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四)

 (一) (二) (三)


*本章有一小段路人無關緊要也沒成的那什麼描寫,個人覺得無害,但重度潔癖者需要斟酌




 

(四)

 

「邪魔歪道。」一下飛機方士謙劈頭就道。

「喔。」

「不許跟吃甜豆花的人交往。」

「…………」

「我不過就沒看著你一晚上,竟然就跟男神喝酒,還喝醉了,以為你是正人君子!」方士謙頓了一下,搖頭,「不對,你喝醉的德行跟酒後亂性完全扯不上邊,話說你是不是給他──」

王杰希投來一個複雜的眼神,方士謙大笑:「哈哈哈哈你真心給他上課了?天啊藥丸他對你的波音777課堂有什麼反應?應該很窘吧。」

王杰希的酒品方士謙跟部分機組同仁都是有目共睹的。他們王機長一喝醉就會進入教學模式,非逼著人聽他講飛機的事,而且從頭到尾邏輯清晰簡單扼要正經八百。

王杰希本身屬於自己技術過硬,但在教學這一塊上還真不是專長,公司也無意讓他往後走指導路線,但誰知道王杰希一旦喝醉,教起學來特別簡單易懂,也就是後輩飛行員不敢灌醉他求補課了。王杰希也知道自己酒品不好,甚是克制,已經很久沒醉成這樣了。

「……窘不窘不知道,但我還給他考試了。」王杰希痛心。

「竟然有人可以熬到這一環沒打昏你或是把你攆走?」方士謙張嘴,「你男神不是一般人物啊──」

「是不一般。」王杰希頓了頓,然後突然笑了,「而且他全答對了,真有慧根。」

「……你那個噁心的自豪的笑容怎麼回事,這不是我認識的王杰希。」

「他是第一個全對的人啊。」王杰希就事論事。

「那是因為其他人根本沒辦法忍受你到最後中途就把你打發了!」方士謙一講完,立刻又補上一句深怕王杰希散發思維又得瑟了,「這只代表你男神脾氣好又跟你不熟不好意思拒絕,懂嗎!」

「我們後來還去吃早餐了。」

「不許跟甜豆花的人交往污染後代基因。」

「他說他沒吃過鹹豆花,我讓他試試看,他就吃了,還很喜歡。」王杰希一臉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的比較眼神。

「……立場搖擺沒有原則,更糟糕!」方士謙怒。

「感覺他是個對什麼都不抱成見,願意嘗試的人,這不是很好嗎?」王杰希說。

他們走出了機場,外頭是火奴魯魯晴朗的碧海藍天,兩人看多了也不新奇,攔了計程車。

上了車王杰希問:「你怎不說話?」

方士謙轉過臉,臉上挺正經,說:「但你知道,一個人的性向,不是甜豆花或鹹豆花,說試就試的吧,他就算再對你們基佬沒成見,也不代表自己的性取向是開放的,喻文州再好,到底還是個直男。」

王杰希聽了,垂下眼,平靜點頭:「我當然知道。」

他們直接到酒店,夏威夷的觀光客到處都是,邊上停了一架遊客直昇機,王杰希經過,想起喻文州的腦波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看到王杰希竟然掏出手機拍照,方士謙詫異。

「沒什麼。」王杰希很快收了手機,嘴角依然微微翹著,方士謙認識他多久了,知道肯定跟喻文州有關,嘆了一口氣跟著王杰希check in 然後在電梯裡忍不住道:「我覺得你還是放棄得好。」

「放棄什麼?」王杰希還著胸一臉裝傻。

「我知道你現在很開心,畢竟喜歡人家那麼久總算認識了,而且……人也對你挺好的。」方士謙吸了一口氣斜眼看他,「可你自己也說過,你對他不是朋友感情,當不成朋友,你現在就正在打臉不覺得嗎?」

王杰希不說話,方士謙自然也沒顧慮地繼續開口:「你想要這樣下去會成什麼樣?他也說他欣賞你作為飛行員的風範,自然不會拒絕跟你繼續深交變成朋友,你要知道,他也就把你當朋友了,到時候你怎麼辦?這可不是無線電聽聽他聲音就開心的程度,你說不定陷得都出不來了,我可不想看你到時候鬱鬱寡歡的模樣,太難看了。」

「你還是就別跟他繼續聯繫吧。」方士謙難得語重心長說了那麼多,最後翻了一把王杰希的機長帽,瞥嘴,「我可不希望你為了一個吃甜豆花的男人傷心!」

王杰希接住自己的帽子,想了一下,戴了回去:「我知道了。」

「啊?」

「我說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你說的。」王杰希看著他,特別正色,「很有道理,予以採納。」

「……不掙扎,不抵抗?」

王杰希搖頭,走出電梯時特別瀟灑。 

 

---

瀟灑歸瀟灑,但王杰希還是有七情六慾跟掙扎的,要不怎麼單戀喻文州快四年都忘不了呢。

夏威夷這個月已經飛第三次,王杰希根本懶得出門,機長制服燙好了掛在櫃上,自己洗白了盤腿坐在床上玩手機遊戲,客房服務的米漢堡味道很普通,吃了一半就擱著了。

王杰希連贏了五場眼睛酸澀往床上一躺,翻了幾圈,趴著把手機相簿打開,第一張就是直昇機的照片,他是下意識想拍給喻文州看的,或許附上柯南的死亡BGM什麼的會很有趣,他都可以想像那人看到時候被戳笑點的樣子。

但方士謙說得真沒錯,自己的立場不能動搖,認識喻文州這件事,不能撼動他原本的決定──遠觀直男,享受小確幸。

雖然活生生的、對著自己微笑或喊名字的喻文州是很強大的誘惑,王杰希清楚一旦開始沒有忍住被吸引下去的後果會是怎樣。他身邊的圈內人多的是喜歡上直男糊裡糊塗拿著愛情的心思去享受友情,最後被傷得一塌糊塗只能夜夜墮落到處濫交療傷的不堪範例。

王杰希自己沒有喜歡過直男,除了小屁孩時期想都想不起來的初戀,他很早就清楚自己的性向,家教開放本身也早熟,甚至非常有條理地規劃私人交際,基本只對圈內人下手,圈外的說是沒遇上喜歡的也好,有苗頭的也讓他立刻扼殺得一乾二淨。

可喻文州的出現,一開始只是聲音,多麼沒有殺傷力的存在跟疏遠的距離,因此讓王杰希放下戒備跟一貫的規矩,讓他在自己心裡一待就是四年。

原本抱著反正不會認識他的心態,一直沒有導正自己,現在就是惡果自食的時候了。果然人要有原則,王杰希再度意識到對的事情就得嚴格執行,這不是沒有道理的。

所以訊息是不傳了,王杰希看著QQ聯絡人裡的喻文州三個字,吃早餐時候交換的,當初還讓他樂了一早上呢,果然彼時的放縱,得要讓隔天清醒過來的自己收拾殘局。就算是王杰希這種人,也無法每時每刻都能殘忍對待自己,他二話不說把照片給刪了。

刪了照片神清氣爽的王機長看看時間,晚上十一點。覺得他如此果斷理智並且禁得住誘惑著實了不起,決定去旁邊的GAY吧獵豔來犒賞自己。

王杰希吹了頭髮噴了膠,換上一身全黑且顯線條的上衣跟牛仔褲,古龍水夾雜沐浴乳氣味渾身上下都顯示為備戰狀態地走進夜店,俗話說有自信的男人就是行走的費洛蒙,王杰希當晚戰績不俗,電話留了好幾組酒也被請得挺多,貼人的被貼的一樣不落。

最後凌晨兩點滿身酒氣菸味混雜各色男香的王機長,領著個當晚最順眼的男人回酒店,對方又高又壯大概是混血反正他也沒問,還沒進門就跟王杰希在走廊上動手動腳拉扯,進了房看到掛在櫃子上的機長制服,就想要王杰希要穿上制服做。

這種事王機長遇到太多了,但他對制服PLAY興趣不大更遑論就這一件制服明天飛回去還要穿呢,於是他果斷拒絕。

對方也沒輒,一到床上王杰希開始摸褲袋裡的套子,手機這時候震了一下,他掏出來看,對方阻止他,王杰希搖頭,依然接了起來。

男人酸他是不是男朋友,王杰希嗤之以鼻,真是男朋友就算了,這要是方士謙的電話,不接比那還慘。

結果不是方士謙也不是電話,竟然是喻文州的微信。

簡直是面臨V1前的決斷時刻讓他不要起飛,白話說是講褲子都要脫了卻突然賢者模式,王杰希跪在床上竟猶豫十秒要不要打開。

那頭對象套子都拆了不耐煩地催促他幾聲沒反應,王杰希還有點恍惚,順著自己視線往前看,正好是掛在櫃子外的四槓制服。

他不知道為何想起,自己那件四年前被喻文州『盜』走的外套,既然沒還回來,那人會不會還留著呢?

「今天還是算了。」

王杰希收了手機一溜煙就下了床,自己扣回了褲釦略帶歉意:「抱歉,時差問題,狀態不好。」

對方自然是百般不願地跟他討價還價,王杰希擺擺手一臉油鹽不進的態度直到對方悻悻然離開,臨走前還惡狠狠說果然是男朋友對吧,外加一個中指跟B字開頭髒話,用力甩上王杰希的門。

這麼個小打小鬧自然不會影響老練如王杰希,他就是靠著門心情複雜地嘆氣:「我倒希望是男朋友。」

王杰希現在冷靜下來便覺得一屋子夜店香水味有點倒胃口,開了窗洗了臉重新坐回有點凌亂但空蕩蕩的床上,這才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他這是因為喻文州一個微信(還不是打電話)就把現成的對象趕走了?!

無力感湧上一下子,王杰希按住自己額頭,重重嘆了口氣,但事已至此,不看訊息顯得矯情,他還是打開來了。

喻文州也是閒出來的,訊息只有內建表情圖:[太陽眼鏡][椰子][草群舞][直昇機]還有[飛行員],第二條附上了名偵探柯南的死亡BGM連結……

王杰希都愣得有點開嘴了,然後他乾抽了兩聲笑,大概是被冷到的,後卻又大笑出來,還笑得停不下來甚至從床上滑坐到地上,帶著一點自嘲,加上這清奇的前因後果,可還真戳中了他的笑點。

最後再看了一眼那個腦波清奇但跟自己不謀而合的訊息,笑到最後,變得哭笑不得。

王杰希把手機往旁一丟,成大字型攤在地毯上,喃喃自語:「該怎麼辦啊你。」

隨後又洗了一次澡出來,手機還在地上,又有一條新訊息,之前訊息顯示已讀,估計是算了時差的喻文州沒想到自己還醒著,所以又關心了一句吧。

王杰希撿起來看,果然寫著:『你還沒睡?』

王杰希琢磨一下,回道:『夜生活才剛開始呢(墨鏡臉.jpg)』還加了表情。

『原來王機長獵豔去了,我是打擾你了嗎?(笑哭.jpg)』

還真是一語道中,王杰希心情複雜,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回他:『沒事,我可以一心多用(老司機.jpg)』

喻文州:『在下佩服(驚恐臉.jpg)』

王杰希決定轉移話題:『我今天真看到直昇機了,托您的福,腦中自動播放BGM(黑衣人面無表情.jpg)』

『腦洞不謀而合,有真相嗎?』

正想回答有的王杰希意識到真相被他刪了,只好改打:『沒有,你整天看飛機還看不夠嗎?』

『剛剛整理之前的進程,看到你飛夏威夷,腦中自動BGM一直洗腦我上班(手搖再見.jpg)決定也讓你聽一下,本來以為你起床才會看到,沒想到你還沒睡。』

那頭喻文州解釋了一下,王杰希心裡又任性地自己覺得很暖,一下子不知道該講什麼,那頭喻文州又接著道:『回去上班了,不打擾您獵豔,好好玩但請保持體力飛長程啊機長大大(多啦A夢微笑.jpg)。』

王杰希心裡特別微妙,難道不是『老子到手的豔因為你這傢伙而毀了然後罪魁禍首還在這邊開葷講俏皮話』,酸爽得王杰希舌頭有點澀,想著就這樣吧,就塑造老子風流倜儻各種現充人生贏家的形象也不錯。

喻文州又補上一句:『等你回來。』

他知道喻文州是真正意義上的『等他』巧的話還能『接他』回來,但王杰希一下子臉就燙了。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想澄清,更加了一點吐槽:『想太多,逗你的,只是起床吃宵夜,順便陪某著上班開小差的管制官講垃圾話而已。』

王杰希看了一眼邊上冷掉的米漢堡,還真拿過來吃了一口,很難吃,都乾了。

『噢。』喻文州就打了一個字,想想也是沒其他好回的,王杰希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挺傻。

那人又傳來一條:『在吃什麼?』

『米漢堡。』

『都還沒吃午餐,餓了,正宗的米漢堡好吃嗎?』

這都要晚餐了你還沒吃午餐?王杰希一聽就又任性地開始心疼,但關心或叨念都顯得很多管閒事,工作忙起來誰沒幾個作息不正常呢,不就是因為喜歡他才多了額外的牽掛。

於是王杰希繼續跟他垃圾話:『你來我請客,順便也學開直昇機(DOGE臉.jpg)夏威夷養成班歡迎你(墨鏡微笑.jpg)』

這次喻文州過了好一陣子才有消息,王杰希以為他回去上班,自己都把米漢堡吃完了才看到孤伶伶的一個訊息:『有機會的話。』

王杰希不打算回了,手機一蓋,帶著一點自我厭惡跟不可忽略的喜悅把自己埋到床上。

今天的王杰希,沒出息,剩下的讓明天的王杰希操心吧如此這般斷片過去。

---

隔天中午王杰希是被方士謙按門鈴的聲音吵醒,他亂著頭髮打著哈欠赤腳下床開門,並且準備迎接方士謙的嗓門。

方士謙打扮特別完美,神清氣爽地大步走進房間:「你怎麼還在睡啊話說我操………」那人好像踩到什麼東西,他一移開腳,王杰希這才完全睜開眼,立刻就清醒了。

方士謙踩到昨天開的套子了。

王杰希默。

方士謙張著嘴默。

「聽我解釋。」王杰希冷靜開口,而且聽起來好像他被捉姦一樣。

方士謙右手一比制止他,然後緩緩用鞋底蹭了蹭地毯,一臉說不出佩服還是感嘆:「您老行動力也太強了,我深感欣慰,男神說不要就不要轉身說浪就浪,雖然不想這樣說,但王杰希你真他媽太屌了,幹得好!話說你的獵豔對象呢?回去了?話說你應該沒有找長得像喻文州那款的吧?這樣有點狗血啊。」

王杰希面不改色聽完,然後開口又重複了一次:「……聽我解釋。」

 

---

 

桌上放著碳烤豬肋排對面的方士謙很生氣,王杰希小龍蝦剝得有一些沒底氣,因為有句話叫方士謙很生氣,後果很恐怖。

「沒出息。」方士謙咬牙。

「我也覺得。」王杰希把蝦放到他盤裡。

「你……你──」方士謙一邊吃著蝦子一邊恨鐵不成鋼,「精/蟲上腦都救不了你要他何用,算什麼男人,閹了算了。」

「生理狀態不是我能控制的。」王杰希決定略過人身攻擊,繼續切肉。

「別人都靠男神硬起來,就你靠白月光萎,你能更奇葩一點嘛!」

「我沒有萎,我只是對昨天晚那人沒興趣了而已。」

「就只因為男神給你傳了一封訊息就把滾床對象趕走要不要那麼癡情那麼矯情!」

「是有點。」

「你沒有在反省!」

「確實沒有。」王杰希看著方士謙的眼色,只好又道,「那人挺倒楣碰上我,有點不好意思。」

方士謙砰一聲靠回椅背,瞪著王杰希道:「你知道最恐怖的還不是你幹了這種蠢事你知道嗎。」

王杰希啃著肋排一臉洗耳恭聽。

「而是你褲子都脫了中途喊卡事後一點惋惜都沒有,一丁點後悔都沒有,我看你現在壓根就想不起來昨天晚上對象長什麼樣子了嗎!你是連床都不用滾直接修仙嗎?」方士謙道,然後他看王杰希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說得一百個正確,氣呼呼地抓起肋排大口就啃。

那廂王杰希陷入了沉思,方士謙一邊氣一邊吃,過了五分鐘王大機長才回神,慎重點頭道:「你說得沒錯,我確實不想。」

「不想什麼?」

王杰希探了一下脖子,試探道:「做愛?」

「……………………」方士謙氣得差點把骨頭咬斷,怒道,「那你還留著蛋蛋何用──」

知道方士謙又要攻擊自己的重要器官,王杰希不慌不忙補上:「我是說跟其他人。」

這下方士謙吊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現在你把喻文州跟其他人分開了,昨天你怎麼瀟灑怎麼跟我說的?哈?」

「你說得有道理,如果抱著當朋友的苟且心態跟他交流確實不可取。」王杰希正經八百。

「是,那你現在在幹嘛?還不把他的微信跟電話通通刪了!」

「我……」王杰希正要開口,突然停下,朝另一頭看去,方士謙跟著回頭,他們露天座,街對面停著一台直昇機,還沒想到什麼王杰希立刻拉開椅子說了句等我一下,就連人帶手機翻過木欄杆跑了過去,留下手拿肋排的方士謙一臉懵。

有圖有真相心情特別好的王杰希回來時,方士謙已經把他把剩下的蝦剝了肉也切好了堆在他盤子裡,一臉你給我解釋的表情等著他。

王杰希看了看照片,很是滿意,抬頭看到方士謙的眼神,就是嘆一口氣,道:「所以我不偷偷摸摸跟他當朋友或是搞小動作了。」

王杰希眼神一凜,特別慎重地開口:「我決定追他。」

 

前面說方士謙很懂王杰希,此時那人臉上的表情便已讓方士謙充分瞭解到他的決心,其實王杰希有很多特點,大部分都挺好的,有些很煩,但有一個是絕對不容質疑的。除了喜好分明心無旁騖外,那就是一旦有個目標讓王杰希下定決心了,那真是沒有達到不會罷休,越難越來勁,越剉越勇,還有股謎之自信。

其實之前各種打擊他酸他的方士謙就在等,他相信王杰希清楚自己的脾氣,所以才總是步步斟酌就算是暗戀也不會放縱自己,就是擔心一下子豁出去徹底沒回頭路了,自己拗不過自己。

於是他就等著,到底是王杰希對喻文州的喜歡會先磨光,還是他磨不下去,決定正面上掰彎他──哪種先發生而已。

要說之前迷惘時的王杰希是跑道上各種滑行找不到方向,那今天開始的王杰希可以算是熬過了他的V1點,那就是只能往上拉升往上飛,不能煞車不能鬆手,想要反悔只有撞機,毫無退路。

於是方士謙也不多說,就是道:「但有一件事要先做。」

「什麼?」王杰希知道方士謙被自己說服,已經接受事實了,現在很是輕鬆自在地吃沙拉。

「先打聽他有沒有女朋友唄,還是不是跟那個千金大小姐在一起,確定人活會您老再正面衝可以吧。」

那頭王杰希低頭動刀叉想也沒想就道:「除非他結婚了。」

「哈?」

王杰希很坦然,彎了彎嘴角:「除非他白紙黑字有法律效令地被人訂走了,不然人人都還有競爭機會啊。」

「……你就不能好好找基佬嗎非要摻和異性戀你對得起姊妹們嗎?」

「況且,他沒有女朋友。」王杰希嚼著沙拉依然優雅開口。

「你怎麼知道。」

「直覺。」

「你又不是女人。」

「我是基佬啊。」王杰希理所當然理直氣壯迷之自信。

「……」方姓直男無話可說。



TBC

2018/8/15修改

(五)


()[]裡都是表情符號

V1:Take-Off Decision Speed


 
评论(48)
热度(639)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