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二十九)



(一)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核是硬的,糖是甜的。


(二十九)

 

夏天要到了,近機場的鬧區開了一家現打的手工舒芙蕾,周澤楷不知道上哪得到的消息,心心切切想吃每日限定三十份的芒果冰淇淋優格雲朵厚鬆餅,還逮到了剛好休假的喻文州。

整間店只有他倆是男人,其他都是沉浸在自拍或直播的少女少婦們,周澤楷也拍,還讓喻文州幫他拍,拍完還發朋友圈,發了送抹茶奶霜拿鐵,喜孜孜地笑得比給公司拍宣傳廣告還甜。

喻文州不特別嗜甜,但有好吃的都來者不拒,他要了一份檸檬抹茶酥皮塔跟拿鐵,咖啡師送了他一個拉花,問喻文州想要什麼圖案。

「幫我拉一架飛機吧。」喻文州道。

咖啡送上來後,喻文州也不急著喝,先對著拉花拍照,很是愉快的樣子。

周澤楷還記得這人前天在葉修生日會上喝悶酒的事,不免出聲關心:「心情好?」

「嗯?」喻文州揚眉,「還不錯,怎麼?」

「讓你前天不開心的事──」周澤楷說,「解決了?」

「喔。」喻文州愣了一下,笑道,「算是解決了吧。」

「那就好。」周澤楷也彎了一下嘴角。

葉修生日隔天,黃少天跟方士謙飛北美,起飛前特地打過來關心一下,電話一來劈頭便是:「喻文州你沒有酒後亂性或是被亂性吧?」

「沒有。」

「說不定你喝醉了不記得,有沒有覺得腰很酸哪裡很痛?」

「在沙發上睡了一晚,頭痛、腰痛、全身都痛。」喻文州道,「起來還發現額頭上腫了個包。」

「窩靠王杰希搞什麼東西,有房卡跟喝醉的直男在手,竟然讓你睡沙發,這操作也是醉了。」

喻文州好笑:「……我已經不明白你的立場了,你到底想不想我被掰彎?」

「我想你高興快樂就好。」

「……」

「怎麼,被我感動得說不出話嗎?」

「還……真是,我剛醒完酒,禁不起這種刺激。」

「這有什麼,你是我哥們,對我來說你能不能搭飛機、喜歡男人還是女人,都覺得無所謂的,我也會支持你,總之不要太有壓力,偶爾把自己喝得爛醉也挺不錯的,能說真心話。」

喻文州笑了,他道:「喝醉時說的真心話,像是作弊啊。」

「那你就清醒時再說一次吧,這有什麼難的。」

「仔細想想,確實不難。」

「早說跟你過了。」黃少天打了個哈欠,埋怨道,「昨天沒睡好,跟老方吐槽你倆一整晚啊一整晚,這都吐槽不完,我們決定LA落地之後繼續吐槽。」

「………」

喻文州退房後在的士上確認王杰希的航班,結果就差了十分鐘,這人已經起飛了,於是他又耐著性子等落地等了十一個小時,又多算了一小時交接跟出關,然後捧著手機繼續琢磨半小時,喻文州這才給遠在東歐的王杰希發信息:『你的紙飛機怎麼折的,飛真遠。』

王杰希回得很即時:『畢竟我是專業的(doge臉.jpg)』

『就是飛太遠了,還卡在酒店庭院的榕柏上,拿都拿不下來,太尷尬了(笑哭.jpg)』

『看來你要被那家酒店拉黑了(默默吃瓜.jpg)』

『等你回來教我摺吧。』

『好啊。』

看著這段無關痛癢的調侃,喻文州被自己氣笑了,他猶豫了一下,才寫:『我想見你。』

王杰希這次等了一分鐘才回:『什麼?』

『我說我想見你,現在。』

『……這個沒辦法吧,技術層面上。』

『其實我剛剛看了一下機票,如果有足夠自信能上飛機的話,可能就買了吧。』

王杰希又卡在『對方正在輸入……』,過了一會才跳出螢幕:『我還有二十三個小時就回去了……你等我。』

『我不僅可以等你,還可以親自接你回來。』

『好。

對話記錄停在這,喻文州現在回頭重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想那時候自己大概很緊張吧,連表情包都不用了,甚至正經到標點符號一個不缺……而且王杰希也是。

下午茶吃得差不多,周澤楷手機響了:「江……嗯?在附近──什麼?」

周澤楷臉色一變,正要開口,喻文州手機也響了,是魏琛打來的。

「喂?部長──」

「現在馬上回塔台。」魏琛口氣粗魯還很急切。

「怎……」

「阿塔圖克機場剛剛遭到恐攻,具體不清楚,有炸彈跟槍械威脅,總之你十分鐘內趕過來。」

周澤楷比他早一步掛上電話,頓了一下說:「是土耳其……」

喻文州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沒有消化完這個訊息,周澤楷喊了兩聲這人都沒反應,他心下有些困惑,「前輩,你沒事吧──」

喻文州抽了一口氣這才回神:「沒事,我沒事。」他說完後愣愣地起身,「我得趕回去了──」

喻文州匆匆跑出餐廳,正想叫車時發現自己手指正在發抖,周澤楷從後面追上來,並且丟給他一頂安全帽:「我載你。」

 

---

 

周澤楷有一輛BMWS1000 RR,也是少數在地面上也車技一流的飛行員,喻文州被銳利的風刺得幾乎睜不開眼,而在這樣的路上他也稍稍冷靜了下來,並且單手摸出手機打給王杰希,每通都是關機狀態。

想想也是,王杰希的班機就是這段時間起飛的,要是已經離場自然無法接電話;若是還在機場,發生恐攻後肯定第一時間封鎖航站,所以不管怎麼樣都是沒法聯絡上的。

發現自己在後座打電話,周澤楷嚴厲地制止,說很危險,但同時又將三十分鐘的路程用七分鐘飆完了。周大機長在塔台外把喻文州放下來,自己則是趕去GAL總部,喻文州安全帽都忘了還給他,抱著跑進塔台時裡頭跟預期一樣混亂與吵雜。

喻文州氣息還沒喘勻一刻不閒接過簡報,魏琛正站在指揮室裡,玻璃版上的地圖標出了各航班的位置,壓根沒時間打招呼,喻文州便道:「給我目前資訊。」

「發生在B市時間十五點四十四分,當地時間十點四十四分,爆炸點在第一航站西側候機室,傷亡人數暫時無法確定。土國已將機場封鎖,禁止所有班機離港,抵港同樣在三分鐘前禁止落地,歐洲、美洲各大機場已經相繼將警戒升為黃色等級,總局在十分鐘前也下達了增派保全與警戒的命令……」一個年輕航務趕緊接話。

魏琛領帶鬆開,頭髮也有些凌亂,看起來已經忙了一陣子,他粗聲打斷:「先說航班資訊!」

「啊……是!今天有兩班飛往伊斯坦堡的國內民航,一架是十四點二十五分的CEL545,另一架是十一點四十起飛的GAL213,已經通知他們返航,預計十七點整出發的JDL413已經暫時取消登機。」

「土國那邊的狀況?」喻文州還穿著便服,他捲起袖子,一張一張翻閱簡報同時確認雷達顯示圖。

「我國有兩架航班在伊斯坦堡,一個是三個小時前剛剛落地的BTL341,GAL214則是正在加油,目前兩班都滯留機場尚未取得聯繫──」

「預計十五點三十起飛的GAL704呢?」喻文州抬頭問。

「啊,那架航班準時起飛,在封鎖前就離地了。」

喻文州微微一怔,沒能立刻接話。

「喻主任?」

「抱歉,你說他們在爆炸前就已經起飛了?」

「由於伊斯坦堡機場還在封鎖中具體情況無法取得,但根據起飛時的紀錄,雖然在爬升中發生爆炸,但並沒有影響起飛流程,GAL704已順利離場,派簽確認過,機長表示將按照預定航線與時間返回B航。」

「好,在土國那邊有任何消息傳來前,先保證B行跑道跟起降正常,滯留伊斯坦堡的本國旅客有多少人?」

「總局那邊還在確認。」

有航班滯留於伊斯坦堡的航空公司依然盡可能地取得聯繫、安撫家屬,B航也很快地將警戒升級到黃色;除了等待土國控制情況並且重新開啟機場,塔台也只能繼續維持正常運作,只是在這段期間喻文州也得留下來待命,直到恢復聯繫。

跟局方還有機場的人開完會,魏琛回來看到喻文州窩在自己辦公室稍做休息。

「跟您借一件襯衫。」喻文州見魏琛進來,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灰色帽兜,臉上表情倒是平靜,「看來要續航到明天了,還是換個衣服好。」

魏琛嗯了聲,打開櫃子掏了一件白襯衫給他,同時又遞上半包菸,喻文州一愣,苦笑:「別這樣,少天知道要生氣了。」

魏琛歪嘴一笑,收回菸:「剛剛你問的那架GAL704,怎麼,有熟人在上面?」

「嗯……」喻文州接過襯衫時點頭,「怎麼了嗎?」

「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以你來說,有點明顯啊。」魏琛道。

喻文州看上去是想反駁的,可他頓了一下,還是接受了魏琛的說法。

他剛換好襯衫正在捲袖子時辦公室就被推開,來人道:「土耳其政府剛剛發出消息,已經控制機場,解除了封鎖,預計一個小時候恢復起降航班。」

兩人對看一眼,立刻上樓。                                                                        

「機場封鎖了四個小時,我國目前兩架航班,BTL341的旅客與機組人員一共273名已在土國安置;GAL214隨時可以起飛,由於爆炸關係造成群眾恐慌,機位已經爆滿,其他想回國的民眾已由使館安排至鄰近機場──」

「好,確認起飛時間請通知我,還有GAL214,我要知道這架航班的所有動向,旅客名單也請榮航發來一份。」

喻文州確認完航班資訊回到進近休息室,新聞正播送了事發機場的畫面,報導著傷亡數字、肇事組織、牽連影響等相關細節,這些後續處理跟塔台工作沒有太大關連,兩個小時候,滯留於伊斯坦堡的航班順利起飛,魏琛便讓喻文州先下班。

喻文州面上答應了,可魏琛自己忙完去休息室時看到那人正躺在沙發上小憩,顯然沒有回家。

「你別把老夫的襯衫睡皺了。」魏琛沒好氣地拿了個麵包開始啃,「你還不回去?這裡沒你的事──」

「我想留下來等所有伊斯坦堡的班機降落後再走。」喻文州用手臂遮著眼睛閉目養神,喃喃道。

「隨你。」魏琛聳肩。

「……部長。」

「啥?」

「我覺得自己最近狀態不錯。」喻文州道。

魏琛翻白眼,沒好氣道:「你上次跟我說狀態不錯,結果呢?讓少天折返!」

「……但我總是不能放棄吧。」喻文州張開眼,坐起身道。

魏琛瞇眼盯著他好一會,本來想說什麼但只是搖搖頭,往口袋裡摸菸,這時辦公室電話響起,魏琛顧著點火用下巴指揮喻文州去接。

「喂?」

「部長……啊,是你啊主任。」鄭軒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他道,「伊斯坦堡返程的GAL704四分鐘前進入區調──」

是王杰希回來了,喻文州默默呼了口氣,道:「謝謝告知,我等等上去……」

「區調管制官發來消息,飛行員表示起落架好像發生了一點問題。」

喻文州皺眉,立刻道:「我馬上過去。」

當他趕去進近室時,GAL704已經出現在雷達上了,他問:「狀況如何?」

「起落架的指示燈沒有亮。」盧瀚文帶著耳機轉頭,「正在讓他們盤旋。」

「GAL那邊怎麼說的,派簽員來聯絡了嗎?」喻文州探到席位後面看了一下,又轉頭問在場的管制官,「現在本場還有多少架飛機?」

年輕管制官愣住:「應該有……二十幾吧──」

「給我確切的數字。」喻文州嚴肅。

鄭軒趕緊補充:「我看看,是有二十三架。」

「搞清楚704的狀況了嗎?」

「榮耀航空那邊正在找地面指揮,也聯繫波音公司了。」鄭軒道。

「準備一下,進近這邊會成為臨時地面指揮總部,現在盡可能讓本場的飛機離場,優先給GAL704清空跑道。」喻文州揉了揉額角似乎挺犯難,口氣盡量有條不紊,「還沒進場的航班請他們轉附近的機場降落,跟部長通報一聲,另外通知機場的消防、救護、警衛全體待命,若無法排除故障,那麼航安事故等級將會提到二級,請做好迫降準備,如果機場消防車不夠,必須跟B市消防局借調──」

「好的。」

「瀚文,GAL704在線上嗎?」喻文州問。

「還在。」

「我替你吧。」

入席後喻文州戴上耳機調好麥克風,且不著痕跡地吸了口氣,這才用平穩的聲音開口:「這裡是B航進近,GAL704,上升至安全空域盤旋,並報告狀況。」

「GAL704收到。」王杰希的聲音透過無線電波響起,同樣與平常無異,「起落架指示燈並未亮起,重複兩次後沒有改善。」

聽到那人的聲音也不知道讓喻文州是松了一口氣還是更為緊張,他喉嚨一陣發癢,還是鎮定開口:「GAL704,剩餘油量?」

「GAL704,油量只剩5噸。」那頭王杰希聲音停了一下,本來平靜的口氣有一些鬆動,「以波音767來說,只有兩小時飛行時間了。」

「B航進近,收到,請繼續盤旋,靜候通知。」

「GAL704,繼續盤旋。」

喻文州切斷線路,還沒說什麼,GAL的地面管理部便抵達塔台,非常時刻下塔台也會對相關人員開放通行,現在榮耀航空的班機出現降落事故,航空公司也會組織地面指揮部,在塔台裡負責排除故障,這種時候管制官則是為他們提供最即時的清場與指示。

只是喻文州沒想到GAL派來的人竟然是葉修,那人穿著西裝一邊鬆領帶一邊跑進來,見著自己後點了頭當招呼,而榮航與機場的高層則是全到場待命,甚至保險公司的人也都在樓下開會討論了。

「旅客名單、機組名單、飛機型號,還有維修確認單通通給我──」葉修拿著資料,喻文州走過來那人便開口,「我剛好在附近,之前又給GAL當掛名顧問,加上去年在美國有一次迫降經驗,這次指揮賴我身上了。」

「這次的機長是誰?」機場派駐問。

葉修看了一下名單,嘴角翹上去眼色卻有些複雜:「是王杰希啊。」

「他怎麼樣?」

「技術沒話說,經驗也還足夠,操作上幾乎無可挑剔,有他在上面算是唯一的幸事了。」葉修毫不吝嗇地道。

「心理素質怎麼樣?抗壓嗎?」

「我跟他沒那麼熟,你怎麼說?」葉修把頭髮別到耳後,西裝外套扔到椅子上,一邊翻閱厚重的波音操作手冊同時抬了一眼看喻文州,「你覺得他心理素質怎樣?」

喻文州頓了下,穩穩地開口:「很強大。」

「那就好。」葉修翻看了一下手冊,又用手指按了下眼角振作精神,表情嚴肅地拿起通話耳機,「幫我切駕駛艙。」

「已接通。」

「GAL704,這裡是地面指揮,現在開始你必須按照我的指示操作飛機。」葉修道。

「GAL704收到。」

「前起落架跟後起落架都無法使用嗎?」

「是。」

「備用起落架呢?」

「試過了,不能使用。」

葉修斂眉,放開通話鍵,抬頭道:「波音747只要有一個起落架就能降落,767則不一定,可沒想到都無法落下……喻主任,現在本場還有多少飛機?」

「十架。」喻文州即答,「必要時可以關閉機場。」

「好,需要時我通知你。」葉修重新按了通話鍵,「GAL704,檢查液壓。」

「GAL704收到,檢查液壓……無異狀。」

「……知道了。」葉修轉頭道,「塔台,清空一條跑道,讓GAL704通場。」

葉修道:「試試重力釋放吧,看能不能把起落架甩下來,目前不知道為何故障,但能甩出一組也好。」

喻文州早有準備,轉頭朝其他管制官比了一個手勢:「R2跑道已淨空,立刻執行GAL704的通場。」

「GAL704,R2跑道通場,請求指揮。」王杰希回應。

葉修意示喻文州,後者扶起耳邊麥克風,看著雷塔螢幕道:「GAL704,下降高度1000米,風速10,進入地面頻率134.2──」

喻文州說完,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我在塔台等你。」

「GAL704下降高度1000米,風速10,收到。」

喻文州拔下耳機,葉修也抱著電腦往旋轉梯上跑,到了塔台最高層,便可以目視航班跟跑道,底下的人還在討論備用方式跟模擬操作,整棟樓都喧囂吵鬧、擁擠不堪。喻文州面色凝重,無心理會,而席位前的鄭軒見他們來了,回頭道:「可以看見GAL704了。」

他拿起望遠鏡,又遞了一個給葉修,對準了正低空飛過的那架波音767喃喃道:「確實,起落架都沒放下來。」他立刻轉頭,「跑道清空了嗎?」

「清空了。」

「我要上席。」喻文州重新插上耳機,又接回了駕駛艙,「GAL704,B航塔台,可以看到你們了,起落架確實沒有放下,現在開始執行通場G-force,下降高度至400米,地面風速15──」

一般起落架若是物理故障造無法使用時,按程序飛行員可利用重力釋放,下降飛機後迅速拉升,用重力落差將起落架甩出來,這時飛機低空滑行,就需要塔台調度為他們清空一條跑道。

而到了這種地步,就必須全機廣播,告知乘客機體機體將會嚴重起伏。

之前的盤旋還可以說是延遲降落,不至於使恐懼發酵,可現在的狀況,怕是王杰希已經請乘務長指導乘客做護體姿勢了──那架飛機上的人應該很害怕吧。

喻文州意識到這裡時不由得一陣反胃,他按耐了下來,還是繼續提供地面訊息:「GAL704下降至350米──維持高度……倒數三秒,二、一──抬升。」

在這樣的指揮下,王杰希的波音767-300ER接近地面經過R2跑道隨即拉起機鼻抬升上去,形成了一個流暢的U字軌跡,葉修也實時地觀察機身,待升起後不由感嘆:「這樣的動作可沒幾個人完成得了,王機長,非常完美。」

「起落架並沒有放下。」王杰希的聲音在飛機重新上天後傳來,顯得有些沉重,「沒有效果,再完美都毫無意義。」

過了一會,王杰希的聲音又再度響起:「B航塔台,GAL704……請求迫降。」

喻文州臉色微動,看了葉修一眼,後者搖頭。

「我們希望你在天空上解決起落架的問題。」葉修答道。

「我理解,但現在油量已經是極限了,若不及時降落恐怕──」王杰希沒有說下去,但也足夠了。

「GAL704,請繼續盤旋,我們決定後第一時間通知你。」喻文州道。

通話切斷。

 

「迫降?沒有起落架可以迫降嗎?」

「救護車、消防車就位了嗎?現在有多少台?」

「需要關閉機場跟其他起落飛機嗎?」

「保險公司在問……」

「如果迫降失敗會怎麼樣?」

指揮室裡聚集了所有能來的高層了,這其中有很多還是對飛機不怎麼理解的人員,葉修巴不得把他們都趕走,會議桌上實在太吵,魏琛拍了一下桌子大夥這才安靜下來。

葉修接著朗聲道:「波音767這種大型客機噸位太重,迫降草坪估計無法承受,反而危險,如果要迫降,我建議,要在跑道上。」他轉頭朝喻文州道,「聯絡消防,是老韓吧,問他有沒有辦法在三十分鐘內灑滿防火泡沫。」

喻文州點頭,隨即又被人插話:「現在有非迫降的選擇嗎?迫降的話還需要總局的審批……我們得做出解釋跟後續責任。」

「如果他們的後起落架能放下來的話,可以先以後輪落地利用與跑道的衝擊力將前起落架震出來後立刻復飛。但目前能用的起落架一個都沒有,與其在天上找原因到油量耗盡,不如迅速擬定迫降程序。」葉修道,「油量與時間已經劃上等號了,如果我們動作快一點,還能讓GAL704有復飛的機會。」

投影屏打上了3D模擬圖,葉修拿著指揮棒點出機腹的位置:「現在我們有三個問題要討論,第一,油量剩餘多少時降落、第二,在哪個跑道降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用飛機的哪一個部分率先觸地。」

「如果太靠機鼻,後方重力太大可能會導致機身斷裂,而且機鼻是駕駛艙所在,若一著地就嚴重損毀造成駕駛員傷亡,那麼這塊一百多噸的大鐵塊將完全失控,衝出跑道甚至撞上航站樓引起重大災情。」

投影屏幕上實時模擬著著地失敗的畫面,機身斷裂、衝出跑道、嚴重起火爆炸等等,在場氣氛無不凝重躁動,葉修又指了另外一個接觸點,繼續道。

「若是著地太靠後,則有可能使引擎爆炸發生火災──這裡的油量也致關重要,太多太少都不行……」

「至於大家關心的,迫降的成功率,GAL的飛行員每年復試必考緊急迫降,機腹著地一直是重點操作,我相信王機長的能力,只是迫降存在太多不確定因素,稍有不甚,恐怕這台767上三百二十名乘客與機組人員都可能受到嚴重傷亡,現在數據發下去──我們……」

他說到一半就看本來在後排旁聽的喻文州臉色蒼白地摀著口鼻匆匆離席,連句抱歉都是抑在喉嚨裡艱難地發出來,葉修看到了也沒時間理他,繼續籌備迫降事項。

喻文州先是在廁所把該吐的不該吐的通通吐得一乾二淨,上一頓還是十幾個小時前跟周澤楷一起吃的蛋糕,現在通通變成噁心的胃酸了。他吐完後有些虛脫地回到洗臉台,麻木地接水,一遍一遍地用冰冷的水潑灑自己的臉,試圖讓快要跳出胸艙的心臟平復下來。

洗到中途,喻文州抬臉,看到魏琛靠在門口,黑著臉瞪向自己。

喻文州也沒有解釋,慢慢關上水,他額髮也濕透了,正滴滴答答落著水。他手背抹了一下,雙手扶著洗臉台,垂著腦袋過了好一會才開口:「抱歉……」

魏琛開口,喻文州本來以為他要把自己罵一頓,說什麼這樣的心理素質當管制官還是趁早捲鋪蓋之類的,但魏琛沒有,那人只是低低道:「喻文州,我知道你的狀況,沒法指揮那架767我能理解,不強迫你。」

「…………」喻文州有些詫異,緩緩轉頭。

魏琛聳肩,雙手插在口袋裡道:「現在咱機場上有個起落架全壞的倒楣波音跟上頭三百多個倒楣傢伙命在旦夕,這種壓力換任何人都是難以承受的,何況是你這種實習時三天一吐五天一暈有心理陰影的倒楣管制官呢。」

「雖然你是現在這塔台上能力最好的空管,可你要是沒有那個承擔責任的決心跟毅力,我是不會讓你用這種狀態上席指揮的。」

魏琛臉色嚴肅地看著他道:「所以我問你,喻文州……你頂得過去嗎?」

 

---

 

喻文州離開十分鐘後回來指揮室時,除了頭髮跟衣領是濕的外,其他倒恢復了正常。葉修見著他跟身後的魏琛,也不多問,就是道:「預定三十分鐘後降落,R2跑道的消防泡沫還要多久?總之前後都要噴,能噴多少是多少,讓消防車分別在降落點、滑行點、預定停止點待命,救護車也是,隨時準備好滅火與疏散乘客……喻主任,現在塔台地面天氣如何?」

喻文州答道:「隨時可以降落。」

「總局剛剛下來批准,允許迫降,已經通知GAL704,他們正在全機廣播並且將乘客移至後艙……」說到這裡葉修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表情,「畢竟到時候機腹著地,機尾翹起,後面相對安全一些──駕駛艙吧,難說了。」

喻文州怔了怔,抬眼道:「不會的,不會讓那種狀況發生的。」

「你比我還相信王杰希的技術啊。」

「相信他的技術,也相信一些別的吧。」

喻文州神情夾雜了些看不透的情緒,葉修挑眉,正想問,那人就開啟通話了:「GAL704,準備好降落了嗎?」

王杰希回應:「GAL704,準備好了。」

「我請求切換至管制官頻道。」葉修說完就將駕駛艙廣播切成喻文州這個席次的管制官頻道,只能透過他倆插在上頭的耳機聽見。

「王機長,現在切換成普通的管制官頻道,等等我跟喻文州會指導你落地,但在這之前……按照傳統,得說個不吉利的──」

「杰希,你有什麼特別要交代的嗎?」

喻文州並不意外,心臟還是瞬間一涼,他沒插話,就是默默聽著,過了一會,就聽王杰希很是乾脆地道:「倒是有一件事,很重要。」

「什麼事?我……盡量幫你完成。」

「不需要,等我下去後會親自交代的。」王杰希的聲音很穩,彷彿開著一架載滿三百多人並且三十分鐘後就要報廢的飛機的人不是他一樣。

「那很好。」葉修笑了,「等你下來。」

「嗯,等我。」王杰希溫道。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這些都是對自己說的,葉修壓根沒在意也沒發覺,繼續道:「就當作是一次普通降落,下降時盡量貼平地面,用機腹著地,然後拉平機身,反推一定要關掉,滑行時千萬不能鬆手,讓機腹平均摩擦地面,保持水平……其實操作不難,成功率還挺大的,注意機翼跟引擎,就跟練習的一樣,知道嗎?」

「知道。」

葉修點頭,對喻文州道:「落地交給你了,管制官。」

「是。」

喻文州捏著耳機,重新調整好麥克風位置,這時候是清晨六點,天才剛亮,能見度很好,從塔台看出去的機場跑道已經灑滿防火泡沫,救護車、消防車也聚集在草坪上待命,等等王杰希的波音767就會在西側入場,用機腹著地用摩擦力滑行煞車,而這個畫面,不管結果是什麼,自己將會看得比任何人都要一清二楚。

塔台已經暫停所有起降,所有管制官與落地指揮部的人都聚集在這棟樓裡等待那架波音767的降落。

喻文州深呼吸,按下了通話。

「B航塔台,GAL704準備降落,下降高度600米,左轉航向50度。」

「GAL704收到,下降高度600米,左轉航向50度。」

「跑道R2視程2000米,地面已有消防泡沫與救護隊待命,繼續下降500米。」

王杰希回應:「GAL704,下降500米,關閉反推跟GPWS,高度指示正常,目測傾斜度跟著地時機──就交給塔台了。」

「B航塔台,瞭解。」喻文州穩下聲音,清晰地開口,「直到你們成功降落滑行,塔台都不會切斷通訊,並隨時給予幫助。」

「GAL704,收到,感謝塔台。」

「……………」

「……」

 

---

「我──決定留下來。應該說,我必須留下來。」

魏琛的表情甚是不以為然,喻文州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

「過去的悲劇我無能為力,也或許一輩子也無法走出這個陰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天空上的景色。」

「但我既然選擇了機場、選擇了塔台,我站在這裡的職責就是讓每一架起飛降落的飛機都能安然無恙──這是我的初衷。」

「雖然直到現在,偶爾還會質疑這個決定是不是對我最好的,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只有我是最好的人選,我會把他們安全接回地面上的。」

──所以,我又有什麼理由在他需要我的這一刻逃避呢?

 

「保持高度,注意尾流──地面風速20,下降200米──」

「風速20,下降200米,收到。」

「GAL704,Clear toland。」

「收到,GAL704,Clearto land──」

 

---

 

「……據悉,昨日伊斯坦堡機場發生爆炸,榮耀航空一架波音767客機幸運地在爆炸前起飛,並未受到波及,卻不料在降落時發現起落架故障,盤旋一個多小時候,不得已只能在B市機場的跑道迫降,所幸,這架大型客機,使用機腹著地並滑行數百米時,只有右側引擎冒出零星火花外,並無嚴重起火與斷裂,目前醫護與消防人員正在跑道上協助旅客疏散──」

「根據最新現場消息,機場三百四十名乘客全數平安沒有傷亡,這次迫降為B航十年來最嚴重的一次降落事故,能安全落地,全仰仗地面指揮與塔台調度,最重要的是機長的經驗與優秀技術,以下是現場記者的對乘客的採訪……」

「您好聽說就算是滑行時也沒有劇烈搖晃嗎……」

「……」

「GAL704……」

「GAL704……704……這裡是B航塔台,聽到請回應。」

「……GAL704,我在。飛機已停止滑行並開啟逃生艙口,客艙回報,乘客與空服人員全數平安,駕駛艙同樣。請地面盡快協助乘客疏散……」

王杰希的聲音有些發虛,更有的是傾盡全力後的疲憊與放鬆,他溫聲道,「GAL704成功降落……謝謝B航的協助,謝謝大家。」

這一刻塔台瞬間充滿了歡呼與鼓掌,文件資料漫天飛舞,同事們互相擁抱慶祝。

從飛機降落開始,直到滑行、火花、冒煙、飛機停止,到王機長回應,葉修也是大氣不敢喘一下,他笑著舉手鼓掌稱讚王杰希的技術,同時瞥了一眼喻文州,那人對著耳機說了一句Perfect landing後切斷通話,然後整個虛脫地摔進滾輪椅裡,這才用手摀著額頭,閉上眼睛大口喘息,彷彿力氣全在這一刻耗盡了。

葉修笑了,朝喻文州伸手右手:「喻主任,你也指揮得相當完美,辛苦了。」

「不,你的功勞。」喻文州回神坐起,他看了一下跑道方向,救護車跟消防車圍在那架波音767周圍,乘客從滑梯上依序下機,他收回視線道,「抱歉,我失陪一下。」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跑下塔台。

由於飛機起火不大,王杰希下來時消防人員已經停止噴灑,旅客們疏散得差不多了,王杰希跟許斌也從滑梯上下機,下來後許斌心有餘悸的神情還沒恢復,看著混亂的跑道說:「我還是第一次非演習時用這個滑梯。」

王杰希戴上帽子,回頭看了一眼傾斜在地已經報廢的波音,神情說不上地複雜,他道:「我也是。」

旅客先被安置在機場,並等候取回他們的隨身行李,而保險公司也早準備好賠償事宜,機組人員同樣被安排回機場安頓。

離開了乘客視線,乘務員們也是紛紛露出劫後餘生的神情,有些甚至感動落淚。待王杰希領著機組人員回到GAL的休息室,便受到國王級待遇的歡呼跟擁戴,將他們擠得水泄不通。

表揚完了稱讚完了當了回英雄,可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但凡事故發生,機組人員都必須接受即時的驗血驗尿,確認沒有違規,日後也要根據黑盒子跟駕駛艙與塔台的對話紀錄來判斷事故責任歸屬,是不是機組人員的疏失。

要王杰希來說,出那麼大的事,之後才是真正麻煩的地方,畢竟要找出飛機故障的原因,先得把那架767徹底拆了每片零件都拿出來討論後才能決定懲處,到時候機組、派簽、製造商、零件商、維修人員、管制官、地面指揮等都需要參加檢討會,怕是兩三個月都解決不了的。

除了起飛後從伊斯坦堡管制官那邊的騷動得知機場爆炸讓他頗為震驚,但飛機已經離場,並未受到波及,之後的航程也按照正常程序,並不存在機組人員的疏失這點王杰希還是很有底氣的。

檢驗完畢後,媒體報導已經把『英雄飛行員奇蹟迫降』、『榮耀航空年輕機長拯救340名乘客』這種標題傳得到處都是,王杰希才從醫護室出來,抽血的袖子都沒放下來呢,GAL公關經理就討好地把王杰希跟許斌兩位飛行員從頭到尾稱讚一遍,說媒體想採訪機長跟副機長,要王杰希整理一下衣服接受訪問。

在經歷(幸運逃過的)機場爆炸、飛行生涯至今最驚險的一次迫降後,就算是王杰希也身心俱疲到了極限,落地確認乘客安全並切斷塔台聯繫後,他幾乎全身散架似地癱在座位上,制服襯衫被冷汗浸濕,剛剛全力控制操作桿的雙手此刻陣陣地發疼顫抖。

強壓之後的安心與後怕讓王杰希壓根沒了力氣,更遑論面對記者了,王杰希甚至覺得最後還能有力氣控制拉桿真是全靠腎上腺素還有他對喻文州……一想到這裡,壓根都沒聽公關經理的循循善誘,立刻掏出手機,未讀訊息如預想地塞爆了,但他很快地找到喻文州的對話框,就見那人先前發了個咖啡拉花,然後是三十分鐘前的訊息──『我在那個長椅上等你。』

「王機長,你就去露個臉,說兩句話吧──您現在是英雄了,上頭真的很希望你可以讓記者們採訪一下……」

「我……」王杰希拔腿就想走卻架不住對方的哀求,只好道,「讓他們等我二十分鐘吧。」

 

---

 

喻文州只說是『那個』長椅。

什麼解釋都沒有,但王杰希怎麼會不知道呢,他甚至才剛剛平復的心跳又重新鼓動了起來──第一航站樓的D7登機口旁的長椅。

就是在這裡,那人『霸佔』了自己的外套整整四年;也是在這裡,那個活生生的喻文州,從無線電波那頭的聲音跨越了出來,正式活在自己心裡;在這裡,他也不再只是個被自己認定的美好標籤;不是遙遠的暗戀對象不是男神不是那個聲音很好聽的管制官──他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喻文州而已。

上一次王杰希的戀愛跟失戀同時發生,四年過後,他依然能為了這個人燃燒最後一點點腎上腺素。在經歷九死一生精疲力竭的飛行事故後,還有力氣可以用跑的穿越整個航站樓過去見他,王杰希邊跑邊想,自己對喻文州肯定是真愛了。

這個區域很空曠,幾乎沒有登機的旅客,他遠遠看到喻文州坐在那個位置上,手肘撐著膝蓋,襯衫領子鬆開,那人同樣疲憊不堪,甚至有些狼狽。

王杰希走近他時恍惚記起當時的景象,多麼地相似啊,只是王杰希也知道,他們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最後幾步他緩下急促的腳步,但喻文州肯定聽到了,王杰希開口,卻突兀地說:「……你果然知道了。」

喻文州驀然回頭,他看上去很疲憊但依然露出尋常的笑容:「嗯,我知道。」

王杰希笑了一下,慢慢地走向他。

喻文州也笑了,他抬起右手似乎想正式地同自己打招呼,可才剛要張口,卻沒發出聲音,舉到一半的手僵住了,像是一瞬間有什麼東西突然沒能忍住,他的笑容逐漸停在臉頰上,嘴角的弧度漸漸收起--

王杰希沒想到可以如此清晰地目睹喻文州眼眶紅透的瞬間,他可以說是嚇到了又彷彿被燙著,王杰希心慌地顧不上其他,直接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在他想抱住喻文州同時,那人已經將自己一把扯進懷中。

喻文州還是坐著,只是把臉埋進自己的身體裡,用手雙手緊緊地圈著,王杰希身上都是灰塵跟防火粉末,喻文州肯定聞到了,可能就是聞到了,才開始正式哽咽,哭了出來。

「……我回來了,真的,這不是沒事嗎。」王杰希的心都化了,用手按著他的頭髮,彎下腰去摟著喻文州,輕聲道。 

喻文州把臉貼在他的腹部,又往裡頭埋了一下,一抽一抽地喘氣,王杰希都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心疼,只能一手安撫地蓋著他的後頸,另手往下摸去,這人臉上是濕的。

王杰希想伸手抹他的眼淚,喻文州自己把眼睛貼上去,濕潤的睫毛蹭過王杰希的手指,張嘴時的熱氣噴在手心裡,喻文州聲音已經變了,他顫道:「我是真的很害怕……真的。」

「我知道,知道你肯定很害怕。」王杰希顫了個笑,他抬起喻文州的臉,低頭看著他道,「但你還是陪我到最後了,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王杰希,你平安回來了。」喻文州仰著臉,眼角的濕潤安靜地滑了下來他也不在乎,只是喃喃輕道,「除了慶幸我……只想說謝謝你,你救大家,也救了我──」

王杰希愣了一下,卻道:「不,是你救了我,救了大家。」

「什麼?」

「你知道為什麼嗎?」王杰希用手腕去蹭喻文州的眼角,然後慢慢地撥開這人濕潤的瀏海低道,「你曾經問我開飛機時害不害怕,我害怕。那個時候更是,沒有一位飛行員願意經歷這種體驗的……」

「下來時我沒有萬全的把握,也清楚就算用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化險為夷,我可能在這一刻就要背負這架飛機上所有的生命了──我是有心理準備的。」

「對所有飛行員來說,每一次起飛都必須為那架飛機上的生命負責,那真的很沉……很重,但我願意去沉擔。」

王杰希說著,把鼻子埋進喻文州的頭髮裡,微顫道:「只是……聽到你的聲音從耳機傳來,我就想,啊──我還沒準備好,我完全沒有準備好背負這個……背負你──」

「我意識到,如果今天沒能活著回來……沒能順利把飛機降下來,代表我將要讓你親眼目睹這場悲劇。」

「我會讓你再度經歷那種身不如死的痛苦,我不知道──我可能會把你逼瘋讓你崩潰……你以後別說搭飛機了,估計連機場都不敢來了……甚至你抬頭望著天空,卻一輩子心如刀割,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我沒辦法承受這個。」

「我說過你可以不喜歡我,但我不想你討厭我……更不想你為了我痛苦──一想到這些,我就害怕得沒法呼吸──這樣說是不是挺自私的?但飛行員也是人,也會有感情──我只知道這種恐懼,超越太多東西了,我沒法允許它發生,無論如何都不能。」

「如果今天你我不認識,結果可能也不會改變,可是文州……你聽好,不管最後他們怎麼定義這次降落的成功,你都要知道,在我心中肯定有一個部分,在我沒法控制的地方……可能在內心深處,是為了你,為了能重新見到你、為了讓你露出笑容;為了讓你永遠嚮往藍天,而竭盡全力地讓奇蹟發生的──」

「所以你不用謝我,是我應該謝謝你,是你救了我,是你救了大家……」

喻文州埋著臉,或許哽咽得沒法說完整的句子,他說,我是相信你的,然後把自己又抱得更緊,彷彿傾盡所有力氣一樣。王杰希說完也甚是鼻酸,眼睛有些濕潤,他用手撫摸這人的後腦,又低頭在他頭髮上親了一下、第二下……

緩了好一會,喻文州稍稍平靜了些,他抬頭滿臉都是花的,王杰希忍不住笑,伸手用他的四槓袖子讓他擦眼睛,又說:「當然還有另一點很重要。」

「嗯?」

王杰希口氣一轉,相當認真地道:「塔台的著陸時機跟目測角度指示非常完美,最大程度減少了機腹的磨損跟衝擊,讓機身平均地滑行減速,沒有造成傷害。」

喻文州眼睛還濕著但立刻被逗笑了,他眨了眨眼道:「你很行啊,放最後才講,差點信了你用愛發電的說法了。」

「兩種都是有的,你不能否認啊。」王杰希自己也笑了。

喻文州冷靜了下來,把臉擦乾淨,又深呼吸了幾次,眼神逐漸恢復鎮定,濕潤地看著自己,就聽那人道:「你比我想像中好。」

「什麼?」

喻文州道:「我以為你會滿身泡沫制服破損帶著一臉灰地過來,沒想到還是沒有死角地帥氣登場了,怎麼辦到的?」

「……那是因為我在路上的廁所先洗了臉、打了領帶、整理了頭髮才敢過來的。」王杰希一本正經道:「不管什麼狀況,跟喜歡的人見面都必須打扮到最佳狀態,你們直男不會懂的。」

喻文州一愣,他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確定自己直不直了。」

王杰希哈了一聲,道:「那必須當然很直了,因為你又不喜歡男人,就算──」

「就算?」

「就算你喜歡我,但也只有我,所以嚴格上來說還是直男。」王杰希說得很雲淡風輕。

「喔──」喻文州一聽就翹起嘴角,他眼睛還有些濕潤,可以說是標準的破涕為笑,那人挑眉道,「是這樣嗎,我有說過嗎?」

喻文州笑了,王杰希一手插進口袋裡,另一手扶著椅背慢慢彎下腰,輕巧但緩慢地湊近,喻文州沒躲也沒閃,而是在王杰希的注視下閉上眼睛。

王杰希姿勢雖然挺帥氣,可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看到喻文州默許了,一鼓作氣想吻住他,自己的手機就響了。

王機長狠狠地嚇了一跳,然後猛然退開,可以說相當搥胸頓足了,他沒好氣地拆下帽子揉了一把濕潤的頭髮,然後接起電話,果然就是記者媒體那邊催得急了,要王杰希立刻趕過去露面。王杰希無奈得不行,連聲應諾時眼角瞥到還坐在位置上,朝自己看來同時露出淺淺笑意的喻文州,他耳朵一燙,腎上腺素跟衝動用完了,又尷尬得不行,紅著臉繼續講電話。

「是,是我馬上回去,幫我準備一套新的制服,嗯──十分鐘,就十分鐘……」他用帽子搧風時喻文州電話也響了,那人接起來,聽上去是塔台催促,就聽喻文州道:「GAL214回來了嗎?好的──沒事我馬上過去,跑道狀況怎麼樣?」

王杰希這邊還在聽電話,順手就把他的機長帽戴到喻文州頭上,那人揚眉看過來,臉上有些訝異的笑容,又抬眼看了一下帽沿,自己伸手調整了一下,最後兩人幾乎同時掛了電話。

王杰希轉身道:「我得走了,之後還有得要忙。」

「我也是。」

王杰希伸手彈了一下帽沿,道:「上次你搶了我的外套,這次倒貼你一頂帽子,很快你就能湊上一套制服了,喻主任。」

「我蒐集齊了能有什麼用啊?」喻文州按了按頭頂的帽子,失笑。

「你猜?」王杰希聳肩,隨後擺擺手轉身:「我走了。」

「嗯,回去好好休息。」喻文州點頭。

「你也是。」王杰希道,「改天見。」

「嗯。」

王杰希才走了兩步,就聽到喻文州起身的動靜,還沒來得及轉身就被那人扳過肩膀,王杰希先是看到他頭上那頂繡著飛羽與穗麥的自己的機師帽,再來是喻文州一閃而過的臉,那人湊上來在自己臉頰上親了一下──

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一時衝動還是怎麼,因為不僅自己有些沒反應過來,喻文州似乎也挺難為情,但那人還是道:「這次就……先這樣吧。」

王杰希不是被親臉頰給擊敗的,而是因為這句話,他沒準備好,臉一下子熱得不行,也忘了說話。

喻文州笑道:「下次等你交我摺紙飛機呢。」


TBC

2018/9/8

(三十)

*本章參考了之前的時事,但並不是指那件事本身,就是參考而已。

*迫降參考了電影《緊急迫降》還有Google大神

*一定有很多BUG但我盡力了TUT

*感謝老葉臨時客串(真的是臨時)

老王:不需要!我自己親自交代o_O(掛斷)

副機長許大大:???我呢???





 
评论(151)
热度(1120)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