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二十三)

(一)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不是賀文,只是剛好今天打完,我是那種很討厭過節的人吧(

*有一點EX描寫

---

(二十三)

 

王杰希活到三十好幾不誇張地講,真是沒經歷過什麼純純曖昧期。

首先他是個行動派,再來有點沒耐心,加上工作不規律,實在沒有閒情逸致跟人玩欲擒故縱的把戲,這才有每段感情都很速戰速決的感覺。他覺得自己並不花心也沒有刻意過得浪蕩不羈,只是很自然先考慮事業,人生的順序變自動安排好了。

方士謙說王杰希是那種就算生活壓力再大也會從夾縫中找出生活樂子的人,本來以為可以看他浪到六十九歲,結果出現了個喻文州,方士謙才發現,唉啊你這小樣談起戀愛來原來是這種調調啊。

耐心,有的。

閒情逸致,也是大大地有。

那天王杰希去了一個朋友的生日趴,開在他們常去的Gay吧。

以前王機長是有空就會去露個臉,出櫃後更是時常一下飛機就穿著制服過去,貨真價實的機長服,可想而知成為了那酒吧裡一道著名的美景。可自打認識喻文州後,王杰希一心撲在怎麼追直男的問題上,也就沒心思打獵了。於是久久沒出現的王大機長一走進地下室立刻遭到圍觀,吧台擠滿了圈子裡的朋友,劈頭就喊:「杰希你出現了!是不是失戀了!」

王杰希也不客氣,立刻翻了一個大白眼。

「王機長你可總算來了,你不來我們生意估計少了有三成吧。」調酒師就是老闆,跟王杰希是老交情了,直接招待了他一杯當日雞尾酒。

「你太誇張了。」王杰希道。

酒吧裡總是不缺八卦,關於鑽石王老五王杰希愛上直男改邪歸正金盆洗手這種傳聞大家都是有所耳聞的,現在正主來了,都七嘴八舌地圍過來求詳細,王杰希也沒隱瞞一口承認他正在追直男。

對於『愛直男』這種話題,要說是不可處碰的禁忌也好或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傷口也罷,在坐的熟人臉色各有酸甜苦辣,王杰希倒不怕被嘲,堅持道:「他真的很好。」於是基佬朋友們爭先恐後要求王杰希說說他的直男到底是何方妖魔鬼怪好在哪裡了。

「他是……機場工作的人,聲音好聽,雙情都高,說不上來,就是哪裡都很好。」王杰希想了半天,無法總結人家的好,只能說出這種像是敷衍的答案,大夥肯定不能滿足,於是開始發起有圖有真相的口號。

王杰希翻出了張去年看電影吃鬆餅時的合照。其實是鬆餅店說用餐照發朋友圈可以送布丁,周澤楷二話不說立刻請店員幫他們三人拍了一張。

照片裡喻文州坐中間捧著鬆餅,周澤楷搭著他的肩膀比樹叉,王杰希坐得稍微遠一點,面無表情托著下顎,也比了一個樹叉。

事後王杰希讓周澤楷把照片傳給他,想想這應該就是自己跟喻文州唯一一張合照了。雖然早料到這照片拿出來會有什麼效果,但當所有人對著周澤楷的臉尖叫花痴表示想吃這個帥哥同時嫌棄喻文州平淡無奇除了斯文沒啥魅力時,王杰希還是很不滿的。

「希希啊,要下海喜歡直男也得喜歡這種臉的才值回票價吧!」

「身邊有那麼帥的直男我估計也把持不住,想下藥了都!」

「話說擱著這種等級的菜不去追,真讓人好奇你家那個寡淡的直男有什麼三頭六臂了還是身懷絕技了?」

「不許說他寡淡。」王杰希沒好氣,收回手機冷哼,「長得好看的直男到處都有,可他不一樣。」

「唷還寶貝上了?哪裡有什麼好看的直男啊?不土不矬不髒就很了不起了,你家這個也就是看著稍微乾淨點而已。」

王杰希二話不說翻出黃少天的照片遞過去:「也是我同事。」

「我靠,這也太可愛了吧,你們飛行員是什麼流弊行業?人家羨慕嫉妒恨!」

「唉呀這個小可愛還帶著耳釘你確定他很直嗎?想一口吃了他想跟他玩高空制服PLAY,有沒有機會啊?」

王杰希故做惋惜:「已婚,我還是伴郎。」

現場又是一片失望哀嚎,王杰希滿意收回手機道:「想看的話,多搭我們家的飛機吧。」

「這都不忘記公關你狠的啊!」

生日派對還是要開,王杰希也不多談自己那些感情問題了,壽星到後大家喝酒玩遊戲,越到後面酒精濃度越高場面就越來越失控,王杰希也是玩過的,他現在浪不起來也不想掃興,自己躲回吧台跟老闆聊天了。

「我剛也看到照片了,覺得你家直男挺好的,很端正,看著聰明風趣。」老闆一邊搖酒道。

王杰希聽著『你家直男』這四個字,特別順耳,自滿道:「長相見仁見智,聰明風趣倒是真的,您還是一樣很會看人。」

「看你心情很好,不是苦戀啊?」

王杰希知道對方的意思,他還沒答話,那人又道:「這店也開了十年,每個晚上都有過來喝悶酒的人,很多是被直男搞得亂七八糟的……」

「我知道。」

「所以你的狀況倒是特別啊。」

「是嗎?」王杰希莞爾,揚起眼睛道,「大概是他沒給我藉酒消愁的機會吧。」

「看來有希望?」

王杰希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道:「最近氣氛不錯,但我不想顯得心急。」

「恭喜啊,雖然很想看到你常來,但我還是祝你成功,到時記得把人帶來鑑賞一下。」

「那有什麼問題?」王杰希人都還沒追到這就替喻文州預約了『給吧』一日遊,這時桌上手機震了,就是喻文州打來的。

吧裡音樂太吵,他跳下椅子去外頭接,但又因為心急,在上樓梯時就迫不及待劃開手機了。

「喂?」

「我剛下班,想吃點東西嗎?」喻文州問。

「你怎麼這個點下班?」王杰希看時間,都半夜兩點了。

「今天小夜,又留下來寫了一點評鑑,本來想在塔台看日出,覺得辦公室有點悶,乾脆帶回家弄。」喻文州聽著像是邊走路邊講的,他又問,「你在哪?聽到很厲害的背景音樂啊。」

「一個朋友的派對,在酒吧。」王杰希補充,「就是我們玩的那種吧。」

喻文州失笑:「喔……好玩嗎?」

「還不錯。」

「我會去之前那間牛肉麵店,您隨意。」

王杰希自然是要去的,但他學著時不時表明一下立場,問:「想不想我去?」

喻文州先是笑了幾聲,故意道:「不想,不准來。」

王杰希哈哈笑了,也幼稚地回他:「就非得去,您拿我怎麼著?」

「小的不敢拿您怎麼樣。」喻文州笑得停不下來,最後道,「嗯,幫我跟你朋友說聲不好意思啦。」

王杰希又精明地問:「不好意思什麼?」

這次喻文州順了他的意:「嗯……把你給搶了?」

「好,我這就跟他說。」王杰希心滿意足掛掉手機。

帶上外套圍巾王杰希不忘回去舞池打招呼,並且原封不動把喻文州的話講了一次,還沒醉的人聽了都說他得瑟給他吹口哨又起鬨,簡直比方士謙還浮誇,王杰希老早知道這群人什麼德行,大笑了幾聲後愉快地赴約了。

 

---

 

王杰希到那家店時,喻文州抱著手臂撐著臉頰睡得直點腦袋,到自己坐下都沒反應,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膽子大,還是今天喻文州讓他很開心,王杰希起了玩心就去吹他瀏海,想把人吹醒。

吹兩口後喻文州便睜眼了,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揉著鼻子道:「好臭,喝真多啊。」

王杰希竟然還笑他。

喻文州打了一個哈欠,估計是看到這人的反應也有點無奈:「話說有你這樣的嗎……」

「怎麼?」

喻文州低頭翻菜單,說:「沒什麼。」王杰希還想說喻文州就抬頭點菜了。

王杰希晚上一路吃了不少零食,就叫了一碗餛飩湯,喻文州吃榨菜肉絲麵,兩碗都是清湯寡水地端上來,也不加佐料,幾片青菜葉子浮在湯水上,白花花一片。

看到王杰希好奇的眼神,喻文州說:「胃有點不舒服,還是不吃太刺激的。」

王杰希吐槽:「應該就別吃宵夜才對吧。」

「但我都沒吃晚餐。」

「竟然會胃痛,真意外啊。」王杰希棒讀。

喻文州給他噎著,口氣有點埋怨:「……真囉唆。」

王杰希吹餛飩,坦承:「那是,我還挺囉唆的。」

喻文州聽了後只是低頭發笑,默默地吃他的麵。

王杰希很快吃完了餛飩,手指在桌上點了點,突然開口:「問你一個問題?」

喻文州正喝湯,朝他比了一個等等的手勢,吞下那一口才抬頭道:「好你可以說了。」

「……你以為我要講什麼會讓你噴湯的問題嗎?」王杰希瞇眼。

「以防萬一吧,誰知道您老現在神遊去哪了。」

王杰希心裡想,我跟你在一起時哪有心思神遊?

「你覺得自己有什麼令人稱道的優點?這問題很普通,一點不驚嚇。」

「是不驚嚇,但還是很神遊。」

「你怎麼回答?」

喻文州想了一會:「嗯……我語言能力算不錯?感覺有點天賦。」

王杰希簡直了:「不是這方面。」

喻文州露出了然的表情,抿著嘴唇思索起來,筷子有一搭沒一搭地攪著麵湯,過一會正要開口,立刻被王杰希截胡:「不能說不知道。」

喻文州又被噎著,只好嘆氣:「大概……脾氣好?」

「喔?」

「很多人這樣說過。」

「你不覺得嗎?」

「我覺得自己至少不是脾氣暴躁的人吧?」喻文州歪頭想了一下,又道,「確實挺少生氣,但不是因為脾氣好,是想到開口罵人或吵架後,不但沒辦法解決當下的問題還會造成反效果,就不予選擇,久而久之就挺習慣了。」

王杰希了然地點頭:「還有呢?」

「真沒了。」

王杰希偏就想追根究底,他問:「以前女朋友沒稱讚過什麼嗎?」

喻文州一聽竟然笑了,他說:「你看,要我現在正喝湯就得噴你一臉了。」

王杰希自認剛剛那句有點口快,但喻文州反應也是沒準了,他拉著臉沒什麼誠意地說:「對不起啊。」

「我想想啊。」喻文州沒有打馬虎眼,反而認真想了,半晌他道,「說我冷靜、理性……但以女朋友的角度,這不算優點吧,嗯──溫柔?對喜歡的人本來就會溫柔,也不算。」

喻文州說著說著抬眼道:「其實我也沒交過幾個女朋友,沒什麼參考價值。」

這個王杰希早知道了,他也演不出什麼吃驚的表情,就是點頭。

喻文州很是坦然:「正式的只有兩個,一個在大學,一個是工作後。」

王杰希倒沒想到竟然真那麼少,他道:「工作後的你提過了。」他想,我還看過呢。

「是啊。」

「之前的呢?」

喻文州眨了眨眼:「你想聽啊?」

王杰希聳肩:「你願意說的話。」

喻文州一臉沒什麼好隱瞞的態度,把手肘支在桌上道:「大學後輩,一起上選修課,報告分在同一組,常約出來討論作業,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

「什麼選修課?」

喻文州忍俊不禁,一臉『竟然先問這個?』的吐槽表情。

王杰希一臉理所當然:「不行嗎?我對妹子長相外貌沒興趣,只好奇你選什麼課。」

「選的德文。」

「那她是怎樣的人?」

「不是說沒興趣?」

「對你的描述有興趣。」

「……我那時候還很幼稚,也不太世故,覺得她就是無憂無慮、開朗熱情那種女孩子。笑起來很天真,個子很嬌小嗓門很大,但喜歡撒嬌,確實很可愛這種感覺吧。」

王杰希張口本來想說什麼,可又閉上嘴,喻文州放下筷子,輕道:「問也沒事,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分手是她喜歡上別人,就這樣,很普通的。」

喻文州貌是想起什麼回憶,淡淡笑了下:「說起這個,德文選修是整學年的,我們期末前分手,但還是得一起交作業。她大概覺得尷尬,乾脆蹺課不來,放棄了這門學分,我覺得挺可惜的,就去宿舍喊她上課……」

「然後?」

「我說我沒怪她劈腿也不生氣,讓她保持平常心,再不然跟教授說一聲,看是分到別組或是獨力完成都好,為了感情的事失去學分,有點不值得。」

王杰希撩了撩眉,露出微妙的表情,但還是讓喻文州繼續說。

「結果她哭了,還很生氣,說我……」

「沒愛過她?」王杰希道。

喻文州點頭:「嗯,差不多的意思。」

「你是真不怪她、沒生氣,還是說場面話?」

喻文州這次想了挺久,最後他道:「說沒有肯定是假的,但冷靜思考後,覺得一個人移情別戀又不是罪大惡極的事,她不喜歡了,我也不能怪她啊。那既然這樣,我還是希望她別為了我讓自己後悔。」

王杰希悶悶笑了:「後悔沒修完德文課?」

喻文州點頭,又頓了一下,自嘲道,「又講了一個黑歷史。」

「那你現在懂了嗎?」

「嗯?」

「懂她怎麼生氣了。」

「現在當然懂了。」喻文州莞爾,「所以說我以前不世故啊。」

「現在就很行了。」王杰希總結。

喻文州抬眼笑了笑,靠回椅背上又打了個哈欠道,「雖然我挺想反問你的,但今天特別累,想回家睡覺了。」

「是不是要感冒了?」王杰希皺眉。

「不會吧?」

「早點回去,沒做完的工作也別搞了,多睡點。」

「好吧。」

「記得多喝熱水。」

喻文州噗嗤一聲,不知道哪個笑點被戳:「哈哈哈哈……」

「別笑了,我是認真的。」王杰希地給了他一拐子,調侃道,「你們直男有什麼資格嫌棄熱水。」

「熱水是我們的好朋友,不敢嫌棄。」

王杰希回家後收到喻文州的QQ,他發了個沒看過的表情包,是個馬克杯,飛機圖案的,應該是喻文州的杯子然後自己拍了照,還做成表情包,底下四個大字:多喝熱水,後面還有個大小眼表情符號。

王杰希想您老都快感冒了,怎麼就那麼有閒情逸致呢盡幹些腦波清奇的事呢?

又一條訊息過來,喻文州:『這是你專用的“多喝熱水”表情包,收下吧別客氣(doge臉.jpg)』

王杰希立刻存下來,又發回去:『如你所願(多喝熱水o_O.jpg)』

 

---

 

王杰希跟周澤楷飛馬來西亞,隔日回到B市時正好下午,周機長說肚子餓,王杰希提議去吃上次那家珍珠奶茶鬆餅吧,叫喻文州一起,後者自然點頭如搗蒜。

他倆一邊走王杰希電話就打過去了,電話接起,卻傳來喻文州沙啞得幾乎辨認不出來的聲音:「……喂?」

王杰希一愣:「你怎麼了?」

「被你說中,感冒啦。」喻文州聲音聽著非常慘烈,口氣也挺虛弱的。

「發燒了嗎?」

「燒了……大概是倒春寒吧。」

作為一個,嚴格說起來是喻文州聲控的王杰希聽著相當心疼,他問:「你一個人?」

「嗯……」

「要不我過去吧?」

「好……」

電話很快掛了,周澤楷全程聽著,一臉關切:「生病?」

「嗯,今天吃不成了,我想去看看他。」

周澤楷點頭,一臉理所當然地跟著王杰希,認為自己聽都聽到了必須也要去探病。喻文州是帶著口罩來開門的,他本來就沙啞的聲音更是悶得聽不清楚:「醫生說不會傳染,但帶著好一點。」

周澤楷把他們路上買的東西放到廚房,王杰希則跟進了臥房,喻文州慢慢爬上床把自己塞回棉被裡,彷彿行屍走肉。王杰希瞧見床頭的藥袋跟水杯,又看了看喻文州疲倦的臉,嘆氣:「好的不靈壞的靈。」

喻文州悶悶笑了:「小周也來了?」

「嗯。」

這時周澤楷進來,也湊到床邊,用眼神表示關切,並且很自然伸手摀住喻文州的額頭,過了幾秒:「沒退。」

喻文州勉強開口:「你手真冰,挺舒服。」

「退燒貼。」周澤楷開始翻便利商店塑膠袋。

王杰希在旁邊想,他們直男真好,做什麼都沒有忌諱,要換做自己做這動作,估計得過三十六個心態轉折沙盤演練四十八次還不一定能出手呢。

「退燒藥?」王杰希問。

「吃了。」

「那就睡吧,我們幫你煮粥。」

「我不想吃。」

「就喝上頭的米湯。」

「……嗯……」喻文州估計懶得跟他爭,隨口敷衍一聲就閉上眼睛讓周澤楷幫他蓋退燒貼了。

王杰希看他床頭水杯都擱都涼了,喻文州現在用的這個,就是表情包本杯了,他研究了一下,估計B航的紀念品吧,想喻文州前天還有精神看玩笑,今天就癱在床上了,王杰希也是哭笑不得。

最後兩機長在廚房研究粥要怎麼煮,王杰希幾乎不開火而周澤楷吧更是十指不沾陽春水,此刻在面面相覷,最後王杰希瀟灑地脫下外套捲起袖子,打開百度搜索食譜。周澤楷同樣脫衣負責洗米。這東西也不複雜,算好水量擱在爐上小火敖著總不會出岔。

「說鍋蓋下要壓一根筷子。」王杰希看著手機道。

周澤楷一臉問號,王杰希補上:「好像這樣才不會溢出來。」

「喔。」

粥在爐上滾,王杰希又去房裡確認喻文州一眼,拉個棉被,出來時周澤楷已經被客廳的那架Concorde模型給吸引了目光,眼睛發亮地盯著。

「好看。」周澤楷由衷評價。

「你也買一個?」

「我媽要生氣,沒地方放。」周澤楷又問,「可以打開?」

「可以。」王杰希蹲下幫他把透明罩拿起來,周澤楷打開駕駛艙,看到了那個大小眼飛行員,忍不住笑出來,眼睛來回在王杰希跟小人身上打量,這讓王機長有點難為情,解釋了一下:「是喻文州畫的。」

周澤楷正直地感嘆:「感情真好。」

王杰希只能乾笑。

他們又對著模型討論了一下飛機的事,最後周澤楷捧起它仔細端詳,王杰希還蹲坐在地上,就著這個角度,看到模型底座好像貼著什麼東西,仔細一看,發現

是自己給喻文州留的紙條。

喻文州當時認為,Concorde是王杰希自個喜歡才選的禮物,當然這也有一部分原因,另一部份吧,他沒機會說出口,就只能用寫的了。王杰希也萬萬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再看到這東西。

他甚至沒想過這字條的去留,事情過後他不曾問起,喻文州也從未提過──像是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也像是他往湖裡投了一顆石頭便轉身離去,那顆石子濺起的水花盪起的漣漪,他一概不知、不看也不敢問的。

王杰希總認為喻文州只要知道就夠了,不用絞盡腦汁做出回應,直到他做出決定──他希望自己能保持這種禮貌的距離。

當然,這只是王杰希的理想。

當初他順手寫的,或許只是便條紙,甚至是外賣單的空白處,寫在哪兒並不重要,能讓喻文州知道就好了……但不僅這樣,喻文州知道後,還用把它四面平平整整地貼在模型底座右下角──王杰希腦中閃過那個畫面,突然覺得雙耳一熱,腦袋彷彿也升溫了。

直到周澤楷鑑賞完畢,心滿意足地物歸原位,他這才輕咳一聲掩飾失神,不想讓人發現異狀,提醒道:「小周,你去看看稀飯煮得怎麼樣了。」

「嗯。」 

周澤楷還在廚房裡攪粥,王杰希慢慢推開臥房的門,裡頭還是一樣昏暗,只有陽光撫摸著窗簾的縫細,他輕輕在喻文州身旁坐下,床墊凹陷下去,喻文州似乎沒醒,呼吸依然悶滯,只露出半個腦袋,頭髮被汗水浸得有些結條,貼黏在額頭上,此時只是在棉被中動了一下。

王杰希當然不可能吵醒他,但又不想讓自己的視線離開。

他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每一個喻文州都答不上來,自己也幾乎沒得到過回答。

喻文州給的,總不是他所問的,但依然嚐著很甜,像是不小心落下的糖霜,讓王杰希不禁老想像著整罐糖的味道。想我那麼喜歡你,要滿足的話,得是多大一塊蛋糕啊,可如果喻文州終究只有小小一個,自己願意接受嗎?

王杰希盯著喻文州一半埋在棉被裡的臉,微微張口,半晌無聲。

他想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是因為你認為我有夢想成真的那一天嗎?

或是直接問你,你喜歡我嗎?有多喜歡?你要喜歡到什麼程度才算數?

王杰希感覺自己堆積了滿腔的溫度想要傾倒,但他不行。喻文州對他一向沒什麼太多防備,因為他一向克制,而克制不全然是痛苦,還有種異樣的滿足跟慌張的期待。

王杰希以為他就習慣著這樣的自己,可右手卻不知不覺掐緊了床單,壓抑也不總歸是成功的,王杰希也並不能每分每秒都能掌握自己的情緒,有時候他甚至不想了。床單的縐折凹陷進自己的手掌裡,白色布料攪出一個寧靜的漩渦。

但喻文州卻醒了,他並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把抽出棉被中的手,緩緩地覆在自己手背上。

喻文州的手真燙,燙得王杰希一瞬間屏住呼吸,然後聽到喻文州用沙啞的氣音慢慢地道:「唉……我真沒事──」

不是的,不是的──

王杰希心裡這樣叫囂,聲音也沒找回來,但他是真的忍不住了。王杰希用力握住喻文州的手,不是十指交扣只是胡亂捉住的,倉促得像是被嚇到一樣,他不敢去看喻文州的表情,只是把他的手拉起來用額頭抵上去,靠著、埋著。然後王杰希鼻息發顫地閉上眼。

過了一會,他感覺喻文州慢慢地張開手指,溫熱的指尖撫摸過額角,然後溫柔地摀進他的頭髮中,王杰希垂著腦袋,動都不敢動。

他感覺自己臉頰發麻,然後又逐漸發燙,可沒讓自己激動太久,王杰希便想,啊

……喻文州肯定燒昏頭了。

想到這裡,王杰希突然不再緊繃,他才緩緩抬起頭來。

這時喻文州已經半張開眼,雖然左手還被自己握著,但臉上除了高燒的病態紅潤外,神情倒是沒有任何異狀,一如往常地溫和且無辜。

喻文州看著自己,用沙啞的聲音道:「……我是清醒的。」

王杰希全身都頓住了,雙手一僵,喻文州的手啪答一聲,直接掉下來摔在床上。

他沒想到自己嚇成這樣,王杰希想伸手時,門被輕巧地推開,周澤楷探頭進來,小聲地道:「粥好了──」

這回是喻文州倏地收回手,有些狼狽地想翻身結果悶咳兩聲,又把自己縮回棉被裡去,王杰希直直站起來,用應該是平靜的聲音道:「我……去盛粥。」

「好?」周澤楷愣了一下,王杰希匆促地跟他擦肩而過。

周澤楷走進來左看右看,最後在王杰希剛起來的地方坐下,又探頭看背對這側的喻文州,發現這人連耳朵都紅透了。

周澤楷擔憂地開口:「喝熱水?」


TBC

2018/9/3修改

(二十四)

首先,王機長專用多喝熱水表情包:

我跟魚一樣都感冒了還很有閒情逸致做表情包2333333


看了長評雖然誇口可以更好幾萬,但還是瓶頸得想埋了自己TT

每次到了長篇要收尾時,都擔心一個不小心就毀了這篇文

唉,說點好玩的,別看小周現在這樣

您們想想當最後如果老王成功補了魚,又告訴了小周這孩子臉上會有什麼表情,嘖嘖,光想到這個畫面我就迫不及待想填坑2333333333

我流小周待機表情:喝熱水?OvO


 
评论(74)
热度(725)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