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喻王]Clear to land(九)

各位觀眾!我這個月,打了,十萬字!(啪啪啪啪)

我為喻王續了不止一秒啊!


(一) (二) (三) (四) (五) (六+七) (八)


(九)

 

 

回程一路無事,到了車站蘇沐橙跟夏姑娘一同下車說要去逛百貨,黃少天想跟都不讓。夏姑娘臨走前趴在駕駛座窗上,跟喻文州說下次一起吃晚餐,那人點頭:「再約,路上小心。」

王杰希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好一陣子沒起來,當車子重新啟動往機場方向去時,黃少天則攀上喻文州的坐墊探頭問:「現在人都走了,你可以講講想法了吧?」

「什麼?」喻文州專心開車眼睛都沒動。

黃少天伸手推他腦袋笑罵:「媽的喻文州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問你覺得小夏姑娘怎麼樣,我看你倆挺般配的,感覺很有火花啊,想脫單了嗎?你也該找個對象了吧?」

喻文州避開他的手,稍微壓低聲音道:「你一定要現在問這個?我等等再跟你講。」

黃少天那個本來打算好好挖苦的表情一下就收了回來,他也不再騷擾司機,點頭道:「喔,這樣啊,我知道你意思了。」

喻文州剛過個迴轉,側頭笑了下:「你還會讀心啦我什麼都沒說呢。」

「靠老子跟你認識那麼久還就是你肚子的迴蟲了你怎麼想我會不知道?」黃少天白眼,開始長篇大論,「要是你也對她有意思自然不會拐彎抹角,我問起來肯定爽快認了順道她誇兩句,但現在你要我別講這話題,就是因為你不想在其他人面前婉拒人家,覺得對妹子不好意思,讓她沒面子。我說得對不對對不對,你就是那麼一個麻煩的人!」

黃少天的『其他人』自然就是王杰希跟方士謙了,王杰希睡著沒應聲,方士謙把耳機拿下來道,無奈:「黃少你這樣一嚷,本來沒聽到的『其他人』這都聽到了。」

「…………」

方士謙道:「不過喻文州你也不用這麼見外,車裡現在只有咱們幾個哥們,大家都那麼熟了,有什麼好介意的啊。」

喻文州嘆了口氣,嗯了一聲,算是默認黃少天的說法。

黃少天不放過他:「所以你是哪裡覺得不好了?我還覺得小夏那麼漂亮配你浪費了呢。」

「沒有,她很好啊,真心很好,配我是可惜。」喻文州倒是口氣由衷,他淡然道,「只是我現在不想交女朋友而已。」

方士謙聽著心裡活絡了下,開口問:「可以問問原因嗎?一般這年紀都打算要定下來了吧?」

喻文州苦笑,想著是躲不開話題了,他思索了會,慢慢開口:「是該定下來沒錯,但我……感覺自己還沒準備好,現階段沒辦法給人長遠承諾,也沒自信能讓另一半幸福吧。總之就是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想等自己更成熟一些再想結婚或是感情的事。」

方士謙聽得一愣一愣,沒想到真有人能把那麼飄渺裝逼五講四美的回答說得如此真誠的,他都懷疑喻文州是真心的了,探頭看了看人表情,得了,還真是沒開玩笑,一臉憂鬱真誠。

氣氛本來是一群臭男人聊妹子該要葷素不忌沒個正經的,楞是讓喻文州扭成生涯告解、感情勵志了,方士謙都不好意思毒舌,黃少天也不再說什麼,好似踏地知根,乾脆道:「喔,這樣啊,你早說嘛。」

「抱歉啊,覺得提這個挺不好意思的。」喻文州穩了穩方向盤,繼續開車。

「那你也不打算約她吃晚餐了?」

「她願意的話我很樂意做朋友。」喻文州道,「我會讓她知道我的想法的。」

「算了我讓沐橙跟她講吧,給你省尷尬、給姑娘省失落、給大夥省時間。」黃少天低頭看手機,還是繼續叨唸,「唉,我還以為有戲,話說你沒那個意思就不要對人家那麼好嘛,真是的,明知道人家喜歡你,你要不喜歡就冷一下臉,對方自然知難而退,我跟你講這個可不是優點,得改知不知道?」

方士謙倒是很認同黃少天的說法,暗地裡給他比讚。喻文州沒有辯駁,虛心受教,大概也是清楚自己的缺點,此刻乖乖地開車。

「你覺得自己哪裡不足?」閉目養神的王杰希突然插話,喻文州愣了一下轉頭看他:「你沒睡啊?」

「跟黃少天在同一個空間有人能睡得著嗎?」王杰希哼了聲,看過去問,「所以呢?」

大概是問得太跳躍了有點超綱,喻文州杵了半天,還是沒能答上來:「這個有點難開口啊……總之很多地方都不足吧。」

王杰希接話前,黃少天整個人擠到中間來搭著他們的坐墊道:「好餓啊,我們去擼串吧,文州文州你在下個紅綠燈右轉,就去上次那家,我想好久了。」

「也好。」喻文州用眼神詢問王杰希的意願,他道:「我無所謂。」

「啊太好了,難得跟哥們吃一次飯可以放開手腳擼串,我跟沐橙說一聲等等哈……」

「為什麼沒人問我意見啊?」方士謙不滿。

「你不想去?」王杰希問。

「我要去!」

「…………」

 

---

擼串的大排檔是一間老舊髒亂的店面,牆上都是陳年油煙燻出來的黃垢,桌子板凳都是最陽春的,地上都還是來不及清的骨頭跟蝦殼。大啤酒肚的老闆光著膀子炒菜,老闆娘顧燒烤火侯,點單也是吼來吼去,店裡坐著喝酒吃串的都是三大五粗醉醺醺的糙漢子們,聊天內容五句話帶三句國罵,也難怪黃少天跟蘇沐橙在一起時是絕對不會帶人來這吃飯的。

雖然環境不怎麼講究,但味道香極了,黃少天跟喻文州是來過的,自己張羅桌桌子又拉板凳,落座後方士謙摸了一下桌面,油的,表情有點不自在。

「唉啊老方別那個臉,我告訴你他家的腰子腦花肥腸簡直一絕,沒吃過那麼好吃的,吃不吃辣,大家都吃辣吧?」

王杰希不挑剔也熱衷嘗試各種路邊攤,他挑了雙相對乾淨的筷子給方士謙後就加入了點菜行列:「有沒有蓮藕,茄子也來兩份、金針菇、牛百葉跟菜丸子,腦花好吃就來四份吧──」

「王杰希你很上道啊。」黃少天很贊同,「乾脆來一份烤魚,怪味還是麻辣的?」

「怪味吧,魚裡加粉條跟油麵筋。」喻文州道,「別忘了韭菜跟孜然土豆片,還有羊肉先上個二十串?」

菜點完了還沒上,他們先開啤酒意思舉杯碰一下,黃少天還有模有樣跟喻文州說:「敬黃金單身漢?」

「是單身漢們,說起來在場只有少天是人生贏家啊。」喻文州挑眉。

「幹嘛就自動把我算在裡面啊?」方士謙又不服了。

「原來方神有女朋友嗎?」喻文州問。

「……沒有。」方士謙道。

王杰希一邊仰頭喝酒忍不住笑了,玻璃瓶裡一股氣泡吹上去。

「幹嘛啊,那是因為我不想好嗎!笑屁啊你這大小眼。」方士謙忍著下面吐槽的話,這一不小心就會在白月光面前說溜嘴,於是他撇撇嘴舉杯道,「就是敬單身萬歲唄,黃少天你現在表情有夠賤的,脫團了不起啊。」

「不過說到這,老王你最近很安分呢。」黃少天一口氣乾了半瓶酒,抹抹嘴看對面的人道,「你之前那個男朋友呢?感覺好一陣子沒看到了,不是常常送你來機場嗎?那個有大胸肌的?」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王杰希白他一眼:「沒聯絡了。」

「也好分了好,有人沒事把自己練那麼壯幹嘛怪壓迫的,你說對不對?」

「嗯?」喻文州正吃羊肉串呢,被黃少天來了一拐子,才抬起頭來有點狀況外,「有健身習慣挺好的。」

「才怪,那已經是肌肉痴迷程度了吧,又不是跳脫衣舞……」黃少天比劃了一下,搖頭:「手臂那麼大,想幹嘛啊?」

「王杰希就是喜歡那種肌肉大身材好曬成古銅色可以去代言泳褲滑板的漢子。」方士謙突然跟黃少天統一戰線了,嘖嘖兩聲道,「膚淺啊!」

「你們基佬審美是不是就喜歡那種威武粗壯型?還是你的個人偏好?」黃少天問,「我總感覺你每個對象都是大個子的,你這是外貌協會啊,擱異性戀就是黑長直36D細腰大眼睛,外貌癌要不得啊!」

王杰希心裡罵著你自己女朋友是蘇沐橙那樣水準的姑娘,還真沒資格在外貌協會上發表意見,但他真心不想現在討論這個,黃少天就算了方士謙根本就是故意的,他瞥了眼斜對面專心挑魚刺但依然豎著耳朵的喻文州,心裡沒底,只好對黃少天板著臉道:「你看過幾個啊張口就來?」

「也有三四個吧?不是還有一個荷蘭人跟你異地。」黃少天道,「我看得有一米九多八,海拔那麼高,歧視矮子啊頭等艙都塞不下他。」

喻文州突然笑著插話:「跟飛行員談異地感覺挺浪漫的。」

王杰希同時開口,而且看著喻文州:「我也會喜歡比我矮的。」

這一秒頓時有點尷尬,還好有黃少天在幾乎無縫接話:「那你現在有沒有對象啊,來來來基佬也要給我們八卦一下催一下,要公平不搞差別待遇。」他招呼王杰希,「老實說我還蠻好奇的,你這人能好好談戀愛嗎?」

「你才不能好好談戀愛,沐橙佛心來著。」王杰希瞪他。

「我靠王杰希你……」

「好了少天。」喻文州心平氣和胡說八道當了回和事佬,「你不能自己有主了就整天想幫我牽線,我這邊行不通了就去煩別人,要留給單身狗一點平靜跟尊嚴。」

黃少天噘著嘴,抬頭把主意打到方士謙那邊,那人立刻露出一個想都別想的眼神,狠瞪回去。

黃少天覺得沒意思,開始翻手機,傳了一陣子訊息後轉頭對喻文州道:「那女人跟夏妹子說了。」

「是嗎?」喻文州放下筷子,皺眉,「太麻煩她了,我其實可以自己講的。」

「沒事。」黃少天擺擺手機,聳肩,「而且人姑娘很看得開,對你毫不留戀,別太自作多情了。不過說這兩天很開心,要謝謝你一路護花。」

「哪裡,我也很開心。」喻文州點頭,他喝完了手上的酒,看著滿桌空瓶,想請老闆送但人家太忙,乾脆自個去冰箱自助,「我再拿一手回來。」

黃少天跟蘇沐橙傳訊息不夠,乾脆直接打電話也離了席,桌上就只剩他倆。

方士謙突然用大腿撞了一下王杰希,壓著笑聲道:「開心吧?」

王杰希正吃著一串烤土豆,眼睛動也不動,嚼完了才慢吞吞嗯了一聲,然後悄悄往搭著冰櫃門的喻文州看去,是挺開心的。

 

---

方士謙這趟跟黃少天周澤楷飛坎城。

不得不說這來回加起來超過二十小時的飛行時間裡,那兩個機師都必須待在駕駛艙,獨自面對彼此,真心不知道該心疼誰。

江波濤負責L1說剛剛去給飛行員們送咖啡時,裡頭的情況真不忍卒睹、男默女淚。方士謙哈哈大笑幸災樂禍,一到法國開了手機就想把段子說給這兩天沒值勤的王杰希。

說起來,王杰希觀察出來喻文州挺愛吃,但他自己不會做菜,沒辦法用高超廚藝擄獲吃貨的心。可王大機長缺的就不是靈感,他老人家趁著某次跑東京線時,為了喻文州特地入手近日網紅爆款家庭用自助烤肉爐。這套爐用法簡單設計也貼心,第一次就能上手,而且燒烤這種東西,只要材料品質把關好,基本只能成功不會失敗。

於是趁這個休假,他就成功把男神約進家門吃烤肉了,由於自己跟黃少天都要值勤,更是直接達成孤男寡男在家約會這種進度,速度槓槓的。

方士謙算了一下時差,應該是結束了,果不其然打開微信就有王杰希的未讀訊息,那人傳了張照片跟一個表情符號,方士謙刷開就不由自主吹了一聲口哨。

照片是喻文州穿著圍裙在王杰希家廚房裡洗手做羹湯的背影(有點糊),後面的表情符號簡單粗暴(覺得心動.jpg)

方士謙想,王杰希此刻肯定是外表道貌岸然內心已然上天了。

 

---

喻文州第一次來王杰希家,沒有搞得太正式,就帶了一手Cider配烤肉,王杰希家兩房二廳參觀起來也挺快,很快就切入主題,在他歐式風格的小陽台上烤起肉來。雖然天氣不是很好,但陽台燈燈一開蠟燭一點還是很有情調的。

一晚上過去,袖珍型的爐裡就剩餘溫,正熱著些錫紙金針菇跟奶油蔬菜,他跟喻文州靠坐在躺椅上喝著微甜的氣泡酒,閒話家常,此時王杰希酒足飯飽,喻文州在旁邊躺著,不用四捨五入就是浪漫晚餐了,心情不能更美。

中途喻文州去洗手間回來,在客廳逗留了一下,王杰希回頭,發現那人正在看自己書架上的相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敏感了OTZ

他點點頭,跟著喻文州坐在地上,把相簿抽了出來,道:「都是小時候的照片,沒什麼意思的。」

「那我更有興趣了。」

「……………」王杰希有些面熱。

王杰希家境挺好,父母都從商,從小到大物質生活可以說是要什麼都不缺的,出櫃也挺早,父母到現在也都接受了他的性向,親人間關係和諧,相簿裡家庭狀況一目了然,都是記錄各種成長時刻,闔家一起,相當溫馨。照片是時間順的,王杰希抽出來這本是初、高中時期,男孩子青春期最醜的時候,但喻文州已經開始看了他都來不及把黑歷史處理掉,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喻文州倒是看得津津有味,裡頭有不少參觀航天博物館的照片:「你這時候就想當飛行員了嗎?」

「嗯,算是吧。」

「你初中剃光頭啊?頭真圓。」喻文州忍俊不禁。

「……好了不要看這本,那時候就是中二屁孩也還沒長開。」王杰希實在有點難為情,換了一本給喻文州,「這本十歲以前的,可愛一點。」

喻文州無聲笑了:「明明都挺可愛的啊。」

王杰希在方士謙口中多麼一個沒心沒肺又臭屁的人設這會徹底面臊了,楞是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喻文州沒注意到他,已經看起了幼齡時期的照片,笑道:「原來你從那麼一丁點大時候臉就那麼酷啊?像個小王子一樣。」

王杰希聽得出來喻文州笑他總不苟言笑沒什麼表情,只好道:「天生長這樣的,不怪我。」

「但你們飛行員新人都很怕你的。」

「工作是工作,身為飛行員自然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責任有多大。」

喻文州眼睛看過來,彎著嘴角笑而不語,王杰希心裡癢得不行,只好講新的話題,順勢問道:「看過我的黑歷史了,你也應該回報一下,你小時候長怎麼樣?」

喻文州哈了一聲,闔上相本道:「我小時候照片少得可憐,而且沒你可愛,是個死小孩。」

這下調侃味就很明顯了,王杰希當然不會讓他躲過,道:「不行,你都看了我三本相簿,怎麼說也得讓我看幾張吧,不然我就問黃少天要了。」

「好吧,但我手上沒有,得回去找找。」喻文州點頭諾下了。

他們收拾爐火跟垃圾,喻文州說:「這個爐子真方便,可惜少天他們這次沒吃到。」

「他現在估計在駕駛艙裡折磨自己折騰別人。」王杰希不禁笑了,「心疼小周。」

喻文州笑得焉兒壞:「啊,光想就覺得有趣。」

肉都吃光了就剩下些零散的蘑菇跟蔬菜,王杰希本來想倒掉,可喻文州眼睛看著,他有點心虛,只好主動解釋道:「我之後飛南美,三天才回來,放著也不新鮮了。」

「這樣啊。」喻文州想了想,突然說:「你還有胃嗎?想不想喝個湯?」

王杰希沒料到有朝一日能見著這種畫面──喻文州捲起袖子在腰上繫起灰色的圍裙,手腳不快但動作流暢地站在自己流理台前燒水切菜。

王杰希靠在廚房門口,看著他的背影,相當入迷。

喻文州老實說,並不是他通常的審美類型(方士謙說得沒錯,如果只是純玩樂,王杰希就是偏好那種教科書般的肌肉模特),可喻文州不壯也不算帥,甚至還比自己矮,也跟自己一樣偏瘦。

不過王杰希以為喜歡上了就不會在乎外表醜美,加上心理因素影響客觀審美,現在仔細一看,喻文州不到一米八,可骨架相當挺拔,寬肩窄腰比例不錯,王杰希盯著喻文州後腰上的圍裙結,還有隨著切菜動作,肩骨形狀明顯起伏的背影,那可是差點沒忍住從後面抱上去蹭的衝動。

可他當然不能這樣做,只能按壓心裡的躁動,面上呢,還是得跟喻文州說的一樣,酷酷的,然後掏出手機偷偷拍了一張白月光穿圍裙的背影給秀給方士謙看。

按喻文州的說法,他並不是真的會做菜,只是餓不死自己的程度罷了。

他把剩下的各種蘑菇切成絲,丸子剖片,加了點剛剛烤魚用的薑絲蔥花,連用來捲培根的聖女番茄都切了丟進去,把所有料都用光,相當經濟實惠不浪費。

湯端上來時他圍裙也沒脫,笑著請王杰希試試看,王杰希三心二意眼神離不開做湯的人,喝了兩口後喻文州問:「如何,合胃口嗎?」

「嗯,很好喝。」王杰希立刻點頭,又喝了一口,這次說得小聲了一點,「我可以每天喝。」

被稱讚的喻文州貌似很高興,自己也盛了碗,才喝一口就皺起眉來笑得有些奇怪,他道:「王機長您這是口味太不挑呢還是人太好啊?」

「嗯?」

「才發現忘記放鹽了,沒味道啊──」大概岔錯大了,喻文州有些尷尬,立刻拿鹽罐幫他倆添上,又試了一口,才點頭,「好多了。」

王杰希心裡比喻文州還尷尬,總不能說,我那麼喜歡你,你就是穿上圍裙給我燒杯白開水我都能喝出朵花來,那能注意到具體什麼味道呢。

他只能乾笑一下,埋頭喝湯。

「不好意思啊。」喻文州對於自己竟然忘記放鹽有些耿耿於懷。

「哪裡,你這個水平已經很好了。」王杰希誠心的,「我喜歡。」

「你真會說話,謝謝啊。」喻文州道,王杰希想自己在他心裡大概就是個面癱老好人的人設了,想想也是挺無奈,不如繼續喝湯。

喻文州喝了半碗湯,突然思舊起來:「我以前唸書時跟少天一起租房,窮學生常得自己開火。之後他先開始工作了,我還在研究所,少天說他有賺錢,房租六四分吧,於是我就負責做飯,他可沒說過什麼好話,挺嫌棄我的廚藝。」

王杰希光聽喻文州講這段,真多羨慕黃少天就有多羨慕,無奈又不能明講,意思一下說了四成:「那是他人在福中不知福。」

喻文州好笑道:「你也太誇張。」

 

時間晚了喻文州也要打道回府,王杰希感覺今天晚上收穫良多,實在好得超出期待,想延長一些跟喻文州相處的時間,於是自告奮勇說要送他回去。

喻文州在玄關套鞋子,抬頭道:「不用了,我可以打車,也不遠。」

「不遠,讓我送吧。」王杰希拿著車鑰匙道。

「這太麻煩你了啦。」

「不麻煩。」王杰希道,沒多細想脫口而出,「相反的,跟你待一起我很高興。」

王杰希說完才覺得這句話有點過了,他們直男再遲鈍都得聽出搞事感,可話都說了收回來是不可能的,些許是今天晚上太開心了沒控制好節奏,王杰希說不上後悔,只是擔心喻文州會不自在。

但對方倒沒有預期的反應,跟平常一樣,道了謝,最後讓他送到了家門,直到互祝晚安都沒有異狀,王杰希這才鬆了一口氣。

回到家,剛剛傳出去的照片方士謙看了,回他一個(面無表情鼓掌.gif)的圖片。

王杰希又欣賞了一下剛剛拍的照片,其實並不是真想偷拍,只是覺得這畫面必須存個證才拍的,不過事實上就是偷拍自己喜歡的人了。

王杰希意識到現在幹的想的都是教科書般談戀愛的事兒,雖然直說起來是有點難為情,但主要感覺新鮮,也有點意外自己能有這樣情懷的一面。

王杰希很快接受了設定,乾脆做到底,把照片存成了手機桌布,更有談戀愛的氛圍了。

在地球另一邊的方士謙到了酒店,發現王杰希就回覆了一句話:『談戀愛真好啊。』

 

---

 

王杰希這星期拓展了跟喻文州單獨在家約會新副本,隔天又飛了阿根廷這條新航線,真是工作戀愛一把抓,整個人拉起小黑箱走在航站裡,氣場強得不要不要,就差一個鼓風機了。

方士謙嫌棄:簡直給你一根掃把都能直接上天吧。

新航線回來自然沒錯過機會,帶上了各種當地名產要給喻文州,落地時那人正值晚班,直接約在航站碰頭。喻文州打開紙袋,裡面清一色甜食:「這是牛奶嗎?」

「甜牛奶、馬黛茶還有巧克力餅乾、乳酪派、巧克力磚。」王杰希制服筆挺機長帽子扣在一邊小黑箱上,湊過去指給喻文州看,「這是泡的巧克力塊,直接放在杯子裡加熱水就能喝了。」

「謝啦。」喻文州感覺袋子挺沉,問道,「我可以拿幾個?」

「這袋全部都是你的。」王杰希道:「整個帶走吧。」

「咦?」喻文州吊起眉梢,看了一眼他的行李箱又說,「又是罐裝又是茶包,你行李箱塞得下那麼多東西嗎?」

「嗯?就這袋其實空間剛好,沒別的了。」王杰希花了點反應時間才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他解釋了一下,坦然道,「我只帶這些是給你的,沒有其他人了。還是你不喜歡甜食?」

「沒事,我吃的,但你這袋都能養活一整窩螞蟻了。」喻文州微笑,「確定都要給我?」

王杰希點頭:「是啊,阿根廷甜食比較多,我下次可以帶別的,鹹點之類。」

「你是要害我吧?都要給你餵胖了。」喻文州苦笑,「太客氣了,不用特意麻煩啦。」

「不麻煩。」王杰希彎了下嘴角,「也不客氣。」

「噢──」喻文州點了點頭,垂著眼睛道,「那就謝謝了。」

「今天工作怎麼樣?」

「難得平靜,不過早上有鳥襲,停下來檢查半個小時,不太影響,你呢?」

「還行,有老機長坐鎮,感覺一路都在划水。」王杰希難得開了玩笑,又道,「不過新航線,總之都是會獨當一面的。」

「那就好。」喻文州拎著袋子起身,朝他道:「我也該回塔台了,你回去路上小心。」

「晚安。」

「你也是。」

王杰希目送他背影直到人消失在大廳盡頭,又在椅子上攤坐了一會,這才戴上帽子拉著行李箱離去。

 

---

「所以說他收下了你的甜食大禮包?不簡單啊,一般男人能被直接齁死吧。」

隔天飛捷克,方士謙跟他在大廳碰上,兩人拉著行李一起往GAL機組準備室走。

「嗯。」王杰希點頭,「也對,我下次是該考慮仔細一點,挑口味相符些的。」

「他什麼反應?」

「一般人除了道謝能有其他反應?」王杰希好笑反問。

「他是『唉啊您太客氣』還是『哇啊我好高興啊』,其中有區別好嘛。」方士謙學得繪聲繪色。

王杰希想了一下,道:「介於兩者之間?」

「嗯……不過像他這種禮數周到又仔細的人設,他應該會回請你之類的,於是你又得到一次約會的機會啦。」

王杰希臉色平靜,但眼睛閃爍著愉快的神色,方士謙都不想說什麼了。

王大機長在櫃臺確認天氣跟任務書,其中一個地勤見著王杰希就招呼:「王機長,您來啦?」

「怎麼了?」

「剛剛塔台差人送來一箱慰勞品,他們喻主任請咱們公司值班的地勤跟飛行員吃的。」那人指了一下放在休息室的紙箱,「說是您昨天特意帶回來的土產,塔台同仁都很喜歡,想聊表一下對您的感激。」

「……喔。」王杰希消化了一下訊息,方士謙手腳可快,已經打開盒子了,喜道,「是櫻桃耶,我可以吃吧?」

地勤跟他確認:「所以您要把水果留在這還是帶回去?我該怎麼跟其他同仁說?」

「當然是留著,請大家別客氣,自行享用。」王杰希大方道。

方士謙已經迅速吃了兩顆,王杰希也走過來,看著那箱櫻桃思索了會,眉心有些攏起:「我有看不懂現在的狀況。」

「我也不明白,但櫻桃很甜。」方士謙丟一顆給王杰希,他只好吃了,確實挺甜。

 

---

 

王杰希飛到布拉格後,剛進飯店,帽子都沒脫就忍不住傳微信給喻文州:『我收到水果了,謝謝,不過你不用那麼客氣的。』

喻文州回得挺快的:『不客氣啊,應該的!(doge臉.jpg)』

接著又來一條:『我帶著零食回塔台自然躲不過組員的眼睛,加上大家夜班辛苦,我就分送給他們了,你不介意吧?(多啦A夢微笑.jpg)』

『我當然不介意(墨鏡臉.jpg)』

『不過茶包我自己留著了,剛泡了一杯,味道特別養生(笑哭.jpg)』

『提神解勞、助眠安神(老中醫.jpg)』

『我怎麼覺得助眠這個功用感覺像是在嘲諷我啊?(溫泉.jpg)(並不簡單.jpg)』

『哪兒的話,您多想了(doge臉.jpg)』

『先這樣吧,我該睡了,晚接早,等等六點就要起床(鹹魚.jpg)』

王杰希看下時間,北京這都兩點了,於是他打了一條:『我現在還是傍晚,乾脆等等叫你起床吧?』

喻文州回得很快,而且直接俐落:『這不太好吧。』

王杰希還沒反應過來,喻文州又發了一條:『我自己設鬧鐘,但還是謝謝啦,晚安(星星月亮.jpg)』

手機銀幕暗下去時,王杰希回味了一下喻文州的反應,忍不住嘆了些氣,心裡想果然──喻文州察覺了嗎?

 

TBC

2018/8/17修改

(十)

如果你們看文時覺得很餓,嗯,我也很餓OTZ

老王那個(覺得心動)的表情,是LINE的『懶得鳥你動態貼圖』裡的一隻,REAL可愛,有興趣可以搜搜看


 
评论(68)
热度(641)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