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黃喻]日崩之城_Achlys(上)

.雖然是ABO

.下限這種東西,說好不談的

.黃喻炸豬排,除了粉之外就是肉

.涉及一些虐身又官能的片段,隊長與治療辛苦了

.長年吃素,燉肉不鮮,不要在意細節

 

 

 

 

[黃喻] 日崩之城/ Achlys

 

 

Ⅰ.

 

 

新雨落日光,舊城磚瓦外綠了一片草地。

 

 

石砌神廟,獨自屹立在針樹林深處。

所有窗口都用布簾遮上,拒絕了白日的陽光,裡頭卻點上一支支香蠟,而此刻鎮靜藥蠟已完全遮掩不了裊繞室內的郁烈氣味。

用燭火熬了不知多久的藥爐,來自十幾種Omega酸甜苦辣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從微滾的湯水中冒出,另外幾口小爐則是燒著止痛與舒緩的藥草。

此外有一大口壺缸,裡面駐滿燒滾的溪水,早前丟進去燙過的器材被取出來,蒸騰地冒著白煙。

徐景熙捧著藥杓的手有些顫抖,這對他一個不受信息素影響的Beta以及優秀的醫者來說相當少見。

或許是他累了,因為他已經在這昏不見天日未有空氣流動的小破石室裡呆了一天一夜。

也可能是因為緊張。

溪山城邊境這座神廟荒廢了百年,裡頭已不見任何帶有人氣的擺設,只有碎裂的正廳上擺著張巨石打造的神壇,少了禱告用的器皿與鮮花,也不過只是張被陳年硬蠟與污痕布滿的石桌,但好歹也證明這處曾經輝煌且聖潔過。

除了那張顯然無法帶走的桌壇外,這處本來空無一物。

需要的東西都是他們自己騰手帶來組架的,簡陋而嚴謹,環境不是最好的,但該有的一樣都不會少。

這些對長年作戰在外的義士團醫官來說完全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躺在石桌上的人——

老實說,這屋內最大的氣味就是喻文州的信息素——新雨打在老舊石牆上的塵味。

或許與他們藍溪閣義士隊隊長相熟又不是那麼親密的人,總是在第一次聞到時掩不住訝異,沉重、刺鼻、濕熱而濃烈,這樣的味道實在與喻文州本人不太相稱。

但與他熟捻到一個地步,好比說他們義士團成員,都覺得這樣的味道才是他們隊長真正的樣子,細雨像是他的溫和的神態,堅石厚塵則如同他未曾妥協的毅力。

就算是在喻文州身邊多年的徐景熙也未曾感受過他如此強烈而未有保留的釋放,那濃烈得就算是一個遲鈍的Beta聞久了都頭沉,這也難怪在開始前就確保方圓十尺內淨空,一個Alpha與一個Omega都不能留,否則又怎麼需要來到這荒山野嶺操辦呢。

「隊長,現在覺得怎麼樣?」徐景熙拿沾了清水的手巾靠過去,喻文州只是躺在石桌上就顯得大汗淋漓,從未有過的疲憊。

「還好。」喻文州說:「就是,熱……」

那是當然的,那幾味猛藥就強迫他催發信息素,直到無法負荷正常身體活動為止,這種忤逆自然法則的藥力,冷熱交迫與暈眩盜汗都是正常的副作用,為了不讓他吐得脫力,禁食兩日也是必要的。


 


 

下接這裡



TBC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27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