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二十)

(一)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有黃沐


(二十)

 

日本  福岡

 

「你是傻逼嗎?」

王杰希早猜到他要這樣說,絲毫沒有動容地繼續吃麵。

「你答應公司答應了嗎?你知道復飛折返有多麻煩多浪費錢嗎?我看不用黃少天禁飛他,這種狀況多來幾次他就要真的被禁飛了!」

「……他當然不會三天兩頭這樣幹,至今復飛也就少天那一次,我這也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主要是──」

「你覺得很浪漫?我覺得特別傻逼!」

「他不覺得就好。」

「你又知道了?」

王杰希認真:「我覺得他挺感動的。」

「說不定是你幻想的,有種東西叫濾鏡,你肯定情人眼裡出西施。」

「情人眼裡出西施不是用在這邊。」王杰希瞇眼,放下筷子道,「我還說了,他以後如果繼續直著或結婚了這約定也算數。」

方士謙筷子停了一下,上頭的麵滑回豚骨湯裡,那人又嘴角抽抖,冷道:「你知道講出這種話代表什麼嗎?在我們異性戀有個詞,叫『備胎』,王杰希你是傻逼嗎?」

王杰希說:「首先備胎不是異性戀專用的詞,而且他現在沒正胎,又何來備胎之說?」

「你……好吧好吧隨便,你們開心就好。」

「我們挺開心的。」

「只有你沒有們!」

「……他也挺開心啊。」

「給我把濾鏡給撤了!」

「我很客觀的。」

「從你喜歡上那人之後我就不相信你了。」

「喻文州怎麼了,他很好啊。」王杰希想了下,突然說,「你現在可以用情人眼裡出西施了。」

方士謙簡直想揍他,吸了兩大口麵好不容易嚼完,這才看過去問:「話說你講那個,是認真的還是純粹撩漢啊?」

「嗯?」

「帶他上天姑且不說,你真做好他以後帶著老婆抱著孩子來搭你的飛機,你還能一臉淡定波瀾不驚地跟喊他老婆一聲嫂子讓他孩子叫你乾爹嘛!」

「……首先我不必叫他老婆嫂子。」王杰希還是忍不住先把奇怪地的方提出來,方士謙氣死了:「別管那些細節,光想像那個畫面,你行嗎?你能坦坦蕩蕩絲毫沒有一點嫉妒不甘氣憤黑暗面什麼的去面對且履行約定嗎?」

這下王杰希不說話了,他拄著筷子似乎真的投入了想像,方士謙又叫了一盤煎餃讓王杰希自己腦內去了。

餃子端上來,方士謙正倒醋呢,隔壁人總算吱聲了,他看過來的表情估計是剛剛腦洞開得太真實太高潮迭起了此刻特別憂慮,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問句:「他真會這樣做?」

「我哪知道,問你啊。」

「……我都這樣說了,他不會真的帶老婆孩子來搭飛機吧?」王杰希皺眉,「直男有那麼遲鈍嗎?」

「你別地圖炮了。」方士謙咬了一口餃子,裡頭汁水滴了滿湯匙,他舔舔嘴道,「講認真的,如果喻文州甩了你或是有別的對象,我看別說搭飛機,估計都不會跟你有聯繫了,所以吧,不用擔心,上述狀況不可能出現的,乖。」

「……我一點沒覺得這是安慰。」

「乖,吃個餃子。」

 

---

 

清明節也是機場繁忙的時候,國內線所在的航站樓從早到晚都水泄不通。

王杰希從日本回來時就見著這個光景,清明節是後天,他還得飛一趟九州,這次就沒排上休假,不過也虧雙親祖籍都在本地,平時回去掃墓也不太困難。落地的時間剛好中午,他自然而然就要找喻文州吃午餐,王杰希才點出微信,想了想還是切換成電話。

以前覺得打電話多少比較叨擾,為了不讓喻文州太有壓力他沒事都選擇傳訊息,不過現在吧,就算方士謙換著花樣給自己潑冷水已經成為日常關愛,可別說王杰希是個自拎得清的,換一般人也得感覺得出喻文州逐漸放寬的界線。說起來那人也沒藏著抑著,以前還會刻意避嫌,現在倒是不管王杰希丟什麼球那人都能給他打回來。

王杰希當然是開心的,可畢竟第一次追直男,不能看著氣氛不錯就直接上口動手的,那麼問題來了,到底得進展到什麼程度才算行了呢?

所以王杰希想,自己說了不算,得讓喻文州主動說清楚或動手才算數吧。

電話很快接通,王杰希都沒開口了,喻文州就問:「這個時間,你找我吃午餐嗎?」

「都讓你說完得了。」王杰希笑了,問,「你在哪?」

「真不巧,在高鐵上。」

「咦?」

「排了休,回家掃墓。」

「喔──」王杰希聽了不知道說什麼,總不能讓他旅途愉快吧。

而且仔細想想,喻文州父母早逝又是意外,雖說是葬在老家,但因為是空難實際上遺體是找不回的,碑裡下葬的只有生前的衣物什麼的──一般人清明掃墓多是返鄉休假的心情,喻文州吧肯定不同了。

王杰希琢磨了一下,決定聊點輕鬆的,他道:「我還是第一次聽人搭車去G市,高鐵感覺怎麼樣?」

「是吧,一般這種距離大多搭飛機了。」喻文州也直接了當地自我嘲解,「車程九個多小時,到那裡都快十點了。」

「那麼久都夠飛到歐洲了,座位舒服嗎?」

「太晚買,連一等艙都賣完了,只能商務艙,舒服是舒服但要三千多呢。」

「比機票還貴。」

「那是。」

「高鐵的商務艙餐點好吃嗎?」

喻文州一嘿:「那肯定比飛機餐好吃的。」

「你又沒吃過,別亂嫌棄我們。」王杰希駁了回去。

喻文州倒是反應很快:「如果飛機上東西真那麼好吃,你們飛行員至於一落地就忙著找人約飯?」

王杰希那是啞口無言,但他腦子一轉不慌不忙道:「黃少天怎麼想的我不敢說,但我約你吃飯的動機,可真不是飛機上沒吃飽,別拿來黑飛機餐啊喻主任。」

電話傳來喻文州的一陣笑聲,末了他才回句:「厲害。」

王杰希自己也笑了,問:「什麼時候回來?」

「清明隔天。」

「那這幾天好好休息吧,先掛了。」

「嗯,到時候見。」

「好。」

 

---

 

清明節休假的不只喻文州,黃少天也帶蘇沐橙回老家掃墓順便報告了婚事,回來後沒多久GAL招牌情侶就交婚房了,得先搬進去。搬家當天說好下午請他的伴郎們過來吃喬遷麵,王杰希前一天剛從米蘭回來,打算直接睡到出門前,結果中午還沒到就被黃少天的電話吵醒。

「老王啊,起床起床,過來幫我搬家,我跟你說啊,那個貨運司機路上被開單搞了什麼幺蛾子,結果拖了好久,這都遲了快兩個小時,我們現在連客廳都沒布置好呢,你就提早過來幫忙嘛不然晚上大家都沒吃啦!」

在睡眼惺忪時聽黃少天的聲音真是折磨,王杰希二話不說拒絕:「成家立業的男人,得要有擔當,自己搬吧。」

「你怎麼那麼絕情啊,說好的伴郎呢不就是這時候過來打雜嗎?你知道那女人東西有多少嗎而且粗活我又不能讓她幹,下次我請你吃飯嘛。」

「我肯定伴郎不需要幹這活的。」

「你真不來?」

「我不。」

「好你給我等著,我本來不想這樣幹的,是你逼我的王杰希!」

啪一聲黃少天掛了電話,雖然意義不明但王杰希謝天謝地,才把頭埋回枕頭裡,手機又叫了一下,是改成傳訊息了?

乾脆把他調成靜音吧,王杰希黑著臉刷開手機,果然是黃少天的微信,那人傳了一張照片,上頭是喻文州,背景呢估計就是黃少天新家,看來伴郎一號一早就被喊過去當苦力了,看著沒少忙活,照片裡喻文州就穿著白色背心,襯衫綁在腰上,瀏海梳上去夾著估計是蘇沐橙的草莓髮夾,手上正搬一個大紙箱壓根沒注意到鏡頭,看上去大汗淋漓陽光燦爛。王杰希想,黃少天這房子採光倒是不錯。

黃少天又發了一段訊息:『就問你來不來!過了這村沒了那店啊!(猥瑣笑.jpg)』

王杰希想都沒想直接回罵他一句:『我去!』

過了幾秒,還是很沒堅持地打臉了:『我去(算你狠.jpg)』

 

「你剛剛偷拍我幹嘛?」喻文州放下箱子瞇著看過來,黃少天笑得特別得瑟,立刻收起手機挽起袖子道:「這不是看喻愛卿太辛苦,朕心裡一萬個不捨於是給你調兵遣將人多幹活快嘛!」

雖然這人廢話一堆,但喻文州怎麼能不知道他幹了什麼好事,拔下手套一屁股坐在箱子上無奈道:「該怎麼說你好,人家半夜才飛回來這就使喚上了?」

「唉唷,這就胳臂向外彎了還心疼上了,我是那麼不明事理的人嗎我是那種隨便惹你生氣的人嗎?當然不,我看老王樂意得很,你嘛好像也不怎麼覺得尷尬或麻煩吧?」

喻文州瞥他一眼:「……這是另外一回事。」

黃少天也一屁股坐上那個紙箱,搭上喻文州肩膀嘿笑:「所以你們現在什麼狀況了?好像走得越來越近了,他不是還為了你去參加演習,真必須真愛了,我都不願意去。」

喻文州蹭了一下下巴上的汗水,不怎麼情願地開口:「我不就謹遵皇上聖旨,那什麼去了。」

「什麼什麼去?」

「……你不說就讓他追然後順其自然嗎?」喻文州道。

「窩擦,你還真聽話啊還有你講那麼小聲幹嘛是害羞了?」

「沒有,沐橙還在廚房。」喻文州翻白眼,又撇嘴道,「你別下次摻和了,說好不管這事的呢?」

「那是對老王單方面來說我中立,但如果你也有那個意思我自然不會放著你不管肯定會幫的。」

「別,您老歇著,不用操心了。」喻文州拒絕。

「幹嘛嫌棄我,我可是要結婚的人啊在單身狗面前有話語權!你說他追你,這攻略進度到哪了?打魔王了嗎能看到城堡了嗎?」

「別問了,我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我好奇告訴我嘛……」

「別過來,這箱子要垮……哇──」

「靠!窩操──」

蘇沐橙本來在廚房洗抹布,聽到客廳一陣七零八落的碰撞跟兩位男士的哀嚎,跑出來一看,黃少天跟喻文州摔垮在地上,破掉的紙箱裡化妝品跟保養品散落滿地。

「啊,那箱是我的化妝品呀!」

「少天幹的,與我無關。」喻文州相當沒有義氣,立刻推鍋。

「唉啊粉餅都摔碎了,這盒才用了兩次。」蘇沐橙有些心疼地收拾地上。

「我你我……我真是招誰惹誰了!」黃少天雖然這樣說但還是蹲下來幫忙揀,「哪些摔壞了?記下來下次幫妳買唄。」

「算了啦,還有別的能用,還是快點整理吧,文州不好意思啊,那麼熱的天還麻煩你。」

喻文州正想回她沒事時門鈴就響了,蘇沐橙抬頭:「誰啊?」

「喔,我找老王來幫忙了,喻文州去開門!」

 

王杰希不僅人來,還拎了一袋冷飲,可才進玄關,喻文州拎了鑰匙就把人給重新推出去。王杰希一臉搞不清狀況:「怎麼了,不是要幫忙?」

「別理他,我們出去買菜吧。」喻文州套上襯衫一臉閒適。

「哈?」

喻文州朝屋子裡喊:「沐橙我們出去買晚上要吃的菜,妳有什麼要帶的嗎?」

「幫我買兩包除塵紙巾吧,不夠用啊。」

「好。」

黃少天跑出來:「唉,等等喻文州你自己去就好了話說有需要兩個人嗎你存心的啊給我回來!」

「您的伴郎們已經下線了,自個搬吧。」喻文州頭也不回就走。

「喻文州你竟然是這種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一張照片一張而已啊您老至於那麼心髒好歹把老王留給我吧!」

「這樣可以嗎?」王杰希還沒進入狀況,就被喻文州揣了一把手腕,連人一起拉出來關上大門,無情地檔上了黃少天的哀嚎。

喻文州道:「沒事,別老慣著他。」

王杰希跟著往電梯走,貌似才想通前因後果,道:「我這可不是慣著黃少天啊。」

喻文州笑了一下,聳肩:「是,我慣的,不好意思啊。」

他倆到了超市,王杰希壓根是來打醬油的負責推車,喻文州手上有清單負責掃貨,他撿了兩顆青椒又放回去,道:「記得你不吃青椒吧?」

「也沒有到不吃的程度,頂多不喜歡吧。」

「那茄子?」

「茄子可以。」

「還有想吃什麼嗎?」

「你做啊?」王杰希笑。

「別挑太難的吧。」喻文州苦笑,「盡量了。」

「我隨便,不如問問其他人吧。」王杰希道,「方士謙別問了,他挑食問下去沒完沒了的。」

「那我問問小周。」

王杰希去挑除塵紙巾回來時,在沖泡飲料區的過道上找著喻文州,他問:「買什麼?」

「小周說想喝白蘭地奶茶,還要加珍珠,我正在找珍珠。」

「這是正餐嘛他。」王杰希苦笑,倒是眼明手快找到了珍珠扔車子裡。

雖說臨時脫逃,但喻文州還是很快買完東西回去剛好冰箱也裝好了,多了王杰希這個苦力,搬家速度快上不少就是黃少天一臉怨念,喻文州回了一個下次還敢不敢的眼神過去,那人噘著又被蘇沐橙喊過去幫忙了。

雖說還有一些地方沒搞定,但在客人來之前大治安頓好了,黃少天這次請了他三個伴郎,為了熱鬧點王杰希叫來了方士謙,周澤楷帶了江波濤,這兩人都是他們公司的CA,跟蘇沐橙也挺熟的,就一起過來吃飯了。

方士謙看王杰希身上衣服都汗濕了,人也一副狼狽樣,沒心沒肺坐下來問:「你怎麼那麼好心幫人搬家啊?」

「別問了,恨自己。」王杰希臉上還帶灰,滿頭大汗癱坐在地上一句話不想說。

方士謙還沒打算放過他,喻文州就晃過來,脖子上掛著毛巾跟方士謙打招呼,又彎腰問王杰希:「你怎麼不坐沙發?」

「身上太髒了。」王杰希扯了扯衣領散熱,看著那人問,「你身上好香,洗過了?」

「是啊,你也去吧,換洗衣服少天給你拿出來了。」

「那好。」王杰希伸手喻文州一把將他拉起來,順道把毛巾遞過去,「他們沒毛巾了,我還沒怎麼用,拿去吧。」

「謝謝。」

王杰希洗完澡出來,就見客廳蘇沐橙江波濤跟方士謙正在茶几上剝菜葉子看電視,方士謙一看到他知道這人在找誰,往廚房裡使了眼色。

喻文州正在裡頭煮奶茶,黃少天在切肉,王杰希湊上去問:「怎麼煮?」

「你來得正好,幫我百度一下吧。」喻文州用下巴比了比手機。

「你還沒查啊?」

「查過,忘了,先放酒還是先放糖?」

王杰希低頭看手機一邊道:「……說是先在小鍋裡放糖然後把白蘭地淋上去,還要泡一下。」

「糖跟酒的比例是?」

「上頭沒寫。」

「呃──」喻文州拿著酒瓶的手頓了一下。

「憑感覺吧。」王杰希自己不會下廚也沒太多計較,伸手去推了一下那瓶酒,「反正吃不死人。」

「等等你們倆在做什麼,煉藥啊?」黃少天回頭嚷道。

「動刀的時候不要把眼睛轉開。」王杰希擺擺手,「切菜去。」

「泡得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要點火?」喻文州問。

「是,要上面點火,說是會燒一陣子。」王杰希確認了一下,喻文州從口袋掏出打火機,他又問,「你行嗎?不要燒到手了。」

「行吧。」喻文州猶豫了一下,一點火就立刻退開,王杰希更少開火,扒著喻文州的肩膀在後面探頭探腦,黃少天聽不下去一轉頭就見著這兩人的蠢樣,心裡都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搶過打火機沒好氣道:「這火都沒點上躲什麼躲啊!鍋子斜一邊,火擦下去就點著了好吧,喏~」

黃少天把打火機拋回去,喻文州接住了,他又嫌棄地瞪王杰希,說:「我家廚房小,老王你這十指不沾陽春水了就別在裡頭添亂佔位子好吧不嫌擠啊!」

黃少天說這話時王杰希還搭著人的肩膀,就聽喻文州笑了一下,沒說什麼,王杰希不知哪來的底氣朝黃少天挑眉:「我覺得不擠,但可能海拔比較高的關係吧。」

「窩操王杰希你要臉不!我手上有刀別惹我啊!」

這邊喻文州煮好了糖水倒奶茶進去試喝,他道:「沒想到還不錯,但酒味有點重。」

「我試試?」王杰希探頭,喻文州直接把杯子遞過去,他喝了一口歪頭,「酒味還好,但不夠甜吧。」

「會嗎?」

「不信你喊周澤楷進來。」

「那對他來說當然不夠了──」喻文州往客廳喊,「小周,來試試看奶茶。」

周澤楷一下就跑進來,臉上寫著期待,王杰希把手上杯子遞過去:「我說不夠甜,喻文州覺得可以。」

周澤楷喝了一口,道:「不甜。」

「好吧,那加多一點。」喻文州拿回杯子,發現黃少天杵在一旁臉上表情有點複雜,問道,「你也要喝?」

「不要!噁心死了好嘛你們就不能換個杯子?!還有周澤楷你給我出去是一個個長那麼高都嫌不夠擠嗎!滾滾滾!」

周澤楷莫名其妙有點委屈。

「廚房好熱鬧啊。」江波濤手上剝著豆角苦笑。

「其實基本上只有黃少天在吵而已。」方士謙拿著遙控器哼道。

「剛好是黃少天跟他三個伴郎呢,真好。」蘇沐橙微笑。

「看來結婚那天會很熱鬧啊。」江波濤道。

「有黃少天在就算伴郎是三個周澤楷都能很熱鬧的。」方士謙笑,「婚期跟地點定了嗎?」

「還沒呢,不急呀,年底吧,想等我哥有空了再辦。」

「那也好,蘇姐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問吧。」

王杰希端著托盤出來把奶茶遞給大家,蘇沐橙聞了一下笑道:「好香啊。」

「他們不出來坐嗎?」江波濤問。

「喔。」王杰希嘴角忍不住彎了一下道,「喻文州才發現忘了煮珍珠,現在開始準備,周澤楷在裡頭盯著呢。」

「機長真是的,我進去幫忙吧。」江波濤苦笑。

黃少天跟喻文州負責煮晚餐,喬遷麵吃的是家常木須炒麵,還煮了一鍋苦瓜鳳梨雞湯、涼拌茄子、豆角燉粉條跟炒花菜,最後看著菜不夠,喻文州又進去煎了個蔥花蛋,王大機長美其名過去幫忙但就是偷吃跟端盤子的,出來時手裡捧著盤嘴裡嚼著蛋。

其實蘇沐橙廚藝很好,但就是喜歡吃黃少天煮的,那人自然樂於滿足未來的老婆,也不推辭,喻文州完全是捨命陪兄弟,他笑道:「口味還好吧,不過不好也來不及了,只能吃啦。」

都是家常菜味道也確實不錯,大家都是連連稱讚,連方士謙也不得不跟王杰希咬耳說:「加油,你以後餓不死了。」

王杰希沒理他,低頭吃麵,喻文州就坐他旁邊,轉頭問:「好吃嗎?」

「麵你煮的?」

「對,是不是有點糊啊。」

「不會,很好吃。」王杰希笑了下,「比上次好。」

「上次?啊……」喻文州苦笑,「沒加鹽那次。」

「那次也是挺好的。」

「別說了,黑歷史啊。」

王杰希笑了。

晚飯後周澤楷跟方士謙洗碗,蘇沐橙攔不住,就進去指導。王杰希本來跟江波濤聊天,喻文州突然把人喊了過去,到黃少天他們家書房。

「怎麼了?」王杰希問。

喻文州站在剛整理好的書櫃前,抽出一本相簿:「少天這邊應該有,剛說到黑歷史突然想起來──」

「你以前的照片嗎?」王杰希一聽眼睛亮了起來湊過去看。

「嗯,不過最早只有大學的。」喻文州捧著相簿翻了翻,眼睛就笑彎了,「有了,好懷念啊。」

「這是你?」

「是啊,挺土的吧,旁邊是少天,那時候他很受歡迎,整天被約著去聯誼,還要捎上我,可以說是沾光了。」

「然後呢?」

「沒有然後啊,我就湊數的吧。」喻文州苦笑。

王杰希又想起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話,覺得那是別人沒眼光,但沒說出來,繼續翻照片道:「你以前帶眼鏡啊?」

「嗯,度數不深就是了。」喻文州講完就發現王杰希盯著自己的臉看,他頓了頓道,「你在想像嗎?」

「對。」

喻文州歪頭嘆笑,把相冊闔上道:「好啦,扯平了,之前答應過你的。」

「是啊。」王杰希算是心滿意足,只是突然有些感嘆,「不過你當初其實沒打算真的要給我看吧?」

那時候喻文州才剛剛發現自己的心意,照他最初保持一定距離的想法來說,是不可能多此一舉的。所以,是不是代表現在不一樣了呢?

喻文州把相簿推回去,突然淺淺道:「嗯……當初是沒想過,現在想了。」

王杰希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能夠習慣這種親暱的距離了,可那種從胸腔一路漫上腦頂的喜悅讓他一時不敢說話也不知道要不要看對方,總覺得自己眨眼一開口,那些東西就會一股腦湧出來收都收不回來了。

王杰希發現喻文州站在書櫃那側,自己只要往前一步把手按在書架上就能毫無阻礙順勢親上去了,而且還是壁咚。做起來容易,但真的可以嗎?

就算喻文州真的願意嚐試接受自己的喜歡或追求,但畢竟真的跟同性有親密的肢體接觸不是隨便就能辦到的吧?

雖然大不了就是個拒絕,以前王杰希樂於知道喻文州對自己的底線而不會有太多失落感,但如果這時候喻文州展露出一絲猶豫或排斥,那王杰希想,肯定會很打擊的。

就是這樣吧,以前他沒抱太大希望,沒什麼好失去,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往前衝,可現在給了他一點希望後,好像瀟灑沒了、自信也沒了,就是捧在手裡小心翼翼多怕這點希望一下就滅了。

王杰希最後忍下來了,他後退了一步,平靜道:「我出去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吧。」

喻文州像是沒注意到似的,朝他笑了下:「嗯。」

 

聚會結束,喻文州看似還要留久一點,王杰希跟方士謙就先撤了。

王杰希開車來的,他問:「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了,我搭地鐵就好。」方士謙搖頭,他倆又走了一段路,眼看就要到王杰希停車的地方,那人突然道,「話說,我得撤回說你有濾鏡這回事了。」

「什麼?」

方士謙轉頭道,「我是真沒想到喻文州跟你還真的有戲,擱一年前我肯定要說作夢了。」

王杰希沒答話,過了一會才道:「是嗎?我看還早吧。」

「那至少是有機會,還挺高不是。」

「是啊,一成到六成看似進展很大,但不成的話,都是零啊。」

「談感情本來就沒有百分之百的,不管你是喜歡男人還是喜歡女人。」方士謙道,「怎麼,不高興不飄花啊?」

王杰希站在車前,想了想苦笑道:「是啊,可百分之六十時的失敗跟百分之一時是不能比的,想著就覺得後怕。」

「都是相對的,你得到的越多承受的也越多吧,很公平。不過你在這邊擔心也沒用,能早放棄你老早撤了好吧,現在還能怎麼辦?」

王杰希也沒反駁,就是磨蹭的手上的車鑰匙,道:「他雖然放寬界線讓我靠近了,可也沒說開,這樣的意思到底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了。」

方士謙一聽哈哈笑了出來,他搭上王杰希的肩膀笑得有點損:「告訴你吧,這在我們異性戀裡呢就叫『曖昧』,你個基佬就趁機好好體驗一把這種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又甘之如飴的感覺吧。考驗心臟的,但你心那麼大,肯定抗得住。」

王杰希一臉『這我可說不準』的表情,依然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

方士謙一屁股靠到他車門上,道:「好吧讓你開心點,以我直男的眼光,我覺得這不止百分之六十,估計有百分之六十八點七,挺高的不是,笑一個吧!」

王杰希還真的笑出來了,雖然是嘲笑:「這有差嗎,而且小數點怎麼算的?」

「管那麼多,我說有就有,你還是送我回家吧!」

「是是,感激您的總結了。」


TBC

2018/9/3修改

(二十一)

我家眼飯曰:

老王:躺平等對方出手,但手速so慢o_O

對不起啊(


 
评论(47)
热度(690)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