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灣家
無不良嗜好/無節操/熱愛互攻。

[王喻]你這樣在我們G市可是要被煲成湯啊(上)

是個無關緊要的ABO,群裡聊到相親於是……………

都是南瓜的鍋!

隨便打,不要計較太多!


---


「文州啊,相信媽,那個Alpha是真的適合你啊,媽什麼時候給你亂介紹過的?」

「北京戶口,有房有車房產還不止一處,身高跟年紀都跟你相當,一表人才為人正派……唉啊說那麼多,媽不會害你的!」

喻文州張口正想說我也有房有車的時候,母上又開叨了:「 人跟你性格很和,你什麼脾氣媽我會不知道嗎?我說適合那就沒跑了。」

「您也沒見過他怎麼知道他性格?」

喻母賞了兒子一個『就你話多』的表情,繼續唸:「你看咱隔壁家的XXX比你小兩屆,孩子都生倆一A一O剛剛好,大的都會走路了,年後就要去幼稚園,你呢?連影都沒見一個--還有你表哥,去年剛結婚今年就懷上了,不知道你姑姑多開心……」

「他們怎麼不說那誰誰家的喻文州30歲就幫他母上在市中心買車買房每年還讓他老人家出國兩次--」喻文州難得辯了句長的。

「文州啊,這人呢要成家立業,你現在立業了,總該安心成家吧?」

又聽喻文州悶聲嘀咕了兩句,喻母再接再厲:「而且人家會做飯、還會煲湯,我特地幫你問過了,結婚以後他下廚沒問題,這年頭那麼爽快的A不多了啊,別的不說,媽怎麼會讓你餓肚子呢,這些都幫你提前打點好的……」

「媽……」喻文州稍微拖長了音,無奈道:「這樣人家只會覺得你兒子不會做菜還吃貨--」

「我當年讓你學做菜你不學現在好了,連湯都不會煲你還有臉說你是我們大G市好土好水養出來的O嗎?」

喻文州回憶起母上最心愛的砂鍋是怎麼慘遭自己毒手的畫面,很識相地選擇閉嘴。

「你看你,都多大年紀了,整天也沒個正型就知道打電腦,自己不主動交朋友眼光還那麼挑……」

喻文州決定把:我朋友很多這句辯駁也默默吞回去,等待母上各種算完舊帳後才露出一個可憐兮兮的表情,趴在椅背上一臉生無可戀。

「好啦……」喻母伸手拉了一把喻文州的臉頰,道:「總之人家是適合過日子的,你相信媽媽去見見看囉?」

「………………………」喻文州無聲地大嘆一口氣:「把他微信給我,我晚上跟他約吃飯,可以吧?」


---


喻文州搞IT的,混得是真的不錯,分紅的股票遇到好價錢年紀輕輕就買了房,眼見明年就要過三十大關,他母上竟然開始各種催他相親,可必須得說,不是他挑剔,真是去過幾次沒有一個靠譜,饒是喻文州這種不動聲色,進退得當的人設有好幾次都差點沒把白眼徹底翻出來。

「少天你說,才第一次見面,菜都沒上來劈頭就問你『信息素什麼味道應該不會是太詭異的那種吧?』這是他太KY還是我太難搞?」喻文州第三次相親在拉黑了對象後,轉頭就敲同事:「你們Alpha相親都這樣簡單粗暴?要不是我岔開話題他該不會下句就要問我易感週期了吧?」

「你不能就相了幾次親就一竿子打翻所有A啊,不過那種A確實很低級你娘怎麼不幫你找點靠譜的?這都什麼跟什麼,一個個不是錢賺得沒你多就是長得太隨便,都還不如我呢--」

「是啊是啊知道你結婚我媽可難過了。」喻文州棒讀道:「他老人家多喜歡你,除了對身高有點嫌棄而已。」

「你這麼說太傷感情了,到底是來樹洞還是來損我的,我可是放著我家哪口子的易感期過來陪兄弟聊天啊。」

「……你家那口子不也是A嗎,你是要去跟他打架還是打架還是打架啊?」

「這你就不懂了,嘖嘖,喻文州你還太年輕!」


---


之前拒絕過太多次,這次稍微鬆口答應相親,喻文州心裡也不樂意,約期當天他懶洋洋地套上T恤跟破洞牛仔褲就要出門,被喻母在客廳逮住差點沒掐死他。

就差沒揪著喻文州的耳朵把人扯回房間親自動手更衣,喻文州嘆氣,不就是褲子破了個洞嗎,讓他表達一下不抵抗不合作的態度也不行。

在母上的監督下,喻文州換上了襯衫跟休閒西外,深色牛仔褲跟休閒鞋,在門口跟母上道別。

「別面無表情,笑一個。」母上插腰。

喻文州笑:「^_^」

「笑得真噁心。」母上白眼。

「…………………」

「還有你扣子有需要扣那麼多嗎?拉兩個下來會少你一塊肉嗎?包那麼緊好像怕人家看似的,解開解開!」

「………………媽……」



喻文州雖然不情願,但還是用相當得體的時間赴約的,提早十分鐘在酒店大廳,他對著玻璃櫃看了自己一身,還是覺得太正式了,這襯衫的燙線都如此筆挺,要是人穿得很休閒,不是顯得自己特別傻逼嗎?

而且對方還遲到了,這都過了約定時間五分鐘,他整了一下衣領子,一回頭就見旋轉門推進來一個全套訂製西裝的挺拔男人,帶著公事包,腳步急促但姿態穩重地朝自己走過來。

「喻先生。」對方在自己跟前微微一頷首,道:「剛開完會,抱歉遲到了,你等很久嗎?」

「我也剛到。」喻文州看著他,這才微微一笑:「這個時間打車很堵,沒事。」

「我是王杰希,你好。」男人伸手跟他交握了一下,這才開始領路:「已經訂好位置了,我去確認一下。」


人家是來出差的,吃飯就約在他下榻酒店的餐廳,是不太有創意,但總體來說很有誠意,喻文州跟著進去,才想起自己今天大概是犯傻了怎麼會想要穿T恤過來。

喔,順便說,那人還幫他拉椅子,雖然挺沒必要的,但總歸感覺不是個狀況外的怪人,喻文州落做時看著對方解西裝扣子的動作心裡想,這人長得比照片好看,鼻子很挺,結果人一抬頭,喻文州想,大小眼倒是比照片明顯得多。

喻文州並沒有多打量,而是翻開菜單。

對方也做相同的動作,一邊看著菜單一手稍微鬆開領帶,喻文州注意到他手錶的品味很不錯,手腕也很好看。

他大概翻閱了一下,抬眼看過來,道:「你的地盤,還是你推薦幾樣吧。」

「好啊,王先生有不吃的東西嗎?」

「沒有。」王杰希嘴角稍稍一彎,爽快道。

不挑食,加分。喻文州招來服務生,點了幾個菜,還開了一瓶白酒。

相親的流程都差不多,首先聊聊興趣,喻文州喜歡玩電腦看書跟旅行,說到這邊他自嘲一下,說常被人吐槽這喜好也太極端,要宅就好好宅要戶外就好好戶外嘛。

對方非常給面子地笑了一下,彷彿感同身受,又問了一下喻文州去過哪些國家,他是外商公司,因為工作的關係王杰希也常國外出差,就這個話題還聊得挺盡興的。

王杰希興趣可多了,觀星、露營、登山、看電影,不過最持久的應該還是做飯,這個喻文州就有點意外了,他以為他媽攸呼他所謂會做飯也就是比自己強點,能炒個飯做個湯就了不起了,沒想到王杰希還真的有兩下子,邊吃飯邊聊餐點還能講出點時節食材料理方式的道理來,結果喻文州那餐特別鍾愛的番茄天使冷麵,王杰希上甜點時說,他自己做得比飯店的好吃。

「嗯?」喻文州一時沒反映過來。

「剛剛那個冷麵,你好像很喜歡。」王杰希勾起嘴角,薄薄的嘴唇彎出一個淺笑,彷彿知道喻文州因為什麼而困惑著,出言解釋:「我看你用湯匙把醬汁挖得很乾淨。」

這句話很受用,因為喻文州這人比較不動聲色,還以為自己哪裡失態了,結果王杰希像是挺瞭解似的補上了一句,讓他瞬間輕鬆下來,喻文州笑道:「那有機會的話,請一定讓我試試。」

「當然。」王杰希答得很俐落。

吃完飯,時間其實不晚,王杰希邀他去大廳吧台又喝了一杯。

座位挨得比較近,喻文州聞到那人的信息素是檀香味,有點反差,但好像也挺搭的,不得不說一頓飯的時間喻文州就習慣了那雙大小眼,整個人看著也越發順眼,一順眼酒就不小心喝多了,他酒量不錯這點份量不置於醉,可比較容易上臉,喻文州這才驚覺,低頭一看,脖子瑣骨一片緋紅,扣子還是敞的,他有點尷尬,覺得第一次見面這樣是有點……那什麼,於是伸手揣了一把領子。

王杰希沒說話,但那之後就一次也沒把自己的視線往下超過喻文州的下顎過。

喻文州就覺得這人要不是真的是身經百戰要嘛就是特別細心,加分。

不過話說我自顧自在這邊給人家打分幹什麼,人說不定面上淡定心中也再給自己評價呢,喻文州瞇眼,不禁有點好奇王杰希怎麼想自己的。

不過,至少應該不會討厭吧。

在王杰希偏頭過來挨著自己低聲說話的時候,眼睛微微顫動,喻文州這樣覺得。


「我送你回去吧。」晚上九點,王杰希在酒店門口道。

「不用了,我家離地鐵很近的。」喻文州聳肩。

「那不行。」王杰希想也沒想。喻文州覺得大概自己臉給喝紅了,讓人感覺很醉吧,就見王杰希招來酒店的計程車,把喻文州送上去看著他給司機報地址後,翻出兩張鈔票直接給了司機。

「這真的不用了。」喻文州還想攔,王杰希卻不給他機會,幫他帶車門,點頭道:「晚安,喻先生,路上小心。」王杰希微微點頭,目送他離去。



喻文州紅著一張臉回家,母上盯著他看,喻文州說:「我喝酒上臉您該不會不知道吧?」

「我知道是知道,但你以前去相親從來不喝酒的啊。」

「約在XX飯店吃晚餐,不點個酒很奇怪。」

「哇,那餐廳,一頓不便宜啊,這小伙夠大氣,人怎麼樣你喜歡不聊到房子跟以後住哪……」

喻文州苦笑,擺擺手:「您先睡吧時間不早了,我明天跟你說唄。」



---

「少天,你說他們B市的Alpha是不是特別強勢特別直A啊,感覺特別把我當Omega。」

「您老不本來就是Omega?」

「大概我身邊的A都沒怎麼個紳士的吧。」

「我不就……」

「你是啊,可惜是個彎的。」

「那是因為您老雖然是Omega但心裡住著一個大寫的Alpha,A力十足特別剽悍,這樣誇你開心不。」

「還好。」

「所以,那個北京佬怎樣你喜歡不?」

「………………嗯……我也不知道。」

「你跟他耗一晚上,你總得有點想法吧?」

「有是有。」

「你在想什麼?」

「想扒了他的全套西裝。」喻文州一本正經。

「………………………」黃少天無語:「您老易感期要到了是不?能不含蓄一點嗎?」

喻文州往床上一攤,嘆氣:「我不知道。」

---


喻文州沒想到那麼快就能再跟王杰希見面。

他們星期五吃的飯,星期日早上九點他收到了王杰希的微信。

上一則對話還停在週五晚上王杰希問候他是否到家,然候他們客氣地扯了兩句今天很愉快之類的話就沒有下文了。

直到剛剛,喻文州慢跑回來就看到手機訊息。


『喻先生,早安。

昨天一整天都在開會,實在沒時間約您出來,我今天中午的飛機回B市,臨走前想跟你見個面,一起吃個早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喻文州一下子,感覺嗓子噎住了,在房間走了兩步,在給予了同意的答覆後,王杰希的訊息回得很即時,他說『那我三十分鐘後在你家小區樓下接你。』


喻文州頭髮都還沒完全乾,帶著滿身沐浴乳味道下樓時,他母上還挺好奇的。

「北京仔?」

喻文州點頭,然後在母上拉長的唷唷唷唷唷~~~關上門下樓去。

王杰希靠在計程車門口,穿著黑色的牛仔褲跟前天同樣的皮鞋,上半身則是白色棉衫與一件墨綠色的風衣,顯得特別修長。

「早,沒吵醒你吧?」王杰希站直,順手替他開了車門。

「沒有,我早上去慢跑了,一週15K。」

王杰希跟他坐在后座,聽到這個答案不禁有些意外,當然是好的意味。

「我也喜歡慢跑。」他道。

「嘛,代表我等等可以吃多一點。」喻文州眨眼笑道。

他們選了家有名的早茶,同樣王杰希讓喻文州點菜,跟著他洗杯什麼的。王杰希還拖著行李箱,看來是真的在出發前把時間留給自己。

茶餐廳人聲鼎沸,這次他倆就沒前天那麼拘謹,喻文州發現王杰希看上去挺嚴肅一人,但實際上頗為健談,笑起來很可愛,左臉頰有個酒窩。

順便說,他拿筷子的姿勢相當標準,手指也漂亮,加分。

吃了一份超量的早餐,王杰希還打包了一份叉燒酥跟洋枝甘露,請喻文州帶回去給喻母吃。

喻文州笑瞇瞇的心裡想這傢伙太會做人了,這次他搶了機會付錢,王杰希看上去有點想跟他堅持,喻文州只好放大絕,笑道:「覺得給Omega請客不妥嗎?」

王杰希抬手表示你贏了,把錢包收回來,喻文州正找錢呢,就聽那人道:「好吧,但作為交換你再陪我散個步吧。」

「好啊。」喻文州想也沒想就同意了,等等他剛剛答應什麼?喻文州轉頭,看到王杰希露出酒窩朝自己看過來。


既然說要散步,喻文州就帶王杰希去公園,相當給面子。

「你普通話很標準。」不知道為什麼話題扯到這邊,王杰希不帶評價地道。

「嗯?」喻文州笑笑:「那就好。」

「星期五吃飯時候,你一句粵語都沒說,今天吃早茶才說。」

「哈,我說了你也聽不懂啊,今天是因為要跟老闆娘聊天嘛,不然怎麼會有附送的甜湯呢。」喻文州用粵語笑道:「系咩?」

「對啊,謝謝你。」王杰希回以一個淡笑。

喻文州過了兩秒意識到,喔,這是所謂的加分點嗎?

「第一次來G市嗎?」

「嗯,算吧,上一次只有轉機。」

「一句粵語都不會說?」

「以前沒機會。」王杰希道。

所以代表以後有囉?喻文州想。

「感覺還是要學一點的,從機場出來被司機繞了一段路。」王杰希一本正經卻好像是在開玩笑。

「哈,像你這樣呢,在我們G市,可是要被煲成湯的。」喻文州笑道。

「聽起來很有趣。」王杰希挑眉。


時間差不多了,王杰希得去機場,還走到車站才招車。

「我們再聯絡?」王杰希拉下車窗。

「好啊。」喻文州低頭湊近,笑道:「路上小心。」

「再見。」


---

喻文州一邊吃著打包的叉燒酥,一邊飛快跟黃少天微信。

「對第二次相親對象說我要把他煲成湯,他會覺得我是個傻逼還是純的吃貨還是個講話很冷的人,急,在線等。」

黃少天賞了他倆大排點點點,最後道:「他會覺得你在跟他調情,可以,這很AO。」

「………………………」


---

候機室,王杰希用單手打著手機。

遠在B市的方士謙收到了一條訊息。

「我G市的相親對象說要把我煲成湯,這是指我是個傻逼B市人活該被訛嗎?」

方士謙冷漠臉:「我覺得你的相親對相是想扒了你的西裝吧,南方的Omega真剽悍。」


TBC

 
评论(52)
热度(992)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