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五)

一篇主角負責談戀愛,配角們負責可愛的文

啊謙謙全世界最可愛TUT

孩子們真可愛TT


 (一) (二) (三) (四)


(五)

 

有圖真相的王杰希在清早回到B市,問方士謙要不要一起吃早餐,也就是上次喻文州帶他去的,確實很好吃。

飛長程還是挺疲憊地,王杰希邊打著哈欠走到門口,老闆娘正在油鍋裡忙著炸油條,燒餅也剛從窯裡拿出來,熱氣中滿著各種香味,方士謙突然給了自己一拐子,挪挪下巴往裡頭指去。

喻文州坐在右手邊的桌子,正攤著報紙吃早餐,王杰希倒沒料到這種巧遇,方士謙就先開口了:「你進去跟他坐一桌,再敘早餐情緣啊,我呢……這位姐姐,一份豆花大辣醋多跟燒餅帶走謝謝。」

那邊老闆娘都能當他們倆的媽了,方士謙一口一個姐姐笑得又甜,對方開心得楞是給多給了他半杓豆花。

「你可以留下來一起吃,或也沒非要跟他一起坐。」王杰希道。

方士謙一臉你說啥呢,嗤笑:「談戀愛就得重色輕友,這次又是個難度封頂的,你要有六親不認的決心去追人家啊!」說完他聳肩,「而且我可不想看你對他這邊笑一下那邊笑一下,多寒啊。」

王杰希彎了嘴角,拍方士謙的背:「謝啦。」

王杰希在喻文州桌前停下,那人過了會才從報紙裡抬起視線,詫異跟微笑幾乎是同時從他臉上展了開來。瞧這人就是這德行,讓王杰希理性上跟感性上都沒能放棄不是嗎。

「介意嗎?」王杰希拉過椅子還是禮儀性問一下。

喻文州收起報紙點頭:「當然不,請坐。」

王杰希脫下制服外套,看著喻文州碗裡紅通通又麻又辣的豆花,不禁莞爾:「看來有人在鹹甜之爭裡叛變了。」

喻文州不否認,他道:「相見恨晚。其實打算找少天來吃,他也剛落地,結果被鄙視了,不肯一起來。」

「他懂什麼。」王杰希很是不屑的樣子,但莫名感激了一下黃少天身為甜黨的倔強。

待他點的油條跟豆汁上來,王杰希琢磨了一下方士謙的提醒,主動開口:「你是剛下晚班吧。」

「對。」

「管制官的班怎麼輪的?」

「三休一,人手夠的狀況下。」

「如果不夠呢?」

「還是三休一,規定的,但可能就要犧牲吃飯時間了。」

「所以現在是人手不夠了?」

「算是吧。」喻文州道:「其實裡頭變動大,很多人做不久。」

王杰希點頭,他也算知道航空業的現狀,現代人搭乘飛機越來越普遍也頻繁,航班跟航空公司都在擴增,飛行員倒還是影響較小的,畢竟規定很硬,也不能超飛,機組跟地勤就挺苦不堪言,一旦機場擴建增加航班流量變多,管制官也是最直接受到影響的崗位之一。

「本來入行的人就不算多,機場日漸繁忙,人手不增加,壓力相對變大,也就不容易留住人。」雖然應該是抱怨吧,但喻文州口氣就像單純描述個現狀,讓人摸不清他自己怎麼想的,王杰希問他:「那你呢,有另謀高就的打算嗎?」

喻文州像是沒料到他會問,但很快地回了:「這倒沒有。」说完偏了偏頭,又補上,「別無長處了嘛。」

「少來了。」不知道出於因為男神就是很優秀的態度,還是王杰希想一探喻文州客氣背後的真正想法,他倒是一點都不買帳。

「真的。」喻文州說,「畢業第一份工作就是管制官,直到現在。」

「那你的目標倒是很明確。

王杰希自然是知道喻文州的經歷(方士謙打聽來的),管制官不限學歷背景,只要通過特考與培訓便可入行,但喻文州本科雙修航空與语言,感覺就是衝著塔台去的。跟飛行員不一樣,管制官並非什麼熱門或廣為人知的職業,像喻文州這樣的肯定不是大多數。

「算是吧。」喻文州承認了,低頭繼續吃豆花。

王杰希想起之前問喻文州為什麼要當管制官也是被避開了話題。

就他短暫地與這人認識,王杰希倒覺得喻文州人還蠻坦蕩的,可這一塊總好像不太願意談的樣子。

如果是過去王杰希自然不會勉強,但現在既然下定決心要追人,他可是非常有條理跟野心地在進行,於是王杰希給自己立下了短期目標,至少要讓喻文州跟自己的關係拉近到他願意分享這些事,最好其他想知道的,也能讓他自然地開口交流,不偷偷打聽了

王杰希算是行動派,於是不慌不忙又問:「你喜歡吃什麼?」

「我不挑嘴,什麼都吃。」喻文州道。

爛回答,王杰希說:「總得有個喜好吧?」

喻文州想了一下,「喜歡吃辣,要說來了這邊比較想念的就是白切雞了。」

「我也喜歡吃辣,知道有一家不錯,改天一起去吃?」王杰希立刻就約了人,雖然他也不知道有哪家好吃,但餐廳吧,就不信首都那麼大還找不出好吃的白切雞了。

「好啊。」喻文州很爽快,還掏出手機道,「我輪班日夜顛倒你時差混亂,不如我們把班表整理一下,看看什麼時候有空好了。」

喻文州行動力也很不一般,他是喜聞樂見的,兩人互相傳了班表,王杰希靈光一現,打趣道:「這種時候那麼積極,看來真的很饞啊。」

喻文州抿嘴笑了:「正統吃貨。」

王杰希身為民航飛行員,那可以必須是世界上各國美食都嚐了遍,他笑道:「那好辦,你跟著我包准吃香喝辣。」

雖然是玩笑,但王杰希可是認真的,喻文州倒是沒多想就當玩笑了,他打趣道:「有老司機帶路,必須的。」

早餐吃完了,兩個人在油鍋前為了買單爭了一下,最後是掏錢比較快的王杰希贏了,他說:「你下次還有機會嘛。」

喻文州還有請回來的機會,自己也有再度跟他吃飯的機會,雙贏。

「我車停在旁邊,送你回去。」王杰希自動請纓,對他來說追人的套路沒有別的,就是主動外加誠意,只要對方不嫌煩,就永遠好使。

喻文州倒也沒見煩,就是客氣了兩句,最後也爽利答應。

王杰希的車是輛深綠色的牧馬人,威風帥氣。上車後他往副駕駛座提醒一句:「雖然很近但安全帶還是要繫。」

「機長的強迫症?」喻文州調侃。

「不,我開車技術比開飛機差遠了。」王杰希也打趣回去。

喻文州住員工宿舍,離機場不遠,就是一套普通的單元房,王杰希比較詫異,以喻文州在塔台的職位,薪水應該是可以負擔自己的房子了,怎麼還跟新人一樣住在宿舍。

「你不是這裡人吧?」王杰希停車時問他。

「嗯,我跟少天是同城。」

或許喻文州在老家置產,也可能有其他原因,他們還沒熟到可以問的程度,王杰希猶豫著喻文州倒是開口了:「這裡離塔台近,而且我上來的時間趕沒空安頓,住起來也不錯。」

「挺好。」王杰希點頭。

喻文州解安全帶同他道別:「謝謝你送我回來,路上小心。」

「嗯。」天光大亮,王杰希道:「早安。」

喻文州隔著沒關上的窗微笑:「早安。」

待喻文州進大門後消失在房樓裡,王杰希趴在方向盤上,又開心了。

---

 

王杰希行動力一向不是蓋的,跟方士謙語音同時開了電腦,查好他們市裡評價高的白切雞餐廳同時方士謙也把喻文州的感情狀態給報告得清清楚楚,完全不耽誤。

「算你的基佬直覺贏了。」

電話那頭的方士謙貌似剛落地,邊走邊講電話:「剛跟沐橙還有黃少天搭班,又被秀了一臉恩愛,好啦反正組內姑娘就打聽了一下黃大機長的好兄弟,新來的管制官主任是怎麼個回事,你懂,反正就我聽到的,喻文州大概兩年前跟千金小姐姐分手了。」

「怎麼分手的沐橙沒說,但根據八卦妹子說,估計是人董事老爹還是不樂意獨生女婿只是小小的管制官吧,封頂就是公務員水平的薪水,有意要喻文州辭職去他們公司從商,隨便掛個閒職都比現在好看也好賺,整個步入豪門的概念啊。」

方士謙一口氣講完,王杰希都存了三個預備餐廳,隨口應:「然後呢?」

「然後你白花花的白月光高風亮節,不樂意唄,就喜歡窩在小小的塔台上當他的管制官唄,沒出息不知長進,不願意嫁女兒,於是分啦。」方士謙道。

王杰希聽完,淡淡道:「那是他們的損失。」

「好吧隨便你啦。」方士謙懶得吐槽,又道,「重點來了,沐橙說喻文州單身,好一陣子沒交正經女朋友了。」

「那不正經的女朋友呢?」王杰希問。

「誰知道,喻文州感覺就是處處留情那種吧,中央空調型直男吧,也不缺桃花唄。」

王杰希倒是不置可否,方士謙又碎念:「今天飛的603,沒什麼大事又無聊,真是卯起來八卦,沐橙還各種稱讚他好,值得交往要大家把握機會,竟然連黃少天也認同,感覺這對招牌情侶對喻文州的終生大事挺上心的哈。」

王杰希打趣:「既然沐橙都這樣說了。」

「得了吧,人家的機會是開放給CA妹子的,你一個帶把的機長就別湊熱鬧了。」

「既然他是活會,人人都有下標的機會,要公平。」王杰希還有理了,方士謙也真反駁無能。

「那你加油吧。」方士謙那頭問,「早餐約會約得怎麼樣?」

「沒怎樣,就是知道他家住哪了。」王杰希有一點點自豪。

「沒進門的都不算好嗎,得意啥呢。」方士謙損完又道,「但聰明積極不要臉如你應該約好了下一次吧?」

「是啊,他說喜歡吃白切雞,我正在搜餐廳,有一家從機場過去很方便,我明天休假先去踩個點。」

「直接預約就好了幹嘛踩點?」

「說是我吃過的餐廳帶他一起去,到了現場搞不清狀況不就漏餡了?」王杰希異常認真地道。

方士謙苦笑,王杰希就是那種不太要緊的事挺隨便,但對上心的事倒一絲不茍,無論什麼細節都會照顧到的類型,現在『追喻文州』已經搬上重要日程,這人也是拿了百分之百的認真勁去面對,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王杰希踩了點很快地約了人,找了一天自己落地喻文州也差不多下班的時候訂餐,為了不想一開始太緊迫,很是從容地說要約上別人也可以,喻文州說沒問題,但最後還是只有他們倆去。

對此王杰希還是挺期待的,沒料到回程那天希斯洛因為大霧關閉,加上隔壁格域機場設備出錯航班通通改來這,他們飛機整整遲了快兩個多小時才能走,當然回到B市也過了約定時間。

雖然對這種事習以為常,可也不免遺憾。

他落地後開了手機,喻文州人在塔台,想必知道自己趕不回來,也就沒有被放鴿子一說了。

現在是晚上九點,王杰希想了想,還是打過去:「抱歉,我才到,你應該吃過了吧?」

「我其實還沒吃。」喻文州電話那頭竟然也是機場的聲音,「知道你趕不回來,我就不急著走,留下來帶新人處理文書工作。」

王杰希一聽便道:「要不我打電話去問他們現在有沒有位置好了,餐廳挺熱門的。」

「不麻煩了。」喻文州道。

王杰希正失望時,那邊喻文州試探地開口:「我現在沒有白切雞的胃,但突然好想吃涮羊肉啊。」

王杰希不禁無聲笑了,身為首都在地人,道地的涮羊肉他怎麼不知道,爽快地讓他直接跟自己在停車場見。

「可是火鍋要人多一點吃才好吧?」喻文州問。

王杰希如果抱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心態自然是想跟喻文州單獨吃的,但身為B市人,吃涮羊肉兩個人確實不像樣也空虛尷尬,於是他轉頭看到跟自己同班機回來的新人副機長,他掩著電話喊人:「小別?」

王杰希Team底下的的新晉飛行員有誰不是聽著王機長的事蹟上來的,劉小別一驚以為剛剛那趟犯了什麼錯要被指教了,立刻挺著腰走過去:「機長什麼事?」

王杰希說:「想不想去吃涮羊肉?」

劉小別愣了三秒,王杰希那頭電話還在線上,不想浪費時間,又問了一次:「我問你等等要不要一起去吃涮羊肉。」

「呃,好!」這頭總算回神,劉小別答應下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這是代表自己要跟機長大神一起……吃涮羊肉?

王杰希貌似滿意,回頭朝電話裡道:「我帶我的副機長去,你找個同事一起就夠湊桌了。」

「好。」

王杰希乾脆跑去一航接喻文州,劉小別愣是沒想到王杰希要自己開車,他猶豫著坐哪比較不失禮時就被王杰希趕到後面去了,機長一句:「還有別的人要上車,你坐後面沒事。」

劉小別戰戰兢兢坐在後座,期間王杰希也不冷落地解釋了一下,說是有個朋友臨時想吃火鍋,這才抓他來湊桌。

「機長的朋友也在機場嗎?」

「他在塔台,管制官。」

沒多久喻文州來了,身後跟了一個年輕人,個子挺嬌小又是娃娃臉,看上去不像同事倒像他弟弟。

喻文州上車先開口寒暄:「這是塔台的盧翰文,他也剛下班就被我抓來了。」

「那是劉小別,我的co-pilot。」

喻文州帶來的是個活潑又自來熟的實習管制官,看到他們的機長制服就開始問航班行程:「你是前天的GAL201嗎?我知道啊,我在進近送你起飛的,記得我不?」

劉小別儼然被對方的熱情跟年齡的疑惑搞得有點招架不來,就是皺眉:「怎麼可能認得出來啊。」

「那你下次可以注意一點嘛!」

「為什麼啊?我忙著起飛耶!」

後面聊得很愉快,前座倆領導也不參與,自己開話題,喻文州打開一點窗戶道:「你把前座留給我啊?」

「嗯?」

「我容易暈車。」他道,「坐後面估計等等就吃不下了。」

「暈車體質啊?」王杰希倒不知道這回事。

「是啊,都不敢搭遊覽車的。」喻文州說,「飛行員應該都很抗暈吧?」

「不抗暈的也暈習慣了。」王杰希打著方向盤道,「多飛幾次就抗得住了,真的。」

王杰希私房的火鍋是一家沒有招牌的小店,他是常客,進去人還挺多的,但老闆立刻騰出一桌給他們,要不是喻文州突然說,他也好一陣子沒吃了。

王杰希跟劉小別兩個在地人負責點菜,銅鍋上來後吃火鍋的氣氛就足了,青菜、粉絲、豆腐、燒餅跟老闆堅持手切的羊肉,大小三岔、上腦兒、黃瓜條擺了一桌,喻文州大概不常吃,就看王杰希倒茶調醬,自己笑瞇瞇地坐在位上等開鍋。

餐桌上兩對前後輩,本來氣氛還有點尷尬,好吧,王杰希承認是劉小別不知道為什麼那麼緊張自己,搶著倒茶整理桌面不敢怠慢,對面盧翰文看起來資歷更淺,可對喻文州沒大沒小的,見喻文州的涮的肉好像比較好吃,直接要過來也毫不扭捏,看來確實是飛行員的輩份森嚴了。

不過好在四個人都算年輕,也都是男人,肉一上來大家都餓了,開吃起來就沒那麼多計較,王杰希吃東西挺講究規矩跟方式,肉是絕對不允許涮老的鍋也不能串味,於是就擔當那個主持火鍋的人。

 

而他也並不因為同事在場就隱藏自己的本意,坐在喻文州旁邊,時不時跟他講涮肉的步驟或是直接幫他涮了,顧得好好的(一方面要是幫劉小別夾了對方估計會吃得非常不自在)。

劉小別自然是不知道王杰希的心裡活動,就當作本地人照顧外地人了,還覺得他們王機長人特別地道、真B市漢子,自己也意思意思開口提醒盧翰文:「唉,你的肉涮太久了,記得把湯汁甩一下不然醬料會變稀,別放涼了肉要腥,你是不是沒加韭菜花啊?試試看,很好吃的。」

「那你幫我涮嘛,你們B市的火鍋真麻煩。」

「說什麼啊?給我自己涮,我說拿起來就拿起來。」

肉吃了一輪後開始下丸子青菜粉絲,餐桌氣氛也活絡許多,喻文州看劉小別對王杰希那必恭必敬的態度猜想是個新晉的三槓,便開口關心一下人的工作。

劉小別本來想王杰希怎麼會跟塔台的人交上朋友的,他們整天等起飛降落都被管制官壓著,不讓走就是不讓走要你等你就得等,長時間下來多少飛行員都是一聽管制官聲音就不耐煩的,兩邊當著無線電通話吵起來也不是沒有過,不過人看起來資歷跟王杰希相當又是前輩,劉小別也不會失禮,打概講了一下自己的規劃,喻文州一聽就笑了,他說:「你現在飛這條線,又那麼快就想考777,不是跟少天一樣嗎?」

王杰希在旁邊補充:「黃少天是他實習時候的直屬,他現在想超越人的紀錄。」

「肯定要超的。」劉小別自信滿滿。

喻文州自然也對飛行員的系統很是熟悉,他打趣道:「在你這個年紀有點挑戰啊,不過這邊不是有現成的榜樣?」說完比了一下左手邊正在掰芝麻燒餅的王杰希。

「那是,必須是努力的目標。」劉小別相當服氣。

「需要經驗跟飛行時間的累積。」王杰希倒是挺認真的,「有心未必辦不到。」

喻文州卻調侃:「或是把你灌醉後求支招?」

王杰希可沒料到會被翻出這件糗事,無奈又忍不住想翻白眼地看著喻文州,劉小別也是聽說過王杰希的酒品,但他當然是不敢真的動手的飛行員之一,只能趕緊搖頭撇清。

「喝醉是什麼?」盧翰文不明白,直接了當地開口。

喻文州倒是很會抓時機開溜去洗手間,把問題丟給劉小別解決,最後為了制止這個塔台新人直接去問王杰希這種尷尬事發生,劉小別猛給人塞肉好堵上盧翰文的嘴。

而王杰希其實呢,並不在意,他在位置上坐了一下,也放下燒餅起身:「我洗個手。」

果不其然,王杰希在櫃台逮到了正付帳的喻文州,他慢了一步,老闆都收下錢了,喻文州見他來了也不急,反正王杰希總不能把錢搶回來吧,他說:「很好吃,大概是吃過最好吃的涮羊肉了,謝謝你的推薦。」

「至少劉小別的份讓我──」

「沒事,別跟我客氣。」喻文州收回了找錢,拍拍他的肩膀道,「你還有機會嘛。」

王杰希要的就是這種機會,他嘴角微彎:「白切雞?」

「這必須的。」

「好,再約。」

吃完了火鍋,劉小別跟盧翰文不愧是真‧年輕人,喻王兩人都飽得不行他們看到隔壁糖水店還開著,竟然說要去吃楊枝甘露。

王杰希不忘吩咐劉小別吃了人家的火鍋,要記得請別人的小孩吃甜點,劉小別不敢怠慢,又跟喻文州道謝一次,然後拎著盧翰文問他想吃什麼,倆人你一句我一句邊往隔壁走去。

王杰希轉回來看到喻文州靠在火鍋店門口,正點燃一根香菸,他看過來臉上有些笑意:「你真嚴格啊,難怪年輕飛行員都那麼怕你。」

「我當年也是這樣被帶上來的。」王杰希不置可否。

喻文州晃了晃手上的菸稍微側了側頭說:「老闆剛剛請的菸,本來要一起抽,結果客人喊他又回去,我都好一陣子沒抽了。」

「你也是抽社交型菸?」王杰希手插口袋走過他旁邊道。

「嗯,有一陣子抽很凶,斷斷續續戒了不少。」喻文州邊說邊吸了一口。

王杰希自然是第一次看他抽菸,就想知道人怎麼拿菸的,喻文州是最普通的食指中指夾菸,沒什麼特別,但王杰希戴著有色眼鏡,覺得喜歡的人抽菸樣子特別有魅力,不由得點盯得久了。

喻文州注意到他的視線,以為王杰希煙癮上來了,他笑了一下,把菸遞過去:「你要抽一口嗎?反正我也不打算抽完整根。」

王杰希點頭,從喻文州溫熱的手指裡接過了菸,不知道是久違的尼古丁還是因為這是那人抽過的,王杰希感覺這一口特別爽特別解癮,加上又是飯後,整個人都舒服爽利起來,要換做一般狀況,酒足飯飽抽根菸,如果能找個對象開房間,那就真人生大享受了。

可王杰希叼著煙,眼角瞥了隔壁的直男,最後這個『對象』估計不可能是他了,那找其他人也就不能算真享受了。

王杰希抽著抽著,把已經快燒完的菸拿下來還給喻文州:「拿去。」

對方當然不會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接過來吸了最後一口,然後攆熄在門口髒兮兮的煙灰台上,喻文州在昏黃的霓虹燈裡笑了一下說:「久違的半根菸,確實蠻不錯的吧。」

王杰希點頭,說對啊。

突然覺得,看到喻文州的這個笑容,今天也就已經夠滿足了。


TBC

2018/8/15修改

(六+七)





今天跟L老師聊天才第一次知道,原來死會、活會、死會活標,是台灣的用語,內地人其實不懂這個梗(呆)

基本上"死會"就是這人有對象了,不要去撩

"活會"就是單身,可以衝

"死會活標"就是你知道這人有主要去NTR了這樣

並不知道怎麼來的,但我也想不到更好的用法了就,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评论(33)
热度(669)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