?」

「你敢說你沒有樂呵沒有飄花沒有上天?」

「我有。」王杰希一秒回答,眼色不帶變地打了方向燈。

方士謙翻了個白眼靠回副駕駛座上,過了一分鐘王杰希又忍不住,開口道:「那是因為喻文州他──」

「STOP,我已經聽一百次了。」方士謙冷酷打斷他,「知道白月光留著那件破外套整整三年多可以了吧夠你樂的。要我來說還有點噁心,他要用來下蠱嗎?」

王杰希本來想說我這才講第二次,怎麼就直接成三位數了?但他心情好,不跟這人計較,此刻繼續盯著前方開車,眼角平靜但怎麼看怎麼有雀躍的餘光,方士謙嘖嘖兩聲,又道:「你真確定那是你的外套?說不定是黃少天的,他們是死黨,家裡有一兩件對方落下的衣服也是正常的。」

「你打擊我也是沒用的。」王杰希不為所動謎之自信,「就是我的。」

「怎麼證明?你上去聞了啊?」

「我跟外套的心電感應。」王杰希認真。

「…………」方士謙儼然想殺人。

「你先挑起的話題。」王杰希聳肩。

「你先飄的花。」

「我控制不住自己。」

方士謙露出一個噁心想吐的表情。

王杰希心情本來就好現在提起這個更樂了,他又一副曉以大義地道:「仔細想想,那件外套還挺幸運的,可以在喻文州房間待三年,那麼好的待遇,我必須加緊腳步跟上革命的步伐。」

「你再犯病我就要下車了啊王杰希。」方士謙很是嫌棄,瞥嘴道,「這就春風得意馬蹄輕了,你在這兒窮開心,那頭喻文州知道外套是你的了嗎?不知道啊!是誰慫得當場開溜?你是笨蛋嗎你簡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你幹嘛不講?」

「……我……」這切中要害的吐槽,王杰希氣勢總算消了一些,有些莫可奈何,「當時訊息量太大處理不過來,只能先逃了,哪能想那麼多。」

「就是慫,別找藉口。」

「如果我當場說外套是我的,他應該會非常尷尬,太為難他了。」王杰希一邊打著方向盤同時有條有理的開口,「他既然都留著那麼久保存得也很好,代表很重視它,還掛在一眼能看見的地方,結合一下當年的狀況,我大概無心插柳了,雖然他估計不知道是我的。可與此同時,他現在清楚我的心思,又知道了外套的事,一結合起來不就細思極恐了?會以為我老早就暗戀他,挺寒人的,說不定會嚇到。」

「但你確實那時候就暗中觀察他了。」

「……是沒錯。」王杰希不無小補地申辯,「但這跟那個真沒關係。」

「你對天發誓就算那時候你跟他只是路人你也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日行一善不留名?」

王杰希眉心揪了揪,不吭聲了。

方士謙翹起下巴,又不想跳過這個話題:「所以你確定他真的不知道?」

「如果他三年前就知道外套是誰的……合理推測他那時候完全不知道我,但他在機場工作,甚至可以託黃少天找人,鑑於當時一點動靜都沒有,代表他沒找。可能的原因有二,第一他懶得找,那這樣的話外套估計也是隨手壓箱底或丟了;但既然他好好收著,代表他有自己的打算,也比較接近我剛剛的推測──」

王杰希似乎已經自個想過了,現在侃侃而談一點也不耽誤開車:「我們第一次在酒吧『正式』認識時,他態度很平常,也不知道我喜歡他,沒必要瞞著。所以吧,他就是不知道外套是誰的。」

「那說不定現在你知道了他也知道呢了?」方士謙懶洋洋道。

「……如果我不說他怎麼會知道?」王杰希反問。

「說不定是你外套心電感應告訴他的,比起你,你的外套跟他熟得很呢。」方士謙咧嘴。

「…………」

「你自己先提的。」方士謙回敬他。

王杰希白他一眼,高速公路上堵的車總算移動了,他一邊慢慢蹭著油門,心裡琢磨了一下試著分析道:「如果他真的知道,用你們直男的思維,應該會……很想解釋吧?並且立刻把衣服還我,不想造成任何誤會?如果按照他是個直男,對我也沒特別的意思,肯定會很擔心被誤解或是讓我自作多情?」

「確實,這種狀況咱們直男會很想澄清,說,不是不我沒有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外套,快拿回去吧,諸如此類的一個勁撇清關係。」

「那……」王杰希轉了一圈眼睛,突然揚起眉梢,「如果他知道,又沒立刻澄清,不就代表我還挺有機會的?」

方士謙還沒跟上王杰希的結論,那人突然打了方向燈路邊停車了,方士謙莫名其妙:「你幹嘛?車壞了?」

「我必須停車開心一下,太危險了。」王杰希特別淡定正經地拉起手煞。

「…………………………」方士謙鐵著臉色,「我想下車,我還要留著胃口吃你姥姥的餃子,這樣下去我都要吐了。」

剩下的路程方士謙搶過了開車權,讓王杰希安穩地坐在副駕駛座上開心。 

---

 

除夕夜,方士謙家人出國度假了,今天跟王杰希一起落地,就乾脆去王機長家蹭年夜飯。他倆都B市人,也不是第一次拜訪了,路上小堵了一段到家時剛好趕上餃子下鍋,方大座艙長立刻換上甜美微笑挨個跟王杰希的姥姥媽媽阿姨姑姑們打招呼,本來就善於交際還特別討長輩喜歡的方士謙,來拜年的禮數自然不會少,各種舶來品小禮物小點心一個不落,把王杰希整家姐姐妹妹婆婆媽媽哄得笑開了花。

王杰希他母上收下了方士謙送的不知道哪個國家市集掏來的胸針,又被誇了新做的頭髮(王杰希這個基佬外加親兒子都完全沒發現)特別窩心特別感嘆,忍不住就唸道:「要是杰希以後帶回家的男人能有士謙這樣討人喜歡就好了,可惜就是一個都沒有過,唉……」

正在廚房偷吃餃子的王杰希猝不及防被點名,讓肉餡燙著了嘴忙著哈氣搧風,還是姥姥看不過去說他都要三十五歲了還跟五歲一樣,給人遞了杯涼茶。

那頭方士謙摟著他媽媽笑得可壞了,王杰希捧著大盤餃子出來沒好氣道:「要是我能帶回來的話,可比這傢伙討喜多了。」

「還真有人能帶啊,我以為影都沒一個呢?」王母詫異。

「影是有的,但就真只是個影兒~」方士謙嗤鼻,「倒是能帶回來再說吧。」

飯菜上桌,王杰希雖然是獨子,但家族大親戚多,堂弟妹伯伯阿姨都成堆的,簡直一刻不能閒地打招呼寒暄關心近況,飯桌上難得見面一次的姥姥特地夾了兩個王杰希喜歡的白菜羊肉餃子給他,讓他多吃點。王杰希笑道,說雖然每天全世界跑,但最惦記的就是這味道。

年夜飯吃得那麼忙,方士謙都有些接應不暇了,只能說愛情力量大,王杰希竟然還能抽空拍一張餃子的照片,飯後發了壓歲錢正式拜了年,小孩子在外院玩煙花、大人們喝酒打牌看春晚、年輕人說是要出門散步,王杰希以剛飛回來有點累為由婉拒了麻將邀約,就帶方士謙脫隊回房休息。

王杰希老家是郊區老獨棟,他很早就搬出去,小時候的房間倒是還在,雖然平常給母上當倉庫堆,但提前打招呼要回來過年,還是整理過的,甚至也幫方士謙準備了厚地鋪。

王杰希一進來就往床上趴,低頭把剛剛那張拍得特別美味的餃子圖傳給喻文州,配上表情(鄉親喜極而泣.jpg)

「老實說,你是不是真恨不得今天跟你回老家的是喻文州不是我啊?」方士謙窩在飄窗上也當低頭族,天外飛來一筆地道。

王杰希頭都沒抬,理所當然地道:「當然。」

「……你以前都會哄哄我的。」方士謙棒讀。

「我年夜飯都要吐出來了。」王杰希才開口,對方就回覆了,傳了一張手機螢幕截圖,是喻文州跟黃少天的聊天記錄,黃大機長前腳也傳了年夜飯圖,是一大碗悶豬手的特寫,外加各種文辭華麗的讚美,文字框特別長。

不約而同被兩個人報復社會且正在值班的喻文州又發了一句:『你們開飛機的都不是好東西(一條魚失去了夢想.jpg)』

王杰希垂眼笑了,打字飛快:『你晚餐吃什麼?』

喻文州直接傳了照片過來,畫面裡擠著便利商店關東煮黑輪、魚豆腐、章魚丸子、便利商店肉鬆味御飯糰、便利商店熱狗、便利商店咖啡外加一顆紅蛋。

下一條是慘澹的說明:『我的年夜飯是便利商店大放送(哭著也要微笑.gif),紅蛋還是同事施捨的。』

『心疼您,今天機場忙嗎?』

『現在還好了,傍晚特別忙,好想吃餃子,什麼餡的?』

『有羊肉白菜、茴香豬肉、韭菜雞蛋,蝦仁玉米被孩子們搶光了我沒吃到,還有酸白菜火鍋什麼的,不是只有餃子(撐肚皮.jpg)』

『我決定下樓去機場唯一一家還開著的餐廳,也就是便利商店買速凍餃子了(冷漠.jpg)』

然後喻文州就沒了聲,還真是說走就走買餃子去了,王杰希心裡忍不住笑,一抬頭方士謙正在瞇眼盯著自己,並且客觀評價:「你現在就像是逼不得已跟男朋友分開回家過年的初戀少女,這德行簡直跟我二姊當年一樣。」

「你是不是要說,我更悽慘,因為他還不是我男朋友呢。」王杰希相當有自知之明地補完了吐槽。

「知道就好。」方士謙翻起了王杰希小時候的漫畫書,過一會語氣突然有些感嘆,「要我有他那種經歷,估計沒辦法大過年的還待在機場了。」

雖然喻文州臨時缺勤的官方說法是『身體不適』(也不算說謊),但作為共乘班機的乘務長,塔台那邊倒是私下跟方士謙打了聲招呼,方士謙知道後心裡不止一點感想,又不好開太大的玩笑,只能憋出這麼一句:你這還真是……真是飛鳥愛上魚啊。

王杰希支著腦袋,想了很久也沒接話,方士謙只好又說問:「你怎麼想的?」

「我?這是他的私事,我怎麼想也沒用吧。」王杰希苦笑,「但要用個人的立場,那是不管他做什麼決定,我基本都挺支持的,也很想支持。」

「那他怎麼想?」

王杰希似乎回憶起了喻文州跟自己吐露時的情景,有些恍然:「他還在嘗試也不想放棄,我猜。」

「那挺好,你現在除了性別,優勢倒是很多嘛,正巧你別的不會就會開飛機。」方士謙打趣。

王杰希笑:「那是。」

「話說你倆攤牌後就這麼模模糊糊地處著,他也沒發卡也沒給你什麼答案,難道不是因為你好像沒有正式告白過?」方士謙隨口一提,「有嗎?我有漏什麼連載嗎?」

王杰希給他一說也愣了,盤腿坐在床上思索了會,乾巴巴地道:「仔細想想,真沒有。」

方士謙托腮,哼道:「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這點步驟無所謂,反正講了也不過收卡一張,倒不如省去算了。」

王杰希無語,手機一震是喻文州回覆了。

『便利商店的餃子賣完了(魚魚生無可戀.jpg)』

趁著他們的話題,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發來的訊息,差一點就直接打上:『我喜歡你,想帶你回家吃餃子。』這種沒頭沒尾會嚇死人的話。

於是王杰希去頭去尾加加減減,把句子變成了:『下次帶你去吃餃子(老司機飆車.jpg)。』

喻文州傳了一個OK手勢,就說要回去繼續值班了,末了加上一句新年快樂。

 

---

 

新年假期很快結束,喻文州的生日就到了,還是QQ提醒的,王杰希發現時,距離二月十號只剩一週。

他跟喻文州交換班表這事竟然還持續了好幾輪,在這中間他們也經歷了不少關係上的變動,唯有這件事倒是雷打不動地進行著。王杰希翻開班表一看,那天兩個人都上班,他是紅眼班機回來,而喻文州竟然還值夜班。

約吃飯是不可能的,而且生日這種特別節日,按常識,喻文州不會讓自己單獨幫他慶生的。不用他說,王杰希自個都覺得有點過界,想來想去只能送禮物了。

王杰希對挑禮物真不是特別擅長,這方面的遲鈍常被圈內人嘲笑審美沒跟上性向,明明彎得打圈,可品味還真有股直男癌般的簡單粗暴。

可王杰希至少是個捨得花錢的粗暴,要送女性的,他就按照對方年紀選牌子讓櫃姊推薦最好的,自己只管刷卡。送男人的吧,對方是基佬那容易,基佬喜歡什麼他大體還是知道不知道也聽得多了;要是送直男,按分親疏遠近的關係,送不同等級的洋煙洋酒,雖然很沒新意,但總之不會出錯。

可喻文州吧,按王杰希的送禮公式,是自己正追求著的直男(勉強算是戒煙中),理論上就是送高級的酒了?

不行,太俗氣了,王杰希光想就覺得掉價,決定另覓他路。

以喻文州的性格加上他們目前的關係,要是送太貴重的可能會被當場婉拒,但又要表現出自己對他的重視,讓人知道這禮物是挑選過的,那得從喻文州的喜好跟興趣下手。

就王杰希所知,喻文州這人沒什麼特別花錢的愛好,愛吃吧算一個,但要真吃生日餐至少得喊上黃少天他們避嫌,那不就跟平常約飯一樣了。

至於其他的,大概因為喻文州心裡藏著小時候的事,過去也不太提私事,平時休假也沒什麼特別的嗜好(也可能自己不知道),真是挺難辦。

黃少天在GAL休息室看到王杰希一個人端坐咖啡桌上表情凝重的彷彿要凝固成石膏像了,他走過去在人大小眼前晃晃手道:「老王你怎麼了?才剛過完年就臉這麼黑?年終少了還是回家被催婚話說你們基佬也會被催嗎?」

王杰希看過去,彷彿屏蔽了這人所有的問題,直接道:「喻文州生日你打算送他什麼?」

「哈?」黃少天愣愣道,「我跟他老早不是那種生日還要互送禮物的關係了好吧,能在時差狀態下記得傳個訊息就很了不起了。」

王杰希不慌不忙:「我跟他顯然還不是這種消極的關係,得進攻。你給建議。」

「……你可別買洋煙送他別的什麼都好。」黃少天瞇眼,「我知道你這人送禮物特別無趣簡直愧對基佬比我都還不如。」

「歡迎黃機長賜教。」王杰希道。

黃少天一問三不知:「我還真不知道。」

「你跟他那麼熟了自己伴郎喜歡什麼都不知道?」王杰希露出一個你們直男友情真淡薄的表情。

「不……他物質上又不缺什麼,要真缺什麼自己還買不起?」黃少天道,又嘆口氣,「那傢伙對這方面還真沒啥追求,看他宿舍就知道,裡頭擺設還跟當年念大學時差不多呢,特別節能減碳。」

「這倒是。」王杰希也回憶了一下。

黃少天嘿笑道:「那就還不如請他吃一頓就夠開心啦?」

「不是跟平常一樣?」王杰希搖頭,「要去太高級的餐廳,就我們倆,他肯定不會同意的。」

黃少天乾笑:「難講喔。」

王杰希嗤鼻:「你是說他為了吃能放棄原則?」

黃少天其實心裡想的是『要擱之前鐵定不行現在的話就不好說了』,可他說好了不攪和這事也不是隨便講講,硬是憋了回去,讓王杰希繼續煩惱了:「嘛,心意,心意最重要,你寫張文情並茂的卡片我感覺也挺好的。」

「都要結婚的人給的建議是寫卡片,這年頭世道堪憂。」王杰希吐槽。

「切,我這不是幫你出主意嗎!這樣下去是會有報應的!」黃少天嚷著,突然頓了一下,道,「你悠著點啊沒準就被發卡了。」

「要你何用,跪安吧。」王杰希糟心地翻白眼。

 

---

生日還沒到,王杰希就先帶喻文州去吃餃子了。既然是說好的事喻文州一向爽快,是不是單獨有沒有其他人在都不介意,一下班就赴約了。

吃餃子的地方也就是個不起眼小店,餃子餡按當季的食材包,那天剛好是白菜牛肉跟韭黃蝦仁,除了餃子還有醬牛肉,他們能點的都點了。

王杰希吃了兩個餃子後,手停了下來,還是開口:「後天……是你生日吧。」

喻文州抬頭,嘴裡食物沒吞下去,只能先點頭。

「生日快樂。」王杰希道,「我那天紅眼班從京都回來,大概沒機會說了。」

「沒事,謝謝你。」喻文州吹了一口餃子,似乎在琢磨什麼,王杰希等著他,果然那人放下筷子,有些試探地道,「雖然這樣問有點奇怪……不過,你打算送什麼禮物嗎?」

王杰希沒想到喻文州這麼不迂迴,也放下餐具問:「你的意思是讓我別費心嗎?」

喻文州語氣平常地道:「可以這樣說吧。」

說完他撿起筷子繼續吃飯了,直到吃完都沒再提起這個話題,王杰希想了一頓飯的時間,果然沒辦法就這樣不了了之。待盤子通通見底,他便開口了。

「不會送什麼為難的東西給你。」王杰希稍微傾身,試探地盯著喻文州的眼睛,對方還沒答話,他立刻又補了句,「就讓我送吧。」

喻文州本來張口要說什麼又抿了起來,最後才苦笑了下算是接受了。他道:「別要是洋煙洋酒啊。」

「那必須不能夠。」王杰希膝蓋疼,但展露一臉『你也太低估我的品味』的表情。

 

---

 

喻文州對生日沒什麼追求,現在可以說是老早過了那種年紀,但小時候也因為家中巨變緣故,對這種闔家慶祝的節日有些心態上的微妙。當然成年後,應酬性的生日蛋糕在求學跟職場時總是吃過的,有一次還是去黃少天家伯母招待他,有女朋友時候自然是讓對方幫自己慶祝,除了少年時期少了些色彩,跟一般人也差不了多少吧。

開始上班後,總的來說,並不會特地做什麼。今年生日剛好有排班,平常這狀況許多同事會去協調換班,但喻文州從來都是那個重大節慶時自願留下來頂班的人。

不是濫好人,只是大部分人通常有家庭要聚有雙親要顧,而自己還真沒有。家的概念老早就不存在什麼人為上的考量,就是一個休息睡覺的地方,所以他也沒什麼顧慮沒什麼好犧牲的,自然樂意給同事行個方便。

二月十號當天,喻文州休息時收到黃少天微信打來的電話,他笑著接起,不等對方開口就道:「皇上日理萬機竟然還為了在下算時差,微臣真是誠惶誠恐啊。」

「那是,朕運籌帷幄於大洋彼端自然也不忘犒賞開國功臣,用紅包打了五百塊過去,讓喻愛卿吃頓好的,夠意思吧。」

「皇上英名,就喜歡這種簡單粗暴的賞賜了。」喻文州笑。

「塔台有人給你買蛋糕嗎?」

「還真有,他們估計想給我個驚喜。」

「等等,說好是驚喜又被你發現了?」

「我不巧在回收箱發現蛋糕店的DM,九點時候瀚文打卡紀錄離開了五分鐘,我猜是蛋糕送到樓下他去領了吧。剛鄭軒回來帶著煙味且眼神有點心虛,估計蛋糕放在魏琛辦公室的冰箱裡,等午夜前那次交班休息才拿出來吧。」喻文州帶著笑意,問道,「我是不是要假裝被嚇到又驚又喜才對得起他們這樣大費周章的準備?」

黃少天冷笑,表示憐憫:「……你這人真一點意思都沒有,你還是別裝了,就讓他們知道給你驚喜是做白工以後別費勁了。」

「哪裡,我還是很高興的。」

「是是,蛋糕多吃一點,我先掛了,生日快樂啊。」

「謝啦。」

蛋糕捧出來的時候,喻文州雖然沒有眾所期待中的驚訝反應,但還是很給面子地微笑拍手一個個道謝,上班時間的慶生也就是以壽星為名義開個小差大伙開心一下,休息時間也不長,唱了歌送了禮物,大家抓緊時間把蛋糕分了後,各自歸崗繼續上班。

凌晨四點喻文州剛好接了王杰希那班進近,今天天氣好能見度佳,除了提供必要的資訊外非常公式化地轉交出去了。其實機場不忙的時候,飛行員跟管制官還可以閒聊幾句無所謂的,王杰希切斷通話前似乎猶豫了一下,喻文州猜他大概想直接透過頻道祝自己生日快樂,但最後還是忍住了吧。

王杰希看上去這麼穩重內斂一個人,其實心裡在想什麼倒是挺容易懂的,喻文州允許他降落後切斷線路,搖頭笑了一下。

接回王杰希他又忙了一會才到交班時間,在席位前是不能帶任何影響注意力的私人物品的,到休息室摸出手機一看,王杰希剛剛給他傳了訊息,內容簡單扼要:『下塔。』

喻文州愣,才意識到對方的意思,頭也不回道:「我下去一趟馬上回來。」

「這時間?去哪啊?」鄭軒正伸懶腰,可對方沒回答人就消失在走廊上了。

喻文州身為管制官,可以說是用分鐘掐著機場實時天氣狀況的,現在最高也就零度風還挺大,人王機長訊息是二十分鐘前的,沒有ID卡連塔台大門都進不了來只能在門口吹冷風,換做誰這樣幹喻文州都挺過意不去的。

他匆匆忙忙跑出去,果然王杰希站在門口,雖然人全副武裝大衣手套圍巾一個不落,但還是抱著手臂縮著身體窩在牆邊,見自己出現才張開眉眼看過來。

門口夜燈是自動的感應的,喻文州刷卡開門,銀冷色燈光這才讓王杰希整個人從黑暗中顯現了出來,那人倒是神色自若,就是鼻子有點紅。雖然不合規矩,但喻文州直接伸手把人拉進來,王杰希沒料到,行李箱沒帶上只來得及搆腳邊的紙袋了。

王杰希大衣袖子特別冰冷還有點濕涼,所以門一關喻文州劈頭就道:「你怎麼不早說要來,我可以吩咐人替你開門。」

王杰希耳朵也紅了,這次是真凍紅的,他也不囉唆,無視了喻文州的嘮叨,直接把手上的大紙袋遞給喻文州。「我在日本買的,想說直接拿來,遲了一點,但生日快樂。」

喻文州想,這種狀況要是自己說『你可以改天再送何必特地這種時間過來呢?』這種話為免有些無情且多此一問,王杰希為什麼出現在這,他也是清楚的。

接下紙袋,雖然體積挺大但沒什麼重量,喻文州垂著眼沒說話,心裡還在猶豫要不要把話出來──不講吧,有點沒原則,可講了對方心裡估計會難受……

就在喻文州沉默的時候,王杰希倒是先開口了,似乎還看穿了他心裡的那一點躊躇,道:「我真不是特地來送禮物的,放心。」

喻文州抬眼,以為王杰希要緩和氣氛,或是找個台階下。可就見那人把手插回大衣口袋,本來垂著的眼睛看了過來,慢慢地道:「我就是想見你而已。」王杰希淡淡一笑,「這理由夠充分了吧。」

 

 

---

 

「哇,大冬天大半夜人肉送生日禮物,喻主任您老深藏不漏啊。」鄭軒本來歪靠在沙發上滑手機,聽見喻文州回來本就是隨便瞥一眼,就見著人手上的紙袋跟露出來的藍色蝴蝶結,他很詫異。

紙袋那麼大一個喻文州也沒法藏,聽見鄭軒的調侃他還是淡定收回置物櫃,一點要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鄭軒在他臉上打量了一圈,還真看不出什麼破綻,喻文州坐到沙發另一頭,也摸出手機開始刷。過了一會,鄭軒終究憋不住,開口道:「你知道監視器一調就能看到吧?」

這回喻文州面無表情地看了回來,口氣不鹹不淡:「是嗎?那去看吧。」

鄭軒裝模作樣抱著手臂瑟瑟發抖,說了句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可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他還是作死地問了最後一句:「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合理推測得是機場工作的同行吧?」

喻文州抬頭,嘆氣:「很好奇?」

「說實話還挺好奇的。」鄭軒坐正那身懶骨頭,打算洗耳恭聽。

喻文州笑了一下,低頭繼續看手機:「那就繼續好奇吧。」

「……………」

 

---

 

喻文州早晨下班回家洗過澡後,躺在床上回覆一下來自各方的祝賀訊息,不知道什麼時候直接睡了過去。再醒來已經日上三竿,他又趕著起來上中班,連早飯都是去塔台吃昨天剩的蛋糕。

有時候排班就是挺極限的,還碰上年初要交各種考評報告,好不容易忙完這兩天能休假了,他睡了快十個小時起來,摸起手機用黃少天送的五百元紅包胡亂買了堆外賣,這才慢悠悠起床,泡壺咖啡整理一下這兩天疏於處理的家務。

生日那天收到的卡片跟禮物還堆在茶几上,喻文州分門別類歸檔後,總算要打開王杰希送的也是最大箱的那個了。喻文州倒沒什麼壓力,畢竟王杰希都說不會送太誇張的,這點他挺信任那人,儘管算是給了它一點心理準備,但打開來後喻文州竟然有點哭笑不得。

他左看右看,拆開紙盒對著說明書讀了會,還是忍不住摸出手機,給王杰希傳了訊息。

『我是萬萬沒想到你會送Concorde塗裝模型給我?(笑哭.jpg)』

王杰希這會估計飛出去也落地了,訊息回得很即時:『(doge臉.jpg)』立刻又發了一條:『你現在在家嗎?』

『是啊。』

王杰希改成語音打了過來,不比打字聊天還有表情符號可以用,王機長的聲音帶了那麼點不確定的忐忑從海那邊傳來:「……你不喜歡嗎?」

「也不是……只是有點意外。」喻文州看著那一箱子原色零件模型,道,「當然沒有不喜歡。」

「但是?」王杰希試探。

「但問題是──」喻文州作嚴肅貌,「我不會塗裝啊杰希大大。」

王杰希愣了。

喻文州自嘲:「這輩子組過的玩具也就是麥當勞模型了,這太跳級打怪了,我剛三種語言說明書都看了,想起了被航機選修支配的恐懼。」

他口氣很明顯是開玩笑了,但王杰希那頭又頓了一會,還有點正經地道:「我本來也想直接買成品的,但是──」

「但是?」喻文州問。

「貴。」王杰希無奈。

喻文州無聲笑了。

「不是那種貴。」王杰希立刻道,「就是,不是我不捨得買──」
「我知道。」喻文州道。

「而且最有趣的部分難道不是塗裝過程嗎?我以為……呃──」王杰希貌似開始後悔了,嘆了口氣,最後還是坦白了,「其實我想了蠻久,真的不知道該送什麼恰當,所以……」

「嗯?」

「就送我自己喜歡的東西了。」王杰希這樣說,還似乎有理有據。

喻文州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電話那頭的人有點納悶,尷尬地開口:「要不,我拿回來組裝好了再給你吧?」

「我就知道是你自己喜歡的。」喻文州笑完了,搖搖頭道,「不要那麼麻煩,帶來帶去太不方便了。還沒裝好都那麼大一盒,成品你不得雙手捧著抱過來著?」

「畢竟是1/100的紀念款,細節非常完整,客艙還可以打開,很有意思的。」王杰希還是忍不住安利,喻文州一點也不意外這人熱衷於此。

「也不麻煩,我可以開車。」王杰希又道。

「你乾脆到府服務幫我造飛機吧。」喻文州打趣。

這下換王杰希意外了,那人確認著:「可以嗎?」

喻文州決定別想太多,道:「當然,後天我休假,剛看了班表,你好像也就這天不用飛。」

「……可是後天──」

「你有約了?」

王杰希立刻答:「當然沒有。」

喻文州當下覺得這人反應有些奇怪,但還是接著道:「你來之前傳個訊息就可以了。」

王杰希電話那頭默默地嗯了聲,才慢慢道:「那就後天見。」

「好。」

喻文州放下手機把說明書丟回去,又去倒了一杯咖啡他的外賣也剛好送到,點了番茄魚、青椒肉絲又加了幾串燒烤跟一碗冰豆花,邊吃邊刷微博跟朋友圈,看到各個營銷號的轉發,這才意識到──唉啊,後天是情人節啊。


TBC

2018/8/29修改

下章


感覺流浪前還可以更一發

看了眼空蕩蕩的行李箱,內心有點憂傷

 
评论(77)
热度(81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