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三)

 (一) (二)

手速感天動地,因為謙謙全世界最可愛TUT

不重要的一句話黃沐

(三)

 

控制官的共乘訓練從北海道飛回當天結束,鄭軒解開係帶伸了大懶腰,隨後跟王杰希還有許斌握手道謝。

「今天還回去塔台上班嗎?」許斌問。

「別,今天沒給我排班,我就是回去找主任報告一下訓練內容就回去了。」

王杰希回到機場,交上一些慣例的書面文件,在機長室碰上也剛落地的周澤楷,對方朝自己點頭打招呼。

「辛苦了。」王杰希在任務書上落款,突然笑了一下道,「昨天看到你的立牌了,擺了整個走道,拍得不錯。」

周澤楷一下子有些窘迫。

這個俊美的後輩是GAL的新晉機長,技術沒話說外還有演藝圈等級的外貌與身材,被上頭請去當公司門面,加上榮耀第一美女CA蘇沐橙,兩位俊男美女的形象在他們機上手冊跟宣傳單中印的到處都是。

近周澤楷四槓了,立刻換上嶄新制服搭配著形象影片,更在航站樓各個GAL服務區擺上等比例立牌,男神機長與女神乘務員站在一塊的牌子,吸引了不少停下拍照甚至想扛立牌走的人而成為了熱議話題,公司這步宣傳走得真心不錯。

早年王杰希剛四槓的時候上頭也有意要找他去,可王杰希外型條件看著不錯,主要還是靠氣質,加上左邊眼睛較大的特點並不是很上相,加上那時候他老人家剛出櫃,估計公司公關也不得不慎重一些。

而且不比周澤楷好說話的脾氣(也有可能是想拒絕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王杰希可不樂意幹這種事,態度特別剛烈,一句沒興趣就讓上頭莫可奈何。

周澤楷本來嘴巴就不俐落,被調侃了更是什麼都說不出來,抓著髮尾有點難為情地點頭道謝。

跟周澤楷一起出來,兩個機長又高又俊拉著行李箱穿越航站大廳,好不拉風,更是不少姑娘對著周澤楷指指點點,而他們男神機長只能有些不自在地把帽沿壓得更低。

王杰希是跟周澤楷飛過的,在駕駛艙的周澤楷可不是這副模樣,是個骨子裡熱愛飛行而不習慣成為焦點的人,這也是王杰希自己反感消費機長的時髦當作宣傳,但卻一直挺欣賞這個後輩的。

「要不要去喝一杯?」王杰希提議。周澤楷想了想:「好。」

他們經過西側大廳,周澤楷突然慢下腳步,最後走到休息沙發,公司臉面的女主角蘇沐橙坐在那,腿上披了一件看起來像是男用的風衣外套。

大概常常一起拍照也比較熟,周澤楷拍拍她的肩膀關心了一下:「怎麼了?」

蘇沐橙回頭,見著他們笑了出來:「是小周跟杰希大大啊,沒什麼,我等人。」

周澤楷一臉不明所以。

王杰希瞥眼看到地上擺著雙高跟鞋,左腳根斷了,他問:「鞋壞了等人送來?」

「不愧是王機長。」蘇沐橙吐吐舌頭也不害臊,從外套底下把只有絲襪的赤腳露了一點出來,「觀察敏銳啊。」

「腳有扭傷嗎?」王杰希解了西裝扣子跟著坐下來,斂起鞋子看了看,「迪奧的春季新款,心疼不?」

「那當然,話說你還真清楚呀。」蘇沐橙笑。

「妳們成天討論著我要不清楚也難。」

「……不清楚。」同為整天跟CA在一起的機長,周澤楷很茫然。

「這就是直男跟基佬的差別了。」王杰希幽默道。

蘇沐橙被逗笑,跟著解釋:「剛剛不小心跌倒,沒受傷,但拐斷了鞋,還好路上遇到朋友,他去幫我買新鞋了。」

「真沒事?我可以背你去休息室──」王杰希道。

「放心,沒事啦。」

談話間,蘇沐橙等的人回來了,王杰希可沒想到英雄救美的朋友竟然是喻文州。

「久等了沐橙。」喻文州提著鞋盒走過來,「王機長,小周?」

「前輩。」周澤楷也有點意外,點頭。

「不好意思啊,麻煩你了文州。」

「……」王杰希突然有種為什麼好像身邊全世界的人都認識喻文州,只有自己還是王機長這種稱呼。

「我隨便挑的,將就一下直男的審美,妳要不喜歡再去換吧。」喻文州蹲下把鞋拿出來,蘇沐橙立刻笑開:「唉啊,這雙真好看,顏色跟我今天的衣服很配,還說隨便挑的。就知道文州你辦事肯定沒問題,果然有不少經驗吧?」蘇沐橙甜甜調侃了一下喻文州,對方苦笑沒有否認,這頭蘇沐橙又回頭道:「要是小周估計就帶著雙大拖鞋回來了。」

正在心中默想鞋子都穿斷了幹嘛還買一雙高跟鞋不買拖鞋的周澤楷臉上立刻有些小委屈。

「別這樣,要是小周過去會在免稅店裡被堵著一時半刻回不來吧。」喻文州打趣,還特別服務到家,紳士地幫蘇大美女套上了鞋,問道:「大小可以嗎?」

「剛好。」蘇沐橙穿上了鞋就想站起來試,沒注意腿上外套直接滑下來,王杰希手快,下意識接住了。

「得救了,謝謝你啊文州。」蘇沐橙總算脫困,上前拍了下喻文州很是討喜,「下次請你吃飯,收據留著,錢我讓黃少天給你,我還得趕時間了。」

「妳快去吧,小心點。」

「兩位機長謝謝關心啦,下次再聊。」美人拎上包帶上鞋,纖細的背影一下就消失在人來人往的大廳上。

妹子一走,在場三個大男人氣氛就沒那麼清甜了,還一下有點尷尬。王杰希把他外套遞了過去:「你的吧。」

「謝謝。」喻文州套上外套一邊道,「你們剛飛回來嗎?喔對了,王機長,臨時更換共乘名單真不好意思,我們家鄭軒麻煩你照顧了。」

「哪裡。」王杰希聳肩。

「喝酒,前輩去?」周澤楷話不多,開口時總是比較實際。

「好啊。」喻文州想也沒想就答應了,然後拍拍周澤楷的肩膀道,「立牌我看到了,拍得很好。」

「沒有……」周澤楷小聲。

「是拍得很可愛。」王杰希面無表情跟著吹捧。

「但還是本人比較可愛,對吧。」喻文州微笑。

「當然。」

這一搭一唱的,周澤楷窘得眼睛都不知道看哪,突然覺得跟王杰希還有喻文州去喝酒的自己是不是有點……任人宰割。

 

---

蘇沐橙跟黃少天已經交往四年了,也算是他們公司的招牌情侶,這是題外。

「我跟少天是大學同學,有幾門修在一起,小周是少天的直屬後輩。」喻文州簡單介紹了一下。

周澤楷嗯了一聲,再無他話。

「我們常開玩笑,說榮耀的男神金口難開,光是跟ATC的一次降落對話就抵整天說話量,塔台覺得特別榮幸。」

「……」男神低頭喝酒。

「鄭軒的訓練還好嗎?」知道周澤楷不愛聊天,喻文州自然就放生他,轉而跟王杰希開話題。

「他很優秀。」王杰希點頭,「就是人有點悠哉,不過工作做得很好,喻主任教導有方。」

面對這串客套喻文州就是笑而不語,才道:「是他前頭的人帶得好,我才剛回來而已。」

「一切都還習慣嗎?」

「系統不太一樣,G航還保留了舊式系統,但B航全都是GPS導航了,這樣還是更解省時間跟跟飛行效率的。」

「不過GPS也是有失效的可能吧?」

「是啊,所以ATC的課程依然包含了無導航的控管訓練,雖然我們這一代的控制官幾乎沒有實操經驗……」喻文州講一半發現兩個機長表情有點嚴肅,他擺擺手,「不過塔台自然做好隨時應變的狀況,請放心。」

那頭周澤楷跟喻文州正研究要點什麼下酒菜,王杰希捏了酒杯,心裡卻有些複雜。一方面他其實還沒做好要跟喻文州深交的打算,另方面他也真沒什麼心理準備就跟人來喝酒了。

本來吧,自己對他就不是友情了,這樣心有他想的跟人交朋友著實不厚道,倒不如就繼續保持淡薄的工作關係,喻文州依然只是塔台傳來的悅耳聲音,這樣的距離才是上策。

可現在白月光就坐在自己面前,喝酒聊天,活靈活現,王杰希得要每隔兩分鐘就把眼神刻意轉到周澤楷的臉上緩緩,不然他怕自己盯著喻文州太享受了就忘了移開,還得靠他們榮耀第一美男子當掩護,要是方士謙知道肯定得嘲死自己。

周澤楷話不多但還是能聽人聊天偶爾講兩句的,此刻有吃有喝也沉浸在喻文州與王杰希體諒他的舒適氣氛中,不被人圍觀不被人逼著說話也不用擔心要找話題,正不逸樂呼地叫了第二份生火腿。

酒吧王杰希算蠻常來的,但今天晚上特別熱鬧,期間給周澤楷請酒的就有三輪(兩女一男呢),喻文州也是三不五時就要跟人打招呼的,怎麼都看不出來是剛調崗回來的樣子,而且就王杰希觀察,坐實了這人的人緣確實好得很,更沒想到異性緣也挺好。

周澤楷吧就是正經八百的男神偶像,外型太精緻又沉默寡言,給人一種高嶺之花,真‧可遠觀不可褻玩,看他桌上擺著好幾杯酒,但卻沒人敢真的上來搭訕就可窺一二。

喻文州就是那種,長得還不錯但沒有哪裡特別突出,跟王杰希一樣靠著氣場給自己加分的類型,只是王杰希氣場鋒利張揚,喻文州穩重溫柔,又願意與人交好,必須是有實質吸引異性的魅力,讓人願意靠近的那種。

此刻王杰希周澤楷一個一邊吃堅果一個正戳橄欖,悄悄地往坐在高腳椅上正跟個姑娘聊了十分鐘有的餘,期間肢體接觸也頗為親密曖昧。

「抱歉。」喻文州回來坐上椅子,發現自己酒杯空了,招手正要點,周澤楷把自己多出來的推過去:「不喝龍舌蘭。」

「又是別人請的?」喻文州沒推辭。

「女朋友?」王杰希一像是有話直說的性子。

喻文州猶豫了一下,最後老實道:「約過兩次會,但不是。」大概是不想多談自己的事,竟然反問,「王機長呢,有男朋友嗎?」

被男神若無其事問出來王杰希心裡嘆了一口氣,坦然道:「沒有。」

「真意外。」喻文州口很真誠。

他們又聊了幾句,發現坐中間的周澤楷默默趴桌上睡著了,還有些打鼾,兩人面面相覷,突然笑了出來。喻文州歪頭看了一下感嘆:「小周……是真心挺可愛的啊。」

「是啊。」王杰希也有點哭笑不得。

「可以問你為什麼想當飛行員嗎?」喻文州冷不防道。

「開飛機是很多小男生的夢想吧,一定要有特別理由嗎?」王杰希挑眉。

「是嗎?我大概不是普通小男生了。」

「你怕高?」王杰希瞇眼。

「怕高不至於,但也沒有特別喜歡。」

「……我小時候,在檀香山的夏令營,搭過一次觀光直昇機,大概十歲的時候。」王杰希頓了一下,也就講了,「從那種高度往外看,跟地面完全不一樣,我本來想開直昇機,後來聽說開飛機可以飛更高,所以就是現在這樣了。」

其實王杰希講到一半,喻文州就有點憋不住笑,但還是等王杰希告一段落他才忍俊不禁。

王杰希無奈:「你有什麼問題嗎?」

「就是想到,你跟柯南一樣是在夏威夷學開飛機的就有點忍不住,不好意思──」喻文州貌似真的被戳到笑點,挨著吧台有點緩不過來。

王杰希一邊默默吐槽自己這人笑點清奇腦袋有洞是不是沒吃藥一方面又被喻文州的露出牙齒的笑容閃得腦袋一片花白,他只好哭笑不得:「你喝醉了吧,我又不是在夏威夷學的。」

「那你會開直昇機嗎?」

「有開過一次,只是那種體驗營。」

「在哪?」

「……夏威夷。」

「哈哈哈──」

王杰希自己也憋不住笑,最後他道:「那你呢,為什麼會當管制官。」

「這個嘛……」喻文州慢慢收住笑,沒藏住眼裡還有一些惦量的態度,王杰希多老練的人,一下就清楚喻文州對自己還是有點保留的,也不想繼續追問。

突然,兩人中間睡得正香的周澤楷猛地起來,右邊臉頰還有睡紅的印子,頭髮也翹得老高,一臉正經呆滯地開口:「刷牙。」

王杰希跟喻文州愣在位上,周澤楷一絲不茍地不知道是醒是醉,戴上外套帽子還付了錢,耿直地一邊說著刷牙睡覺一邊往門口走去。

「他這是喝醉了嗎?」喻文州看著他的背影有些驚訝。

「絕對喝醉了,我上去看看不要倒在路邊了。」王杰希跳下椅子追出去。

周澤楷醉得徹底,最後王杰希在門口逮到一個正往牆壁裡走卻怎麼都過不去的美男子,招了計程車把他們公司金貴的招牌往裡頭推去,報了地址後才放心折回酒吧。

王杰希回去之前想了下,喻文州是挺值得交的朋友,雖然吧……跟想像中有點不一樣,看上去斯文正經但腦波也是挺奇妙(可他喜歡),而且人明顯是個24 K純金直男,這樣陷進去周旋也沒什麼意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就回去打個招呼就順勢道別吧。

王杰希調整好心情跟戰略回到吧台,沒想到周澤楷走後喻文州坐上了那人本來的位置,就在王杰希旁邊,還貼心地幫自己點了一杯波本可樂,調四比一,也就是王杰希今天晚上一直點的,他習慣的口味,相當用心。

喻文州回頭,不知道是不是王杰希的錯覺,他的聲音有一點遺憾:「你要走了?」

王杰希坐上椅子解開領帶搖頭:「不,還早。」

計畫失敗,戰略無效,沒出息──感覺腦袋有聲音在這樣說,但王杰希管他的。

「那就好,我其實還想跟你再待一會的。」喻文州颯爽開口,聽著沒什麼特別的意思,王杰希一下子覺得有點躁,開始想著選擇留下來是不是……有點,沒回頭路了?

大概是跟以前心中的男神或說白月光單獨相處的吸引力真不可小覷,隨著時間越來越晚,酒越喝越多王杰希便下意識越不想離開了。

真不怪他自制力不夠,就算撇開自己心中的濾鏡,喻文州也真是相當聊得來的對象,人談吐幽默、能講正經事也聊得來垃圾話,兩人一搭一唱妙語如珠,格外默契,他們從機場跑道從來沒統一過的指標聊到航站樓裡的現磨咖啡,每當酒要喝完他便又點了一杯,好像為的就是想繼續延長這個晚上,畢竟……說不定也就這個晚上了。可能明天的自己比今天的自己來得出息,嚴格執行繼續遠觀喻文州互不耽誤。所以得好好把握現在,一次爽個夠嘛。

這樣想的王杰希一下子就釋懷了,然後放開讓自己喝的結果就是王大機長後半段根本沒了意識,什麼時候斷片也不清楚。

待恍惚又漫長的暈眩慢慢抽離意識恢復時,他一瞬間有種我是誰我在哪裡的迷惘感,猛地張開眼,自己趴在吧台上,直接印入眼簾的是喻文州的側臉,說來奇怪,王杰希三年前,一個月能見上喻文州一次就挺難得,最近遇到他的頻率跟距離都讓他措手不及又相當自然地接受了。

喻文州戴上黑框眼鏡,脖子上的扣子解開了,袖子也捲起來露出筆直的小臂,手上轉著一支鋼筆,氣定神閒又專注地看著筆記本,桌上還散著些工作用的文本,儼然有種把酒吧櫃臺當圖書館的架勢,王杰希這邊還恍惚著盯著他看,那頭人過了一下才發現自己醒來,戴著眼鏡看過來,低道:「你醒了?」

大概因為已經超過了深夜加上王杰希剛醒,喻文州的聲音特別低,幾乎沒用什麼喉嚨,輕柔柔的,王杰希耳朵立刻麻了起來,還發燙。

他猛地起身,忘記自己坐在高腳椅上,搖搖晃晃地連人跟椅子都要翻。

「哇你小心──」喻文州眼明手快,左手按住椅背右手伸過去摟住王杰希的腰把人安回來,一下把兩人距離變成鼻子對臉呼吸噴脖子的狀態,王杰希反而瞬間清醒了,他揉了一下眼睛,腦袋還有點沉地開口:「抱歉,我……是不是睡著了?」

「你們機師喝多了就睡是不是個傳統?」喻文州彎彎嘴角,招手朝正打烊拖地的酒保要了一杯熱茶給王杰希。

王機長一看時間,這都凌晨四點了,酒吧已經關了,除了他們待的吧台外椅子都架在桌上,店員各自打掃去了。

「我──」王杰希沒料到自己竟然如此失態,他有些懊惱,「抱歉,我真是,我醉了你也不用等我到這種時候的……」

喻文州看上去還是一樣自在,他就是靠著椅背把眼鏡摘了一臉微妙地看過來,道:「我真沒想到,王機長你竟然……」

王杰希心裡一突,難到他酒後真言,自己把自己給賣了嗎?

喻文州盯著自己看,王杰希牙一咬,想說管他的,男子漢坦蛋蛋讓他知道也無所謂,大不了收直男卡一張,以後依然還是可以聽著男神的聲音開飛機啊──結果喻文州突然破功,大笑了出來。

「你喝到後半段,一直在講波音777跟787的事情,一本正經的,我開始都不知道你是認真還是喝醉了……」喻文州似乎還在回味,很明顯笑點又被戳中,「你簡直從民航發展歷史講到機翼比較跟爬升力一個不落,連耗油量跟反推都鉅細靡遺,還逼我做筆記──」喻文州把自己的本子翻出來,上頭真有波音筆記甚至有自己畫的引擎意示圖,王杰希簡直一瞬間想著,說不定告白了倒沒那麼糗。

「呃……」他用手按著眉心發出一聲難以言喻的喉音,那邊喻文州不打算放過他,又道:「你也不讓我回家,說要確認我有沒有學習,要考試──」

王杰希再度把手移開時眼神已經有點死了,成接受設定的放棄狀態,苦道:「我喝醉了,你不用陪醉鬼糾纏,把我直接打發走就好了。」

「其實還挺有趣的。」喻文州看來是真的沒覺得麻煩,他好脾氣道,「而且我不知道你家在哪,結果你一趴不醒,我不放心留你一個人。沒事,我今天沒排班。」

王杰希把額頭按在雙手上撐著,過了會還是想作死一下問:「我還說了什麼別的嗎?」

「除了波音之外嗎?」喻文州這邊收拾著他的家當跟筆記,一邊想,「嗯……對了?」

「什麼?」

「白月光是誰?」喻文州問,「你還提了這個,但我聽不懂。」

「……」王杰希側過臉,盯著喻文州三秒,面不改色搖頭,「我也不知道。」

喻文州沒多問,王杰希對自己恨鐵不成鋼。

「今天真的麻煩你了,我請客,而且我堅持。」王杰希稍微整頓了自己的制服跟睡翹的頭髮把帳單要了過來,喻文州沒真的跟他爭,倒是酒吧老闆都算熟悉了,打趣笑道:「難得見王機長喝得那麼盡興啊。」

王杰希只能乾笑。

出來外頭,正值仲夏,氣溫舒適怡人,天色還灰黑朦朧,王杰希道:「你家在哪?打車吧,我出錢送你回去。」

「我就住機場宿舍,不麻煩了,我走回去就好。」喻文州婉拒了,然後他看看錶,想了想到:「還有三十六分鐘日出,不如等到那時候一起吃早餐?剛沐橙推薦一家早餐就在附近,你喜歡豆花跟生煎嗎?」

王杰希沒想到『約會』還沒結束,他訥訥點頭,跟了上去,心中想著,等等問到了喻文州豆花吃甜吃鹹回去糊方士謙一臉。

喻文州從口袋掏出一張酒吧的紙巾,上頭有寫著一些東西,他又憋不住笑,伸過去給王杰希看:「你說要給我考試,還說全對了要請吃早餐,不能賴帳啊,王機長。」

王杰希沒想到套路也還沒結束,他莫可奈何地看著喻文州,難得有些求放過了:「喻主任──」

「叫我名字就行了,這樣怪生疏的。」

我們難道已經過了生疏的階段嗎?王杰希想,但還是道:「……喻文州。」然後跟上了對方的腳步。

走著走著,天色真逐漸變亮,王杰希回味了一下自己的蠢跟現在的狀況,突然有些好笑,他口氣也放鬆了些:「你也不用喊我機長了。」

「可以嗎?」喻文州側頭看過來,道:「杰希?」

「……好。」王杰希面不改色同意,內心彷彿已經上天。

 

喻文州不愧是南方人,豆花只吃甜的,得戰──王杰希當天最大的收穫。

好吧,除了這個還有那句『杰希』也算吧。

 

TBC

2018/8/15修改

(四)


這篇感覺比較無差,仔細想想確實也挺無差的(自省

而且打吾王單戀其實有點壓力山大(說好的廟粉自尊

總之就這樣發展下去看看吧Σ(´д`;)


我:唉,打喻王談戀愛好麻煩,而且沒有謙謙,不可愛

眼飯:但有小周負責可愛啊

我:小周只負責可愛沒法進展劇情啊

眼飯:何苦戀愛不打全員

我:TUT



 
评论(46)
热度(753)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