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黃喻]一夜飄風驟雨的千里送(233G文)

之前點過心的小伙伴們實在抱歉,秒屏加上LOF實在太卡OTZ

今天是溪山城開城的良辰吉日,小伙伴們不上車嗎=U=

黃喻論壇溪山城(http://bluedrop.moezone.com.cn/hy/forum.php) @溪山城居民委员会 

---

這是給我白 @一路春白 一场气干云霄的33的Gay文

遊戲盲,不要嫌棄TUT

愛白哥,下次來台灣我帶你去玩=U=

※感激劍三技術指導:渝曉思 @渝晓思 、司冷 @泠司 

---

《一夜飄風驟雨的千里送》

週日,G市颱風陸上警報,狂風暴雨地圖砲。

窗外風雨交加雷電轟隆,GFYY裡那本質上明明是敲冰戛玉不破音不嘶吼不拔高的清朗男聲,卻有能一人獨霸對抗超級強颱的傲龍之勢、如平地上起一個霹靂。指揮的動靜可謂雷霆萬鈞銀瓶乍破暴風也似發喊連天,如數珠遭受七級龍捲風敲碎了玉盤摔爛了珍珠,聞者無不喪膽碎心。

「都給我上來抱團抱團抱團,後面的跑快點跟上,遠程全部準備好看我口令三、二、一,純陽六合群起來群起來!和尚抓奶手準備好看見對面露頭的全部抓進來打死啊!藏劍給我衝進去大風車轉起來!死了別躺屍復活小輕功飛過來快快快快!」 

「正前方看到沒有!給我殺殺殺!治療們治療們在哪裡,七秀左旋五毒千蝶給我奶一波!近戰全都給我壓上去!藏劍團跟我走看好跟著小刀標記!全部聽指揮三、二、一給我鶴歸開路拍上去!靠這個血下得爽的,治療點我加血快快快!後面遠程跟上!有爆發開爆發沒爆發開減傷啦!一波進啊,壓啊,壓滅對面!哈哈哈哈對面灰一片好爽看到沒——好這波差不多全打完了我們再刷刷分,上山頭群起來群起來!死了的速度回營地!現在別過來死了的自己去小少林山坡集合、咳咳咳……我靠喉嚨都要喊啞了,要情緣親親才能繼續說話啊──」

 

[陣營][槍淋彈雨]說:天啊,以前幫主指揮攻守餘音繞樑耳鳴三日都忍了,現在不只噪音,是噪音裡有糖,糖裡有屎,屎裡有毒,太毒了#鄙視

[陣營][靈魂語者]說:噪音裡有糖,糖裡有屎,屎裡有毒,太毒了#鄙視+1

[陣營][流雲]說:噪音裡有糖,糖裡有屎,屎裡有毒,太毒了#鄙視+2

[陣營][八音符]說:噪音裡有糖,糖裡有屎,屎裡有毒,太毒了#鄙視+3

[陣營][濤落沙明]說:你看他怎麼能一邊咳一邊指揮,這都能碰瓷團長還管不管了?

[陣營][槍淋彈雨]說:我擔心團長拿起二胡給他伴奏,壓力山大寶寶害怕#可憐

頻道裡FFFF團正吐槽得歡脫,YY又響起了另個沉著男音,簡直如春回大地雨後新芽如沐春風,平淡高冷像十一月的天空:「那你就別說話了吧。」

頻道裡一溜的團長英明還沒刷完,黃少天又吵了起來:「那怎麼能行!沒有我今天還怎麼搞王遺風!哎對面又來了,好大的膽子竟然想壓復活點簡直找死兄弟們看好標記給我殺出去——咳咳咳!不行了不行了,寶寶沒血了寶寶要死了情緣快給我春泥我知道你捨不得看我死麼麼噠!」

「春泥給了——二團三團四團都死回復活點跟我走,我們去米麗古麗外埋伏,惡人剛喊話在平安客棧抱團。我說你今天打不打陶寒亭?他們在討論。」

「打啊怎麼不打!寶貝兒我還你一個探梅你看我多愛你親我一口唄。」

「我飛遠了你去探對面指揮吧。二團天策哪個T裝備好的換一個鐵牢?」

「那怎麼能行呢我這輩子的探梅都是你專用的。好差不多了我這邊所有人都死都死,速度死了回營地集合啊。哇——外面打雷了你們有聽到嗎雷聲好可怕,我這裡颱風哇,親愛的你親我一口吧寶寶好怕寶寶要——」

「親親沒有,潤喉糖一顆,但外頭風雨那麼大,我只能替你吃了——三團聽好了,一會堵樓梯,二團四團全部換副本裝,我們一波殺米麗古麗。惡人大部隊動了,往你們那邊去了。」

「哎我這邊都集合好了嗎,來跟我移動一下兜兜風,往下走啊,哎惡人說我們打煙?哈哈哈愚蠢的凡人!我們不打煙,聽清楚我們不打煙,煙這種小BOSS一會回來隨便打——喔所以情緣兒現在親你就是薄荷味了?我喜歡薄荷過來給我嚐一口看看。」

「你去親王老吉吧。我們米麗古麗到了,二團四團準備上樓,主T已給標記了,治療做好焦點。」

「我就要親你──」

轟隆一聲雷響,不知道是不是上天都可憐著頻道裡被脫團狗折磨的FFF團,他們實在太水深火熱淒淒慘慘可歌可泣日子過不下去,突然間YY裡啪地一聲雜音後,耳機裡瞬間如眠鷗宿鷺一丁點聲兒都沒了,螢幕上站在制高點的夜雨聲煩跟另一邊的索克薩爾也顯示為離線……

[團隊][流雲]說:幫主跟團長怎麼消失了,難道老天都看不下去掐了他們的網線嗎?

[團隊][槍淋彈雨]說:徐奶也斷線了!難道是G大颱風停電斷網,窩操壓力山大,那誰還能指揮讓他快上吧!

[團隊][濤落沙明]說:就你了#可憐#可憐#可憐

[團隊][槍淋彈雨]說:窩操窩操還真就我了!什麼世道!

鄭軒絕望地打開話筒:「指揮和夫人都被颱風刮走了全部聽我指揮啊——打米麗古麗的那邊倒計時三十秒秒上樓,大部隊跟我哎喲媽呀壓力山大被包抄來來全部掉頭我們殺後面的——米麗古麗開火了速度秒——」

陣營頻道刷起了一波『指揮私奔不厚道』和『可憐單身狗要強行分身』,連鄭軒都覺得自己要忙得精神分裂,暗自罵了好幾次不知道去哪裡幹什麼了的幫主及幫主夫人──

 

---

 

黑燈瞎火的宿舍裡喻文州摸出在床頭充電的手機劃開,果然滿滿是幫會人的奪命連環Call,同時聽到整棟宿舍樓裡洗澡的、熱泡麵的、看小黃片的、跟對象視訊的人紛紛喊天罵地,而窗外風雨中的原本就只剩零星的燈光也全都熄滅。文三院的宿舍長在走廊那頭拿著手電巡場,看看有沒有因為停電出事的學生。

喻文州首先發短信告知幫會的人說他們停電了,而大戰如火如荼一刻不能等,想必已經有其他指揮頂上了吧。現在這狀況怕是來不及了,打到一半強行下線就算是喻文州也想咆哮,但今天王杰希還在研究室捧著文獻爆肝,實在沒有可以一起吐槽的伙伴,他也只能無奈嘆氣,開始翻找手電筒以及之前辦活動用剩的蠟燭。

 

手電筒還沒找著手機就響起,黃少天打來的,他以為那人要抱怨停電的事情,不想一接起,對方劈頭就來:「沒得打遊戲了,我去找你吧。」

喻文州愣,吃驚得笑了:「這位少俠,外頭颱風颱雨,你偏偏挑這種時候千里送?」

「就是這種颱風颱雨才能把你我宿舍千步距離送出千里的氣勢啊,你喉糖還沒吃完吧,留一顆給我哈。」黃少天聲音有些沙啞相較剛剛在耳麥裡,還是電話聽得清楚一些,那聲音和著背景的狂風暴雨還真有些壯士不回頭的架勢。

喻文州忖思外頭天氣狀況不好,雖然同在校區可理院文院一南一北,路上又多有行道樹,怕是危險,但又不能否認黃少天說要過來時心裡確實期待了一把,琢磨下矛盾情緒,講出口的卻是:「喉糖就一顆,已經在我嘴裡了,您還是打道回府吧。」

電話那頭聲音停了一會,喻文州才要說話就聽見砰砰砰的敲門聲跟討債似的:「門後的花哥你有種撩人你有種開門啊,開門開門開門~」

喻文州嚇得電話差點要掉,這麼快這是神行過來呢?!

外頭一片肅殺風雨下,想到黃少天就這麼穿行而過直奔自己這兒,他就急急忙忙摸黑過去開門,中途踹倒了王杰希的椅子都沒管。

門一開,黃少天挾著身風霜雨露,好似外頭狂風驟雨跟著他一同襲捲而入,喻文州才摸到那人冰涼的雨衣就猝不及防給他手電筒閃瞎一臉。

「你別──」喻文州別過臉閃避強光,黃少天就著亮度找到那人嘴唇的位置後,便一口咬了上去,給雨水浸得冰涼濕潤的唇舌長驅直入,捲過喻文州溫熱的舌尖,跟藏在底下已經含得快要溶完的一小顆喉糖。

黃少天來的洶湧喻文州守得倉促,一陣冷熱交迫你來我往的包抄下,王老吉腹背受敵,最終還是在他們扭成一團的舌尖裡化開了最後一絲絲清甜,鞠躬盡瘁,我是一顆最FFF的喉糖,得寫在墓碑上。

末了黃少天放開他,黑暗中那人眼睛晶亮晶亮,喘笑道:「要的就是你嘴裡的那半顆。」

脫團狗,行啊你。

喻文州搧了搧黑暗中那不存在的戀愛酸臭味,避著臉緩和下才道:「真的過來了?等等風雨更大,你怎麼回去。」

黃少天用手電筒把自己的臉照成八零年代恐怖片得模樣,巴眨巴眨眼睛道:「我都千里送過來你這了,不到天亮不回去啊。」

「…………………此言當真?」

「賭上我大浩氣的尊嚴,今天不幹翻吹笛子的誓不歸啦!王遺風是打不著了,這裡有個吹笛子的花哥借我湊合一下!」

他們在黑暗中對峙了五秒,喻文州吸吸吐吐好幾口氣後,再開口時已經切換成普通模式:「把雨衣脫了先去沖個熱水,感冒就不好了。」

「這是傳說中的『還是先洗澡吧』嗎?」

「不是。」喻文州把人推進浴室:「所有設備位置應該都一樣,你小心點別摔倒了。」
確認黃少天打開熱水後,喻文州立刻拿起手機,打給王杰希。

「喂?」

「眼兒,親愛的大眼兒~」

「您撥的電話目前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謝謝。」

「我有件事拜託你。」

「沒門兒。」

「我都還沒說呢。」

「我夜觀天象,今晚妖風大作月隱星沉,而你這萬年老妖孽能有什麼好事要說?」

「也沒什麼,要你今天晚上別回來了,早餐算我的。」

「你終於殺了人要在浴室裡分屍嗎?」王杰希詫異:「漂白水沒用的,CSI都演過,你還是去自首吧。」

「浴室裡沒有屍體,有我千里送對象呢。」喻文州驕傲道。

「……………哈?」

「老子我終於也有千里送了,所以兄弟,今天晚上委屈您老在研究室睡一宿,這是我一生唯一的請求!」

「上次要我幫你送報告去導師室是也說是一生唯一的請求。」

「那個事關我的人生仕途,這個觀乎我人生幸福,你在我漫長人生中存在很多閃光點的,真的很閃,瞎。」

「話說你跟你物件的宿舍頂多五百尺,就不能平常搞搞,非要在今天千里送?」

「黃道吉日天注定命運來得太突然,我無法抗拒歷史的洪流只能順其自然越陷越深。」

「一個月餐券。」

「……成交!」

「你今天竟然沒討價還價,愛的力量真偉大。」王杰希腹誹:精蟲上腦真恐怖。

「另外還有件事──」

就知道沒那麼好說話,王杰希屏氣凝神,喻文州說:「你保險套放在哪個抽屜裡?借我半打吧。」

「半打?你們是要拿來吹氣球嗎?!」

「以防萬一,話說他一邊洗澡一邊唱《浮誇》是不是在暗示什麼?」

「明示他該吃藥了。」王杰希道:「我沒有套子。」

「沒想到啊王杰希你是無套派……」

「我宿舍一年四季只有你在,要套何用,矯情。」

「說實話。」

「都是方士謙準備的。」

「呵。」

 

黃少天摸著黑隨便沖完澡,喻文州不知道什麼時候點上幾個蠟燭放在各處,屋裡火影幢幢,喻文州手裡還托著一盞,微微側過臉來,燭光在他臉頰上搖曳生風,和著那人似笑非笑的眼睛,瞳孔給光暈灼得忽明忽滅,真是蕩漾人心千種風情萬般陰森,黃少天看得都愣了,不知道這是拿著青春校園早戀劇本還是三級春宮恐怖片台詞,這時喻小倩把蠟燭擱到桌上,道:「今天晚上王杰希不回來了。」

「我知……喔喔這樣啊,那不正好。」

「我拿兩個墊子,就坐地上吧。」

「你拿床被子下來吧。」

「為什麼?」

「唉呀──」黃少天上去抱出喻文州的空調被,然後一手攬著那人席地而坐靠在床邊,攏著棉被將兩人籠罩在一起說:「這樣比較有氣氛嘛,快靠過來一點。」

喻文州挨著黃少天,想說這是說鬼故事的氣氛吧,他盯著離他們最近的蠟燭光火出神了一會,才道:「說真的,你怎麼過來了。」

「擔心你怕打雷嘛,在打雷時候保護膽小又楚楚可憐的物件,是所有單身狗脫團前的妄想清單頭一選項,今天真太天時地利人和了你說是吧情緣。」黃少天抱著膝蓋,跟他一樣看燭光看得移不開視線。

黃少天那一串話喻文州聽得恍恍惚惚反應不過來:「啊?」

黃少天一臉理所當然:「不是嗎?老鬼說你小時候特別害怕颱風天,更怕打雷,晚上抱在棉被裡不敢出來還尿……啊,不沒沒沒沒沒所以我就挺擔心的吧過來看看。」

呵,明天上他魏琛大號丟兩件裝備,記下了。

「剛剛打遊戲有YY還有音樂很吵啊,現在停電了都安靜了我想你是不是挺害怕的所以就過來啦──」

「那是我十歲前的事情了。」喻文州哭笑不得,也不知道黃少天是跑火車還是真情實感呢,只好道:「我小時候父母工作比較忙,有時候會晚歸,只有叔叔下課後過來看照一下,他那時候中二,覺得我童年缺愛吧。」

「你缺嗎?」

「其實不缺。」喻文州眨眨眼道:「但永遠不嫌多,你要給我嗎?」

「我真是恨不得把我的童貞給……啊不是,把我的童年給你,不過你肯定不想要啊,我小時候上房揭瓦怎麼熊怎麼來每天都要挨我娘一頓揍,你看起來就是乖小孩,從來沒被打過是吧?」

「是沒被打過,但不是特別乖,是我故意乖一點的。」

「喔?」

「……我幼稚園就知道自己不喜歡女孩子,長大一點懂事了,未來估計要讓他們失望,也想著到時候帶男朋友回家出櫃,說不定會被打斷腿,所以才想在別的地方不讓他們操心。」喻文州揣著一邊被腳平靜地道,他們兩人挨在一起又披著棉被,裡頭暖烘烘的他掌心還出了點汗。

「別推鍋了,你就是個好兒子特別省心,還有我的腿也給你了,拿去拿去,打我不打你。」黃少天說完就把左腿放到喻文州膝蓋上,還拍了拍腿肉以表結實。

「壯士好腿。」喻文州笑了,手放上去來回摸一下,黃少天穿著短褲手感還真不錯,他忍不住又捏了捏。


開小車這邊


 

後來他們洗過手,合力把床移開,底下的東西簡直精彩。

喔,順便一提黃少天找到了一個包裝完整個喉糖,纏著喻文州比照剛才嘴對嘴餵給他了,以及,因為兩個指揮下線今天的攻守打輸了。

在來他在王杰希床地最裡面一角落發現盒散裝保險套時,天已經亮了,風雨也停了,外頭陽光普照,樹木倒了一路。

王杰希帶著早餐跟筆電確認房間裡沒有奇怪聲音後,打開門看到的就是黃少天跟喻文州正研究套子上的保存期限。

「………………」王杰希冷漠地看著滿地凌亂的家具跟衛生紙,一臉你們太齷齪了的表情。

「你可以待到午餐才回來嗎。」喻文州笑。

「你們整晚早幹嘛去了?」

「整理房間。」

「哈?」

「文州這過期了不能用,太浪費了王大眼,奢侈是強國的大敵啊!」

「沒事,你們可以拿來吹氣球。」

「你自己吹吧,異地狗。」黃少天把那盒套子放到王杰希手中,拉著喻文州出門:「走走走我們去吃早餐,風也停了雨也不下了,就吃生煎吧。」

帶上門前王杰希給了黃少天一個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對方翻翻白眼,把門甩上了。

房間變得很整齊,王杰希開心,希望黃少天多來千里送,直到他看到放在自己床上,燒過的半截蠟燭……

喻文州,第一次千里送就玩那麼重口,算你狠。

然後打電話給他的異地狗對象。

 

「喂?昨天你們那颱風沒事吧?」方士謙接起電話笑道。

「你什麼時候過來千里送?」王杰希捧著那盒過期保險套劈頭就道:「我請你吹氣,不,我請你吃大餐。」

「怎麼,獎學金提早發了?」

「不,莫名其妙被一對傻逼包了兩個月飯票,省了一筆錢,去吃牛排。」

「好啊,麼麼噠。」

「……麼麼噠。」

 

---

 

昨晚稍早

 

「你今天別回宿舍。」

「有病吃藥。」王杰希在黑暗的研究室聽著沒存到論文的師姐哀嚎,冷淡對電話裡的人:「你想幹嘛?」

「停電斷網月黑風高我要去給文州千里送。」

「簡單粗暴,算你是條漢子,你們宿舍過來能有五百米不?」

「總之早餐算我的,你就在研究室,不准回來知道嘛!我已經在路上了。」

「我拒絕。」

「一個月餐票。」

「成交。」

「對了你宿舍裡有放保險套嗎?」

 

 

END

 

貼心提醒,颱風天好孩子千萬不要隨便出門啊,天哥有練過,請勿模仿>_<


 
评论(15)
热度(375)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