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來吃糖

跟鄰居一起流浪想的段子,還沒交往的黃喻。

---
黃少天是眾所皆知的話癆,比賽上的話癆可以說是種擾亂策略跟自我專注的個人方式,可問題就在於黃少天的話癆是源於天性高於生活凌駕於柴米油鹽醬醋茶的,雖然說他的話癆收放自如能屈能伸但要喻文州長年累月的觀察研究與分析來看,除了比賽時能堂堂正正理所當然說是作戰風格,可平常沒事時也還是講個不停不停,所以喻文州總結,他們藍雨的王牌,就是嘴巴閒不下來罷了。


世邀賽時期,隊員眾都感受到了原來黃少天的話癆真是全年無休的,並且對喻文州抱持著同情憐憫跟心有餘悸的態度。
準備室裡黃少天已經單口相聲整整三十分鐘,大夥苦不堪言,領隊出門抽菸唯一管得動人的喻隊長戴著耳機正專心致志地背致詞稿,對於同伴們的困境渾然不理會。
太殘忍了,張佳樂實在忍不住,破天荒跟王杰希咬耳朵說,等三分鐘要這話癆還不停消,你就上去拔喻文州耳機叫他管管!
王杰希想你不是前輩嗎怎麼不自己上?但他最為長期大量垃圾話的受害者,還是默默擔下了這個重責大任。
就在王杰希準備起身氣中丹田表情肅穆地打算站到喻文州面前讓他滾去叫黃少天閉嘴時,不想黃少天走位快了一步,繞場一週回來的黃少天直接衝到喻文州旁邊,一把扯下他的耳機喊了兩聲隊長隊長我跟你說那個誰誰誰——
喻文州抬頭嗯?了一聲,黃少天更是開始滔滔不絕起來,語速還能加倍,眾人心懷怨念一點都不同情喻文州,也同時鬆一口氣,看黃少天這架式,一時半刻不會來騷擾他們了。

不料喻文州聽了一分鐘,突然找到個打斷的時機(至於時機是什麼眾人皆是一頭霧水)突然從後面口袋摸出一根體積不小的棒棒糖遞過去,說:要不要吃,剛剛在免稅店買的?
咦,隊長你要請我吃糖啊,謝啦!
黃少天欣喜接下,拆了包裝把嘴巴塞得鼓鼓的,一邊吃糖一邊坐在喻文州旁邊看他背稿子。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但幸福的安靜來臨大家都很珍惜也覺得幸運,各自享受去了。
唯有全程目睹的王杰希人生第一次覺得喻文州真是個狠角色,直到黃少天吃完糖,他也默默背完稿子了。

王杰希逮住抽菸回來的葉領隊曉以大義了一番,葉修想真的假的,那麼容易?
王杰希慎重點頭。

幾天後葉修跟黃少天巴士坐一道,實在被吵得頭暈目眩,四處找喻文州發現人在第一排貌似暈車中,矇著毯子挺屍。
於是葉領隊想起攻略,決定比照辦理,從口袋掏出一顆糖(蘇沐橙買來分給他的)並且和顏悅色嘴角些微抽搐地開口,唉少天吃糖嗎?
黃少天愣一下,給他翻了個大白眼,用一種「你是傻逼嗎」的眼神道,你幹嘛給我糖啊當我小孩子啊話說你隨時帶著糖感覺有點噁心自己吃吧你我才不愛吃糖!話說老葉你有沒有看到那個美國隊的狂劍他........
葉修一臉矇逼,在依舊沒有停歇的背景噪音中瘋狂給斜對面的王杰希使眼神並且發出嚴正譴責,王杰希當沒看到。

煩完葉修,黃少天跑到第一排,才剛坐下喻文州動了一下,黃少天立刻小聲道,是我,你繼續睡,還暈嗎?要不要喝水?
喻文州搖頭,換了一個姿勢把頭靠到黃少天肩膀上,似乎小聲說了什麼,黃少天笑了一下,自己伸手去掏喻文州的外套口袋,裡頭又是一根棒棒糖。
黃少天安靜吃著糖,讓喻文州靠著一路到了機場。


葉修坐到王杰希旁邊,什麼都不想說,倆人默默把糖分了。


---

「在我右邊口袋,自己拿吧。」
「嘿嘿好!」



end



 
评论(40)
热度(418)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