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灣家
無不良嗜好/無節操/熱愛互攻。

[王喻]杳杳(一)

 @蜜糖水和苦瓜汤 姑娘的點文:

總之是分手的故事(人幹事啊通常不都要求請不要已經分手正在分手未來分手的文嗎XDDDDDD) 

 

那就是個已經分手正在復合的文!

 

---

 

 

 

 

“風瀟瀟的漫長路你隻身飄零

仍在尋覓你蹤影杳杳象流星──”

 

 

 

(一)

 

王杰希正在給租來的中古皮卡加油。

離開LA往東岸走的第二天,沿路景色並沒有他預期中的粗獷而肅殺。

這樣的公路旅行對他來說很新鮮,也可能因為副駕駛座上有另一道令人難以琢磨的景色存在。

便利店的自動門應聲打開,喻文州懷裡抱著兩桶水,中指跟食指掛著整塑膠袋的餅乾與火腿腸,右手一份王杰希的熱狗堡,沒多餘手去拿的那份食物就直接叼在嘴上,顯得有些風塵僕僕,儘管這人只是在自己加油的時候去置辦午餐跟裝備而已。

王杰希看著把水搬進卡車上扭著頭問:「買了好多水。」

「能多準備一點水總是不會錯的。」喻文州把墨鏡往腦袋上推去露出整片額頭,道:「反正現在沒有負重問題對吧。」

這倒是。

喻文州三次元刷本的經驗比他多,王杰希自然聽他的安排。

油加滿了後,王杰希本來要進駕駛座,卻發現喻文州已經坐在上頭調整照後鏡角度,邊道:「這段我開吧,你先吃午餐。」

「好。」

他們已經很習慣在車上用餐了,待喻文州把駛出加油站時,王杰希拉下這頭的遮陽板將墨鏡掛在V領上,剛加過油的手也不嫌髒,直接拿起熱狗堡咬下。上頭蕃茄醬跟黃芥末擠成了漂亮而均勻的麻花紋路,就跟雜誌上的一模一樣。

不帶感情地說喻文州雖然對廚役一竅不通,但擠醬的技巧簡直是大神級別的──才這樣想著,王杰希就猝不及防地被裡頭的酸黃瓜給嗆了一大口。

他趕緊抽紙開礦泉水,而隔壁人卻發出了輕笑。王杰希打開麵包把裡頭不該出現的黑暗食物一片片挑了出來,沾得滿手都是,末了才吸吮了一下食指根拇指,上頭的酸腥讓他皺眉。 

喻文州總算忍不住了,涼涼地道:「我以為你已經能吃了。」

「這什麼根據?」王杰希嘴裡還有食物,含糊的哼了聲。

「因為很多小時後挑食的東西,長大後就能吃了──」喻文州笑。

「所以?」王杰希擦擦嘴角的芥末醬,賞了他一個斜眼。

「代表你還沒長大吧,王杰希。」

梗鋪了那麼多,就為了揶揄這一句也是很無聊。王杰希沒什麼反應,把剩下的食物迅速解決,往窗邊舒適地靠下去,順手帶回墨鏡,道:「是啊你是大人你不挑食,剩下的路就讓大人開了。」

喻文州轉頭看了過來,王杰希道:「小孩子都是需要睡午覺的。」

 

---

 

王杰希的大小眼對於朋友和粉絲來說,是他榮耀成就之餘最常為人津津樂道的小特色。

說實在他本人並不特別在意。

以前算命師傅說他是雌雄眼。以面相來說,如果左邊眼睛小代表以後怕老婆,但王杰希是左邊眼睛大,並不符合這個說法。當然就算是,他也不會相信的。

也有人說眼睛一大一小可通陰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這都沒有發生在他身上。要說有什麼影響,就只是給人揶揄且叫上了綽號,倒不妨礙生活。

退役後,他帶上旅行支票便開始久違十年的長假與旅遊。

兩年來斷斷續續從歐陸玩到美國,近日暫時落腳在舊金山卡斯楚。

他在西岸的Landlord是個Gay,甚至在租屋樓下經營一間同志酒吧,裡頭食物還不錯,對方是個拉丁裔的熱情大叔,說王杰希隨時可以進去用餐喝酒。

一開始王杰希時常被搭訕,這讓他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以前在國內需要拍宣傳照時,他的大小眼讓總攝影師不得不挑些刁鑽的角度取景,有時甚至直接拍全側面來杜絕這問題,而要是拍側面呢一定是左側臉──眼睛大的那邊比較符合審美吧他想。

王杰希右眼比較小,但卻是標準的內雙鳳眼,眼角內勾眼尾細長上挑,格外古典。在美國這段期間,他發現坐吧台右側,以右側臉示人時的搭訕率明顯多了不少。後來他從房東那聽說,這些老外對東方人的鳳眼總有些嚮往跟迷戀,這才讓王杰希恍然大悟,之後他都盡量挑左邊坐,可能覺得多少有用吧。

待了幾個月也漸漸習慣這種文化,偶而還可以跟常客們聊個天喝一杯,但大家都知道王杰希只是老闆的房客,不會隨便出手了。

說到面相,無論中外男女,有一種人生來特別受歡迎。

有天王杰希在樓下用午餐時,店裡久違地出現了一個東方人的身影。那人頭髮深黑,身段修瘦勻稱,坐在吧台上,腳邊放著大行李箱,上頭貼條還是嶄新的。

年輕的異國男性總是吃香的(王杰希剛來時深有體會),真上前搭訕的也有幾個,而那人似乎有些狀況外,轉過頭來,一雙深黑色的桃花眼帶著無奈透著困惑。

喻文州的桃花眼算是蠻標準的。

他眼型修長眼角深邃,而眼尾微翹有臥蠶,笑起眼睛是彎的,眼神很滿卻不迷離,反而炯炯有神直白銳利,兩相消長之下,給人感覺少了輕浮風流,也溫和了些既有的凌厲。

說來有點迷信,沒了真正桃花眼的加成,就他所知喻文州的桃花運並不怎麼旺盛就是了。


「嘿,他是我朋友。」王杰希上去搭著那人的肩膀,好奇或是感興趣的人都紛紛散了,這時喻文州才仰起腦袋看了上來。

「你大白天的來Gay吧做什麼?」王杰希道。

「你怎麼會在Gay吧?」喻文州道。

王杰希這裡沒什麼好解釋的,喻文州可就逗了。

他說自己已經不如年輕時那麼勇猛,轉了三次機時差都沒倒過來,又餓又累,一進市區都還沒找住宿,就被這家店的食物香氣吸引進來,根本沒注意到是間GAY吧。想說今天是怎麼了,點的菜都還沒上就有兩三個人請自己喝酒,他才發現糗大了,本想快點付錢離開,但又捨不得剛點的肉醬麵吧──結果竟他鄉遇故知,逮到野生的王杰希。

話就說到這,義面端上來喻文州就惜字如金了,一叉子一叉子地往嘴裡送,看來是真餓。

王杰希坐在隔壁喝汽水,覺得不止一點荒謬,更巧得離奇。苦笑了一陣後,待可樂裡的冰塊發出清脆的聲音,才開口道:「退役了?」

「嗯。」喻文州吞下了那口肉醬:「上個月。」

「這樣啊。」王杰希用吸管玩了一下冰塊,道:「行程打算怎麼玩?」

喻文州本來就是旅行狂,夏休新年人幾乎都不在國內,旅行箱上的貼紙遍佈世界各地,所以在這裡看到這傢伙的震驚感也沒想像中來得大。

喻文州吃完了麵喝光了水,擦嘴後滿足的推開盤子,轉頭道:「還沒找旅館呢,等下一起逛逛?」

他們在三站外的街區找了間商旅。

櫃臺前喻文州辦入住,王杰希在大廳裡閒晃。

「我辦好了,你要上來坐坐嗎?」喻文州拉著行李箱過來,很是隨意。

「你看起來很累。」王杰希抱著胸看似沒什麼表情:「還是先睡吧。」

「也好。」

「怕你闖進另一家同志酒吧。」

喻文州一臉你要拿這個調侃我一輩子了是吧的表情,擺了擺手笑道:「那我先上去,今天謝謝你啦,王杰希。」

在酒吧遇到這人,王杰希肯定他是真情實感地驚訝,但喻文州一個問題都沒說,那怕只是客套──王杰希不能說這傢伙是專程來找自己的,但要說這一切都是巧合,他絕不相信。

「嘿──」在對方上電梯前,王杰希喊住他:「睡起來打給我,去吃晚餐?」

喻文州在關門前頓了了一下,笑著點頭:「嗯,好啊。」

 

---

 

王杰希醒來時,車是靜止的。

窗外景色跟他閉眼前也差不了太多,喻文州從路邊一家掛著各色牌照的古舊雜貨店,帶了杯咖啡回來。

因為戴著墨鏡的關係喻文州並沒發現自己醒了,自顧喝著咖啡看手機,儘管這裡沒有網路可以上。

王杰希醒是醒了但身體還很懶,應該說,他退役後發現自己其實可以很墮落的,吃飽睡、睡飽吃,甚至睡一整天也不會頭痛,這是以前還打著榮耀帶著微草時,連他本人都想不到的事,這讓他覺得挺得意的。

咖啡的味道突然濃了些,他感到喻文州整個身體橫過坐墊壓了上來,透過墨鏡看出去,那人褐色的眉眼靠得極近,帶著咖啡香的呼吸幾乎灌進自己的呼吸裡,王杰希心裡翻滾了一下,但還是挺鎮定的。

他只是沒想到喻文州是這種人,他是說那種看自己睡著想偷偷親一下的可愛舉動──實際上是,也沒必要吧,反正又不是沒幹過,不能直接來嗎?

本來都要伸出手去勾喻文州的脖子了,就聽到這側車窗下降的聲音,那人就又坐回駕駛位上,原來只是只是要開車窗。

──唉啊好險。墨鏡底下,王杰希閉上眼睛這樣想著。

車子重新發動時王杰希才起身。

道路很空曠,喻文州一隻手撐在車窗上用單手握方向盤,一副無聊的樣子,發現自己的動靜後,聲音裡才帶著笑:「午休睡夠了?」

王杰希扭了扭睡酸的脖子,伸手去拿他的咖啡喝。

他們喝咖啡的習慣差不多,一糖二奶,可這杯卻是純黑的,王杰希皺著眉吞下去。

「你什麼時候喝黑咖啡?」王杰希沒好氣道。

喻文州一臉正經胡說八道:「我長大了,是可以喝黑咖啡的男人了。」

「是老了。」

「別這麼說啊,前輩。」

「我心態年輕啊。」

「只是挑食吧?」

「是你吃貨。」

「……好吧我承認。」

「認老?」

「不,吃貨。」

王杰希笑出聲,然後憋著嘴又悶笑了好幾聲,喻文州把他手上咖啡拿回來喝了一口,才開口道:「杰希大大我們晚上吃點什麼好呢?」

「先開到有東西吃的地方吧。」王杰希打開地圖,無奈地笑道。

 

---

 

在卡斯楚相遇那天晚上,喻文州睡醒了後,他們約在當第一家不錯的漢堡店,點餐完喻文州開口笑他:「你來美國學的第一個單字一定是酸黃瓜對吧?」

王杰希不理他。

 

「葉修現在待家裡,接一些CASE,每年還是出去當領隊,隊長換成小周──」喻文州咬了一口漢堡,融化的起司從他手指上滴下來,他翻手舔去,又道:「小周看起來很緊張。」

王杰希想了一下過去每年喻文州受訪跟致詞的畫面,再想了一下周澤楷,深有同感,道:「你乾脆把講稿留一份給他吧。」

「這就不用了吧,他就照他的風格來啊。」

「只說Yes跟Thank you的風格嗎?」

「不,長得帥的風格。」

他們聊了一些聯盟跟榮耀的事情,王杰希雖然退役了但旅遊時帶著電腦,還是照常玩遊戲,跟退役的選手們組個隊之類的。

喻文州跟他講了這兩年一些比賽的趣事、其他友人的動向,黃少天去做生意雖然賠了不少但已經慢慢有些起色、張新傑早自己一年退役,好像回去唸書、蘇沐橙跟鄭軒還留在聯盟裡,一個幕前一個幕後……

「你呢?」王杰希突然問。

當初自己退役時,無論微草還是聯盟都有意挽留。可王杰希保留了態度,放下這些出門走走看看。他相信喻文州也有同樣的狀況。

「我還在想。」

喻文州道,很快換了話題:「你在這待了蠻久的,要不要當個導遊啊?」

「你還需要導遊啊?」王杰希笑,隨後他搖搖頭說:「我其實已經把公寓退了,要去東岸。」

「嗯?」

「租了車,想走66號公路,權當公路旅行吧。」王杰希聳肩。

「這樣啊。」喻文州吸了一口可樂,若有所思的點頭。

「後天在聖莫妮卡出發,走半個月到芝加哥。」

喻文州道:「是嗎,玩得愉快。」

「嗯。」

他們吃完了又逛了逛,最後才各自搭車回去。

 

王杰希收拾行李寄出,在天還沒亮時就取車開到了公路終點站。

海岸跟摩天輪在晨曦中慢慢顯露出清晰的樣子,他靠著車蓋還沒吃完麵包,就看到喻文州背著個後背包朝他走來,那人頭髮有些亂但精神奕奕,他拍了拍皮卡有些老舊的車前蓋笑道:「車不錯啊。」

「89年的,但馬力很夠。」王杰希道。

喻文州把行李丟到副駕駛座,連坐位都是沒有排檔隔開的絨布沙發,年代風情十足。他一隻手趴在車門上朝自己看過來,道:「搭個便車可以吧?」

王杰希彎了彎嘴角,打開車門坐進去,道:「王不留行答應了來自索克薩爾的組團邀請,你可以進入公路副本了。」

喻文州顯然被他逗笑了,那模樣成為這段旅途上的第一道迷人的景色。

 


TBS

 
 

 下章
 

姑娘點的是喻王喻,但因為很多原因我還是標著王喻,不過就當無差吧!

今天有大眼衣架的加成,一個晚上就打完一章了呢!

如果眼飯給大眼穿旗袍感覺可以打更多!

 
评论(33)
热度(453)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