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王喻]你這樣在我們G市可是要被煲成湯啊!(下)

我竟然還真把他打完了,不知所云,反正是個打臉的故事(愣)

(上) (中)

 

(下)

 

喻文州自認是個好相處也不糾結的人設,可一想到跟相親對象王杰希進展如此順利,下一步感覺就會直接邁入領證結婚蜜月生娃的新副本。

一方面還沒有這個心理準備,另一方面,他跟王杰希合得來是合得來,也真的喜歡人家沒錯,但說到底他們也才認識兩個月面都見不到四次,王杰希對自己的認識僅止於『約會用』跟『營業用』,他也對那個北京的Alpha不甚瞭解。

如果是尋常朋友認識慢慢發展起來的,也就不愁這些有的沒的,可人都來相親了,估計也是有些急迫要成家立業,願意跟自己這樣慢慢刷本嗎?

喻文州不小心鑽了個牛角,沒想仔細就給人發了一張……『相親卡』?

作死,真是作死。

喻‧作死‧文州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直到天亮,本來想賴在房間癱一整天,可又捨不得飯店的自助早餐,最後黯然傷神的明媚憂傷還是敵不過吃貨的堅持,星期六早上九點半,喻文州臉也沒洗牙也沒刷,戴著眼鏡穿著睡衣短褲跟酒店脫鞋,邋裡邋遢地坐在餐廳怒吃一發。

「你還吃還吃你這早餐的量夠我吃一星期了,人家失戀都是日漸消瘦,怎麼就相反呢?」喻文州把手機立在醬油罐邊跟黃少天視訊,此刻他嘴裡嚼著蒸餃,嘴角帶油地翻他白眼。

「我沒有失戀好吧。」

「你昨天講那種話,人家北京的大A,事業有成有房有車一表人才又意氣風發──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你覺得這樣一個Alpha收了你的『相親卡』,回去不拉黑你已經算風度了,你想想,前腳才跟人接吻後腳就婉拒人家,我用我大A的心光想一下都覺得信息素要萎,你就是一點都不體貼我們A不給我們A面子!他跟你完了,你不就失戀了嗎?」

「你一個基佬還激動起來了?你什麼時候站在他那邊的。」喻文州喝了一口米漿很是嫌棄。

「基佬怎麼了基佬就不能同情他們直A了嗎?我這是站在A的立場為我們爭取尊嚴!」

喻文州懶得理他,含著油條在嘴上,又忙著去拌豆腐腦,黃少天看他那樣子忍不住碎碎念:「你竟然吃鹹豆花一點我們南方人甜黨的堅持都沒有!還有你說他覺得你吃飯樣子好,那是他沒見過你躺在沙發上吃醬鴨趴在床上摸薯片開著車能吃小餛飩邊騎腳踏車還要啃雞排的德行,人好歹也是三四星的酒店,你也把臉洗了擦個眼屎再下樓,多丟我們南方Omega的臉,要你的相親對象見著不嚇死才怪……」

敢情您老什麼時候變成『我們Omega』了?

喻文州叼著半根油條心裡嘀咕,所以我才說要不是相親認識的就好了嘛。

豆腐腦拌到一半,擺滿吃食的餐桌籠了個影子,喻文州聽到頭頂上傳來句:「這位子有人坐嗎?」

一句「沒人沒人,請坐。」都還沒講(因為卡著油條)喻文州抬頭就看到沒等答覆便自動落座的王杰希,他嚇得油條差點要掉,整個人愣在座位上,然後花了一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狼狽樣。

號稱他們南方的氣質可人溫柔婉約儀態大方的Omega喻文州……決定先把油條吸進嘴裡同時想回去把黃少天給切了。

跟自己的邋遢有著巨大對比的王杰希穿著整齊的襯衫跟上次去G市那件墨綠色風衣,加了條格紋圍巾,短髮整齊光采迷人精氣十足簡直能上天。

沉默在喻文州嚼油條的時候慢慢晃了十秒,這廂王杰希開口,一臉颯爽但又有點棒讀:「早,你來出差的嗎?看上去你是南方人,您好,我叫王杰希。」

喻文州腦袋轉回來,可依然對王杰希這套路摸不著頭緒,那人自顧自看著喻文州手裡的豆腐腦偏頭道:「我也吃鹹的,辣油、榨菜、辣椒面跟一點兒陳醋,蔥花可以但不加香菜。」

「你這是──」喻文州還沒講完,王杰希又道,「這兒的自助早餐挺出名兒,可我一次都沒吃過,今天突然想來嚐嚐,一進門就注意到你,看你吃得那麼香我就忍不住走過來了,希望沒有冒犯到您,這位……」

王杰希話都說到這裡,喻文州再不接招也枉為他一世英名,他道:「喻文州。」

「喔,喻先生,你不介意我跟你一起用餐吧?」王杰希微笑,又露出那個酒窩。

喻文州嘴再饞也吃不下去了,他筷子一擺,眼神裡帶著三分困惑五分無奈兩分意味不明的態度朝對方看去:「王先生,解釋一下?」

「我來吃早點,然後人群之中看到一個Omega特別有魅力,想過來跟他認識一下。」王杰希面不改色地道。

「喔……」喻文州轉頭看了下幾乎坐滿的酒店餐廳,裡頭不是來出差的就是觀光客,不是西裝筆挺就是打扮入時,喻文州穿著領口洗得有點變形的舊T恤跟運動短褲在這之中是挺……奇葩的。

他點了點自己的胸口,盯著王杰希看:「你是指我?」

王杰希點頭,面不改色。

喻文州擦去嘴角的油條渣,露出一個『你確定?』的表情。

三秒過後,王杰希繃不住了,對著喻文州頭頂上的好幾根呆毛突然大笑出來。

王杰希式的大笑,就是垂著頭顫著肩膀笑聲不大但這一笑笑得還挺長的,喻文州又無奈了。他知道王杰希在笑什麼,用手指刮了刮臉,在王杰希幾乎要笑到趴桌上去時,乾巴巴地道:「王先生,你能緩緩嗎?信息素都溢過來了。」

王杰希瞇著眼抬起臉來,雙頰泛紅嘴角還彎著,看上去可惡又可愛,他盯著喻文州幾秒又笑了出來:「你平常在家都這打扮?」

「我沒穿著三件套西裝出來吃早餐讓你失望了?」喻文州挑眉。

「不。」王杰希總算緩過來,他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看向喻文州,「覺得你太可愛了。」

「……………」

喻文州在心中痛罵黃少天,看吧看吧瞬間就打臉啪啪啪讓他再嫌棄再嫌棄,他們基佬的品味果然不可信他們直A就喜歡就喜歡就喜歡怎麼著如此這般一陣OS,一下子沒能接招,就是推了推眼鏡,不無小補地解釋:「我平常也不這樣,因為時間有點趕所以來不及梳洗──」

「趕什麼時間?」

喻文州只能實話實說:「自助餐就提供到十點。」

王杰希的酒窩又露出來了,但這次他克制住,就是清了清喉嚨,恢復了平常的輕描淡寫:「我挺會做菜的。」

「所以?」

「我覺得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交朋友。」喻文州重複。

王杰希很是認真:「你說不想要相親認識我,那我們重新來過。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在酒店吃早點,我對你一見鍾情,過來搭訕,約個會,談個戀愛。」

「讓我確認一下,這是你的搭訕台詞?」喻文州瞇眼,他邋遢歸邋遢剛剛又是被王杰希殺個措手不及,現在緩過來了也就沒那麼好對付了:「你認真的?豆腐腦不加香菜這種路數?」

「換做平常我可以發揮更好。」王杰希聳肩,眼睛都不帶眨地甜言蜜語胡說八道,「但你吃油條的樣子太有魅力,讓我有點兒緊張。」

喻文州那個又無奈又有點難為情的把手按在臉上遮住眼睛,過了一會,他透過指縫露出笑彎的右眼朝王杰希看,嘆道:「你這是歪理。」

「文州。」對方突然喊他名字,喻文州把臉抬起來,就見王杰希在一桌子菜對面直直地看過來,他道,「說一件事,你會相信我嗎?」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還是點頭。

王杰希雙肘放在桌上,緩緩道:「如果我從來不認識你,也沒跟你相過親,但我一踏進這裡,我會在人群中看到你,也會立刻走向你,跟你搭話。雖然場合不一樣,但你對我來說是一樣好的。」

看喻文州不答話,王杰希又道:「搭訕是胡謅的,一見鍾情是真的,算上剛剛,更喜歡了。」

「咬著油條?」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王杰希接著道:「咬著油條拌著豆腐腦頭髮亂翹穿著短褲臉也沒洗,坐在我家的餐桌前穿著我的衣服用著我的餐具吃著我做的早飯,這就是我剛剛腦子裡的畫面。」

「王先生搭訕人都用這種進度嗎?五分鐘前打招呼,立刻就飛奔到同居了。」喻文州道。

「我不喜歡拖泥帶水。」王杰希聳肩。

「好吧,記下了。」

「記什麼?」

「王杰希,北京A,左邊眼大一點,會做菜,不喜歡拖泥帶水,搭訕手法非常爛,穿西裝很好看,笑起來很可愛,豆腐腦吃鹹的不加香菜,還有什麼別的嗎?」

「你覺得很爛?」王杰希不服氣。

「比吻技爛多了。」喻文州道。

「那我是不是該停止搭訕開始親你?」

「別,沒刷……」喻文州沒說完就被王杰希越過桌子一口吻住。

吻得挺久,中途過來送餛飩湯的服務生看著不好打斷,瞎著眼默默把湯又端走了。

吻完王杰希突然又發作,貼著喻文州的鼻窩輕笑:「就是一股油條味……」

 

---

 

「杰希啊,你就當作是出差順便調劑一下嘛,人真的不錯,有房有車事業有成性格又溫柔的O不多了啊。」林杰好脾氣地在辦公室安撫王杰希,「而且人家媽媽特別喜歡你,你就當給我一個面子,去吃個飯嘛。」

「他媽媽喜歡我?」王杰希皺眉。

「喔,因為說你會做飯。」林杰道,「人家母上好像特別問過這個。」

「這代表那個Omega不懂做菜又吃貨吧?」王杰希有點想翻白眼。

「就這次好不,是張董特別想給你牽線,剛好逮到你去他那兒開會,所以吧……不過我幫你看了下,人家條件真不錯啊,身高年紀收入性格都跟你很搭,談不成當交朋友也行啊。」

「林總,你也沒見過他,怎麼知道他性格跟我合?」

「你連士謙都能收服,世界上還有你搞不定的Omega嗎?」

「……………………」王杰希大小眼瞇著,最後嘆氣,「只有星期五晚上有空,就約在我下榻的飯店,只吃飯不喝酒。」

「……竟然是士謙讓你鬆口了?」

「因為我找不到反駁的理由。」王杰希點頭。

「說得也是。」

「喂喂,王杰希,我還在這耶。」沙發上的方士謙一邊滑手機一邊惡狠狠地道。

「我知道。」王杰希冷漠道。

 

「你真不看照片?我覺得以搞IT的來說,氣質還算不錯,不過再怎麼樣肯定是個宅男,而且說穿了條件那麼好怎麼還需要相親,你說是吧?」方士謙靠在王杰希辦公桌前道,「條件好哪會看上你,剩下的不是彎就是……」

「得了得了,看到你的戒指了。」王杰希棒讀,「好閃喔,要瞎了。」

方士謙滿意地欣賞自己的戒指,王杰希又道:「不過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蜜月順便出差,林杰心也真大。」

「有什麼不好,經濟實惠。」方士謙毫無懸念開始護短,「所以人家是老闆你是給人打工的,學著點兒啊。」

「呵呵。」王杰希棒讀。

「對了,你可別第一次見面菜都沒上就問人家什麼味的,特別沒水準,別給我們大B市的Alpha丟臉啊。」方士謙突然想到什麼,說道。

「沒興趣,而且你也不是A。」王杰希起身收拾公務包,登機行李他已經準備好了,打算直接奔機場,「我就當應酬吃個晚餐了。」

方士謙看他滿面不情願的樣子,道:「你該不會還想著要報公帳吧?」

王杰希一臉被你發現了的表情。

「要我是那個O知道了之後肯定甩你一身酒。」

王杰希可以說是對相親深惡痛嫉了:「與其被糾纏不休不如甩我一身酒來得乾淨俐落。」

方士謙翻白眼道:「現在一副嫌棄模樣到時候就不要喜歡上人家,那就是打臉啪啪啪了啊。」

「不可能。」

 

啪。

 

王杰希人生中打臉打最慘也最愉快的一次就是見著喻文州的那晚。

他看著那個來赴約的Omega,當時就有一種自己被訛了的感覺,沒人告訴他相親對象真的那麼不錯。(林杰:我都說了啊……)

一頓晚飯下來,王杰希就完全被這個談吐風趣,吃東西樣子很好看的Omega吸引得不行,還硬把機票改到下午,為的就是再跟人見上一面。不得不說那個吃早茶的上午,簡直是他人生中最愉快的一次約會了,王杰希回B市的飛機上都忍不住地發樂。

王杰希說不拖泥帶水就是不拖泥帶水,感覺對了說什麼都不會改,他很慶幸自己『對了』的這一次是遇上喻文州——剛好人家也稀罕自己。

一想到對方也有那個意思,王杰希感覺自己可以上天,連方士謙泡的咖啡喝上去都不像折磨了。

王杰希認定了喻文州(非常快)本來以為談談戀愛滾滾床單時間差不多了就能把人訂回家,可沒想到才剛嚐到了一個吻,就被發了張『相親卡』?(方士謙:他們南方的Omega發卡姿勢咋那麼奇葩?)

王杰希摸不著頭緒,恍恍惚惚地開車回家。

方士謙說對方肯定嫌棄你吻技差。王杰希不服,人舌頭都自己伸進來了哪裡不是滿意的樣子,方士謙說他不想聽細節。

方士謙又說:「人家南方的O事業有成有自己的生活圈,你一個八竿子沒關係的人安插進來,他估計沒打算就那麼跟了你那麼早結婚。」

王杰希說:「不結婚可以先談著,想工作就繼續幹,不想孩子就不生無所謂!」

方士謙頓了頓,道:「你還真是喜歡人家啊。」

「是。」

「可你又不真的瞭解他。」

「那就讓我瞭解更多。」

「那瞭解後你不喜歡呢?」

「不會的。」王杰希彎了嘴角。

 

這次是真沒有打臉了。

 

---

 

王杰希張開眼看到的是喻文州酒店房間的天花板,房裡AO信息素混和的味道還沒完全褪去,落地窗外正午的陽光透過窗簾灑進來,另一半的床上只有凌亂的被單。王杰希稍微翻過身,就看到喻文州披著浴袍坐在地上靠著床墊,一手拿著手機聊傳訊息,一手從旁邊的薯片袋裡摸零嘴,邊吃邊笑的背影一顫一顫的,大概聊到激動處,也沒注意到自己醒來。

王杰希頭一偏,不小心看到銀幕上的對話。

『我把他給煲了(暴露狂.jpg)』

『窩操操操操說好不隨便開信息素的呢?文明約會你我他怎麼那麼野蠻呢?上一秒說失戀下一秒就把人給煮了你們Omega真恐怖啊還好我是基佬──(凱吉扶額.jpg)』

『這次不扒我也是後悔不如先吃為妙,讓人先到我沙鍋裡來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說好的不要相親認識要慢慢談戀愛呢?我是不是少看一集,你到底是要慢慢來還是快快來給個準信好不我都要跟不上連載了喔我的媽啊──』

『我本來也想慢慢來,可誰讓他們北方的大A那麼可愛,早知道這樣當初在G市我就先下手為強扒了他的西裝……』

「原來你那時候一邊吃飯都在想這個?」

王杰希冷不防開口,喻文州手機差點沒滑下來,他側過頭王杰希就靠了上來一臉面無表情又有那麼點說不上的得意。

「是。」喻文州坦蕩蕩,他挑眉,「但我決定紳士一點免得把你嚇跑了。」

「我很確定不會被這個嚇跑的。」王杰希伸長脖子湊過去親了他一下。

吻完他把喻文州拉上床鋪疊在一起繼續親,喻文州突然冷不防道:「還好我是相親認識你的。」

雖然打臉啪啪啪但王杰希也沒吐槽就是挑了挑眉等他的解釋。

「如果你真像那樣來搭訕,我肯定不會答應。」喻文州道。

王杰希沒生氣反而莞爾,他低頭抵著他的耳朵笑道:「才怪。」

喻文州也笑了,大概是認同王杰希的看法。

他們黏糊了一陣,待信息素又溢滿房間時,王杰希問:「所以我們算是相親認識還是搭訕認識?」

喻文州一臉『你現在要說這個?』的表情。

王杰希很認真,又道:「所以你要先談戀愛還是先領證?」

「你何不問我要先生娃還是先滾完這次床單算了?」喻文州無奈。

「這個技術上辦不到,除非我先把套給脫了然後把結卡……」王杰希被喻文州掐住了帶套的地方,很識相(也很無奈)地閉嘴了。

「你們北方的A喜歡在辦事時候那麼嘮叨嗎?」

「你們南方的O一言不合就扒人西裝掐人要害嗎?」

「你再講下去我就要萎了。」

王杰希往下瞥了一眼,淡定道:「你明明狀態挺好的。」

「狀態好你還不不進來?」喻文州理直氣壯。

王杰希照辦,嘴上道:「……我還挺喜歡這樣的。」

是你沒見過我的發情期那樣呢──喻文州想。

「我會知道的。」王杰希回覆了,喻文州想他大概不小心把心裡話給喘出來了。

王杰希自信滿滿地開口:「反正我非娶你不可了。」

 

---

 

喻文州多在B市待了兩天,並且一刻不閒地鑑定了王杰希那咳咳能力跟下廚手藝。連黃少天看到照片(當然是食物的照片)都說,遇到個能在家裡做燒鴨的的大A就嫁了吧。

「嫁嫁嫁。」

「真嫁?」

「我們標記完了,他戒指都挑好了。」

「你們的節奏真是太詭譎了,他們北方的大A套路一言不合就求婚我也是不懂了。」

「是啊多可愛。」

「…………」

 

當天晚上方士謙收到王杰希的簡訊:我一言不合就求婚了,你可以開始想婚禮吉祥物了。

方士謙大噴。

 

---

 

還有個問題沒有解決。

喻文州咬著可頌麵包亂著頭髮打開手機跟母上視訊。

「不是出差呢怎麼打電話回家了?那麼難得。」

「沒什麼就是想給您講一件事──」

「啊?你沒事跟我報備什麼?怎麼,不小心帶球了?」

喻文州扶額:「您能別用那麼開心的表情問這個問題嗎?」

「那不然怎樣?你要出櫃?」

「……不。」

「唉啊不說這個,你大舅媽昨天過來喝茶,告訴你啊他們小區有個不得了的Alpha,一表人才又高又帥事業有成有房有車還是本地人,媽給你保證特別適合你,要不你下星期去跟人家吃個飯,就吃個飯見個面大家聊聊天嘛你也知道你大舅媽這人很難拒絕……」

「呃──」

「對了對了聽說人還燒得一手好菜呢,餓不死你的……」

王杰希聽著喻文州跟母上的對話先是繃不住笑整個人靠在他肩上發抖,後來有點危機意識了,然後再也坐不住,整個人把臉擠進鏡頭畫面,用一本正經的臉同人家母上打招呼:「阿姨好。」

喻母沒發覺還有人在一下子唉啊唉啊的難為情,定晴一看這跟自家兒子挨在一起的人上半身沒穿衣服的男人,那個大小眼還有點熟悉貌似哪裡看過……

喻文州清了清喉嚨,道:「這是那個北京戶口有房有車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王杰希,您介紹的。」

喻文州他母上那個笑得春暖花開,王杰希估摸一下,本來打算直接讓人母上把兒子嫁給自己,但似乎又太唐突。

想起他們G市人的習慣,本來想說『我打算下半輩子都給文州煲湯了』會特別有效果特別感人特別溫馨,可大概第一次見家長他們北京大A有點兒緊張,嘴角一抖就說成了……

 

「我是王杰希,我下半輩子都被文州煲成湯了。」

 

 

END(確定?)

 

 


 
评论(72)
热度(1878)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