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詞贅句隨心所欲

[葉喻]雨慢潮間(一)

這是一個成人純愛故事。

所以自然有很多『成人』跟『純愛』的部分XDDDDD

標題是好鄰居 @桑榆晚照日光 幫忙想的哈哈哈


Vol.1

飛機降落在G市,葉修還往北開了些路才到目的地,別的不說,空氣挺好。

應該說,總之離開了B市哪裡都看起來海闊天空。

但葉修一點兒都不嫌棄老窩,真的。甚至他葉大律師掛著響噹噹的名頭也不怎麼情願天南海北的打官司。

反正他不管什麼角色、開價多少他都能鄙視回去,一句你雇不起哥就能終結面談。

要是對方不識相,說我有得是錢,哪裡雇不起了?大律師叼起便宜的街頭工人抽的菸,咧嘴道:人品。

但葉修葉大律師不希望大家誤會他是個站在善良百姓工薪社會基層人民身邊打倒資本主義打倒大企業的那種天使辯護人。

他挑工作可以從任何角度挑,就不是挑類型——殘障的老太太、性侵害未成年的變態、吸毒的小混混、被騙錢的刻苦上班族一家三口、連續捅刀無差別傷害的敗類、貪污揮霍的黑心大老闆。

可以早上為單親媽媽過失殺人的案子,那個背景故事講得滿臉誠懇柔情悲苦得天要下七月雪在坐旁聽都不禁眼眶泛紅,下午就能西裝不換的給食安危機的上游大公司老闆撇清合約關係不擇手段鑽著各種正當法規,白紙黑色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我的被害人確實不是好東西,他確實沒違法,你奈我何的理所當然,簡直氣死檢察官分分秒秒的。

扯了那麼多總歸一句,懶得舟車勞頓嘛。

他有一陣子沒那麼正式去外地打官司了。要不是以前相熟的學長死皮賴臉的越洋電話囑咐他,原話是——葉修你當年蹺家唸法學院時候沒少蹭老夫菸抽要不是我借你考古題借你文房四寶借你原文書你丫還給我時上頭不是煙灰就是口水痕要不是有老夫你能有今天那麼人模狗樣斯文敗類一邊數錢一邊被人罵人渣的快活日子過嗎?!

葉修大半夜接到電話,不知道魏琛又去那個時差區拍照了,只吐了口煙說回去:得了,你是惦記我拿你考古題用你的筆記後來還拿了全額獎學金而你因為算錯學分延畢半年這事羨慕嫉妒恨我吧老魏。

滾滾滾滾滾,好漢不提當年勇,總之G市幫我跑一趟,老鄉出事不能不罩一下,別的不說你混蛋確實挺罩的,老夫回國給你帶幾盒好菸哈!

葉修想著確實挺久沒離開B市,他的里程數別說在富二代的圈子就是在他們律師界都寒磣得沒臉跟人打招呼。他決定事情都是很快的,隔天就跟陳果排了行程自己收了點行李便隻身前往G市了。

他其實也沒怎麼看過案子大綱,剛在飛機上草草翻過,下飛機租了輛SUV,目的地靠得還是GPS。

開了整整兩個多小時,景色越發鄉間,是G市附近的個二三線城市。開了不知道多久,他才看到自己的小藍點趕上了銀幕上的小紅標——小地方的一警察局,連停車場都沒有。

葉修摸估著要遲到了,只隨意停在路邊,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

雖然他也曾經有過不想穿西裝的年紀,但現在已經完全可以一週七天把價格不斐的西裝穿出運動服的慵懶與隨性。飛機上那點時間也沒讓他顯得風塵僕僕,就是華南的熱得不行,他手臂上掛著外套拎著包,領帶還打著就是袖子捲到了手腕,頗有高級業務員的血性樣貌。

近郊不比市中心,這兒的小警局也就一個看門的員警,葉修在前台簽上名,那大哥也只隨意指了辦公室的路,沒給他什麼和善的眼色。

葉修發現自己也好多年沒遇過這種待遇了,想他金牌律師辯護不敗的名號,這輩子可見過不少次空白支票放面前等他簽字的狀況。現在這小地方的小警察局的小守衛儼然不認識他這尊大佛,只翻了白眼說門口這輛黑SUV你的?別停太久要拖的。

車子是葉修租來的,他在B市不怎麼開車,就住在事務所走路可到的大廈,已經很多年沒有拖車這個概念了,但也不生氣就說到時候真拖了大哥你喊我一聲哈~便朝辦公室走去了。

辦公室也就是大廳過去走廊的小隔間,門都沒有完全帶上,大老遠葉修就聞到裡頭飄來的菸味跟茶水氣,還有管不住嗓門特別大聲。

「你說那個什麼來著律師 B市來的啊,這個點人都還沒出現呢。」

「B市來的律師能有多靠譜?」

「靠譜你別指望了,那傢伙名聲可臭著呢……」

「還說是金牌律師呢就只能攸忽耍張嘴皮嘛死的都能說成活的,太影響形象這不!」

「你說他能不獅子大開口嗎?那種律師眼裡只有錢,心都是黑的比地溝油還髒!」

「要不咱一下意思意思就打發他走,也算對得起老魏給咱們的搭線…」

「是啊,我就不相信B市人了!」

三五個穿著制服的爺們一邊吹大話一邊喝茶,耳尖的聽到門口有人擦打火機的聲音,轉頭呢就看到個年輕小哥穿著一身好西裝,但身子骨懶洋洋的靠在門框上,正雙手摀著火點菸。幾個警察大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個個張著嘴等他點上了菸,吸了一口後,這才朝裡頭點點下巴,扯著嘴角道:「唷,來晚了對不住啊,大家辛苦啦,要菸嗎?」

爺們都有點詫異,就見那哥們自顧進來把包包跟外套擱在空的椅子上,黑色西裝緞面領口附近赫然別著一枚金亮的小圓徽章,不待他們開口,葉修就夾著菸道:「我是葉修。」

「你就是——」

「對那個B市來的,不靠譜的靠攸忽耍嘴皮能把死的說成活的的心髒貪錢律師。」葉修平靜的復誦,最後不鹹不淡的一笑:「別說,這話真沒錯,挺抓重點的。」

就是這種場面,皮粗肉厚的大爺們也覺得有點拉不下臉,倒是葉修沒事人一樣的撿個硬板凳也不講究,就開始張羅要看案子,見其他人表情還是略扭曲的望著他,葉修怔了一下擺擺手道。

「怎麼,覺得背後說人壞話不好意思?沒事沒事這點程度,你們別在意哈,罵哥的人多得去了,不用覺得內疚。」

本來挺不好意思的給他這樣一說,眼白都能翻三圈了。


案子簡單說來,就是葉修要替一個執行公務時失手誤傷一般民眾的老刑警辯護,以葉修的豐富經歷,給人民褓母幹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凡是牽扯到執法單位總是比較綁手綁腳,葉修揣著幾張A4紙不說話,待一根菸的時間過去,他才在桌上那個茶渣煙屁股塞滿的瓷缸裡攆熄了。

「你們想怎麼辦?」葉修放下紙,突然就來了一句,沒人反應過來。

葉修道:「就是想無罪或賠錢還是坐牢,時間跟數字大概想怎麼搞?」

「呃?這個…這個還分那麼多啊?」

「當然,價錢不一樣嘛。」葉修環顧了一下簡陋的辦公室,又道:「不過我也沒禽獸到要跟你們真談行情,剛好我今年義務名額還有,白送你們啦。」

葉修後來就在他們警局的小收押所見了當事人,一個姓陳的老刑警,這快退休的年紀頭髮一半都花白的,就一語不發坐在隔間裡嚴肅得很,無論葉修問什麼他都保持沈默,雖然葉大律師軟硬兼施舌燦蓮花的招數多得不像話,但一開始他沒打算強逼。這事總歸牽扯到執法單位就是麻煩,有時候要看上面的人什麼態度,葉修出了隔間又抽了一根菸,讓人準備的資料也正好搬來,三四個紙箱,恰好可以放到後車廂的量。

葉大律師倒沒那麼無良,自己扛了一箱另外兩箱讓剛剛的大爺們幫他搬上車,才走到門口就發現本來停得好好的SUV不見了,這時那個態度冷淡的守衛才道,喔剛拖車來了一趟,我喊你沒聽見,拖走了。

哈?你喊我,我沒聽見啊你怎麼喊的?

就在這喊,拖車啦……

那守衛木著臉,就扯了一下嘴皮喉嚨音量沒帶動的。

葉修給這要死不活的樣子都整得沒脾氣了。

最後他享受了個警車待遇,直接押送回附近酒店。

車呢,租車行表示需要葉修自己去領自己付罰單並且狠狠的教育了他一頓。

總得來說,葉大律師給這些小破事整得都沒脾性了。


本來就不是來觀光,他對吃沒什麼講究,但都來這了,雖然不比G市的熱鬧,葉修也買了些小食回酒店邊吃邊看資料,南下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他洗好澡--順便一提酒店的熱水器很老舊了,一下冷水一下熱水,洗得葉修頗不痛快,草草擦乾出來,看到筆電上QQ視窗狂彈,點開來就是老魏的訊息。

“葉神葉大律師,案子解決了嗎?”

“我雖然很行,但也沒行到下飛機不到一天就搞定好嗎?”葉修叼著菸,慢悠悠的敲著字:“我一般低於24小時的都說兩天,總要給人留點餘地。”

“就吹吧你,努力幹活啊,多吃點好吃的別宅在酒店吃泡麵哈。”

看著桌上的生滾粥跟牛肉丸,葉修聳肩:“吃啦,隨便買的味道很普通,還有什麼好吃的地址店名都發過來。”

"大眾點評會不會?糊你一臉啊!"雖然這樣說著,但老魏還是道:“這我離開太久了不清楚,你等我問我徒弟哈,他G市人。”

“你徒弟?老魏別殘害國家幼苗了吧?”

“葉修你要不要再賤一點!”

“幼苗跟你拜師學猥瑣,能出師了嗎?”

“幼苗你妹,是我被他殘害了好嗎!你等半小時我徒弟能把整個地好吃的不好吃的都羅列下來,得傳文檔!”

葉修默,這是熱心還是什麼他說不准,說不定他徒弟只是閒得慌。


等待的時間葉修隨便點進魏琛的相片空間,人是攝影師裡頭放著作品,還真挺專業的,跟他本人氣質是完全大相徑庭。葉修本來就是打發時間,挑了個順眼的相簿,一打開入眼就是整銀幕的藍綠色——海洋島嶼與天空,雖然不是什麼稀奇的風景樣貌,但看著就沁涼舒心,與一般明信片旅遊書上不同的是,老魏那種有些窺看的視角,還挺有歐美言情電影的味道,情調與氣氛營造得好,也難怪憑他半路轉職的硬體水平,在業內還算混得下去。

葉修一張一張往下點,清一色的天海一線,陽光特別好,像是地中海的風格,記得老魏這時去的不是義大利啊。

葉修本來托著下顎懶洋洋的,但點到了最後一張,他突然楞了下,還湊前了些想看清楚。

那是在白褐色礁岩灘邊取的景,水面上佇了艘深灰藍的小船,海水清澈得托著船像是浮在空中,海底的紋路與礁石清晰可見,水波灑著些晶亮的反射,整個構圖大氣視角又獨到,整個快門瞬間抓得並非最完美,但一點都不匠氣,反而看著讓人覺得很有故事,葉修對著這張照片看得久了些,才緩緩敲上:“唷老魏,最後一張很清新啊,你換路線啦?”

“嗯?”魏琛一開始沒反應過來,最後看截圖才知道葉修說的哪一張,他哼道:

"我以前個徒弟拍的,你眼光挺奇耙啊,他就拍了那麼一張。"

“就是挺不錯的啊,話說你還能有徒弟啊,什麼時候禍害國家幼苗了,這風格我看著比你受歡迎啊。”

“滾滾滾滾滾那要厲害也是我教出來的!怎麼葉大少喜歡,我讓他賣給你啊。”

“得了,哥沒那個藝術細胞,你留著去騙騙文藝范的富二代吧。”

“你還不富二代做人不能太欠啊?!”

“第一、我不文藝,第二、哥靠自己富,我兒子才叫富二代。”

魏琛賞他一大排刪節號,最後大概覺得不甘心又補上句:“講得好像你能有兒子一樣!”

葉修什麼角色,也就是呵呵一笑,迅速敲上:“怎麼不能?哥就是生一個足球隊都不怕罰錢的。”

生,讓你生!

“怎麼,我們多久沒見你就不搞基了,你不會是暗戀我吧?”

那頭冒出一排字,葉修意會一下,覺得肚子裡的牛肉粥在翻滾,能噁心他的事

可不多,老魏倒是挺擅長。

葉修覺得太噁心不想說話,挑了個鄙視的表情過去。

“說正經,你這都幾歲了,你們家不逼葉大少聯姻和親啊?”

逼,怎麼不逼。

就是逼他才想離開B市躲一躲的,剛好這不躲來了G市嗎?

想他葉神葉大律師對簿公堂叱剎法庭無往不利,可那些個俐落唇舌背後捅刀的伎倆能在兩老面前用嗎?!

很明顯不能!

葉修小時候不想繼承家業,本來要他念商,他偏就選了法,其實就是想離開家,後來唸著也算有天賦,興趣也是有的,就變成這樣了,孩子大了有事業了,也沒人拿他有辦法。

可他也快三十了,兩老仗著自己年紀大,又開始逼他結婚,葉修能怎麼辦,能躲就躲啊。

當然這些心裡彎彎繞他也不會給老魏知道,就是發了個懶洋洋的表情道:“反正葉秋能生就好,叫他多生一個偷偷給我唄。”

“…………”老魏遠在地球另一端給這混蛋的雙胞胎弟弟點了一長條蠟。


過了會那個傳說中的美食攻略還真傳來了,葉修一點開差點罵靠,不過是個周邊小吃紀錄竟然還能有三四千字,別的不說老魏的徒弟打字速度還挺快,只是那密密麻麻的文檔葉修看一眼就關上,看著累。

老魏跟徒弟那還是白天,很快的就下線幹活去了,葉修繼續看他的資料到凌晨,在酒店沙發上度過一晚。


---


「我說老陳,案發當時,你是追著撞人逃逸的嫌犯,結果開車自己也撞上了人,初步推測是值勤意外事故,我看了現場圖,覺得不太對,當初你開便車沒拉鈴,這樣闖沒人按你喇叭,至於沒來得及煞車撞上去嗎?」

葉修隔天又來了警局,攤開案發現場圖,食指在上面點來點去:「你是在十字路口撞人,那時是紅燈,我昨天看過筆錄,說是當時喇叭震天響,距離你撞著那滑滑板的兄弟也早了些,再不濟人家是從你視線正向闖出,該不會沒看到吧,嗯?」

老陳依然一句話不說,葉修看著他在鐵桌上揪緊的拳頭,嘆氣。

「我說你應該認識這被你撞著的人吧?他是這附近有名的小混混,但是老爹家裡有錢有勢,不管幹什麼壞事都沒能處分,名聲很差,你們局裡不會陌生,可能很多人都想私下了事,是吧?」

葉修觀察對方眼睛裡的變化,往椅子上一靠,攤手:「我說,雖然我想那小哥戴著帽子,你該是看不出他的臉,但是對方肯定不會放過這個點。」

「說不定從過失傷人變成殺人未遂啊,嗯?想替未能伸張的正義出手的老刑警,有動機有噱頭,人家的檢察官要不是不認字,肯定會拿來作文章。」

「………」

今天也沒能從頑固的老刑警口中套出任何一個字。

但葉修也不像是知道要沮喪,出了隔間又是慣常的一根菸,一邊攔下一個局裡像是行政的爺們,把張出勤表亮在他眼前:「老陳從一年半前開始,每個月第一個星期三都排休,他上哪去?」

「喔,說是太極拳課,你看老陳都幹到這歲數,沒理由不讓他輕鬆點吧,排班大夥都沒意見。」

太極拳課?你們信?

葉修不予置評,心中另有打算。

葉修揣著幾張A4紙,晃到冷清的前台,那個老賞他白眼害他被拖車的守衛依然正臉都沒給他,葉修也不在意,厚著皮上去攀談:「唉我問你,你們每年提供一次免費體檢吧?五十歲以上的好像還有額外檢查?」

「嗯。」對方還是那樣不太搭理葉修。

「那啥,你們這人手哪麼少該是自己休假報到的吧?我看醫院記錄,老陳是去年前檢查完後過一個月開始太極拳課的,我說這檢查出什麼不好才開始注重保養可要不得。」葉修笑。

對方頓了一下,皺眉。

「沒事沒事,我就瞎侃,這不麻煩去醫院問問就好,這個大醫院啊,要一層一層報上去,肯定人多嘴雜,電話借我打——」葉修才拿起前台的話筒,立刻就被對方壓下去,大律師彎起嘴角:「還是你記得當初的醫生是誰,我直接找他更好。」

「…………」

「過失傷人恐怕變成蓄意傷害,又是警察,去監獄不是好玩的你懂吧。」葉修抱著手臂,微微探前低道:「我能證明,要的就是無罪釋放。」

那冷淡的守門警衛沈默將近一分鐘,最後拉張便條紙在上頭抄下一個地址遞給葉修。

「嗯,挺好,你的選擇沒錯。」葉修就看一眼便收進口袋,笑:「跟我站隊就是把勝訴的開始。」

「…陳老,不是那種人。」守衛的冷淡兄弟總算是正眼看葉修了,雖然不是完全的信任,但帶著些壯士斷腕的堅定:「他不能坐牢也不能被定罪。」

「嗯,我知道。」葉律師點頭,拎起自己的外套跟包往外走去:「拖車的事,咱們扯平。」


TBC


這篇文是去年就開的坑,都打了一半,因為無方跟百日耽擱了

有些話,我在這邊統一說一下!

※這篇文我認為是徹頭徹尾的葉喻,但就是劇情上來說可能會有一點爭議,不過全程只會有葉喻TAG

※是普通的愛情故事,非常普通,沒有單箭頭也沒有什麼愛恨糾葛,只有不很多不香的肉(。

※關於職業,經過同行朋友的取材,決定……還是算了,就照我的美劇日劇腦吧OTZ



 
评论(23)
热度(296)
© 水流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