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黃喻]乘風(二)

(又名一波流暴力帶走聯誼團

‧醫生與飛行員PARO

‧粗口與黃段子略多,慎

‧黃喻是CP,其他角色盡量保持原作關係


←上一章


劍詛,三十七夜。


(二)

 

隔天黃少天神清氣爽地上班去,一進門口就被警衛遞了本小冊子,他低頭一看,封面用大大的POP體寫著“安全性行為宣導手冊”,上頭的圖案是個Q版的小安全套,雙手插著腰瞪著少女漫畫大眼睛,右上的文字泡寫:“情到深處來一砲,你說帶套要不要?”

 

黃少天第一次覺得他們醫院的性安全宣導手冊如此的猥瑣得不能直視,警衛大叔則用一種相當柔和且同情的眼神目送他進醫院。黃少天往前走了一段,急診室的護士長大媽也遞了一份給他,眼神語重心長——

所以當黃少天抱著一疊性行為安全手冊來到急診室的時候張佳樂已經笑歪了,上氣不接下氣的喘,孫哲平更是直接走過來,掏出一盒隨手包的杜蕾斯塞到黃少天手裡,道:「兄弟贊助的,不要客氣。」

 

黃少天一看,唷~還是大碼的。

他正醞釀著怎麼集氣反擊,孫哲平就拍了拍他肩膀,颯爽地道:「聽說對方是小周同事,我是不知道他尺寸怎樣,但開戰鬥機的漢子肯定不能小覷,要是不夠大我這還有歐版尺寸,儘管問我要。」

 

「…………」

 

「唉?」孫哲平看著黃少天陰森森的表情,湊過去小聲的道:「難道…是豆芽菜?」

然後相當流氓的比了比自己的小拇指。

 

「靠靠靠大孫看不出來也是挺下流的豆芽你個頭你全家都豆芽,這是人身攻擊絕對的!」

 

「唉?我又不是說你,才一個晚上就那麼護短啊。」孫哲平道,上下瞄了瞄黃少天:「所以不是豆芽,那是雄偉霸氣了?」

 

「……」是挺大,但是黃少天不想回憶。

 

「喔,你昨天都休假了嘛,大**肯定的。」

 

「窩操孫哲平這邊是醫院是醫院能不能還我們醫療環境一個身心都健康的空間啊——」

 

坐在椅子上從剛剛到現在都沒笑緩氣的張佳樂打斷黃少天,指了指他身後道:「全醫院最敗壞身心健康的人過來了。」

 

黃少天還沒來得及停下嘴回頭,就聽到葉‧八卦小喇叭‧修,懶洋洋的聲音傳來,開門見山的道:「第一次用前X腺升天的感覺如何?別告訴我沒找著啊,分分鐘讓你回去醫學院哈。」

 

「對啊黃少你可是專業的,話說你該感激我讓你打開了新大門,要不是我沒去你能遇到你的XL碼嗎?」張佳樂拍拍胸脯,一臉我要收紅包的樣子。

 

「唷,還是個大尺寸的,嘖嘖…」葉修看著黃少手中的套子,一臉你們太浪蕩的嫌棄,隨口又說:「老韓託我傳達,你要是想掛個診看看腸道安好否,他午休挪三十分鐘給你,好好感激他哈,錢包就不必了。」

 

「我說……」

 

「話說,我們喻文州同志的戰鬥力應該是S級的,感想如何啊,少天同志?」

 

「葉……修……你--」

 

「我看他今天皮膚特別好容光煥發的,咱們職業海軍肯定是技術沒話說,更不用說是開戰鬥機的漢子,器大活好妥妥的。」孫哲平搓了搓下巴,頗有想當年的得意。

 

「我說你們……」

 

「不愧是開戰鬥機的漢子,勇猛。」葉修道。

 

「不愧是開戰鬥機的漢子,黃少都說不出話了。」張佳樂感嘆。

 

「不愧是開戰鬥機的漢子,話說做了幾次?」孫哲平問。    

 

「我靠滾滾滾滾滾,我菊花很好!老子不是被上的那個好嗎!!!!!!」

 

黃少天終於崩潰地把套子摔在桌上大吼,其音繚繞在整個護理室甚至急診室前台都依稀能聽見“菊花很好好好好好~~~”的回音。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露出讓黃少天想拿手術刀砍人的不可置信表情,最後還是葉修緩緩的開口:「所以你有找到他的前X腺嗎?」

 

「窩操操操老葉你那麼喜歡前X腺你自己搞去自己搞不到找老韓用午休幫你看看安好否!還有張佳樂你上吐下瀉自己爆菊就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爆菊,老子我菊花好得很你那麼猥瑣你的小護士好姊妹們知道嗎還有孫哲平,滾你的保險套要給也是給我用好嗎!!!」

 

「老韓又不是直外科……」葉修道。

「護士姊妹們熱衷的程度講出來嚇哭你。」張佳樂道。

「你要用的話,就不用特大碼了吧?」孫哲平盯著他的跨。

 

「………」黃少天開始掏手術刀手術剪。

「咱們威武的飛行員同志就乖乖躺平給你上啊,這為犧牲也太大了,還是你給人下藥了?」葉修道。

 

「你以為我像你這樣沒下限?!我哪記得怎麼樣了醒來就是那個樣子你以為我願意我又不是基佬這是個意外好嗎意、外!窩操好樣的葉修你到處散播不實言論毀謗我一世英明我都還沒找你算帳呢!!!」

 

「你不記得的話,怎麼知道自己在上面?」

 

「廢話!我醒來不腰酸不背痛菊花好得很一點疼都沒有肯定是我爆他!」

 

「…那所以,你讓人腰疼背酸菊花殘痛然後拍拍屁股自己爽完就走嗎?」葉修一說,立刻嫌棄的看著他:「就算人是開戰鬥機的漢子你能再簡單粗爆點不?」

「禽獸不如!」張佳樂嫌棄。

「渣!」孫哲平嫌棄。

 

「我——」黃少天O著嘴型,張了又合來回幾下愣是說不出一個字,應該說他完全沒有自己是被上的那一方的意識,也沒想過是自己上了對方,只知道他睡了男人睡了男人睡了男人——

 

「我什麼我?你先說你昨天有帶套嗎?」葉修挑眉。

 

「……」黃少天心虛別過臉,腦中是床頭櫃上完好無缺的套子。

 

「用KY了嗎?」

 

「……」黃少天眼神死,KY也好好的放著紙盒都沒拆呢。

 

「你該不會霸王硬上弓吧?」葉修嘖嘖:「人家可是一年幾百萬培訓的菁英飛行員你這樣爆了人家金貴的小菊花,該不會明天就有人來查你水表啊?」

 

「吃頓好的。」張佳樂抹淚。

「吃頓好的。」孫哲平搖頭。

 

「我哪有…我……」

 

「你怎樣?」他們三個人同時瞪著他。

 

黃少天覺得自己貼滿了會被一秒和諧的那些渣TAG。

 

「我、不……記得了。」黃少天痛心疾首。

是的他不記得第一次睡男人是怎樣的感覺,他完全沒有印象,難道他真的把喻文州醬醬又釀釀作得死去活來菊花滿地殘嗎?

突然一陣良心不安的撇了撇三個小伙伴,他們都用看禽獸的眼神盯著自己。

 

「那啥我喝醉了……」

 

解釋就是掩飾,古人誠不欺我也。

默哀三秒,然後沒有人說話了。

人幹事,還能不能愉快的當小伙辦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臉嫌惡的同事們鳥獸散,黃少天整個人都不能再愛。

 

於是,替自己證明清白雖然成功了。

他保住了自己的屁股貞操,洗去了被男人一夜七次的疑雲,但情況似乎沒有變得比較好。

至少中午黃少天經過護理站的時候,看到兩小護士用一種槽心的眼神打量自己。

左邊的臉上寫著:看不出來啊。

右邊的臉上寫:他還是渣攻呢——

 

黃少天風中凌亂。

 

 

不止這樣,現在全醫院的人都以為他是基佬。

 

同事們紛紛投以一個包容的眼神,表示自己並不在意,直外的張新傑推了推眼鏡說歡迎諮詢,而那些老纏著他要跟自己閨女、姪女、孫女、鄰居家的遠親的外甥的女兒相親的病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黃少天覺得受夠了,黃少天一休息時間就立刻殺去腦外科,黃少天守在手術房外等葉修洗好手換好衣服晃出來立刻衝上前去,把葉醫生都嚇得倒退三步。

 

「喻文州的電話,給我!」黃少天少有的簡短。

 

---

 

 

黃少天給喻文州打電話,沒接。

黃少天傳了一封訊息給他,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自己下班後莫約幾點幾點要去他上班的地方探訪他。

 

黃少天式的簡短方式,字數整整分了三封短信才發出去。

所以黃少天用短信不划算,但他也沒喻文州的微信或是QQ什麼的,隨便了。

 

下午黃少天給一個誤食清潔劑的小鬼頭洗完胃順便喋喋不休的教訓一頓那個光看電視劇沒好好注意孩子的年輕媽媽時,喻文州回覆短信了。

 

跟他不同,是真正意義上的簡短。

 

“好啊,到了直接進來吧。”

然後就是一串地址。

 

 

黃少天也不是第一次去他們基地。他們是三軍醫院,以前實習的時候有跟過前輩一起跑基地出診支援,他們醫院的醫檢師跟護士倒是常去,那基地那麼多人每年兩次高規格體檢呢,張佳樂每次回來都要唉唉叫說他現在完全不想看到人體一切部位與包括血液尿液精液汗液的任何液體。

 

不過黃少天這次不是出公差,G市海軍基地總不是他能大勒勒的進去,就算那守門的大叔一見著自己就笑開了:「唉啊黃醫生是你啊好久不見啦,這幾年你都沒來呢。」

 

「我現在轉急診室了其實我也沒來過幾次你怎麼記得我啊?」黃少天就穿著帽T跟休閒西外,脫下白大掛活似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對方一眼認出他,自己也覺得詫異。

 

「您讓人印象深刻嘛,」

 

「技術特別好?」

 

「看診特別吵。」

 

「……」黃少天醫生安定的日常。

 

「不扯了,我都不知道你跟文州認識,他今天打電話過來登記訪客時我還以為同名同姓呢,沒想到真是黃醫生你。」守衛大叔邊謅著手腳還麻利得把訪客證遞給黃少天。

 

為了怕對方問出『你們兩怎麼認識的啊?』

之後黃少天要嘛說謊要嘛說他酒後亂性爆了你們珍貴的飛行員菁英的菊花,他恐怕無法活著離開這裡,於是打個哈哈後飛也似的逃進去了。



TBC


他們會擺脫低級進入純愛偶像劇模式的!(你對得你純愛兩個字嘛!

 
评论(27)
热度(210)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