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二)

(一)

---

(二)


三年前喻文州調職,把『白月光』這個詞給做實了,期間王杰希自然沒有多花心思在上面,還交往過幾個對象。

別說方士謙都快忘記這茬兒,王杰希也很久沒想起喻文州了,直到今天在飛機上,同樣無線電波失真的音調,他還是立刻分辨出對方的聲音,跟記憶中沒什麼兩樣,一樣沉著冷靜又帶著恰到好處公事公辦外的溫柔。

事實證明,白月光還是白月光,三年都忘不了,王杰希還挺佩服自己的長情。

「你別驕傲好嗎?這又不是什麼好事!」方士謙恨鐵不成鋼。

「為什麼?」

「第一人家還是直的,第二說不定都結婚了,第三你之前都沒去搭訕人家這次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你還是繼續暗中觀察就好了,話說這喻文州怎麼那麼陰魂不散啊。」

「喔,你說這個啊。」王杰希倒是沒想那麼多,他道,「只是覺得我用情頗深,是個不錯的人格特質。」

「……」方士謙無語凝噎。

 

---

 

隔月他們飛完一個短線,王杰希跟方士謙去機場酒店的BAR喝一杯,這裡住的都是停留的機組人員,酒吧裡清一色身穿各種飛行員制服的男人,畫面還挺美。接近夏天,王杰希沒帶外套就是穿著燙線筆挺的短袖白襯衫,肩上英挺的四槓制服襯著他的年輕外表格外亮眼。

才擠到吧台點酒,方士謙就笑了:「據說黃少天昨兒的飛機折返了,連起飛都還沒起飛。」

「為什麼?」

「沒打聽,應該是乘客問題吧。據說塔台亂成一團,夠嗆的。」

王杰希喝得正好,就聽到身後有些碎語,雖然不是特別清晰,但有人指指點點總是挺敏感的,王杰希正想回頭,方士謙就使眼色:「別,我九點鐘方向的是T國倆機師,他們特別討厭你。」

「因為我飛得好還是因為我基佬?」王杰希沒心沒肺的道。

「他們恨透基佬你又那麼屌還不夠噁心他嗎?」方士謙笑了出來。

「我請他們喝酒,會更噁心?」王杰希挑眉,還真向酒保招手。

「你真要請,還是把錢留給白月光吧,別浪費在垃圾身上。」

一聽,王杰希微怔,就看方士謙挪下巴的方向,喻文州正從門口走進,脖子上還掛著隔離通行證,看來剛下班。這次王杰希手就收回來了,方士謙在後面幸災樂禍:「你敢給仇人敬酒不敢請男神喝一杯啊哈哈哈。」

王杰希正想翻他白眼,沒想到男神沒來,討厭的人倒是先來招惹他了。

T國倆飛行員用英文同王杰希打招呼,笑得假惺惺的,王杰希禮貌舉杯點頭,然後給對方高冷背影。那頭吃了個軟釘子,原就來者不善,有些氣不過,就王杰希面你一言我一語調侃起來。

大意說著就是,王杰希王機長不是GAY嘛,在駕駛艙開飛機可惜了,有人那個臉面那個身材(原話是說『有那個屁股』同時還打量了一下王杰希因為趴靠在吧台而微翹的臀部)去當空少多好……之後比較難聽了,類似狀況杰希一般都無視,可後面這段就不但針對他,還把整個CA罵進去,講得好像空少就跟出來賣一樣,果不其然方士謙臉色一沉,這下王杰希不樂意了,放下酒杯就想開口,卻被人搶先一步。

「有王機長這種技術,不待在駕駛艙開飛機才會是整個航空界的損失,不是嗎?」王杰希怎麼不認得這聲音,喻文州就抱著手臂站在一邊,表情沒什麼笑意,但總歸還是很客氣的看著那兩找碴的機長道,「JC303兩位機長,今天降落感謝你們的合作,歡迎來到B市。」

對方看了喻文州的牌子,用德文講了幾句,沒想到喻文州還用德文回了,王杰希聽得懂一些,是他們想自個確認喻文州是不是今天接降的管制官,然後喻文州自己承認了。

對方沒討到便宜,掉頭就走了。

方士謙一時沒搞清楚喻文州到底是會施法還是有三頭六臂,後來一想才明白,管制官天天陪著飛行員們起降落,還得處理一切突發狀況,只要對上了人跟飛機編號,基本上每個機師的技術水平,紙面的實操的,都赤裸裸的攤在他們眼裡,所以對方也不打算招惹喻文州,自討沒趣的走了。

仔細一想還挺恐怖的,方士謙佩服完,發現王杰希還杵在原地,直到喻文州上前搭在他旁邊的吧台上,略顯歉意道:「抱歉,擅自多管閒事,王機長肯定自己能處理得更好,僭越了。」

方士謙吸著飲料,心裡吃著瓜現場圍觀白月光搭訕王杰希。

結果王杰希就迸出一句:「你知道我?」差點沒讓方士謙噴可樂。

這下喻文州有些詫異,他道:「榮耀航空的機長王杰希,我當然知道,並不是所有像你這麼年輕的機長可以飛尼泊爾的,環山群繞的魔王級機場,只允許經驗豐富技術奇佳的飛行員有降落資格,你剛接這個航線,我猜大概是國內最年輕的機師了。」

喻文州講完,別說王杰希,方士謙都傻了,這是白月光原來不只是白月光,這白月光對王杰希的瞭解比王杰希對他還多啊!?

「喔,原來是這個。」王杰希道。

「什麼?」

王杰希總不能說因為他三年前暗中觀察了一下所以有點心虛,只好玩笑道:「因為我的性向?」

喻文州只是露出一個讓人釋然的微笑,才接著道:「剛剛經過,覺得有些超過,還是忍不住,唐突了。」

方士謙心裡瘋狂幫王杰希OS,哪裡唐突了他完全不介意他都要上天了憋說話快吻他什麼的,但王杰希壓根沒理會也沒注意方士謙的小劇場,就是攤手:「哪裡,是我應該謝謝你,喻先生。」

喻文州挑了眉頭,露出無聲的驚訝,然後這才恍然低頭看到自己的名牌,上頭寫著名字呢。

「忘了自我介紹,喻文州,B航管制官。」他伸手跟王杰希交握。

「我知道。」王杰希握著他手時開口。

「嗯?」

「我知道你,不是看名牌。」王杰希意義上微笑了一下,「我聽得出你的聲音,對話過很多次。」

喻文州這下睜了睜眼露出佩服的神色,還有一點難為情似的,他道:「是嗎,我以為只是自己認得出來,沒想到你也是。」

「什麼?」王杰希嘴角彎著眉頭一皺。

「喔,就是……」喻文州正要開口,老遠黃少天的嗓門就吆喝過來喊著:「喻文州你他媽的混蛋滾過來請我喝酒!」

「不好意思,今天約了人,我們改天有機會再聊,王機長。」喻文州點頭跟王杰希道別,這邊也不好意思再問。

沒想到喻文州走了兩步又轉回來特意解釋:「我是想說,其實我記得你的聲音,而且三前年在B航待過一陣子,那時候蠻常遇到你的班機。最近剛調回來,以後還有機會,請王機長繼續指教了。」

「喻文州!」黃少天又吼了。

「兩位晚安。」喻文州客氣道,轉頭一轉口氣無奈又有些內疚似的,「是是,我來了,真抱歉──」

喻文州走後,方士謙跟王杰希大概過了一分鐘才緩過來,先出聲的還是方士謙。

「我沒看錯吧,這是你幻想出來的還是真的發生了?信息量好大啊,我都要當機了。」

「話說,他說他認識你耶,而且又一個靠無線電認人的奇葩……」

「而且他三年前就知道你,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是要吐槽呢還是驚嘆還是……喂你幹嘛不說話──」方士謙講到一半停了下來,就看王杰希右手托著下顎,掌心虛蓋著無聲的笑容,還停不下來。

方士謙第一次看王杰希露出這種笑,他愣了一會最後嘆了,沒好氣道:「好吧,看把你樂得,還笑,還笑噁心死了王杰希!」

---

 

王杰希沒有想過有一天喻文州會主動走進他的生活裡,然而真正發生時,他還挺淡定的。

王杰希收到最新排班時,發現下個月有ATC派的搭乘訓練,被分配到自己一趟亞洲短線航班上的管制官就寫著喻文州三個字。這代表這趟飛行全程都有喻文州坐在駕駛艙裡看自己開飛機,想到這畫面王杰希多少還是有點動搖。

黃少天跟在他後面一邊解帽子嘴巴自然不空閒:「你的共乘訓練啊,你是哪個管制官?我的是一小菜鳥好像才剛過檢定評級,叫盧翰文剛剛還特地跑來二航跟我打招呼,我靠說他高中我都信聽說二十三歲大學跳級,春天才進的塔台,是妹子我跟你換,反正你也不希罕對吧哈哈哈──」

王杰希嫌他吵,文件遞過去給他看讓人閉嘴,沒想到還真有效果,黃少天停下嘴,就是意味不明的用鼻子哼啊了一聲倒是沒那麼高興致,但也不多做解釋。

「你怎麼了?」

「什麼我怎麼了我很好啊?」

「你不說話,我禮儀性關心一下。」

「沒什麼,這個管制官是我朋友。」

王杰希自然是知道這件事,他聳肩:「想要我跟你換?」

他是真心的發問,如果黃少天答應了也無所謂,沒想到黃大機師乾笑兩聲連忙搖頭:「別別,別理他,反正誰來還不是開,好啦我先走人啦媽的770班有夠廢這個月排班飛得我吐血──」

結果那個航班起飛前,共乘訓練來了更新資料,本來的喻文州說是『內務因素』換了另一個管制官,鄭軒。

王杰希也沒立刻跟黃少天那時的小反常連結起來,反正他說得對,不管誰來,都是一樣開。

鄭軒這個臨時過來的管制官他也是第一次見,年紀跟自己相仿,貌似是頗有經驗的,進了駕駛艙也不東張西望很是習以為常,打完招呼後還別開頭偷打了一個哈欠,看上好像覺得出塔台很麻煩似的。

「這次也麻煩兩位機長多多指教了,我是鄭軒,那啥,不用在意我,就當我是個綁上安全帶的蘿蔔哈。」

話才講完方士謙猛一拉開簾子劈頭就道:「為什麼共乘名單的白月光被換掉──啊咳咳……」王杰希得用眼神把他給刨了方士謙對方才猛然住嘴,立刻換上乘務員職業微笑衝有點莫名的鄭軒打招呼:「我是座艙長方士謙,想必你就是鄭軒先生,今天的飛行請多指教,有帶杯子嗎,偏好什麼咖啡我等等幫你一起送。」

 

「喔,你好你好,不用客氣你們真心當我不存在就好了,壓力山大啊。」鄭軒再度強調自己的零存在,看似不怎麼關心剛剛的事,也可能就是懶。

寫了派簽,待副機長帶油單回來也跟塔台掛上了號,王杰希便開始準備起飛,鄭軒老早坐好腿上放著訓練資料,看上去還是靠譜的。

「對了,今天本來不是你們喻副主任要來共乘,怎麼臨時換人了?」許斌是個性子溫熱的人,不想冷落鄭軒便開了話題。

「喔……他啊──」鄭軒乾笑兩聲,攤手,「今天排班問題他臨時走不開,現在估計正塔台上用望遠鏡確認我有沒有乖乖上飛機呢。」他玩笑道,還作勢朝塔台方向招了招手。

「塔台看得到駕駛艙嗎?」

「當然,飛機停的角度跟天氣都好的話,是可以看到,只是我們一般不會沒事往駕駛艙盯嘛,多壓力山大。」

「所以除了雷達螢幕,塔台也需要肉眼確認機場狀況,感覺應接不暇啊,辛苦你們了。」

「尖峰時刻也是很嗆的,有時候天氣不好跑道漏油隔壁機場關閉又遇到鳥襲全亂了套,地面塞五六架飛機天空也排著隊,壓力山大啊,所以有時候讓機師們等很久也是沒辦法的,多擔待。」

「那是,看今天的狀況機場好像很塞,指示完全還沒下來。」

「今天因為36R跑道維修關閉,南側東北風太強18的跑道暫時不能用,這個時間只有一個跑道能用,全塞上了,我出來時候裡頭還亂成一團,正處理兩架優先降落的飛機,說是引擎熄火跟雷達失效。」鄭軒嘆氣。

「真的?」許斌一聽皺眉,「以你管制官的經驗大概還要等多久?」

「難講,不過今天文州……喻主任控場,應該不會有問題,能爭取準時出發吧。」

「有管制官這樣說令人安心不少,是吧機長?」許斌自己跟人聊得開心不忘拉王杰希進來。

「是吧。」王杰希點頭,打開通訊,「這裡是GAL733,即將飛往北海道,出發時間前五分鐘。」

「塔台,GAL733,準備結束後報告。」耳機那頭是喻文州的聲音,不僅王杰希認出來鄭軒自然也是熟悉的,他笑了一下給許斌道,「今天幸運,碰上我們主任帶。」

「聽他聲音感覺不像你說的亂得炸鍋啊。」許斌笑笑。

「你想像不到的炸鍋,不過請不用擔心,GAL733。」又一個忘記關通話的副機長給王杰希碰上,喻文州帶著幾乎不可查的調侃透過耳機回應,王杰希無奈地瞥了一眼許斌。

「抱歉抱歉,我的錯。」許斌立刻苦著道歉。

「沒事,文州就是火燒上褲子了都能紋風不動冷靜自若的帶你們上天。」鄭軒有些樂地開口。

「今天抱歉了鄭軒,但不要佔用頻道說我壞話。」喻文州破天荒在頻道裡閒聊,看來有同事在飛機上還是會忍不住多講兩句的。

「準備完畢,GAL733。」唯一一個正確使用工作頻道的王杰希開口,「請求起飛。」

「GAL733,輪到你們了,請聽候指示。」

「GAL733,收到。」王杰希切掉通話,朝許斌道,「準備好請通知牽引車,準備推出。」

「是。」

「GAL733,準備完畢,請後退至L05跑道。」喻文州的聲音在八分鐘再度傳來:「G市塔台,聯繫進近頻率128.35,風向040,風速5節。」

「GAL733,風向040,風速5節,確認。」

「GAL733,Clear fortake-off──」喻文州的聲音今天格外輕鬆,還補上一句,「我們的管制官就麻煩你了,Goodday。」

「GAL733,Clear fortake-off……」王杰希知道他是對自己說的,末了道,「謝謝,不客氣。」

 

---

 

函館

「好吧,我錯了還不行嘛。」趁許斌去洗手間時候,方士謙隔著桌中間的火鍋鼓臉。

「嗯哼。」王杰希涮牛肉。

「我又不知道會有白月光的同事在裡頭!而且為什麼那傢伙不來啊?太讓人失望了,你老實說是不是很難過?」

「沒有啊。」王杰希撈大蔥跟豆腐。

「你不要裝了今天滿臉寫著失望──」

「我天生長這樣。」王杰希不慌不忙夾水菜。

「……話說你有跟那個叫鄭軒的管制官打聽男神嗎?嗯?純直還是能雙?興趣是什麼豆花吃甜還是鹹?抽不抽煙喝不喝酒有沒有怪癖?人品怎麼樣……」

「閉嘴。」王杰希把一碗滿滿有菜有肉有豆腐有大蔥而且挑出胡蘿蔔跟蒟蒻的牛肉火鍋塞給方士謙。

「你還要我閉嘴你──」

「抱歉來晚了,剛小睡了一下沒聽到鬧鐘。」鄭軒從方士謙背後方向走來,一邊道歉一邊趕緊入座。

方士謙一臉你小樣的原來約了人家還在那邊裝什麼三貞九烈的眼神,王杰希則是往剛從廁所回來笑著跟鄭軒招呼的許斌瞥了一眼,表示人不是我約的,同時不慌不忙開口:「我們先點了不好意思,菜單在這,想吃什麼不用客氣。」

「這怎麼好意思讓王機長破費,我自己付就可以了。」鄭軒看上去懶洋洋沒什麼精神一個人,實際上飛一趟下來,工作能力沒話說人還挺世故得體的。

「這裡我年紀最資歷最深,請客理所當然。」王杰希從容回應。

「唉啊您這樣說我壓力山大啊……」

方士謙咬著筷子冷不防一句:「沒事,盡量點,到時候讓你喻主任給我們機長請回來就好啦。」

王杰希一口湯豆腐在喉嚨差點沒噎住。

「這個可以有啊,那我今天就不客氣啦。」鄭軒順勢下台階沒拂了王杰希的面子,甚是機伶,「王機長儘管跟我們BOSS討回來啊。」

王杰希在方士謙那個猥瑣的嘲笑中鎮定開口:「……再來一份長腳蟹。」

飯吃了一半,桌上四個人,方士謙多年CA交際技能不是一點兩點,許斌又是誰都願意同他聊天的好脾氣,鄭軒看上去慵懶但也頗為上道,加上王杰希外冷內熱又語出幽默,大家都是同行,兩輪啤酒後氣氛格外熱絡。

「我還以為機長飛出去都肯定跟乘務員一起吃飯呢。」鄭軒放開了性子打趣道。

「你幹嘛一臉遺憾啊,我不是嗎?」方士謙切了聲,「飛日本的爽班不常有,妹子們都去逛街帶貨了,你運氣不好,換其他線就有機會跟美女一起吃飯了。」

「哪裡哪裡,就是整天悶塔台上我這有點小期待嘛。」

「塔台沒有妹子?」

「我們這組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詛咒啊,完全是ATC的和尚組。」

「說到這個。」方士謙怎麼可能放過機會,王杰希已經懶得管他自顧自剝螃蟹,就聽他道,「你們BOSS,喻文州單身還是有對象啦?」

「咦?」鄭軒一聽抬起眉毛倒是沒有立刻中招,「怎麼突然講到他?」

「那不是喻主任年輕有為長得又周正挺拔,其實在機組裡還挺受關注的,妹子們嘛八卦無遠弗屆啊。」方士謙自然是會說話的。

「唉?我怎麼不知道管制官還受歡迎了,CA們成天跟機長們飛一起不夠還把主意打上塔台來了?」鄭軒不知道是真客套還是閃話題,乾笑著攤手。

方士謙看了一眼悶頭就知道吃的王杰希犯著滴咕,這不打著主意犯著心思的不是別人是咱們王大機長啊,說出來嚇死你這小樣。

「我就是……」

「不好意思,他整天工作八卦慣了上了哪都要打聽。」王杰希插了句話想讓方士謙緩緩。

「我……」方士謙一聽心裡咒罵王杰希也不知道我這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我怎麼聽說你們喻主任之前好像跟局中高層還是哪個大股東的千金在一起,之前公司的CA們聊過,他的姓挺特別的就不小心記住了。」許斌突然開口,還莫名其妙就切中主題。

「那個啊……」鄭軒了然點頭,不置可否但沒正面回答,「是哪個CA妹子對咱們喻大大有意思啊?我可以幫忙搭個線啊,有在今天的機組上嗎?」

「不,我就是隨口一問,想幫我們組裡的姊妹們打探一下可能性嘛。」方士謙沒心沒肺在姊妹上咬字清晰。

「這個我就不清楚啦,要不反正塔台就在機場跑不了,有興趣的姊妹們想認識咱們主任可以直接去塔下堵他沒問題的,文州人特別好相處,單身不單身的讓姑娘自己問吧。」

「哈,我知道了。」方士謙點頭,王杰希已經把他那一份螃蟹給吃完了,方士謙那個氣啊,索性把自己的丟給他,「幫我剝。」

 

---

「你說那個鄭軒,到底是真遲鈍還是不會讀空氣啊,怎麼一股油鹽不進什麼都打探不出來的架勢,還挺老練的,真心人不可貌相。」住的溫泉旅館,王方兩人隨便泡了一下穿著浴衣上電梯,方士謙還是忍不住抱怨起來。

王杰希倒是聽著聽著突然悶笑了一聲,那笑聲特別耐人尋味一聽就是有人腦洞開到不尋常的地方,方士謙瞪他:「你笑什麼?」

「笑你。」王杰希抬起眼道。

「哈?」方士謙擼袖子。

「鄭軒看起來散漫但人很聰明,當真看不出來他跟你裝傻?」

「我看出來了,我看不出來你這大小眼在笑什麼。」方士謙不揍他也是要人身攻擊一下的。

「我笑是因為……覺得喻文州估計是真的很好吧。」王杰希突然這麼一下,方士謙雞皮疙瘩來不及掉就被他腦回路給搞傻了:「啥?」

「你想想,喻文州回來B航,算上準備期至多兩個月,這兩個月的同事交情,已經是能讓下屬沒有忌諱地在別人面前開他玩笑,但又不樂意隨便議論他的私事,那怕是無傷大雅的八卦。」

出了電梯他繼續頭頭是道:「體現出喻文州作為他們的領導,可以跟下面的人沒有距離感但又特別服眾,只能因為他待人方式好,所以受人真心尊重。」王杰希不慌不忙地分析,一臉都沒有吹捧自己單戀對象的害臊感,臉上竟然還有點開心,,「至少能知道他性格應該很好。」

對於這種用清奇姿勢都能挖出小確幸的王杰希,方士謙給他說得不僅無法反駁那是一句話都吐不出來了,只能拍拍王杰希的肩膀,給他一個『你真心沒藥救了』的眼神。


TBC

2018/8/14修改

(三)

 
评论(34)
热度(662)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