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八)

趕了個進度,找回了葉粉手速(doge臉)

*黃沐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車上姑娘自然是跟喻文州一起坐,一路上找話題聊天互動相當積極,有蘇黃這一對幫腔氣氛自然是不會冷場的,王杰希專心開車,一抬頭照後鏡裡妹子已經捧起喻文州的手指指點點,或許在說手相吧,但老套曖昧屢試不爽,而且姑娘不僅外表好,性格開朗又健談,可以說相當討喜了,任何男人就算不喜歡也絕不會討厭。

喻文州不用說,那是不管跟誰都能交好的性格,在套路裡也是怡然自得,甚至多了份對待女性特有的柔和細膩。

王杰希倒也說不上難受,他本來就是最近才跟喻文州熟絡的,也見過他跟前女友的事,只是想自己也是倒楣,好像每次跟喻文州靠近一點,他身邊總是有姑娘在。

四年前在機場也是,現在也是,都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老天爺告訴他死路不通了。

第二個休息站,王杰希從男廁出來,看到方士謙在洗手,黃少天則是正要過來小解。

方士謙一向有話直說,見著黃少天問:「噯黃少,咱們車的夏妹子,她是對喻文州很熱情啊,看上他啦?」

黃少天一臉你還要問的表情:「這不明擺著嗎?」

「我以為只是隨便揪團出來玩,結果還是沐橙給喻文州搓合妹子的幌子啊?」

「哈?哪能夠啊,雖然我跟她是挺希望喻文州早點脫單的,但這次真無心插柳,他們才第一次見面好吧,小夏說文州完全是他的菜想試試看唄,方士謙你至於反應那麼大?」黃少天那是不服了,瞪著方士謙最後恍然點頭,皺眉道,「該不會老方你……看上人家姑娘啦?這就難辦了你們別撕破臉啊,嘖嘖,這車怎麼回事,才出發沒半天就搞得那麼狗血那麼酸爽我都想準備瓜子了──」

「怎麼可能你是白癡嗎!」方士謙簡直想揍人。

黃少天撒完走人,方士謙一眼你真倒了八輩子楣的表情看王杰希,最後搖頭嘆氣:「你看看你。」

「我又怎麼了?」王杰希很淡定。

「人家妹子才跟喻文州認識不到兩小時手都牽上了,這速度這行動力槓槓的,再看看你,四年了連個屁都沒有,早幹嘛去了。」方士謙嫌棄。

王杰希真不知道是懶得回答還是答不出來,方士謙又道:「而且還是個妹子。」

「您觀察力十足。」

「你以為我為誰操心啊,還在這邊悠悠哉哉的,我告訴你,我們異性戀看對眼搞上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啊,要是喻文州也有意思我看他們晚上就出雙入對了,你到時候一邊哭吧。」

王杰希想了想,只能雙手一攤,方士謙見他不開竅,恨鐵不成鋼道:「你必須做點什麼啊!」

「做什麼?」

「妨礙一下之類的。」

「怎麼妨礙?」

「…………」

「我知道了。」王杰希突然眼睛一亮,方士謙抬頭,那人認真提議,「你發揮魅力讓姑娘移情別戀愛上你。」

方士謙那個吐血啊翻白眼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王杰希還在那一本正經胡說八道:「上吧兄弟我感激你一輩子,姑娘挺好的,人美心善,活潑又大方情商高,值得考慮。」

「我去,你還安利起來了你的良心不會痛嘛!」方士謙抓狂。

王杰希聳肩,最後只是道:「不然我還衝上去跟她爭嗎?」

「搶啊,你怎麼不去搶?說好人人都有機會競爭呢?」

王杰希被噎著,不說話了。

講到一半,話題中心喻文州拎著一瓶可樂走過來,方士謙很識相地起身,甩給王杰希一個你自己看著辦的眼神後就走人了。

喻文州看上去是暈車了,在洗手台洗臉漱口乾咳了幾下,王杰希看在眼裡自然有點心疼,但還是想說,讓你繼續中央空調讓你就不懂拒絕這不是活該嗎?但沒准不是喻文州不會拒絕,而是人根本也對姑娘有意思呢?

王杰希決定不要再想了,上前關心一下:「暈車?」

「有點。」喻文州額髮濕了貼在兩邊露出額頭,王杰希幫他抽了一張擦手紙。

「我沒事啦。」倒是喻文州自己開口,一邊擦臉一邊打趣道,「總不能每次出來都要霸佔前座吧,放心,不會吐你車上的。」

王杰希點頭,沒多說什麼。

剩下的路程大家起得早該聊的都聊完了,除了王杰希,各自休息打盹。

換方士謙來前面坐,黃少天在後面抱著蘇沐橙兩人都睡著了,王杰希知道此刻妹子正安靜地靠在喻文州肩膀上睡得挺香,那人倒是沒睡,開著窗戶吹風看風景,過了一會大概是姑娘覺得冷,喻文州小心翼翼拿起自己的外套,用另一隻手給姑娘攏上,抬眼從照後鏡看到王杰希的眼睛,露出一個微笑。

王杰希除了也挑眉笑一下,還能說什麼呢?

 

---

他們這次找的溫泉旅館在郊區一個景區裡,裡頭森林步道、老街、自然生態區一應俱全,中午到達景點大家睡夠了又生龍活虎地下車觀光,沿著商店街找飯館吃飯先。

方士謙說得沒錯,成年男女只要男紳士妹有意,進展速度妥妥的。

喻文州心裡怎麼想他不確定,大概因為妹子跟大伙不熟,蘇沐橙又落下她跟黃少天黏糊去了,王杰希是知道是蘇沐橙有意的,喻文州估計還沒意識,但他還是自覺擔起了那種體貼角色,對姑娘和顏悅色一路帶話題兼照料,這種行為儼然就給人莫大的鼓勵,姑娘都笑開了花,無比鼓舞雀躍。

現在他們沿著石砌的步道散步去旅館,路上有苔喻文州開始扶了一下,姑娘當然開心就順勢挽起他了,喻文州也相當紳士地貢獻了自己的左手肘,讓妹子勾著走了一路。

其實方士謙昨晚都規劃好了,六人同行,A計畫:如果兩妹子走一起,他就去糾纏黃少天(這犧牲真大),把喻文州落給王杰希。

B計畫:如果蘇黃情侶黏一起,他就主動招呼妹子照應人家,依舊能讓王杰希好好發揮。但他可沒料到姑娘不按劇本走,這都沒有C計畫了,她心意那麼明顯,方士謙還上去打斷,不就尷尬了嗎?

方士謙束手無策,走在王杰希邊上手一攤,一臉我盡力了幫不了的你表情。

王杰希心裡素質再強也覺得一路看他們相攜的背影有點糟心,便超了過去走到前面,跟GAL招牌情侶聊天去了。

雖然有不可預期的狀況發生,出遊行程倒是很成功,回到旅館已經傍晚了,一整天順順利利,天氣好風景也好大伙都玩得盡興,除了王杰希沒怎麼能跟喻文州說上話,反倒那人跟妹子間越發熱絡,氣氛和諧。

一起用過旅館的懷石料理總算回到房間,白天王杰希是玩得頗愉快人也十分淡定,但現在門一關他老人家往榻榻米上一趴,方士謙就看到人腦袋上累積一整天的黑氣慢慢地飄了出來。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過去踹了一腳道:「你也真不容易啊。」

王杰希翻過臉,看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問:「以你直男的眼光分析喻文州的態度,用一百個字總結報告,開始。」

「你是想問我喻文州喜不喜歡那姑娘?」方士謙盤腿坐下。

「異性戀的套路我看不透。」王杰希又把臉埋回去。

方士謙還認真思考了一下,他道:「這個嘛,喻文州肯定知道妹子對他有意思,不過人那麼一個中央空調型的暖男人設,又還是特別紳士的那種,讓姑娘挽個手臂也不代表什麼嘛。同樣狀況是我的話,單身著有可愛妹子願意靠近,自然是不會拒絕的,估計還挺開心。」他搖頭,「所以,難講啊。說不定喻文州平常跟女孩兒都這樣相處的,沒有參考準則,真心不知道他怎麼想。」

王杰希把臉翻出來,臉頰上都有榻榻米印子了,他道:「你竟然認真總結了。」

「不是你讓我說的嘛!」方士謙又用腳踹了一下他的腰,口氣爽快,「別灰心,你這不還有溫泉嘛。」

王杰希動了一下,又沒反應了。

「人家妹子再積極也不可能跟進男湯裡,這下你不就有性別優勢了嗎?這可是人家異性戀沒有的福利啊。」方士謙鼓勵同時自然是不忘潑冷水,「退一萬步白月光真被追走了,你至少,看過,不虧!要把握機會啊。」

王杰希又默默趴了會,突然一個激靈把自己給坐了起來,臉上無動於衷又還帶著印子,但卻道:「你說得對。」然後就開始脫衣服換浴衣了。

方士謙想心裡想著,王杰希談起戀愛實在單純,這藍也回得太快了吧?

溫泉是半露天的,他倆進去時都沒什麼人,隔壁連著女湯,外頭星星月亮難得露一些臉,方士謙感嘆下國內這間溫泉品質還不錯時,黃少天人未到聲先到,大老遠就聽到他從更衣間一路讚嘆到池子邊,這話嘮也是絕了,連自言自語都能說得那麼開心。

自言自語?進來的只有黃少天一個人,王杰希歪頭確認了下確實沒有喻文州的影,直到那人自顧自打招呼也下了湯,方士謙受不了,打斷他道:「喻文州呢?」

「嗯?他沒跟我一起啊。」

「他幹嘛不泡,大姨媽來嗎?」方士謙對白月光一向是嘴巴不留情的。

「窩靠方神您一個正經八百的服務業,堂堂空乘領班講話能那麼沒水準嗎?虧你整天跟空乘妹子一起工作,難道也是張口就來太低級太沒素質了沒想到你是這樣的──」

方士謙恨不得幫黃少天靜音,又打斷他:「我這不是關心人家嘛,是不是感冒還是身體不舒服?」

「沒啦,夏妹子墨鏡落在中午吃飯的地方了,說要回去拿,現在天都黑了,山路上又沒幾個燈,文州不放心就陪她去了。」黃少天靠一塊石頭上懶洋洋道,「不用等他了,感覺不會那麼快回來,有姑娘陪著一起散步,估計正快活著呢。」

方士謙一口氣噎著楞是沒能接話,王杰希本來安靜地坐在另一頭,此刻把半張臉沉到池子裡,只露出那雙大小眼,水底下呼吸咕嚕咕嚕地往上冒──

饒是方士謙都有點心疼他,作為『直蜜』還是得出點力,於是一邊玩著水上漂浮的木桶邊道:「黃少問你啊,喻文州那傢伙是不是挺招桃花?」

黃少天皺眉:「你幹嘛突然問這個,眼紅啊?你真的對小夏妹子有意圖?」

方士謙忍著把黃少天直接按水里的衝動,面上保持閒聊口吻:「跟他不熟,好奇嘛,今天這種狀況是家常便飯吧?」

黃少天一聽立刻嗤笑了:「一臉你想多,這個真心沒有啊,喻文州又不是特別受歡的那種人。」

他看方士謙一臉茫然,又道:「你們多認識就知道了,這傢伙看上去好像挺吃得開,都賴他脾氣好人又耐心這個我還挺佩服的我就辦不到,所以他在妹子們心裡好感度高、口碑好,會錯意搞曖昧的挺多,但正經八百的女朋友真沒談幾個,比我都少。」

王杰希一聽也都不吐泡了面露詫異,方士謙也挺意外,道:「這還真沒想到啊,看不出來啊。」

黃少天點頭,也是感嘆:「是嗎?我自己沒感覺,外邊人看著很意外嗎?告訴你,他以前唸書時候更不起眼,人也還沒那麼圓融,就挺自己埋頭過日子的那種,現在長熟了條件也還行,才有些明著暗著對他有好感的姑娘,不過對於當男朋友來說,文州又太溫水了,妹子都喜歡有點壞有點霸氣那種,像是飛行員什麼的,要不是我有主了又那麼潔身自愛,不然也是人見人愛桃花朵朵開,啊不信你問老王,他還沒出櫃前,制服一穿隨便一站,混得風生水起啊。」

雖然黃少天廢話多,但還是挺有重點的,王杰希一下更新了對喻文州的認知,方士謙還沒心沒肺地幫腔:「他出櫃後也混得風生水起啊,浪得不要不要的。」

王杰希瞪了他一眼,這都還沒消化完畢,也對唸書時候的喻文州多了點好奇跟想像。

那頭黃少天舒爽一躺,口氣有種對好兄弟的語重心長:「這樣一說,文州現在也單著快兩年了,中間約過會的姑娘最後也都沒成,感覺他就需要夏妹子這種積極熱情一鼓作氣把他給收了的姑娘當女朋友。」

「所以你感覺有戲了?」方士謙乾巴巴地開口。

「必須有啊。」黃少天很肯定。

王杰希又把臉沉進池子裡,這次整個腦袋都埋了進去,咕嚕咕嚕咕嚕的。

黃少天走後他倆換了冷水池泡,方士謙就開口了:「男神中央空調人設誠不欺我,對著誰都能送送暖,但沒人去拿遙控器啊這是。」

王杰希被這個比喻逗笑了,但依然沒什麼精神,方士謙想這不應該啊,問道:「你幹嘛沒精打采的,這不是挺好的嗎,知道人家不是搶著要的,你得偷樂啊,雖然性別不同,至少競爭對手少了嘛。」

「就算他受歡迎我幹嘛不開心。」王杰希水裡翹著腿支在磁磚上,道,「代表我品味好,看上的人特別優秀。」

方士謙聽他九彎十八拐都能吹男神真是嫌棄得不行,拿冷水潑他一臉。

王杰希閃了一下,稍微坐遠一點,這才開口:「我想的不是那個。」

「那不然是啥?」

「感慨對他的瞭解實在太少,很好奇,但又不能一口氣知道。」王杰希嘆氣,「我現在就挺知道他唸書時候是怎麼個不起眼樣,是不是很土,想看。」

「哈,別那麼貪心,你還想男神現在光溜溜的樣子呢,也不都沒成,還需要努力啊機長同志。」

王杰希白他一眼,一副哪壺不開提哪壺的表情,捏著鼻子吸一口氣潛到水裡一下子游上了岸。

「王杰希你有沒有水準,別在這裡游好嘛!」方士謙五十步笑一百步,又潑了他一身水。

大概是為了彌補沒能得到自己最後的『福利』,王杰希楞是把每一個池都泡了一次,為的就是值回票價,方士謙中途就頭昏眼花先出去了,王杰希自己上來時也是全身通紅冒著熱氣,彷彿再加一點火侯就能熟似的。

他流了滿身汗,一出來就立刻買了兩瓶咖啡牛奶一飲而盡,估計也是真泡太久,肚子竟然餓了起來,他記得旅館裡的居酒屋開很晚,於是穿著浴衣踩著木屐吃宵夜去了。

王杰希心情不美,就想大吃,點了盤綜合串烤跟生啤不夠,還加了份鮭魚親子飯糰,方士謙傳訊息問他是不是打擊太大淹死在池子裡時,王杰希一手烤明太子雞翅一手啤酒不逸樂呼,他正想叫方士謙一起來吃,沒想到消失一晚上的喻文州就掀開布廉晃了進來。

他們一下對上眼,喻文州略微吃驚走到他面前,身上的襯衫還帶著入夜後的露水氣息,看來是剛跟姑娘散步回來了。

「你怎麼在這?」喻文州自動拉開椅子坐下了,他打量著王杰希突然道,「看來這裡溫泉真心不錯啊。」

「怎麼不錯?」王杰希疑惑。

「你泡得那麼紅,是想把自己給煮熟嗎?」喻文州從開菜背後露出帶笑的眼睛,「那必須是溫泉質量很好了。」

聽起來挺諷刺的,但王杰希可不會為了這些犯脾氣,他道:「是挺不錯的,你現還在可以去泡。」

「剛回來,男湯已經關了,今天似乎要消毒提早打烊,運氣不好。」喻文州眼睛在菜單上巡嘴上輕鬆地道。

王杰希心裡想著你活該,又意思關心一下:「夏姑娘的墨鏡找到了嗎?」

「找到啦,忘在餐廳洗手間裡,老闆娘幫她留著了。」

王杰希也是大方:「她不跟你一起來吃?」

「女湯還有半個多小時才關,她趕著去泡了,而且女孩子一般不願意這種時間吃宵夜吧,又是飯又是肉的。」喻文州笑了一下。

王杰希想,你要真開口,他肯定那姑娘連溫泉都可以不用泡必須選擇跟你大半夜的胡吃海塞啊。

喻文州大概有點選擇恐懼,探頭看了一下王杰希點的菜當參考:「這裡飯糰好吃嗎?」

王杰希正捏在手上還沒吃呢,他就反射地開口:「不知道,你自己吃看看?」

喻文州一聽也不客氣,探頭直接過去咬了一口,王杰希愣了一下,那人已經嚼著飯坐回去繼續看菜單了。

王杰希看了眼自己手上被咬掉三角型尖角的飯糰,很想知道在喻文州,不,在他們直男世界裡,跟同性是絲毫沒有界線的?同穿一條褲同睡一張床就算一起打手槍都是單純清白的兄弟情?要是對妹子這樣,那必須分分鐘會錯意啊。

越想越覺得恐怖的王杰希只能繼續不動聲色,道:「你晚上沒吃飽?」

「也不是,剛散步回來覺得肚子好餓啊,你呢?」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泡太久肚子餓了。」

喻文州點了啤酒跟鰻魚飯,他點的菜還沒來就先吃王杰希的串烤解饞,也說到鄭軒提了王杰希日本請吃火鍋的事,王杰希說你不也請回來了嗎,有涮羊肉呢,喻文州開玩笑道:「對啊,我們這樣請來請去太沒意思了,下次應該自己去吃,不要帶他們了。」

「你這是為了吃飯六親不認啊喻主任。」

「過獎了。」

他們吃得差不多了,喻文州接了通電話,應該是蘇沐橙。

「不是,我沒去泡,正跟杰希吃宵夜,嗯?就旅館的居酒屋,妳在我那啊,妳們想吃什麼?……噢,那我隨便點了,串烤吧。好我知道了,我問他,等會見。」喻文州掛線後又抽起菜單道:「兩位姑娘在我跟少天房裡玩牌,我幫他們帶點吃的過去,你要不要一起來,還有方神,他睡了嗎?」

王杰希怎麼不知道蘇沐橙的用意,就是幫姊妹多製造一點機會,王杰希覺得這助攻挺高明,但偏偏對象是喻文州,機長大人才愉快起來的心情一下又悶回去,搖搖頭道:「我就不過去了,你們玩得盡興。」

喻文州善解人意地點頭:「也是,你開了那麼久的車,是該早點休息。」

王杰希跟喻文州在走廊上互道晚安,一開門他又趴到已經鋪好的床墊上,方士謙正翹著腿玩手機,看王杰希那樣子不禁詫異:「不是說在跟喻文州吃宵夜嗎?又怎麼了?」

王杰希搖頭,下巴擱在枕頭上道:「他被叫去隔壁玩牌,你想玩可以過去。」

「除了趴你還會幹嘛?正面上啊,又沒必要避嫌,你這是還沒開始就自己先GG了,那麼怂,說好要掰彎他的氣勢上哪了?」

王杰希說:「真不是我怂。」

方士謙一臉你就是嘴硬,王杰希只好又沉澱了一會,才慢慢道:「狀況是,他本來就是喜歡女人的,現在有合乎性向的對象示好,姑且不論他怎麼想,但總歸是選擇範圍。對我,估計都沒發現我心思不純,你說該怎麼下手?」他嘆氣,「這真超綱了,解不了題。」

方士謙沒反駁,大概也覺得難。

王杰希自己翻個身雙手墊在腦袋後面盯著天花板,許久突然道:「談戀愛真累。」

「……你想放棄了?」

「沒有。」

「那如果他就被夏妹子追走了,你怎麼辦?」

這次王杰希沉默更久了,他喃喃道:「我不知道。」

 

---

王杰希本來就比較淺眠,早上被鳥叫吵醒時才六點,不過他昨晚睡得早倒是精神很好,方士謙滑手機到凌晨才捨得闔眼此刻四仰八叉地攤在床墊之外的榻榻米上睡。

王杰希是領教過他睡相的,把棉被拖過去埋了那人。太早起來不知道該幹嘛,要出去散步外頭又是毛毛雨,王杰希想了想,決定去泡早湯。

來都來了,說不定要徹底失戀了,那就不如泡湯吧,他有點自暴自棄地想。

凌晨六點半,王杰希把自己浸在空蕩蕩的池子裡發呆,外頭天光逐漸亮起,他聽到木門拉開的聲音,想著難得奢侈的包場要被打斷了,一回頭看到喻文州帶著木桶毛巾走進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你也在啊,怎麼那麼巧。」

「……睡不著。」王杰希道,喻文州進了他的池子,發出了昨天他們剛下水時也有過的舒服感嘆,「我覺得不泡太浪費,特地調鬧鐘趕在早餐前泡一下。」說完他又打了一個哈欠。

看來是為了泡湯寧願少睡一點的架勢,王杰希本來對於跟他一起泡湯沒啥界懷的,但昨天讓他鬱悶一天都有點破罐破摔的意思,今天一早突然就來這齣,就有點沒心理準備,只好慢慢地把自己的口鼻又往水里浸,安靜地泡泡冒在水面上。

「好舒服。」喻文州倒是很放鬆地攤靠在石頭邊,外頭雨停了,水滴從屋簷上落下來,敲打在木製的欄杆上,鳥叫蟬鳴,灰黃的雲散去透著點粉紫色的晨曦。

喻文州專心享受昨晚錯過的溫泉,王杰希開始時有點緊繃,一時無語,但慢慢地也放鬆了下來,坐在喻文州旁邊,氣氛平靜又帶著點微妙的默契,不說話也沒什麼尷尬,反而特別祥和。

不知道泡了多久,王杰希感覺差不多了身體也熱了想起來,往旁邊一看,喻文州竟然頭靠岩石直接睡著了。

王杰希張口一呆,盯著喻文州在這種公共浴池光著身子都能睡得那麼香的臉,好一陣子吐不出話來。

他最近懷疑,喻文州是不是忘記自己性向跟他不一樣這件事,或只是純粹心大?虧王杰希如此正直坦蕩還顧慮著不要佔人便宜,他小聲地埋怨著:「別睡啊你……」

話是這樣說,他又看了一會人的睡顏,直到覺得再看下去自己心理過意不去、生理也要有點反應了,苦兮兮想這池子真不是人待的,直接走人又不放心,萬一喻文州泡昏過去溺水怎麼辦,只能把人叫醒了:「喂,起來了,別在這種地方睡好嗎?」

王杰希聲音不大效果不彰,伸手推了一下他肩膀,喻文州猛地驚醒,大概是從水裡醒來衝擊有點大,一個不穩滑進池裡還順道把王杰希也揣下去了,兩個人摔在一起。

王杰希罵了個靠喻文州也操了一聲,加上水花四濺噗通噗通地,早晨的寧靜美好一去不返。

好不容易起來,喻文州扶著他的手臂,嗆了好幾口水,上氣不接下氣。

王杰希也咳了幾聲,頗為難堪,加上昨日憋了整整一天,他想喻文州這傢伙簡直了,什麼白月光什麼男神,就是一傻逼,他怎麼就喜歡上這人呢,越想越不爽,直接罵人:「喻文州你是不是傻?!」

喻文州總算從『我是誰我在哪裡』的恍惚跟溺水的驚嚇中緩過來,他狼狽地吸著滿口鼻的水,被自己一罵,竟然大笑了出來,又坐回水裡,想張口道歉,可惜笑點被戳停不下來,只能哈哈哈地抖著肩膀笑。

王杰希喘了幾口,沒好氣地瞪著他,想媽的還就真喜歡他了怎樣,於是也跟著笑了。

導致黃少天打開門就看到兩男人在浴池裡笑得跟智障一樣,懵著臉道:「你們是泡傻了笑啥呢?沒吃藥啊?」

---

澡堂的事黃少天自然是要追問到底的,於是餐桌上喻文州免不了被大家一頓嘲諷挖苦,妹子坐在她旁邊笑得都坐不直了,喻文州無奈,只能給自己一個埋怨的眼神,好像是王杰希把他給賣了一樣,王杰希看著心情特好。

吃飽飯他們還有個景點要走,也是散步的路程,大夥從旅館出來各自隨意散開。

方士謙不清楚具體發生什麼,不過一改昨天的鬱悶,本來全程划水的王杰希,這會主動過去跟喻文州談天,妹子在一邊也不怕,還不能三個人一起聊嗎?

不知道哪根筋突然開竅的王杰希決定別想太多,該幹嘛就幹嘛去,反正喻文州又不是妹子的人,他也沒必要見著異性戀就繞道,雖然比不上姑娘有先天優勢,但王杰希可不想給自己打退堂鼓,說好要追要掰彎喻文州的,那就得一路到底,一波帶走不能停。

方士謙經過時,他們正在討論路邊的蕨類,王杰希頗喜歡看圖鑑,常見的那些都叫得上名,喻文州顯然也是有興趣的,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很自然就走一道去了,方士謙順勢跟姑娘打招呼,遲來地實施了B計畫,要她小心腳步,問人昨晚睡得怎麼樣,平常爬山不,姑娘也樂呵呵地跟他聊上了。

爬完山買了點麵包當午餐後啟程回去,往停車場路上喻文州突然道:「回程我來開吧。」

「嗯?」

「不好意思讓你兩天都當司機,當然……」喻文州指了一下他的吉普,本來有點尷尬的問題他倒是說得自在,「不介意讓我開你的車的話。」

「不介意,謝謝你。」王杰希點頭,把鑰匙遞了過去。

黃少天耳朵很尖,立刻朝王杰希開砲:「我靠老王你差別待遇啊,上次我只是想開一小段你都死活不讓那個寶貝得要死,怎麼對文州就那麼大方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這人想當然是無心的,倒說中了王杰希有意偏袒的事實,他就順杆上了:「是,我就樂意讓文州開。」一副你拿我怎麼樣的態度黃少天怎麼能忍,立刻就珠連泡環起來吵得要死,喻文州老早習慣,也幫著王杰希,還特別裝模作樣:「少天,這真不能怪他,畢竟十個飛行員九個不會開車,你的車技大家有目共睹,說穿了你是個適合在天空中遨翔的男人,地面上跑的還是讓我代勞吧。」

「我靠………嗯,噯?你這是誇我還是損我選一個好吧每次都我都要停下來想一下才能反擊啊……」

喻文州打開車門道:「畢竟讓你停下來就是我的目的嘛。」

蘇沐橙微笑鼓掌:「不愧是文州。」

「過獎。」

「別客氣。」

「你們兩個!」

黃少天一邊跟蘇沐橙鬥嘴一邊幫她開了車門,王杰希身為車主人當然坐在前面。喻文州在一遍聊天聲中發動引擎,帶著敬畏跟期待握上他的方向盤,享受了一下駕駛大車的感覺,王杰希歪頭看著他,覺得好笑。

「手感真不錯,其實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車,就很想試試看了。」喻文州踩著油門邊倒車邊感嘆。

「看來你預謀已久?」

「對啊,畢竟吉普跟跑車都是男人的夢想嘛。」喻文州開車倒是很穩,明明是第一次,打檔轉方向盤都相當順手,為了讓王杰希放心,又道,「我開車技術還可以的,保證不會刮到。」

「相信你,老司機。」王杰希笑了。

「我明明也是老司機你們不能歧視我啊而且王杰希也是飛行員昨天明明就亂開一通一路飄移上山技術跟我一水平的……」

「我的車我愛亂開你管得著?」王杰希嫌棄,「自己買一輛來玩。」

「蘇沐橙打算要買,我開她的就好!」

「開了也是壓中線的,還是別吧。」喻文州吐槽。

「中線王。」王杰希點頭。

「喂喂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統一戰線的,還有你喻文州是不是兄弟你這就開始胳臂向外彎淨埋汰我你啥時跟老王好上的太可怕了這倆個人──」

喻文州笑了,看了一眼王杰希,挺無辜道:「就是挺好的唄。」

雖然知道是為了逗黃少天才講的,但王杰希不免還是心裡樂著,臉面上仍不鹹不淡:「對,是很好。」


TBC

2018/8/16修改

(九)

 
评论(48)
热度(58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