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寫手20題

雖然很不擅長寫這些但決定上班摸魚一下=U=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水流花開,這個筆名是全職圈才起的。之前都用本名(應該說本姓)

由來是有一次去山東玩的時候,遇到一個口足畫家現場畫扇子,畫家擅長畫花,我想不到讓他提什麼字,我阿姨在旁邊,隨口說了一句:空山無人,水流花開。

後來註冊LOF時扇子剛好在旁邊,就這樣用了。

我之前好像也說過,覺得這個名跟我本身氣質不太合適,所以至今對這四個字依舊有些生疏,看到別人談起,我沒有強烈的意識到,『啊,是在說我啊』的感覺XD

當然還是可以喊的!我喜歡大家叫我花或是發(你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我小學四年級用算數紙寫小說。寫了三四張就棄了。

正式網路上發表同人應該是十四歲吧。但意識到自己在產糧圈中屬於『寫手』時應該是十八九歲。

起步算早,但我不是對文字創作很有天賦的人,就只是把自己一腔的腦洞跟故事宣洩出來,不太講究技法跟往深處挖掘立意(……其實現在也是),現在回頭看以前寫的東西就是小打小鬧粗淺生疏,但我感覺自己還是在進步的,所以幾年後回頭看現在,可能也有同樣的感覺吧。

動機是,寫文使我快樂。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我覺得『文風』這種東西,我還遠遠沒法去談吧。以前學畫,老師說,在你們盡可能試過更多的風格後,並且打好每種風格的基本基礎後,再來談自己的『風格』,學畫的前十年,其實都是在模仿,我覺得同理寫文吧。

上面這段是我理性認為的回答,但我直覺上的回答,自己大概是比較偏重說故事講劇情的那種寫手,我對『人』本身的探索欲不大,我喜歡看人與人之間的發生的事情,這點可能跟林逗大概完全相反XD

其他的看法,我是對話型選手!

一直都是喜歡琢磨角色對話的類型,從口氣、聲調、音量、速度跟表達什麼隱藏什麼都會想得很仔細,所以寫出來的文對話框都很多XD

但我現實生活中其實並不算很會說話的人。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說實話,其實並不大,因為喜好或思想沒有太多改變,寫出來的故事跟文筆隨著時間update升級然後加入各種新功能順便修復BUG(啥?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單說同人,喜歡看對話有趣、劇情流暢、情節飽滿的故事。文筆我覺得只要通順且令人有畫面感就好。

一般閱讀,其實沒有太多限制,經典古典看的,連教科書跟佛經都看,現在處於一個看書太少,還要繼續努力的狀態。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按照鍵盤爆掉的定義,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擅長,但通常是兩種狀況:寫旁白跟開車的時候(……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按現在的說法就是公眾文吧、心得文、廣告文、角色分析文。以及我特別特別特別不會營銷(尤其營銷自己)散文以前還會寫,現在也很久沒拾起了。

好吧,都不擅長吧(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快的話一天可以寫1w+,有越來越快的趨勢,但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每個故事,不管長篇短篇,至少都要花一週到兩週,從腦洞出生到轉換成故事的各種細節轉折情節刺點取材,但不能準備太久,不然很有可能就放涼了不想寫了。

好比我現在有個王喻新坑想開,從靈感開始到現在已經快一個月了,還沒擼順也還沒想好取材方向跟很多不重要的設定,得等手上的事情忙完再好好琢磨這樣(連琢磨都要排時間的!)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我需要創作時(前期準備或寫作過程)有人陪伴這個故事,從審核、討論、建議、把關通通都要照顧,這種人學名應該就是編輯,現在他叫鄰居(謝謝眼飯o_O)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從不手寫,而且一定要用WORD跟特定的輸入法。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沒有,從來不寫,這點算比較異類吧。一般都記在腦子裡。覺得一旦寫出來就變味了。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限定同人的話,我只能說不喜歡/不感興趣:西幻、哨向、庸兵戰爭、演藝圈、民國、校園……好長啊!好吧我喜歡都會職場、科幻、刑偵、末日,都寫過了!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如果非同人,這個很難啊,我覺得還有太多巨擘的文字沒看過,不想貿然回答。但要說最喜歡(不是評價最高)的小說是《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可能因為看的時候年紀很小,當時閱讀的心態很純粹,可以被撼動的情緒比較大吧。

同人是貓鼠《驚情五百年》,是高山巨牆,而且自己寫不來的那種影響。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我還挺想的,也有這個目標,但不會把他當成正業吧,我沒有那種追求跟覺悟的毅力。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不知道有沒有說過,我最初開始寫同人一方面是自己有訴說欲,另一方面是我不懂主動交朋友,所以我決定自己產出,讓喜歡我的人主動來跟我交朋友。這點到現在依然沒變!

所以藉此認識了很多對我來說重要的摯友、良師,我覺得是最珍貴的經驗。

愛你們!(請不要客氣地自行帶入!)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歡,熱愛。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太多了!

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是那種文字精鍊文筆出彩的人,比較擅長寫完整故事,擷取一段太難表現我的好了(你)

如果要片段體現,那只能是《你一無所知》,這篇文算是一個大突破,我後來覺得寫得很滿意,跟一般的自己不一樣(?

---


你们坐在舱房边缘,看着星星,裹同一条毯子,靠坐在一起,星海的阴影在你们身上闪烁。

你突然道:“虽然我没有真的做,我指的是——”你用看向地上的电极管,然后侧过身看着他,“我没做,但是,我愿意这样做,为了你,不会后悔,”你道,“就是想让你知道而已。”

“你让我知道,是想提醒我接下来的日子要把你手脚都绑起来吗?”他笑了,然后晃了晃脑袋道,“我当然不会让你这样做。”

“是啊,很显然你不行。”你道。

“虽然那个法则无时无刻都在我脑袋里吵着不让你做蠢事不让你伤害自己,但……我知道就算没有法则限制我,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我想要你开心啊,想要你快乐地活着,在一个漂亮的星星上,如果可以,我想一直保护你,直到你的生命逝去那天,就算没有法则也一样。”

“你知道这段话是悖论吧,因为你无法脱离法则。”你道。

“那我问你好了,”他看着你道,“喻文州,作为人类,你有法则的限制吗?没有,但这些日子以来,你大概为了我尝试自杀好几百次了,法则逼你的吗?”

“我没……”

“当你发现登陆舱是单人限制的时候,你没有跑来问我,而是选择瞒着我,然后琢磨着一个计划,把我骗上去让我活下来,自己死掉也没关系,对吧?” 

你盯着他没答话,他又道:“如果我可以选择不受法则限制,我也会做同样的事,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道,“你作为一个撒谎惯犯机器人,我真的相信。” 

“嗯,又嫌弃我了,但明明是你自己设计的。”他歪嘴一笑,凑过来,“相信我就亲我一下。”

你笑着吻上他的嘴唇,同时眼泪就落了下来。

他开始一下一下地吻你,你抱紧他,你是那么想感受他的全部,你希望他在你身上留下的所有触碰你都能记住,他的温柔与他的力量,还有他嘴唇的形状与手指的温度,直到你身上所有他留下过的痕迹都消失,你还要保存着他与他给你带来过的一切,快乐的痛苦的,他们都一样深刻。

你的头发散在毯子上,星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背上,他在灰蓝色阴影中的眼睛,那么明亮,那么炙热又那么遥远,像他身后的星海,他会短暂地绚烂然后熄灭。 

你说,少天,其实我们没有那么不同。

你说我是生命,你不是。但是对这个宇宙来说,生命又是什么?他的意义不是血肉,也不是对你对我的那些定义。

不管世界怎么改变,历史怎么书写,我们不过是爆炸过后的尘埃,有些尘埃构成了我,有些构成了你。当我们都逝去时,尘埃不过离开僦居之处,然后在这片星海中继续漂泊,就像我们都从未离开。

他仿佛听懂又仿佛没有,他想了很久,最后他对你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尘埃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去你的身边,那是我在宇宙中的归处。

你拉下他的脑袋亲吻他的眼睛,如同亲吻流星。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還算喜歡,應該說很喜歡,不喜歡是不會寫的吧XD總覺得自己不擅長寫短篇,這個我還在找突破的方式。未來希望風格可以更穩重並且照護到整篇文的枝微末節吧,現在還是寫得太隨性了。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請自行代入!!!(揍)


謝謝 @Lyndol ,送你一套CTL(雷


 
评论(22)
热度(89)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