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十八)

(一) ……(十六) (十七)

 

*有黃沐x3

(十八)

喻文州覺得自己有點不應該,畢竟他生日連著情人節又不是第一次──三十年來都這樣呢。以前有對象時要不一起慶祝個大的要不連著過節,照道理應該要馬上想起來才對,難道現在真空窗太久,思維完全是個單身狗了?難怪問他是不是有約時,王杰希會立刻矢口否認。

不過他倒沒打算特意解釋甚至取消,反正王杰希也不會誤會。想到這裡,喻文州停了一下,王杰希要誤會什麼?誤會自己喜歡他嗎?這應該不置於,或是誤會他其實是有機會的?可這好像……也不算誤會吧。

自己現在想的或在做的,其實說穿了,從當初沒跟他劃清界線反而繼續交往的那一刻開始,就傳遞出了曖昧不清的態度。那時沒想太多,現在倒覺得或許自己本就沒想像中那麼不能接受男人,或是說接受『他』。

是嗎?不是嗎?喻文州也不確定。

總之照黃少天的說法,把界線跟所有規則都撤了,一切按照直覺,順其自然直到自己受不了為止。但這反而讓喻文州有點不安,因為直到目前,還真沒發生什麼不能接受的事。

那天王杰希挺早來,說是黏著劑晾乾需要時間,早點開始比較好。王杰希穿著一件深色羽絨外套,脫下來裡頭是洗白的舊T恤右肩膀是隻大老虎,上頭還有些塗料痕跡,喻文州看著道:「還有專用的工作服?」

「沾過一次就毀了,乾脆就當專用的。」王杰希道。

「吃過早餐了嗎?喝咖啡?」

喻文州幫人掛好外套就晃進廚房,邊開櫥櫃邊道:「對了,上次墨爾本那個咖啡豆,真的很好,果香跟酸度都恰到好處。明明都是古巴豆,但風味跟亞洲習慣的烘焙完全不一樣。你下次再飛時能順道幫我帶嗎,想試試別種。」

王杰希杵在後頭沒吱聲,喻文州拎著兩個杯子耳朵在手上,轉頭:「怎麼了?」

那人嘆氣,抓了抓後腦,有些懊惱似的:「我怎麼沒想到,明明可以送咖啡或是沖煮器之類的──結果好像選錯了東西。」

喻文州沒想到他還耿耿於懷,右手懸著壺倒咖啡,悠悠地說:「咖啡這種東西是生活用的,禮物新鮮一點不是也很好?那個模型很有你的風格啊。」

說著把馬克杯塞到那人手裡,王杰希眼睛快速眨了兩下,竟然閃開了視線,嗯了一聲捧著咖啡溜了。喻文州反思自己是不是講錯話,王杰希這是還在糾結禮物或是……難為情?

那人坐到地上去,把模型放茶几,覺得姿勢不夠高又塞了個墊子調整,相當有那麼一回事。喻文州繞桌對面也席地而坐,王杰希自己帶了一包塗裝道具,聶子、模型膠、筆刀、砂紙一應俱全。

「原來不能徒手做還需要裝備?」喻文州好奇地拿起來看,還是忍不住吐槽,「你買的時候沒想到這個嗎?」

王杰希顯然也後知後覺發現了,他一邊拆著模型塑膠袋,灰溜溜地道:「當時沒想過,今天打包這些工具才意識到……真是犯傻了。」

喻文州倒無所謂:「沒事,代表無論我手殘不手殘,你都得售後服務了。」

王杰希手上動作沒停下,但表情還是挺困窘的眉心都揪成一團。他一邊切開零件慢吞吞但認真道:「我得澄清,真是一時衝動沒考慮清楚才買……不是故意的。」

喻文州花了兩秒解讀這話的含意,王杰希說完緩緩把頭低回去繼續跟那片灰模奮鬥,喻文州盯著他的腦袋,才說:「我當然知道。」那人專心於手上的事,只是點了點頭而已。

喻文州心道,原來那麼在意啊?難道我會還以為你為了售後服務才選的嗎?真是說他是太正經呢還是太笨拙,就那麼擔心自己誤會嗎?真的……有那麼在意我嗎?

想到這裡,喻文州莫名心裡一緊,陌生的地方有著陌生的情緒流過,很是微妙。他想,大概是以前就算知道,但也沒有真正往心裡去吧──王杰希跟他心意的存在像是個疏離的版模,得知後,除了有些吃驚跟榮幸之餘,也就只是個提醒標語,例如『他喜歡你,但他是個男人,不行。』如此這般想都沒想地就畫出了界線跟判斷。然而這並不是發自內心的考慮,而是……可能是常識吧,就像自動回覆一樣,對喻文州來說都是反射動作,不需要什麼思考的。

可他最近慢慢體悟到,王杰希也是活生生的人,有心思有情緒,有具體的感情,有些甚至全然憑藉著自己的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或高興或失望,純粹又直接。這些心念全都堆積在這人目光深處或心裡,不管自己在不在意有沒有注意到,都是一直都存在著的……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喜歡喻文州這件事,讓你開心嗎?難過嗎?有朝一日會不會想放棄呢?如果會的話,是什麼時候?

王杰希突然出聲:「……你可以不要再看了嗎?」

喻文州托著腦袋回神,他以為王杰希那麼認真拼模型心無旁騖呢,臉上依然從容打趣:「你還會分心啊?」

王杰希很快地抬了一下眼睫,又垂回去,這次聲音小了一些:「這不是……廢話嗎。」

喻文州愣了一下,並沒有移開視線,就盯著他低低的鼻尖看,沒想到過一會王杰希的脖子肉眼可見的慢慢泛紅了起來,然後又把腦袋垂得更低了。

還是別看了。喻文州往後靠上沙發腳,換個輕鬆的話題:「所以,你家那些模型都是自己塗裝的?我一直以為是成品。」

「嗯,這在飛行員圈受眾挺廣。」王杰希正在打磨邊角,嘴上道,「你去塔台問一圈估計也不少人有收集。」

「那肯定是,畢竟來機場工作的大部分都熱愛民航嘛。」喻文州不置可否,「機場外總是有人竊聽管制塔頻道,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話說你要杵在這邊乾瞪眼不如搭把手吧。」王杰希道。

「唉?可我其實手挺殘的。」喻文州乾笑。

「沒有那麼難。」王杰希把一邊渦輪給他,「說明書在這,總之拆下來先。」

喻文州乖乖動手,隨口道:「可以問為什麼選Concorde嗎?還以為你就算要送也會送波音系列的。」

「波音我有好幾台了,而且……」王杰希頓了一下,慢慢地說,「說穿了,沒有一個民航飛行員不嚮往Concorde的。」

「是嗎?少天就興趣不大的樣子。」

「就算他嘴上這樣說,但要真有機會能駕駛那怕一次超音速客機,他恐怕會興奮得話都說不出來了。」王杰希眨眼,一講起飛機的事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停的,他一邊捏著塗膠,頭也沒抬便開始侃侃而談起來,「Concorde的意義不只在於速度,而是這架飛機代表著航空技術的一次里程碑。實際上它經營運成本過高濟效應低下,客艙並不舒適,對民航來說,只是個華而不實的形象,無法賺錢的。」

「速度要快油量就不能太重,因此航程便有所限制,因為爆音禁止在陸地上飛行,航線選擇又更少,既然追求速度,航程如果不夠長,它唯一的優勢似乎也沒辦法真正發揮,說起來Concorde的存在,可以說是矛盾且白費功夫的,這些都是明顯不過的缺點,航空公司研發的時候難道不曾預見?」

王杰希盯著手上的零件,說著說著便淡淡一笑:「可儘管如此……或說正因如此,它的誕生撇開了經濟考量跟商業效應,Concorde的意義便是最純粹的飛行夢吧。你想,它可以飛得比晨昏線還快,駕駛著它彷彿可以穿越時空,能做到Arrive before you leave,沒有一個飛行員不為之熱血沸騰的。而它在役時間那麼短暫,又因為現實考量束之高閣,這種無奈的現狀,對我們來說,就像種遙不可及的,無法描繪的憧憬吧。」

王杰希講著講著抬起頭,一直都沒插話的喻文州此刻支著下巴安靜地看著,大概覺得有些自說自話,王杰希清了下喉嚨,有些尷尬道:「抱歉一講就停不下來,你覺得無趣嗎?」

「不會啊。」喻文州撐起身,道,「其實也能理解,對於你們飛行員來說,比起實際駕駛Concorde的快感,這種已經無法實現的飛行夢,有種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感覺。」

「說白了就是這樣。」王杰希露齒一笑,「你也很懂嘛。」

「畢竟沒吃過豬肉也是看過豬走路的。」喻文州自嘲了一下順便嘲了所有飛行員,那人搖頭苦笑,繼續手上的動作。談話間王杰希已經把骨架給拼好了,此刻初具形體的機身在他好看的手指上來回被端詳著。

「我成為飛行員之前Concorde就退役了,就目前航空產業的營運方針看來,待他們能解決噪音跟耗油問題時,別說駕駛,我估計老得都沒法走路了。不過,更可能是,我有生之年無法親見下一台投入民航的超音速客機問世了。」

王杰希低道:「以自己飛行員的身份來說,Concorde真的是伴隨一生的夢想,說是最嚮往也不為過,所以才選了它。」

「果然就是挑自己喜歡的吧。」喻文州故作不解風情地吐槽了一下,王杰希貌似想反駁,但有些猶豫,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喻文州又問道:「如果你有機會可以駕駛這種機型,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嗯……我下次也問問看少天好了。」

「多少?這個沒想過。」王杰希思考了一下,立刻爽快道,「要說的話,大概是全部吧。」

「什麼全部?」

「一切我能辦到的都願意給出去。」

「那麼執著啊?」喻文州笑了,又點點頭道,「那我問少天要他一個月不說話換駕駛一次Concorde願不願意好了……」

王杰希像是想到什麼突然補充道:「喔,雖說是全部,但不包括你就是了。」他打斷得很突然,講得也理所當然,喻文州直接怔住,而那人卻又低頭繼續組裝機翼了,只露出筆直的鼻尖,彷彿閒話家常一樣。

喻文州愣在桌對面,機械式地端起馬克杯,想了半天實在不知道要做什麼反應才好,後知後覺發現自己臉都燙了,一邊想著如果這時候藉口去倒咖啡或是尿遁是不是太蠢了。

「渦輪好了嗎?」那廂王杰希正忙碌著,像是壓根沒注意到氣氛的微妙,還催促道,「乾了就快點弄下一個。」

「喔。」

好不容易組好了王杰希吩咐的渦輪,黃少天突然來了電話,喻文州聽了開頭便移動到自己房間裡繼續了。王杰希專注於工作壓根沒注意時間,待喻文州講完竟然過了整整一個多小時。

「我以為黃少天跟你在一起的比較正常,原來你們褒電話粥也能講那麼久?」王杰希露出有點憐憫的表情。

「這還真不是,剛好有事要討論。」喻文州道,「他明天也會跟你講的,親自。」

「什麼事那麼慎重?」

「人生大事囉。」喻文州笑了一下翻開手機,「中午吃什麼?比薩好了,我一個人都沒辦法叫比薩。」

「您隨意。」王杰希聳肩。

「如果我點有鳳梨的比薩你要跟我絕交嗎?」喻文州打趣地看過來。

王杰希笑道:「我可是去過夏威夷的人,沒在怕。」

茶几已經亂了,他們把比薩盒、飲料跟烤翅都擱在地上吃,王杰希吃著吃著看到喻文州的桌曆,二月份的格子除了幾個跨部門會議外,生日跟情人節還真都沒有特別標記,此外月底某個週五用黑筆圈起,備註『客艙逃生演習』,王杰希問:「跟我們公司的?」

喻文州看到他指的地方,點頭道:「嗯……好像是最新的機型C919?」

鑑於喻文州表情估計有點慘澹,王杰希試探問:「害怕嗎?」

這人一如既往地直接了當,喻文州彎了彎嘴角,坦承道:「是挺怕的。」

「這倒是可以理解,畢竟是空難演習,你會不舒服很正常,話說管制官也要參加?」

「新規定,我推不掉。」喻文州道,「只是模擬客艙應該沒事的,不算真正搭飛機,我以前也參加過一兩次空難演習。」

「對你影響大嗎?」

「演習前兩天睡不著,演習後一天吃不下飯,差不多這樣吧。」喻文州道。

大概知道的人都認識很久了,黃少天或蘇沐橙也都習慣喻文州的狀況,可王杰希估計不清楚,聽完後眼神瞬間有些沉重,於是王機長往前坐一些,誠懇道:「如果你需要什麼幫忙,隨時找我。」

喻文州淡道:「嗯,沒事的。」

吃完午餐王杰希也不休息,洗了手就繼續組模型,大有今天必須做完的覺悟。

王杰希那麼敬業,喻文州不好意思幹自己的事,就在旁無所事事地圍觀,大概是組裝進入了高潮,王杰希專心致志簡直像是進入自己的世界,眼觀鼻鼻觀心完全無視周遭包括自己這個大活人,所以喻文州看久了還真有點無聊,便開始翻說明書,然後找到了兩個附贈的塑膠小人,仔細一看是小飛行員,跟王杰希確認真的可以放進駕駛艙後,喻文州便自告奮勇要塗裝,王杰希隨他去。

「你選一個。」

「選一個做什麼?」

喻文州很是認真:「選一個跟你比較像的,可以把他做成你。」

王杰希想他是被悶壞了吧,簡直想翻白眼,而且這兩個不一模一樣嗎,只能敷衍了一下選了右邊的。

「讓王機長你美夢成真嘛。」

喻文州煞有其事地道,還真塗了起來,王杰希沒空理他,自己沉浸在愉快的塗裝小天地中。只知道喻文州後來玩膩了也看膩了,就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時不時關心一下造飛機的進度問他今天能不能起飛,不知道過了多久對面的人都沒再騷擾,王杰希一抬頭發現喻文州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時間已是傍晚,王杰希的Concorde也進入最後階段正在等塗料乾,而喻文州也一直沒醒,王杰希總算從坐了一整天的位置上起來舒展筋骨,蹲到喻文州面前喊了兩聲人都沒醒的打算,王杰希想真讓他那麼無聊?

喻文州是側臥著,右臂睡在下面,並垂出了沙發,手裡握著什麼東西,王杰希低頭一看,是那個塑料小人。

王杰希輕巧地從他虛握的手裡拿出來,一看就哭笑不得──喻文州還真把小人塗上了GAL制服的顏色,連金槓都不含糊地畫在小手臂上了,而那個飛行員的左邊眼睛還硬是被塗大了一圈,本來就是樂高一樣的小人,這樣一搞看上去滑稽又古怪。

王杰希笑著笑著忍不住小聲吐槽:「眼睛也沒那麼大吧……而且手不是挺巧的嗎。」

雖然挺想看喻文州第一眼見著成品的反應,但不知道為什麼王杰希覺得也不用叫醒他了。只是天色漸晚直接睡在外頭可能會著涼,王杰希猶豫再三,還是進了喻文州的臥室把棉被抱出來,進去時發現自己的外套還掛在同樣的位置,一時心裡情緒竟難以言表。

最後王杰希把自己那個小人放進已經完成的模型裡,竟然還有點不捨,要是喻文州醒著,估計會想讓他把小人送給自己吧。

最後王杰希帶著一些精疲力竭跟奇妙的亢奮感,把模型擺好,就在喻文州一醒來就能看到的位置,自己蹲在沙發邊小聲道:「我回去了,明天早上還要飛倫敦……你知道的吧,先走了。」

「再說一次生日快樂。」

「還有……情人節也快樂,我今天很開心。」

 

---

 

喻文州醒來時天已經黑了,他一張眼就看到那台Concorde威風凜凜地在自己的茶几上呈現蓄勢待發的昂首姿態,在看到成品的那一瞬間還是很受感染的。

而王杰希很顯然已經離開了,喻文州緩了一下白日睡覺醒來時的迷惘感,坐在沙發上緩了幾分鐘,腦袋胡亂想著為什麼那人不叫醒自己,明明還可以去吃個晚餐什麼的,今天可是難得的情人節不是嗎……

喻文州本來把臉埋在手裡發愣,他突然停了一下,覺得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啊,好像講得王杰希一定要……特別做什麼一樣,喻文州瞬間有點難堪,並且對自己發出嚴正譴責。

他洗個臉又泡了一壺咖啡重新回到茶几時已經完全清醒了,喻文州繞著這台模型打量,越看越覺得精緻,特別想感謝一下王杰希。他欣賞到一半,像是想起什麼,試著打開駕駛艙,發現自己塗的小人已經放在裡面了,看著特別有成就感,也特別可愛。

本來想拍下來傳給王杰希看的,突然發現模型底座壓了一張紙條,好像是用茶几上的便條紙留的。

喻文州撿起來一看,上頭是王杰希的筆跡,只有短短一句話,寫著:This is my dream, just like you are.

 

 

---

 

要說有生日跟情人節連著過的體驗除了喻文州之外,就屬GAL第一美女蘇沐橙了。

由於這兩人生日跟情人節很巧合地以四等差數列連著排,喻文州跟蘇沐橙在二月份互送義理巧克力這個習慣也行之有年了。至於黃少天,因為他不吃甜食,所以他並沒有巧克力。

蘇沐橙由於工作便利,每次都準備不同國家的巧克力,今年她老早買了英國老牌的熱巧克力送喻文州了,所以在二月十八號當天,跟著王杰希周澤楷落地出關發現喻文州堵在大廳時一點都不意外。

喻文州還拿著一束紅色鮮花,上前笑道:「沐橙生日快樂。」

沒有哪個姑娘看到花束不會開心,蘇沐橙接下後打趣道:「今年還有花,是黃少天叫你買的?」

「被發現了,誰叫他突然被叫去頂班,怕妳不開心我就代勞一下。」喻文州道。

「這樣就不開心那個話嘮太小看我了。」蘇沐橙聞了一下花,並沒有輕易被討好。

「今年我沒空買巧克力,只能帶妳去吃蛋糕了。」喻文州道,又看了看她身後兩位飛行員,「一起來?」

王杰希自然不會拒絕喻文州的邀約,周澤楷是個嗜甜的那必須是立刻點頭了。

喻文州在機場的GODIVA訂了位,蘇沐橙笑他是不是真忘記買禮物,只能簡單粗暴地挑了機場裡比較上檔次的一家店臨時抱佛腳啊?

喻文州沒有否認,苦笑說:「妳儘管點,不用客氣。」

蛋糕上來後四個人替蘇沐橙慶生,剛好在場幾個都不是騰鬧的性格,連唱歌跟蠟燭都免了,道了生日快樂後直接開吃,大伙挺熟的說說笑笑難免提到喻文州之前生日,加上王杰希也在場話題就扯到了他的禮物,喻文州本來還有點猶豫要不要提,沒想王杰希直接爽快承認:「我送他一台Concorde。」

周澤楷一聽眼睛都亮了,問道:「1/200?」

「1/100,要看照片嗎?」王杰希問,周澤楷立刻點頭。

喻文州上交了手機,周澤楷一刷開相簿立刻露出了羨慕的眼神,兩個飛行員竟就你一言我一語討論了起來。周澤楷的表情簡直恨不得自己立刻衝去買一台似的,這反應也坐實了王杰希所言不假,他們飛行員就是抗拒不了這玩意,是夢想啊。

喻文州別開視線,突然有些面臊。

那頭倆機長開啟了外人插不了嘴的激情模式,這頭蘇沐橙笑而不語低頭默默切蛋糕,喻文州側頭看著她,溫道:「果然,少天不在妳還是有點失落吧?」

蘇沐橙彎起眉梢,道:「如果我說是,你要告訴他嗎?」

喻文州打趣道:「兄弟肯定擺第一個,我當然……聽妳的。」

「……在想我們都那麼忙,以後有了小孩該怎麼辦。」蘇沐橙突然道,「想到要為了工作缺席家人的重要場合就覺得有點遺憾。」

「你們會找出方法的。」喻文州淡道。

「對啊,文州你可以幫我們帶孩子嘛。」蘇沐橙咧嘴一笑,「做良心好乾爹。」

喻文州不料砲火就懶到自己身上,無奈道:「就你們這種進度,很可能我還是單身狗就要喜當爹了啊。」

「說得也是,好吧,給你一年結婚,要明年沒有風聲你就準備喜當爹吧。」蘇沐橙笑嘻嘻。

「壓力山大啊。」

大概是聽到了結婚這兩個字,本來跟周澤楷討論熱絡的王杰希突然抬頭看過來,還沒完全對上視線前,就又移開了目光,彷彿不著痕跡一樣。

喻文州有些難以言喻的細小情緒,就在這時他們的座位突然飛來一架遙控飛機,因為選的位置在門口外,那飛機很輕易就停在桌上了。

蘇沐橙嚇了一跳,正想探頭看怎麼回事,飛機又飛起來了,底下吊著張登機票,喻文州伸手撕下來遞給蘇沐橙,帶著神秘的笑意:「看,上頭是妳的名字。」

蘇沐橙一下子說不出話來,驚喜又困惑的情緒一擁而上,正想開口,那飛機突然就調頭飛走了。

「唉?」蘇沐橙推開椅子有些慌亂地要帶上東西去追,不想對面兩機長已經準備妥貼,一人幫她拎包一人幫她拿外套跟花,臉上都帶著些意味深遠的微笑,儼然有備而來。

喻文州輕推了她一下,道:「跟上啊。」

遙控飛機出現在機場大廳本就不尋常,尤其後面還跟著一個穿著CA制服的漂亮妹子,來來往往的旅客不免回頭議論,可蘇沐橙無心在意了,一路循著那架飛機跑過了接機大廳,路上有些地勤看到她都發出了祝賀跟打氣的起鬨聲。

蘇沐橙本來眼眶就是濕的了,但在那架小飛機領著自己繞到了某個轉角後,那兒竟然已經是布置好的,鮮花、氣球、燈泡到處都是,圍著過來幫忙的地勤與CA跟路過想圍觀的旅客都笑嘻嘻地在那兒等著,見到遙控飛機領著女主角過來,全都啪啪啪啪啪開始拍手吹口哨。

要說這些都還讓蘇沐橙堅持著沒哭,那麼看到那洋洋灑灑夢幻花園的正上方,黃少天穿著全套機長制服,靠在二樓的欄杆上,手裡握著遙控器咬著下唇正專注地操控著飛機,蘇沐橙眼淚一瞬間就嘩啦啦地掉了。

喻文州從後遞出大概是早準備好的手帕,還拿著手機跟拍,蘇沐橙轉身看到那三個配合得好好的暗樁,表情一個比一個還無辜,女主角當下有些難為情,本來想譴責兩句但已經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喻文州又遞了一張衛生紙,晃下手機道:「放心,妳怎麼拍都好看的。」

那頭黃少天在二樓嚷嚷著:「唉文州我這邊看不到下面了,快過來幫我指揮一下啊管制官。」

喻文州帶著蘇沐橙站到花台前,撲滿花瓣的桌上只留了一小塊空地,上頭畫著一個十字代表降落點,那花瓣跟喻文州一開始送的那束花是一模一樣的。

「你也太遜。」喻文州沒好氣,還是道,「呃……向右40度,下降到──嗯先下降一公尺吧──啊說錯了,我的右邊是你的左邊,向左40度吧應該。」

「窩靠你說清楚行不行啊!到底左還是右啦!」

蘇沐橙破涕為笑,擦乾眼淚道:「聽到機長跟管制官這種對話讓人好不安啊,行不行啊你們。」

「唉啊妳不要吐槽啦有人這種時候吐槽嗎妳沒看到我現在很緊張嘛!這貨操作起來跟真的飛機完全不一樣好吧!唉這樣可以嗎?夠低了嗎?」

「再來再來,穩一點啊,要降落得不完美黃機長你還有臉求婚嗎?」喻文州笑得有點壞。

「媽的喻文州你閉嘴啦,現在能不能降落了?」

在大伙激動地屏氣凝神之下,遙控飛機總算搖搖晃晃落地了。

「Clear to land。」喻管制官終於宣布,「樓上這位機長可以開始求婚了。」

黃少天這才鬆一口氣,可緊繃完後眼睛就有些不知道該看哪,還有些後知後覺的怯場,他揉了揉鼻子朝下面道:「喂……妳不打開來看看嗎?」

蘇沐橙上去拆飛機,大概也是緊張竟然沒能順利開啟,還是王杰希過去幫她打開的,遙控機裡頭放了個戒指盒。

這裡頭的戒指王杰希也是知道的,畢竟他是第一個陪黃少天去挑戒指的人,黃少天還很擔心選的款式對不對她會不會喜歡,但王杰希想那人是多慮了,因為蘇沐橙眼睛濕成這樣應該是看不清楚的吧,但打開的那瞬間,這姑娘還是又哭又笑,發出了欣喜至極的啜泣。

黃少天在二樓看著,聲音似乎也有些哽咽,他竟然還支唔了,紅著臉道:「……我平常講很多了,這種時候就……唉啊,蘇沐橙,妳要嫁給我,就這樣了!」

蘇沐橙點頭,似乎還說些什麼,但圍觀的拍手聲跟尖叫聲太大,黃少天聽不到,喊了兩聲回答呢,蘇沐橙擦乾眼淚,雙手往上比了一個圈,笑道:「嫁就嫁。」

黃少天如釋重負開心得幾乎要跳起來,喊著妳等我啊我馬上下去馬上馬上唉啊我當初幹嘛選在二樓啊可惡可惡這樣一路嚷往手扶梯跑去。

蘇沐橙特別激動,特別想找個人擁抱一下,她一轉頭看到跟著大部隊拍手滿臉開心的榮耀男神周澤楷,想不行,這個抱了要出事的。

旁邊是笑嘻嘻的喻文州還有同樣在拍手的王杰希,正常來說該是抱自己男朋友的兄弟,畢竟熟得不行,但蘇沐橙猶豫一下,還是選基佬比較妥當,便上去抱住王杰希笑道:「我要結婚了呀!」

王杰希也圈住她的背,由衷道:「恭喜您。」

過了一會黃少天總算從二樓跑下來了氣喘噓噓人未到聲先到,一路上都是歡呼跟口哨,男女主角總算碰上,蘇沐橙跑過去一把抱住黃少天,倆人還非常教科書般地原地轉了一圈。

他們GAL第一招牌情侶的求婚,在一片口哨聲拍手聲起鬨聲中戴上了戒指,黃少天圈著她的腰把人提了起來抱在懷裡,蘇沐橙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濕著眼睛低頭吻住黃少天,四周的歡呼簡直要把航站的天花板給掀了。

喻文州身負重任沒有跟著鬧,而是盡責用手機錄影,王杰希探頭看了一下,明明也是門外漢還嫌棄喻文州拍得不好,各種指點。

最後他們招牌情侶求完了婚讓群眾自由蹭喜氣,氣球跟花都可以隨意帶走,黃少天一臉人生贏家又有點羞澀地摟著蘇沐橙道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人群陸續散去,蘇沐橙手機突然響了,包是周澤楷拿的,他疑惑地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說:「是『老哥』打來的。」

「唉?我哥嗎?他怎麼……」蘇沐橙嚇了一跳。

喻文州自首,舉著自己的手機道:「實際上你哥跟葉神一直看著我的直播,這會大概要找新晉妹婿談人生了吧。」

蘇沐橙一聽不小心按到擴音,裡頭有些失真的爽利男聲傳了出來:「把電話拿給黃少天我要和他好好談談!」

隨後又插入了另一個人的聲音,比較慵懶一點:「你大概是第一個想找少天好好談談的人,敬你是條漢子。」

求完婚,男女主角自然得享受一下浪漫的夜晚,抱著遙控機花束跟戒指相攜離去,而收拾善後也確實落在了這三個『暗樁』身上,周澤楷拉氣球,王杰希跟喻文州負責收集滿地花瓣。

黃少天在蘇沐橙生日求婚這件事,一開始就是找喻文州串通好的,特地買了一架遙控飛機在上頭裝了攝影機,還練習操作好幾天這才能順利從店裡一路飛到這兒。

求婚地點則是一塊平時放節日主題展覽用的,剛好這一區今天晚上有個空檔,黃少天便拜託地勤幫忙疏導一下,加上那天還要假裝頂班,在班表上動個手腳,為了不讓女主角發現,也得知會下跟蘇沐橙一同出勤的王杰希跟周澤楷配合演戲,可以說是為了求婚動員了機場上上下下,費了大工。

做到這個份上,喻文州倒不意外,黃少天本來心思就挺細膩又挺沉得住氣,願意為了重要的人盡心盡力,雖然他跟蘇沐橙都開始談結婚場地跟置辦房產了,但求婚這個環節還是一點都不含糊的。

周澤楷收好氣球蹲下來,看著喻文州突然問:「會有壓力嗎?」

「嗯?」

喻文州一愣,想周澤楷的意思大概是自己的好兄弟求婚如此盛大浪漫也算非常成功了,他以後的結婚對象應該也會知道這事,那喻文州要求婚的話估計就不能輸給黃少天了,所以壓力才大。

喻文州轉了圈眼睛回道:「有沒有壓力不清楚,但我肯定沒有少天那麼浪漫了,這個顯而易見嘛,對方肯定知道的。小周你呢?」

周澤楷揪著一團氣球想了一下,搖頭:「沒想過。」說完很自然地去看王杰希,王杰希正撿花瓣丟到麻袋裡,想也不想道:「咱基佬一般不興求婚這種活動。」

兩直男互看一點,受教了。

這時喻文州手機動了一下,他拿出來看說:「少天要我謝謝你們,他改天請吃飯。」

王杰希因為花粉打了一個噴嚏,道:「喔,那得吃頓大的。」

「等等,訊息有點長,他還說……婚宴的事情也要麻煩我們了。」

三人面面相覷,喻文州率先乾笑:「這代表我們仨……好吧我不算,你們倆就四捨五入成他的伴郎啦?」

「好像是吧。」王杰希吸了吸鼻子。

周澤楷呆,一不留神手中一顆紅色氣球飄了上去,直直飛往機場穹頂,直到變成一個紅色的小點點。


TBC

2018/8/29修改編輯

(十九)

Concorde並沒有塗裝模型,我捏造的,後來算了下1/72實在太巨大,改成1/100了。

這篇文一開始都是王杰希的視角,後來開放了喻視角的王,但如果能根據前半部,稍微想像一下老王的內心活動其實還挺有意思的。




 
评论(92)
热度(758)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