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黃喻]乘風(一)

(又名一波流暴力帶走聯誼團)

‧醫生與飛行員PARO

‧粗口與黃段子略多,慎

‧黃喻是CP,其他角色盡量保持原作關係

人不逗逼罔黃魚(握拳),然而我本來就是蛇經病TUT

 

"劍詛,三十五夜"

 

(一)

 

黃少天的手機鈴聲是救護車的鳴笛,喻文州的手機鈴聲是海防警報。

所以一大早兩人的手機同時響起時,隔壁房間的小情侶差點連衣服都沒穿就直接衝出來喊世界末日了。

黃少天與喻文州同樣沒穿衣服,在手機響前十分鐘,他們正面臨一個劍拔弩張的尷尬早晨,堪比世界末日。

 

時間:早上七點

地點:不知道哪裡的酒店房間

前情提要:前天晚上跟同事一起去聯誼,喝多了。

目前狀態:他與他面前的男人在飯店大床醒來,同蓋一條被,兩人都沒穿。

 

顯然且儼然是酒後亂性419的副本出口狀態。

轉頭看到床頭上酒店貼心提供的保險套還完好無缺的擱著,黃少天在心中吶喊:窩X還沒有帶套啊啊啊啊這要擱在妹子上我分分秒秒喜當爹啊啊啊啊啊啊!!!

 

最諷刺的是,不幸中的大幸,二十九年來唯一一次莫名其妙的419,是聯誼對象沒錯,但是對方是個漢子──!!!

難道在男女人數相等的聯誼場合,他們也平行解決了嗎?黃少天感受到了一股彎曲的惡意。

且,由於自己驚醒得過於激動,他呈現摔在床鋪底下的狀態,順便把棉被一同捲下去了。

 

喻文州看著自己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跟著那人的哀嚎落到地上,只好撿起枕頭稍微遮一下盤腿而坐的地方,平靜地道:「早安,黃醫生。」

「早你個鬼啊我你我們是不是那個窩X我你怎麼會在這我怎麼會在這我們為什麼沒穿……」黃少天還坐在地上亂著頭髮,張口雖然說了很多話但每句都不完整。

「你不記得了?」喻文州道。

 

出現了,這句話!

一個男人,到底會被貼上你是好人、人渣、禽獸、禽獸不如的標籤就看這個回答了。

決戰時刻來得措手不及,黃少天張著嘴愣了半天,最後痛心疾首地摀臉道:「我、我不記得了。」

啊……一秒禽獸不如啊黃少天你的好男人形象你的一世英明如長江流水東去不復返啊不復返,泣。

 

「那可不好。」喻文州瞇眼,黃少天摒息。腦中飛快的想著如果對方問要去夏威夷還是拉斯維加斯領證商務艙還是頭等艙未來想要養幾個孩子幾隻狗帶不帶庭院游泳池這種問題他該怎、麼、辦,啊糟糕我該怎麼請假領證啊?!

 

「因為我也不記得了。」喻文州微笑。

 

唉啊,又一個禽獸不如。

黃少天欣慰,還算有小伙伴。

 

---

 

 

黃少天在G市的三軍醫院急診室進修,以他的想法今年定科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上星期葉修問他要不要去聯誼,黃少天正在休息室啃麵包,嗚嗚噎噎的噴了對方一臉屑。

 

「靠老葉聯誼這兩個字竟然會從你這資深宅口中說出來,這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唉啊不是這是天要下紅雨張佳樂中頭彩啊,你說這是什麼真心話大冒險還是你又在算計什麼東西給我同時招來!!!」

 

葉修彈了彈制服上的麵包屑。他也頭疼,但是誰讓他拗不過蘇沐橙的威脅利誘,說什麼認識了一團好姊妹,強烈要求要跟他們所謂的菁英黃金光棍醫生組織友好交流與規劃人生。

 

「總之就是這樣啦,我們這邊加我一共七個姑娘,你幫我從醫院挑些好苗子,別嚇到人了!」蘇沐橙是在本市跑軍警線的記者,人脈可廣:「她們都是警隊的,每個都漂亮又優秀,便宜你們這些宅醫生了。」

 

警隊的妹子這戰鬥力得多強啊?難怪輪得到沐橙來約聯誼。

葉修一聽心裡默默的刷著吐槽,但還是勉強的應了下來。

 

「總之我跟你7/2,剩下還有誰你幫我想一下。」葉修道。

 

「我去,我什麼時候答應了……」

 

「你是固定席位,少天醫師不是老說要在轉正的時候結婚下崽成為人生贏家嗎?」葉修上下打量著小他兩屆的後輩,調侃道:「這樣時間算著差不多,你加緊辦事,說不定明年就喝喜酒。」

 

「窩靠是誰昨天才諷刺我審查結果不樂觀你就吹吧你最好吹去婦產科陪老韓剪臍帶——」

 

「看跟誰比嘛,跟我比當然有差距。」葉修惋惜的拍拍他肩膀:「你秒殺一般PGY還是可以的。」

 

「好吧,對方是什麼職業團?」

 

「公務人員。」葉修笑笑。

 

 

黃少天終究還是答應了,並且肩負起組團的職責。

首先肥水不落外人田,要坑就先坑隊友,立刻急診室問起,張佳樂倒是一口答應。

 

張佳樂是他們急診室的資深護士,人稱急診一隻花。別看他是男人一個,幹起事來雷厲風行,上可跟看病老人家噓寒問暖,左能跟葉修黃少打屁開黃腔、右能跟一群護士妹子當感情顧問、下能教訓調戲小護士的猥瑣病患,簡直不所不能。

據說他當年是想考醫學院,只是考試前家裡母上生了病,經濟一時周轉不過,他咬牙改上不用念那麼久的護校,二十出頭就開始工作,比黃少天這種安分唸完研究所出來實習的醫生經驗豐富得多了,碰到不知好歹的菜鳥醫生還能張口嫌棄,除了葉修沒人敢惹他。

 

黃少天算是同期中技術最好的醫生,被看好繼葉修之後第二個轉正的,張佳樂對他的專業沒什麼意見,就是嫌他動手術時太吵,分分秒秒都想把動脈鉗塞到他嘴巴裡。

問張佳樂的時候,他們救護車司機孫哲平也在現場,主動加一。

說起大孫,以前是開坦克的,手臂因為職業傷害只能轉後勤,消沈過一陣子,後來急診室缺救護車司機,他們是三軍醫院,就有人介紹他來頂一陣子,沒想到孫哲平開起救護車不減當年碾壓全場的霸氣,愣是把他們救護車援救時間平均拉一個檔次。緣分這種東西還是挺重要的,孫哲平好像蠻喜歡這醫院,就這樣呆了下來。

 

葉修也組團回來,黃少天趕緊問他找誰了。

 

「婦產科的韓文清跟檢驗科莫凡。」葉修道。

 

「……我知道你人緣差,但不知道你人緣那麼差。」

 

黃少天掩面:「咱們醫院那麼多公的,你怎麼就找兩個最不靠譜的,老韓那張臉你是要嚇死聯誼桌上所有妹子還是看看她們都用什麼名牌的錢包啊?還有莫凡那個悶葫蘆,他一天能說幾個字啊我聽說他給人抽血只講三個詞,右手、按著、十五分鐘,我的天啊,你等著被蘇沐橙修理吧你!」

 

葉修沒理他,轉頭看了一下黃少天的小伙伴,道:「你找了他們倆?不錯嘛,急診一隻花,肯定能一秒婦女之友啊。」

 

「黃少,你也別嫌棄老韓他們,反正聯誼策劃人已經是最不靠譜的葉修了,蘇妹子大概也是死馬當活馬醫,有得是心理準備。」張佳樂道。

 

「是不是還差一個人?」孫哲平道。

 

「我全醫院,連清潔工大叔都問過了,沒人有空。」葉修聳肩。

 

「也是,要是有其他選擇你會找他們倆嘛……」黃少天道。

 

「我倒是有個朋友,不過不是醫生。」孫哲平拿起電話:「為了咱們醫院聯誼團的品質,我決定找外援挽救你的負節操。」

 

「唷大孫,你什麼時候那麼沒下限啦?」葉修笑笑:「以前同事?」

 

「是啊,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喂喂喂,你這是豬隊友啊聯誼場找帥哥來分明是給我們難堪啊大孫!」

 

「黃少你不說話還能帥三秒的,別妄自菲薄了。」張佳樂翻他一個白眼。

                                                           

「放心,我所謂安靜的美男子可不是一個形容詞。」孫哲平行動力很高,已經開始撥電話了,他笑道:「是真正義意上的少天反義詞。」

 

「窩靠躺著也中槍。」

 

孫哲平不理他,開始講電話:「喂小周?是我,星期天聯誼七缺一,你來頂個唄,喔,不用擔心,你只需要安靜的吃飯就可以了,嗯好地點時間我再傳你,掰。」

 

「搞定?」葉修挑眉。

 

「搞定。」孫哲平賞他一個讚。

 

 

 

聯誼的事情就這樣定下了,黃少天還是很期待的,畢竟是蘇沐橙組的團,她自己漂亮,找的伙伴肯定不差。黃醫生還穿了他的決勝內褲,一條深藍白邊的D&G限定款,在右上角還用白線繡著一把劍的圖案,他研究所答辯當天就是穿著它,第一名畢業妥妥的,黃少天對這條內褲愛不釋手。

 

到了星期天中午,張佳樂突然給病人傳染了流感,外帶上吐下洩,葉修來探望時候的嫌棄表情那個恨鐵不成鋼的,換回張佳樂虛弱的中指。

 

「張佳樂你不是吧,這樣我們少一個人啦?!怎麼辦啊你說我去哪生人啊!」黃少天儼然已經有聯誼組織人的派頭,在點滴前碎碎念。

 

「英雄,革命靠你們了,我就先走一步…」張佳樂攤在床上,用最後一口氣演完這爛戲後又繼續抱著肚子昏迷。

 

張佳樂情況不見好轉,說是腸胃型感冒,挺嚴重的估計要住院吊水,葉修把這個消息通知聯誼團團員時候,孫哲平二話不說一秒脫團留下來陪他,黃少天掩面,你們哥倆好也甭去什麼聯誼了自己消化可以吧?孫哲平賞他一個中指。

 

孫哲平是個講義氣的漢子,自己變卦也不讓葉修操心,醫院排班都是死的,肯定無法臨時找人,於是他又打了通電話給那個安靜的外援美男子,請求加派人手。

 

 

周澤楷接到電話已經是下崗前的時候,他收起手機看了一眼隔壁櫃子正換衣服的杜明,道:「今天聯誼,去?」

 

「去!」一秒答應。

 

還差一個。

同事們不是正操練就是休假,王傑希前五秒才走人,要是孫哲平早點打來就好了,周澤楷正煩惱著,就看到喻文州抱著頭盔回來,彷彿救星:「聯誼,少一個。」

 

「喔?」喻文州愣了一下,儼然對於話題的唐突有些疑惑。

 

「臨時少人,朋友約的。」周澤楷道:「湊數。」

 

「嗯,好啊。」喻文州想,能讓小周講到這份上肯定是比較急的,爽快答應:「等我先換衣服吧。」

 

周澤楷用力點頭,立刻傳了簡訊給孫哲平。

 

---

 

聯誼選在一間中高級的日料店,也算是看得起醫生們的薪水又不算太過揩油。

周澤楷他們約得臨時,說會晚一些,葉修表示感謝他的參戰,決定先到的先開始。

 

「大家好啊,我是沐橙的朋友,葉修,G市三軍醫腦外科,這急診室的黃少天,如果他太吵舉手跟我說,那邊那個一臉道上兄弟的是韓文清,妳們有什麼婦科問題儘管問不要怕,他不咬人的,這不說話的小子是我們醫檢師莫凡……」

 

黃少天才要講什麼反駁,韓文清先瞪了葉修一眼,莫凡繼續瞪著水杯不說話,氣氛突然降到零點。

蘇沐橙用一種你正經點行不行的眼神瞥了葉修。葉修用一種難道你要讓黃少來介紹的眼神看回去?

 

「唉啊,那我介紹一下今天的姑娘們,這是秀秀,G市特警隊第三小隊隊長。」

 

黃少天一口水差點噎死,就見那個長髮紅唇大波浪的女人慵懶的笑笑算是打招呼了,莫凡抬頭起來,好像也嚇到了。

 

「還有這是陳果,我的同事,也是負責採訪的。短頭髮的是唐柔,拆彈組年度最佳VIP新人,厲害吧。」

 

「然後這是可欣可怡,第三小隊的姊妹花狙擊手,然後是小戴,也是第三小隊的新人,我是蘇沐橙,本市記者,專跑軍警線報導的。」

 

妹子們還真的長得特有特色,有模有樣的打招呼,黃少天不禁用眼神死戳著葉修:「我說老葉,你上哪找戰鬥力破表的聯誼團啊,分分鐘被一波帶走的節奏啊。」

「公務員,我沒說錯啊。」

黃少天桌子底下狠踹葉修,但是被他躲開了。

莫凡沒說話,倒是韓文清一臉鎮定的點頭算是打招呼。

 

「話說還有三個人呢?不是你們醫院的?」

 

「喔,不是,是一些朋友。」葉修正要點菸,就看到門口開門的身影,笑道:「唉啊好像來了。」

 

傳說中安靜的美男子一登場,果真名不虛傳,吸眼球的速度噌噌的。

不過也不罔大孫給他取的綽號,周澤楷面對一桌目光,過了五秒才愣是開口:「大家好。」

 

周澤楷這種人一站出來那光鮮亮麗的氣勢很容易蓋過其他人的風采,直到他們三個落座,外援小伙伴開口前,黃少天都沒注意到那人長怎樣。

 

「抱歉遲到了,路上有點耽擱。」喻文州一坐下就立刻開口,朝一桌子人道:「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這才剛開始。」明明連名字都不知道葉修依然一副自來熟的模樣,完全沒破綻:「就差你們三的自我介紹了,上吧英雄。」

 

「我是喻文州,這是周澤楷,那邊的是杜明。」

 

「帥哥做什麼的啊?」楚雲秀比較灑脫,也點起了菸調侃笑道。

 

「喔,杜明是機體維修師。」喻文州溫溫一笑,平靜道:「我跟小周是飛行員。」

他補上一句:「戰鬥機的。」

 

現場陷入一片死寂,簡直能有此處應有掌聲的高潮跌起劃開了聯誼的開幕。

黃少天想,這絕對是使上戰鬥力最爆表的一次聯誼了。

 

 

---

 

 

所謂聯誼,追求的就是一見鍾情,當他來到這裡看到座位裡的那個人,就知道自己陷入了戀愛中,愛神丘比特的箭已經幾乎把他戳瞎了。他想,這就是愛吧。

 

周澤楷一出洗手間就被埋伏得好好的杜明一把揪住,就見他面色潮紅欲迎還拒羞怯難當的說:「小周我戀愛了。」

 

「……誰?」

 

「就是,坐中間的唐柔姑娘,工作跟興趣都是拆炸彈的那個。」杜明的目光朝他們座位看去,停留在正與喻文州交流轟炸心得的短髮妹子,轉頭又道:「我好像,心理有一千個炸彈在轟炸。」

 

周澤楷想了一下,回答也很樸實:「去追?」

 

「這當然,但、但是…我就想先確認小周你的目標應該不是她吧,那啥咱們鐵兄弟,不跟兄弟搶女人。」雖然他肯定自己搶不過周澤楷,並且抱著如果兄弟你要上我就退讓的大義凜然。

 

「沒有。」周澤楷真誠的搖頭:「助攻?」

                                                 

「要!」一秒。

 

 

兩人回到座位上,周澤楷左右看了看,突然咳兩聲,道:「換座位?」

 

聯誼到了中場,自然是抽籤了。

蘇沐橙是個細心的,用不同色的筆畫在筷子上,很快的就抽完了。

 

莫凡跟蘇沐橙、葉修跟楚雲秀、韓文清跟小戴、舒可欣跟周澤楷、舒可宜跟喻文州、陳果跟杜明、而唐柔……跟黃少天。

 

一看唐柔才剛坐下黃少天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話,杜明也是個容易害羞的主,平常那樣沒心沒肺的遇到喜歡的女孩就慫了,心中淚流滿面的朝周澤楷發出求救的眼神。

 

「……」周澤楷稟持著答應了就得幫兄弟到底,可黃少天的語速實在太快他自認自己沒有插入的能力,只好扯了扯旁邊的喻文州。

 

「杜明喜歡唐柔。」周澤楷小聲的在他耳邊道,言簡意賅。

 

「……然後?」喻文州愣。

 

「幫他。」

 

「這不好吧?」

 

「一星期的A套餐。」周澤楷一咬牙:「外加飲料。」

 

「B套餐,加上甜點。」喻文州心裡盤算一下。

 

「……好。」

 

白斬雞套餐就讓喻文州把自己給賣了,成交。

喻文州稍微坐到轉角的位置,突然出聲:「可以把濕紙巾遞過來一下嗎,謝謝。」

 

濕紙巾放在唐柔旁邊,但黃少天先聽到他說話了,過來伸手遞給喻文州。

 

「謝謝你。」喻文州對他一笑,道:「喔?黃醫生不愧是外科的,手真好看。」

 

「那裡那裡,這跟手好不好看也沒什麼關係啦雖然葉修手也不錯,話說這個有根據嗎?別的不說你手也蠻好看的啊……」

 

對方立刻開始批哩啪啦的說話,喻文州大概知道為什麼周澤楷要求自己幫忙了。

對方還在說話他也不好意思把手抽回來,就這樣碰倒了桌子中間的酒杯,紅酒往黃少天那邊灑了下去。

 

「啊!啊啊啊……」

「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

喻文州立刻又把濕紙巾遞過去,一時手忙腳亂的其他人都注意到狀況,有衛生紙的掏衛生紙,頓時忙亂一團。

「不用忙了,我帶黃醫生去廁所擦擦就好,大家繼續。」

「是啊是啊,沒事啦洗得掉洗得掉你們繼續聊哈!」黃少天也是爽快,立刻跟著喻文州去廁所。

 

他們經過周澤楷的時候對方給了他一個佩服的眼神。

喻文州苦笑,他可沒想做到這種程度,本來只想開啟話題後讓杜明加入,沒想到弄拙成巧效果那麼好。

他看了眼那處,陳果已經上前關心唐柔有沒有灑到紅酒,而杜明馬上掏出自己的手帕貢獻過去,三個人坐在一起講話呢。

 

師兄只能幫你到這了,上吧英雄。

喻文州心裡默默的給他打個氣,走進了廁所。

 

廁所裡黃少天一邊擦自己的褲子一邊天南地北的扯,喻文州笑著聽他說話,偶爾插一句,待他們回到座位,聯誼的位置都亂了,黃少天也沒有想回去找唐柔的意思,就拉著喻文州聊天,其間把對方逗笑了好幾次。

 

聯誼進行得還算順利,杜明要到了唐柔的電話,葉修跟楚雲秀交換洋菸心得,小戴雖然一開始怕得不敢跟老韓說話,但幾次努力後已經照著老韓的食譜學了兩道生理期補血的方子,周澤楷一次應付姊妹花也就是那個樣子,嗯嗯好好對對對,蘇沐橙對莫凡有說有笑,對方一語不發的時不時看她一眼。

 

最後怎麼樣黃少天也不記得,總之離開日料店時他已經有點醺了,他們去KTV續攤,誰唱歌好聽誰魔音穿腦他也沒印象,只記得最後有人把自己從沙發上揣起來,就不省人事了。

 

現在想起,那個人應該就是喻文州吧。

 

 

----

 

 

「所以我們……」回憶到此結束,黃少天抱著腦袋:「你看我喝醉了就把我往賓館帶?!」

 

「我想送你回家,但你報的地址跟是榮耀大陸一線峽谷溪山城的梅絡克村的稻草小屋,司機說他找不著路。」喻文州面不改色:「我住宿舍那邊外人不能進去,只好送你去酒店。」

 

「然後?」黃少天一聽,劇情似乎就是從這邊開始神展開的。

 

「然後你就不讓我回去了。」喻文州低頭看了一下,抬頭笑道:「也不讓我睡覺。」

 

黃少天,出息!

禽獸不如的是你自己啊!而且連怎麼禽怎麼獸的都不記得!!!

 

「那個喻、喻先生,那啥我是直直直的你應該也是吧?不然怎麼會來聯誼呢,那啥既然你也不記得了那我們就當作這件事不記得了你看怎麼樣……」

黃少天結結巴巴的開口推鍋:「那啥反正你我們都純爺們不解釋,那麼一下也不算吃虧吧,都說是酒精的錯,一失足成萬骨仇,我們就當緣分以後還能作朋友,你看怎麼樣……」

渣,太渣了,黃少天在心中鄙視自己。但他也不能怎麼樣啊,難道還要真去領證?

對方坐在床上,想了許久,黃少天心裡千拜託萬拜託不要叫我負責啊兄弟的時候,喻文州聳肩:「好啊,就像你說的,反正不吃虧。」

 

「那這件事情就……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

黃少天一聽,還不敢放心,試探的道:「誰都不許說,你也不能告訴你那個安靜的美男子小伙伴喔。」

 

「好。」

 

他們倆的電話就是在這時候同時響起的,酒店臥房頓時像是陷入一級警報的鳴笛大作,他們一個海軍一個急診醫生,都是那種電話不讓響超過三聲的,立刻手忙腳亂的翻床鋪,黃少天認出他的土豪金,一把接起來:「喂,我是黃少天醫院有事?」

                                                                                                   

喻文州也趕緊從床頭拿下手機:「喻文州,怎麼了?」

電話那頭頓了一下,傳來懶洋洋的聲音:「你不是少天,是那開飛機的?你跟他在一起?」

 

黃少天電話那頭好一陣子沒聲音,他不耐煩:「話說那麼早給我打電話的只有葉修你吧,我今天不用上班你叫魂啊……」

 

「呃,要找喻文州…」電話那頭聲音有點莫名。

黃少天懵了,他看著喻文州手中也是沒裝殼的土豪金,然後再看看自己手中銀幕的來電顯示上寫著“小周”兩個字,有一種糟心的蛋痛感。

 

喻文州也看了看自己的銀幕,上面寫著“無恥老葉”,沈默,然後淡定地說:「稍等,他在旁邊。」

他下床把手機還給黃少天,本來遮著的枕頭掉到地上,黃少天視線畫面裡就看到自己的土豪金跟一絲不掛的對方。

 

「窩X你先穿上內褲吧我說——」黃少天立刻別過臉痛心疾首的道。

 

「……我的內褲,被你捲進去了。」喻文州看著黃少天身上的棉被,淡定的說。

 

黃少天往纏成一團的棉被裡摸去,絕望的掏出一條黑色的CK,得!還是溫的,自己摀的。

 

他們把土豪金換回來,都還沒接上呢就聽到葉修的聲音涼涼的響起:「少天啊,我有一個壞消跟一個問題要問你。」

 

「我說老葉你聽我解釋……」

 

「那啥,我開的免提,沐橙在我旁邊,他正跟雲秀視訊。」葉修痛心的宣布。

 

「………」

 

「我的問題是,你有帶套子嗎?」電話背景聲是蘇沐橙毫無形象的大笑,黃少天手一抖就把手機給摔了。

 

那廂喻文州接回手機,無奈嘆氣:「抱歉久等了,小周?」

 

「……」電話那頭的人沈默了幾秒,道:「內褲……穿了嗎?」

 

「……穿了。」喻文州一邊套上他的CK邊道。

 

「……B套餐,我請你一個月。」周澤楷大義凜然。

 

「呃,你是誤會什麼了嗎?」

 

「外宿,報了。」周澤楷頓了頓,道:「你,注意身體。」

 

「……小周我回去再跟你說。」喻文州一臉黑線,掛了電話。

 

 

 

黃少天眼神死的坐在地上,喻文州也頗無奈,他們兩相對無言,最後還是飛行員起身打破沈默:「總之先穿衣服?」

 

「嗯──」黃少天眼神死的看著對方至少是穿上內褲的樣子下床揀衣服,窩槽衣服散滿地啊跟好萊塢愛情電影一樣啊。

 

話說喻文州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不說還以為是讀書人。

但好歹職業海軍就是不一樣,身上一點多餘都沒有,手臂是S型的,腹肌要六塊也數得出來,人魚線妥妥的畫在腰上,不愧是開戰鬥機的漢子真材實料穿衣顯瘦脫下有肉啊!還有又直又細的大長腿,黃少天身為一個活動幾乎不出醫院的超忙碌急診室醫生,在欣賞完人標準飛行員的體格後,默默的用棉被把自己上半身給遮了起來。

 

回去找葉修上健身房,嗯,都是他帶壞我的。

黃少天看對著喻文州的人魚線下定決心。

 

他最後在床底下摸到自己的內褲,他極其扭捏的在棉被裡套上了並且表示他再也不相信他的決勝內褲了,那個叛徒!

 

最後他們AA了房錢,黃少天像是怕被捉姦一樣的鑽上計程車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TBC


雖然不重要,但G是GLORY的G~


 
评论(44)
热度(322)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