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王喻]杳杳(尾聲)

逮嘎猴,大家新年好兒~

為了趕印在前年拿到書,今天收到了~


大概這樣啦,實物顏色要更深更飽和一點,我房間黃光有點色差XD

這篇是尾聲,可以當成小番外來看,說了些王喻與朋友/家人的事情

那麼我們就CWT見囉><

天窗點我

大陸預售點我

台灣通販表單點我

首販:CWT42 02/13 F13 3F

---


Before/After

王杰希退役後第一個去加州找方士謙。

在他那邊白吃白住了好一陣子,不知道是不是退役後,所有的知覺也好情緒也好全都傾巢而出,以輕鬆又無謂的氛圍面對一個老朋友,那些日子他們無話不談,更甚兩人還在微草的時候。方士謙早知道王杰希跟喻文州搞上...

 

[王喻]杳杳(九+十)‧完結

※一到收尾就不會分章,有些粗長。

※有點齁

※今年在文州生日前就打完了呢!


(一)(八)


---

(九)


喻文州的退役並不突然,畢竟他當時已是在役時間最長的選手,加上聯盟總部的提前關照與招呼,讓藍雨隊長的職涯動向相較之下透明許多。

黃少天兩年前的退役讓喻文州學到了不少,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大概是『放下』吧。

在隊長任職的最後一分鐘都全心全意思考著戰隊,然而在退役後,屬於藍雨未來的一切顛峰與低潮也確實與他無關了,因為只有完全放手才是對親手培育的下一代表示尊重與信任。

而他們有過的曾經,也不會因為離開而有所褪色。

退役前夕,喻文州回家過了一個週末,提到可能...

 

[王喻]杳杳(八)

※打副本總是要有個BOSS的嘛……

※分手修行也是XD


(前章)

(八)


自從過了中點站,剩餘的路程在感受上一天比一天快了起來。

越過奧克拉荷馬直奔堪薩斯,經過Carthage時正逢週末,他們在Drive-in Theatre體驗了一把,結果兩人太累中途都打盹了,醒來時竟精神奕奕,決定晚上不投宿,而是直接往密蘇里開而去。

他們走著舊道,路況不是很好,這一路完全沒有人工光,彷彿駛在黑暗與虛無中,上路一段時間越開越沒底,也不敢繼續了,把車停在沙地上,打算露宿。雖然很有勇無謀,但熬一夜通宵對他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荒野之中杳然肅穆,滿天銀燦像是從水中瀝過的珍珠打成的...

 

[王喻]杳杳(七)

※真的快打完了,讀條慢真心是我的鍋不是魚的()


(前章)


---


(七)


從LA出發滿一週,這段橫越公路的旅途也到了中點站。

雖然一路悠閒但最基本的規劃還是有的,他們當天趕在中午前到達了Midpoint,在這裡買杯咖啡跟合照對觀光客來說是絕對必要的。

而這倆電競宅男似乎還有額外的小活動­­──喻文州在距離中點立牌還有一百公尺處便把車給停了,跟王杰希用摩拳擦掌的氣勢下車且揮上車門,各自在車頭做簡單的暖身運動。

「你以前一百公尺記錄多少?」喻文州壓了壓腿,抬頭問。

「確切多少忘了,十四秒左右吧。」

「那很快啊。」

「你呢?」

「...

 

[王喻]杳杳(六)

本章含喻王肉湯暗示(需要寫三次的非常重要)

*家人私設

*其實標題想打王喻王的,就互攻吧(

*好隨便啊


---

(前章)


(六)


三千多公里的公路旅行對大部分的體驗者來說,都是尋求解放與簡化心靈的修行,畢竟沿途食宿克難,除了天空寬闊空氣乾燥外,每天開車坐得屁股都痛。

喻文州問他,都走了五天,有體悟什麼哲理嗎?

「大概就是親眼體會到,地球真是圓的吧?」王杰希指著道路末端,土褐色的圓平線,一臉你看吧的表情,反問:「你呢?」

喻文州腦袋停了會,擠不出什麼像樣或比王杰希更無聊的答案,畢竟他進副本的動機不純──人家刷本都為了掉落與經驗,他是想刷好

 

[王喻]杳杳(三.5)(一發賢者模式的肉)

這是杳杳第三章裡面的王喻第一次肉詳細版,正文在這(三)

大概就是告白的那一天的故事。

因為國寶摩卡說想看王喻肉,說肉就肉!

但因為這是賢者模式的肉,非常不香,我還蠻佩服自己的冷感囧

總之不看前文也不影響劇情啦,短小地一發,摩卡老師你懂得,獄友一起當,牢飯一起吃~(唱


---

遇上B市的滂沱大雨可謂難得的體驗,下雨對喻文州這個土生土長的南方人來說倒是小意思,只是,他現在在王杰希家樓下的便利商店衛生用品櫃前躊躇好一會,遲遲沒能下手,挑一盒保險套。

喻文州從小到大都被說比同齡人早熟,他自己也那麼認為,可是吧,對於買保險套這事,他還真心沒有經驗。

畢竟在同齡人一邊唸書一邊偷...

 

[王喻]杳杳(五)

*家人私設有 


前章


(五)


解救兩個對車子一竅不通的電競宅男是一對美國夫妻與他們的兩個孩子。

夫妻很年輕,就算孩子都能打好幾瓶醬油了但依然散發如蜜月期般的甜蜜感,把王杰希跟喻文州兩個一言難盡的單身狗閃得都害羞了。

兩個兒子大的小學剛畢業,小的正念四年級,打招呼的樣子也很討人喜歡,一家子活力十足熱情又健談,先是幫忙把車勉強發動了起來,又主動說要帶他們去附近小鎮上修車,喻文州與王杰希邀請對方共進午餐當作答謝。

於是乎,車子暫時擱在修車廠,臨時結交的一行人就在隔壁西班牙餐廳吃午飯。餐桌上喻文州努力擔負著語言交流的角色,大致提了一下來美國出遊的目的與行程...

 

[王喻]杳杳(四)

前章


(四)


不再繁榮的公路之母如今是怎麼個蕭條法呢?

曾有人比喻,若帶著帳篷在路中央睡午覺都不會有車經過的冷清。喻文州前兩天在路上才講過,如今王杰希並不想自己用慘痛的經驗體會。

喻文州從引擎蓋前走回來問道:「還是發不動嗎?」

王杰希又踩了幾次油門,這輛中古皮卡還是沒有發動的意思,他熄火下車,一臉嚴肅地端詳正冒熱氣的引擎,喻文州也同樣凝重,過了三分鐘他們雙雙放棄。

縱使在榮耀場上呼風喚雨幾乎十項全能的兩位大神,如今面對點汽車拋錨的小問題卻是束手無策。

畢竟職業選手最有價值的就是那雙可以精確又快速操作帳號卡的手指,除了勤勞保養外,也很有自覺盡量不從事那些操勞手指...

 

[王喻]杳杳(三)

前章

--- 


(三)


王杰希的交友原則很簡單──順其自然,但架不住跟黃少天認識得早,而且人家話多。

藍雨第四季賽出道,黃少天上來就把自己跟喻文州怎麼決定延期出道跟當初放他鴿子的遺留問題活生生講成一短篇小說,喻文州在邊上也不阻止,王杰希聽完整個人頭都脹了。

他跟喻文州是第五季賽在一起的。

要說怎麼在一起,其實沒什麼特別,因為王杰希感覺得到喻文州喜歡自己,但絕不顯而易見。這就像是某些攻擊具有鎖定性,喻文州只對他發招,不會誤傷他人。

當然有個可靠的隊友幫忙輸出也是很重要的,儘管只是無心之舉。五季賽的全明星,黃少天來找他串門聊天。

那時王杰希才知道,二季...

 

[王喻]杳杳(二)

前章


---


(二)


他在第二季賽認識黃少天跟喻文州。

那時候的王杰希意氣風發滿懷自信鋒芒初露的銳角熠熠生輝。他手中還沒拿到王不留行的帳號卡、也還沒當上微草的隊長、他靈巧而敏捷的雙手只需要握著滑鼠與鍵盤便足以翱翔展翅。

那時候他還沒嚐過被一葉之秋爆光血條的無力失敗、不曾知曉一個人的強大與團體的堅實中間有哪些取捨、也還沒感受過總決賽上,夜雨聲煩那一劍斬斷微草連冠的刀鋒是多麼陰寒──當然也不可能想過,他會與那個在筆記上塗塗寫寫的少年發展成這種關係。

當時喻文州就寫得一手好字,但相較之下還帶著些許少年人的冷硬與淡漠。

那時候王杰希還不知道這少年的手速...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