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王喻]你這樣在我們G市可是要被煲成湯啊(中)

沒想到還有後續吧!

一樣,隨便看看就好OTZ

一句話杰謙


(上)


(中)

 

「說!」方士謙碰地一聲把文件摔到桌上。

「嗯?」

「你上個月從G市相親回來整天樂不思蜀,光是今天就笑了三次,整整三次,你說你是不是看上那個Omega了!」

「是啊。」王杰希眼也不抬。

「…………竟然那麼乾脆就承認了你怎麼不早說!」

王杰希給他一個『你又沒問』的眼神。

「來跟我說說他們南方的O是個什麼畫風?啥味的?你看上人哪了?」

王杰希總算把視線從電腦上移開,他往後靠了靠皮墊,手肘擱在扶把上輕輕敲了幾下,似乎在思考也像是發呆,最後他說:「都很好。」

果然方士謙要炸毛,王杰希又補上:「要說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點,餐桌禮儀吧。」

「哈?」

「就是指他吃東西的樣子。」王杰希用一種給小學生解釋ABC的表情道。

「我知道什麼是餐桌禮儀。」方士謙白眼,又道,「所以那個南方的O是個吃東西堪比威廉王子的IT宅男?」

「不,他頭髮很茂密,沒禿。」

方士謙默,王子躺槍。

「沒事兒的話你可以去幫我回覆郵件了嗎。」

「不不不。」方士謙賴著不走,一屁股坐到王杰希辦公桌上,道,「既然你們看對眼了,怎不上門交涉一下把人娶來咱大B市,啊!我知道我知道,婚禮吉祥物一定要用大眼仔我非常非常堅持!而且宴客菜不能加香菜跟洋蔥!我勉為其難可以當你的伴郎。」

「在你規劃我飄渺虛無的婚禮前可以先把今天晚上的飯局聯絡好嗎?」王杰希面無表情。

「喂喂喂你們見面都過一個月了,這種節奏很普遍好嗎?你們一個在南一個在北,你不擔心他轉眼就被別人訂走了?」

這次王杰希停下了打字的手,總算正眼看著他的助理,有點不確定地開口:「我們沒聊到這方面的話題,如果提了會不會嚇到他?」

「普通相親除了這檔事還聊別的嗎?還要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方士謙掩面。

「聽上去不錯。」王杰希笑了一下。

「今天第四次笑……你不是我認識的王杰希。」

王杰希不理他,轉頭滑手機,隨即又露出第五個笑。

「方士謙,今天晚上的飯局幫我推掉,讓許斌去吧。」

王杰希說完站起來往落地窗看外頭的天氣,正值隆冬,B市飄著細雪,就見他微微皺眉心思不知道晃哪去了。

「嗯?為什麼--」方士謙說到一半自己理解了,「他來了?」

王杰希點頭。

「現在?」

「對,所以我要你幫我推了今天晚上的應酬。」

王杰希轉了圈眼睛,補上一句:「謝謝。」

「你竟然為了約會推掉應酬!?」方士謙兩眼一亮,「你終於長大了!」

「…………………」

「身為一個Omega我覺得你這A太不解風情太遲鈍太粗魯太失禮了,身為前輩我也不忍心看你一輩子打光棍,所以我決定傳授你兩招撩O技能……」

「不用了,謝謝。」王杰希一秒即答。

「我不管,不然你今天晚上就給我去陪老頭們吃飯,我不幫你!」

「但我覺得我的技能點已經夠用了--」

「夠用的話你怎麼還注孤生呢?我是有家世的人,你是單身狗,你說該不該聽我的!」他亮出左手上的戒指,得意洋洋道。

「但你們的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王杰希道,然後頓了一下,又說,「喔,我還想你今天怎麼那麼閒,林杰去英國開會了。」

方士謙賞他一個『就你多話』的表情,破罐子破摔[ch1] 道:「我說真的,我現在就要拿出手機傳郵件說我們王副理非常期待今天的餐會一定會準時……」

王杰希的眉毛揪成了一個圈似的,他無奈嘆氣,聳肩:「虛心受教。」

方士謙露出一個這還差不多的表情。

 

---

 

王杰希在喻文州下榻的酒店大廳接到了人。

他倆有兩個月沒見,中途微信過幾次,並沒有時常聊天。

雖然他們之間該是能有許多可聊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彼此有種微妙的默契,想在再度見面之前保留更多的神秘感跟新鮮感,讓約會過程可以有更愉快的探索樂趣。

王杰希自己開車,把人帶去B市一間在老巷弄的私廚飯館,喻文州知道這種性質的餐廳都在民宅裡,沒有招牌也只接受預約,自己來得如此突然,王杰希依然為他們的晚餐花了心力,能有這般誠意跟重視,確實挺受用。

「我跟掌杓師傅還算熟悉,剛好今天有空桌,他的手藝很好,想讓你試試。」王杰希幫他掛外套時這樣解釋著。

「我來得太突然了嗎?」喻文州笑道。

「是挺突然的。」王杰希坦承,隨即給他斟了一壺高山烏龍,「但也沒什麼不好--」

喻文州低頭喝茶,王杰希話沒說完,接著道:「畢竟這算一個驚喜。」

喔,原來我是個驚喜,喻文州笑了出來。

晚餐菜色非常可口,一半是家常小炒另一半是老闆獨門的功夫菜,喻文州對那盤桂花醉雞簡直了。

王杰希動筷沒那麼勤,反而樂於跟喻文州介紹菜色,這個麻辣豬蹄的香料怎麼配的那個清蒸鱈魚的火候怎麼掌握,喻文州看他說得多吃得少,人最後還乾脆托著下顎,臉上似笑非笑也不挾菜就是盯著自己看。

雖然並不會太唐突,但喻文州還是問他怎麼了。

王杰希大大方方開口:「喜歡看你吃東西的樣子。」

對面喻文州微微愣了下,湯杓停在空中,過了一會才送進口中,末了舌頭舔了下嘴角,瞇眼笑笑:「這我倒是相當樂意讓你開心。」

「謝謝。」王杰希眨了眨眼。

晚飯過後,說要散步,喻文州以為就在附近晃晃,結果王杰希帶他去什剎海看夜景。一到岸邊天空開始降下細雪,但週五晚上人潮依然擁擠,王杰希順勢搭上他的肩膀,喻文州也沒說什麼,就是一路擠著人群往裡頭走。

「你很冷嗎?」王杰希看喻文州身上的針織衫與風衣,不禁皺眉。

「還好。」喻文州露出一個古怪的苦笑,縮了縮肩膀就轉移話題往前面走去了。

 

「你說我這次去B市出差,是不是可以更進一步關係啊?」喻文州出發前幾天又開始騷擾同事。

「怎麼不可以,一般照你們的好感跟進度基本都可以領證了吧。」黃少天打字飛快。

「那多無聊,一般不都先談個戀愛嗎?」

「天啊喻文州,你的Omega情懷,我是看錯了嗎?以前我只能在顯微鏡底下發現你的O情懷啊,他們B市的直A真不簡單--」

「講得我好像是彎的一樣。」喻文州沒好氣。

「那你就跟他談戀愛唄。」

「是啊,但我還是很想扒他的西裝。」

「…………………………那你就上啊,抑制劑什麼別噴了。」

「不,這樣太作弊了,誰知道他是真對我有意思還是靠著信息素硬的。」

「他真對你有意思也是靠信息素硬的啊!」

「兩回事,他看起來很正人君子,感覺是個正直的Alpha。」

「所以你現在是想吃又怕吃相難看?你那麼矯情你娘知道嗎?」

「我媽?她老人家可希望快點抱孫恨不得我帶球結婚,唉不說了,再說下去我怕這次去就扒了他的西裝……」

「那行,讓你婚姻道路上的前輩指點你一些Omega的約會小技巧吧~」

「等等,你跟你家屬都是Alpha,哪來的Omega戀愛技巧?」

「切,我沒吃過豬肉至少看過豬走路啊!幾個意思啊你!」

黃少天說了一堆,喻文州去蕪存菁發現沒幾個實用的,唯有出發前查了下B市天氣,說是會下雪。

黃少天說這還不簡單,吃完飯你說想散步消食,赴約時候呢,外套就別帶了,天氣一冷你抱著手臂隨便抖兩下,要是那個A還算有點風度再怎麼說都會跟你拉個手或是脫個外套給你吧,這不就有進展了嗎?啊?不會抖?來來你抖兩下我看?…………啊……這……不不不不這是抽筋啊你!那種抖你要抖得楚楚可憐一點、嬌弱一點讓Alpha一看就有強烈的保護欲…………算了算了,你不是這畫風的,你還是直接撲吧。

 

結果喻文州還真把外套放在酒店了。

其實也不是聽信黃少天的餿主意,只是室內暖氣太熱沒料到外頭真那麼冷,加上對於北方的物理攻擊很是嗤之以鼻,一來二去就沒穿外套,誰知道王杰希搞得那麼正式還來湖邊散步,喻文州整個人都被凍懵了。

而且沒帶外套怕冷什麼的想來想去真太老梗了誰信啊這太明顯了不好不好,別說裝發抖了,喻文州此刻必須各種裝不抖來維持自己的從容不迫並且想著回去把黃少天往死裡揍。

喻文州抱著手肘靠在湖邊的欄杆上刺骨的冷風啪啪啪地打著臉,心中各種吐槽,王杰希從後面晃過來,說他是不是穿得太少了,會感冒的。

喻文州有點尷尬,揉了下鼻頭表示外套忘酒店了。

王杰希聳肩,也沒意外。

「南方人確實常被暖氣忽悠,咱們入夜了是真的凍,而且還下雪了。」

好吧,說了那麼多,你要脫外套給我了嗎?我是真的被凍死了。

喻文州面上微笑心裡這樣想著,不料王杰希沒按劇本走,而是打開了羊毛長外套,從後面把喻文州抱在欄杆裡,用外套包著。

啊,這個套路會不會有點太凶猛。

喻文州心裡一咚,暖呼呼的王杰希就靠過來,下巴抵著自己耳朵,就著這個姿勢往湖面上指點著夜景地標:那邊是酒店街,恭親王府什麼的也在附近,要是湖上結冰了還可以划冰……

王杰希是帶著手套的,他邊說邊咬下右手的手套,幫著喻文州戴上,戴完後就這樣握著手,嘴上依然不疾不徐地當個盡責的導覽地陪。

手套很暖,王杰希的手指還很漂亮,喻文州整個人都熱烘烘的給他抱著,想這個套路才是他們成年AO談戀愛的套路。

黃少天你們基佬弱爆了!

黏糊完畢看完了夜景散完了步,王杰希開車送喻文州回酒店。

車子停在大門邊上,喻文州給王杰希這猝不及防來了一下後還沒完全回神呢,他在副坐上脫下外套跟手套(剩下的路程王杰希把裝備都脫給他了),一邊想著要不要請他上樓呢這是不是太飢渴他會被嚇到吧,不行不行喻文州你要衿持要抗拒美色誘惑要讓他看看我們南方的Omega是很有風度的不會一言不合就開信息素!

這邊心裡鬥爭完畢,喻文州把外套遞回去,一派悠然地跟他道謝,王杰希也笑笑地接下了。

喻文州說他其實不怎麼怕冷,不過沒想到王杰希會帶他去湖邊。

王杰希哈笑了一聲,把手煞車拉起來,靠在坐墊上,一臉意味深長。

「說不定我是故意的呢?」王杰希衝他眨了眨左眼。

喻文州萬萬沒想到套路沒結束,他愣了會,忍不住道:「我還是比較樂意你在暖活一點的地方這麼幹的。」

王杰希想都沒想就接下了喻文州的意思,他道:「現在就挺暖活的。」

喻文州想,我房間更暖活呢,可王杰希已經卸下安全帶,整個人橫過排檔伸手一捧起他的臉頰親了上去。

直到這時候王杰希才聞到喻文州的信息素,是陽光曬麥桿味的,在Omega中確實挺不一般,他想到這邊忍不住笑了出來,吻當然打斷了,喻文州有點不解地看過來,王杰希擺擺手忍著笑表示抱歉。

「我吻技差到你想笑嗎?」

喻文州雖然這樣講,但人臉上卻十分輕鬆自信,王杰希搖頭,湊上去親了一下他的嘴角說:「當然不,這是最好的一次。」

「彼此彼此。」喻文州失笑,拉住王杰希的領帶湊頭吻住了他。

親完王杰希又笑著在他耳邊道:「好是好,就是還帶著醉雞的味道……」

他們就在車裡親了一陣子,喻文州是真心真心真心很想留王杰希下來過夜,可到最後還是忍住了,他也說不上來。

直到他們總算分開,喻文州嘴裡沒憋住一口淺淺的嘆息。

這次換王杰希不解了,他問怎麼了,喻文州想了想,最後道:「我特別喜歡你。」

換王杰希愣住,然後扯開嘴角道:「謝謝。」

他本來想補上一句我也是,就聽喻文州苦笑了聲,垂下眼角說:「所以我總想著,要不是因為相親認識你就好了。」

 

---

 

「黃少天,你說我是不是傻是不是笨蛋是不是很矯情是不是很作天作地?」

「是。」

「………………………」

「你要是不那麼傻那麼笨那麼矯情那麼作天作地,你今天晚上就有Alpha滾床單了而不是大半夜一個人在酒店如此淒涼地跟我微信。」

「我錯了。」

「知錯就好,現在是不是覺得自己成長了不少?」

「不,我現在特別後悔沒在車上扒了他,恨自己。」

「………………………」

 

「我感覺被他委婉地差評退貨了。」王杰希不開心。

「……我覺得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吧。」方士謙翻白眼。




TBC





 
评论(57)
热度(1469)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